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bid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諸天雲盤 txt-第七白一十九章 煉丹助人-w0yym

諸天雲盤
小說推薦諸天雲盤
其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吕大长老内心深处是不确定的,灵敏无比的直觉早就告诉他的潜意识,慕沛灵慕师侄这一次突破元婴——
只怕是凶多吉少。
哎……
吕洛心下不无遗憾,可惜了,之前韩师弟离开的时候说了会在这之前赶回来,帮助她一把的……
可没想到,他最终还是错过了!
这位大长老却不知道,若非这个时空突然多了不该出现的两个小娃娃,韩立甚至还会在极北之地被小极宫的斗争卷进去,还被传送到乱星海的虚空殿,然后被困了足足八十年的时间,若是再拖个数十年,怕是他的妻子南宫婉也会因为中毒而陨落……
“咦?”
忽的,一道稚嫩的声音从在场之人的头顶上空传来,落云宗的金丹修士们猛然抬头,却见一共有五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上方——
“韩师弟?!”
吕洛定睛一看,顿时惊喜地叫出声,身形一闪连忙来到了他的面前!
“吕师兄,我回来了!幸好,总算赶上了……”韩立先是和吕洛打了声招呼,旋即转头看向了在山峰自己洞府中,正突破金丹化元婴的慕沛灵。
“时间过得可真快……”
韩立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是没想到自己自己这一离乡,居然又走到了乱星海中,好在他回来得还算及时。
“韩长老,现在慕师侄已经开始成婴了,我担心她……”
“没关系,既然我回来了,就一定会拼尽全力帮助她!”
韩立淡然道,说着他从自己的乾坤囊中掏出一个银瓶,还有几株十分奇特的灵草……
“这是……”
吕洛修行了几百年,尽管见多识广,但却没见过乱星海的一些奇珍异宝,更不知晓韩立在乱星海搜集到的有益于结婴的珍贵宝物!
“着!”
却见韩立一掐口诀,体内的乾蓝冰焰从他的口中冒出来,将身前的这些灵草包裹了进去,当然了,这火焰可没有直接接触这些灵草,而是隔着烘烤灼烧,若是直接触碰这些珍贵至极的灵草只怕会在刹那间化作飞灰……
滋滋……
旋即,韩立抛出自己在昆吾山中所得的丹炉大鼎,将这打入其中,而先期烘焙了一下灵草的乾蓝冰焰并没有继续烧,而是附着到了大鼎的下方,同时,他拨开小银瓶的瓶塞,缓缓地将其中的轻灵之水导入鼎内。
看着这一幕,边上的大长老吕洛满脸的惊叹,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韩立的炼丹术,看着娴熟至极的炼丹手法,立刻明白,这位深藏不露的韩师弟居然还是一位十分罕见的炼丹大师!不只是他,远近间宗门的门人掌事与弟子们全都仰着头,如痴如醉地看着这位韩长老炼丹手法……
这可是十分难得的身教啊,尽管韩长老什么都没说,可刚刚展现出来的控火能力,还有对材料的处理手法,都让一些在炼丹一道上有所研究的门人们大受裨益。
“成了!”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伸手朝丹鼎一点,厚重无比的盖子便缓缓地掀开,霎时间,一股沁人心脾的丹药清香逸散开来,覆盖了足足有两里多的范围,远近间的宗门掌事与弟子们都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丹药实在是太香了!
这一口丹药之气入口,在场的众人立时精神一振,清晰无比地感觉到自己神清气明许多,一些弟子心神上的或多或少疲惫感,更是消失殆尽!
可是,此时慕沛灵正值突破元婴的关键,这粒丹药要如何送到她面前?!
此时,这山峰中腹的洞府早就被天道之力所覆盖,任何人的神识念力一旦靠近,必遭天道反噬,因此,现在韩立根本无法与洞府内正缔结元婴的慕沛灵联系上,也无法将丹药隔空送进去……
起码,在宗门门人弟子们看来,确实是这样的。
在场的诸位门人掌事也都齐齐看着韩立长老,看他如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然后,他们只见韩立将装着这颗丹药的丹瓶递到那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小娃娃面前。
“霖哥儿,拜托你了……”
“嘿嘿……看我的!”
“???”
其他人看得一脸莫名其妙,这小娃娃看上去……
额!!!元婴中期?!
吕洛满心的骇然,至于其他门人则什么都没看出来,从气息上看,还以为这小家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只是看他的穿着打扮,似乎来历不凡的样子。
迎着众人奇怪的目光,这小家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拇指盖大小的小玩意,扔到了地上去!
嘭~
一个形状有些奇怪的物件出现在地上——
“主人你好呀,我是小锦同学(*^▽^*)~”一个体态有些胖嘟嘟的,有着双手,度盘是轮子,脑袋上显示出了十分抽象颜文字的智能机器人……出现了。
“……”
边上的众人愕然,这是傀儡吗?可这形态看上去好奇怪……
“嘻嘻,小锦你帮我把这瓶丹药拿给在那里的一位小姐姐……”卢承霖把手上的丹瓶递给身前的小锦。在山峰上的天道之力只会反噬强大的生灵,对于一个智能机器人,却肯定不会有反应。
“( ̄ ̄)好哒~”
只见它伸手接过丹瓶,脚下轮子一动,朝着山峰开始攀登。在场的诸位都有些无语,它的脚是轮子,怎么能爬得上……
他们这个念头刚浮现出来,却见这个傀儡的脚下陡然一炸,却间一道淡蓝色的火光从中冒出来,旋即,它居然飞腾了起来!、
“!!!”
就在边上的落云宗门人弟子们都傻眼了!
它,它居然会飞?!
这个傀儡居然有筑基期修士才能有的飞行能力?!也就是说……这看上去奇奇怪怪、感觉毫无杀伤力的傀儡,居然是筑基期傀儡?!
“这,这……”
一些炼气期弟子不由得向师兄,以及宗门师叔们询问这个傀儡到底是什么来历,可这些宗门的长辈们却也只能摇了摇头,根本答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