j8ygr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三百零一章 再度攜手各懷謀分享-uguj4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的眼中光芒闪闪:“你居然和王皇后也认识?”
陶渊明笑着点了点头:“若不是老相识,上次光凭殷仲文,又怎么可能把皇后给带走呢?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罢了,希乐,我接近刘裕有自己的打算,对你不会有坏处。”
刘毅咬了咬牙:“我的新夫人也是你的老相识,你现在倒是厉害啊,同时可以控制了两个女人,还控制着司马德宗,司马德文兄弟,让他们兄弟相争,继而让我和寄奴斗下去,你自己坐收渔人之利,只怕以前黑手党最厉害的郗超,也没有你的这个手段啊。”
陶渊明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你们斗来斗去也可以保我的权势,但是我想要的远不止这些,希乐,我能为你夺取荆州之地,以后作为跟刘裕相争的本钱,但你只有让皇帝在刘裕的手中,才能让刘裕有本事去借皇帝压制世家,刘裕打击高门世家越狠,他们就会越倒向你,到时候你手握一半北府兵和荆湘之地,又有建康城中的世家支持,那刘裕就算有另一半的北府兵和那些个泥腿子,也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不把皇帝送到刘裕的手中,那刘裕就会转而走跟谢家联合,分化高门世家的路子,这就不是你的好消息了。”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那你又想要什么?”
陶渊明笑道:“我想当谢安这样的实权名相,名垂千古,再不济,也要象先祖那样,成为裂土分疆,说一不二的一方大员。而无论是成为哪种人,都不能寄人篱下,受人驱使,希乐,这就是我不想跟你的原因,因为早晚有一天,我会离开你,到时候,你一定会杀了我的。”
刘毅咬了咬牙:“我跟寄奴立过誓,京八兄弟,不会互相翻脸成仇,违者天诛天灭,人神共弃。我跟他会有权力之争,但不会是你死我活的那种,他的那套理想,在这个世上注定行不通,最后也只能向我低头。所以我劝你一句,不要试图在中间搅浑水,一旦我觉得你有异心,我会毫不犹豫地铲除掉你。”
陶渊明笑着看向了徐羡之:“有朱雀大人这么灵敏的耳目,我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他,再说还有那个胖诸葛呢。实话说了吧,刘裕跟世家远离,却亲近平民草根之士,我陶渊明山野村夫,跟高门世家是沾不上边的,你刘希乐亲近士人,我要是公开地到你这里做事,会成为另类,而刘裕那里重用平民百姓,我如果以大功去投,会得到一个高级的职务,到时候自然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很快就可以出人头地。”
徐羡之冷冷地说道:“出人头地之后再离开刘裕,你以为他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吗?”
陶渊明笑道:“那是以后的事了,再说了,刘穆之想必也不会容我,到时候会排挤我,我被挤走,再转投世家高门,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吗?只是这些就不劳诸位操心了,你们只需要给我一个敲门砖就行。”
刘毅的眉头一皱:“还有最后一件事,你去了刘裕那里,跟我们的关系怎么说,我指的是,跟我们组织的关系。而不是明面上的冠军将军和参军这些职务。”
陶渊明哈哈一笑:“我立了功,得了爵,就是新的世家,自然就会站在黑手乾坤的一边,刘裕如果识大局,认识到这个世道不是他一已之力能扭转,那他自己也可以把京八党和黑手乾坤合并,这样大家皆大欢喜,白虎大人,这不就是你一直所希望的事吗?”
刘毅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满意地点了点头:“看起来我没有什么不信任你的理由了,陶先生,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江陵城的情况了。”
一个时辰之后,巴陵大营,侧门一处箭塔之上,刘毅和徐羡之仍然是刚才的小兵装束,并肩而立,看着十余个戴着斗笠,提着扁担,樵夫打扮的人,有说有笑地从侧门而出,而陶渊明则换了一副黄脸汉子的面皮,混在其中,看着他们的身形渐渐地消失在营门之外的道路拐角之处,徐羡之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真的相信陶渊明吗?他就不会是桓振派来引我们上当的?”
刘毅摇了摇头:“他没有骗我们的理由,桓振的身边有卞范之,绝不可能让他在卞范之之上,而且帮了桓振,充其量也不过是暂时地割据荆州,还成不了首席谋士,可是按他刚才说的计划,有成为大晋第一权臣的可能。这个人的野心不可限量,绝不会在这时候,站在失败者的一边。”
徐羡之咬了咬牙:“可是这个人太过危险,跑到寄奴那里,估计也会就你解救了琅玡王妃的事情大作文章,制造你和寄奴的对立,引发北府军的分裂,他是绝对不会安心当一个文臣的。”
刘毅冷笑道:“我们会盯着他不让他乱来,还有刘胖子,你以为他真的能掀起什么风浪?寄奴也绝非有勇无谋之人,他的那些伎俩,骗不过寄奴的,想在这个时候制造北府分裂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徐羡之喃喃地说道:“难道他还真准备做个谋士,凭真本事和功劳提升?做惯了这些阴谋的人,内心能变得阳光吗?”
刘毅笑了起来:“你和刘胖子不也是各种手段齐用,比起他也不在话下吧。”
徐羡之叹了口气:“我们只是针对敌人用自己的手段,可没有说害自己人过。跟他怎么能一样。希乐,我觉得对陶渊明这样的人,还是早点除掉的好,我有预感,他会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业,造成无穷无尽的麻烦。”
刘毅沉默半晌,缓缓说道:“先用完他这次再说,不管怎么说,上次是我一时失策,没有及时进军江陵,大意失荆州啊。这回,无论如何不能再错过这机会,桓振不太可能放着鲁宗之不管,再设伏一次,我也不相信他有什么理由判断我们会在新败之余再次进军。除非是陶渊明为他设计引我们去,但我前面分析过,陶渊明没有跟他联手的理由。”
徐羡之点了点头:“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还是不要亲自带兵攻打江陵吧,既然陶渊明说他会打开城门放我们攻入,也会解决沿途的哨探,那只要派一员偏将前去,就可以成功。”
刘毅微微一笑:“毛修之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