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ll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一百四十九章 是時候讓人感受溫暖與幸福了閲讀-4k5zv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从平冢老师那里回来,夏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施施然的坐下。
谈判过程不算多么愉快,不过就结果来说还算是不错,毕竟平冢静也并不是说一定要抓包他们才行,所以只是明言要是真的自己有所安排的话,她也不会强硬干涉就是了。
不过听上去的意思,好像就是说她会随时检查一样,要不要这样子认真负责啊!
略微思索了一下,夏冉抽出了纸笔,反正现在也的确是闲着无聊,不知道怎么划水到下午三点半,就干脆找些事情来做一下好了。
顺便也的确可以在之后,让安艺伦也配合自己的那个理由,来搪塞一下麻烦的平冢老师……顺便就是,他总觉得这群人的效率未免太差了。
有句话总归是说得没错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剧本,也不能够真的就这样子撒手不管,夏冉稍微思索了一下之后,突然又觉得自己咸鱼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正好可以在这个假期重新刷刷存在感。
他想要取出手机来看看,然后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带在身上,毕竟十多年的时间没有用过手机了,曾经的习惯也早就已经被改变。
再加上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又未免太急了,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漏掉了这个小小的细节。
“加藤同学,能够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吗?”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他直接回身向后座的女生询问道。
“哦。”加藤惠态度很自然的将手机递了过来。
夏冉拿过手机,略微回忆一下,就重新想起了具体的操作方式,他快速的打开一个网址,浏览了一下,发现在论坛上自己的那群粉丝们的狂躁情绪貌似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至少没有人再宣扬着要给自己寄刀片之类的了,反而是多数人都在埋怨着自己这一次的“取材”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已经大半年没有任何的消息了,嚷嚷着强烈要求快点出新作之类的。
真是一群记吃不记打的家伙。
夏冉撇了撇嘴,又看了看网页上最新的消息,安艺伦也倒是兢兢业业,一直都在认真的更新维护网站,关于《School Days》的制作消息也在很早之前就放了出去。
只可惜他们这个核心团队很不给力,现在过去了这么久,就连一些新的爆料都没有办法给出去。
这也是很正常的,首先就是这个项目的重点就是以剧情取胜,总不能够提前爆料太多的东西,免得出现“好看的全部在宣传片上”的坑爹情况,那样子就容易变得拉胯了。
其次就是,作为一个Galgame项目,他们到现在就连几个主要女主角的人设图都放不出来,显得非常的窘迫,毕竟这一类的游戏不很大程度上就是靠立绘精美来骗人入坑的吗?
正是因为这种种因素,导致了粉丝们从一开始的充满期待,到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失去耐心,并且变得越发的狐疑起来,甚至开始怀疑这是假消息,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粉丝才会强烈要求夏冉亲自公布新作。
甚至在下面的回帖之中,还有人有板有眼的传出,关于爱的战士老师与不死川文库闹矛盾,准备跳槽另起炉灶的说法,而且特别详细——
关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经过结果一应俱全,描写得相当到位,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夏冉这么一路看下来,都忍不住想要拍桌子,高呼“不死川欺人太甚,这文库不待也罢”……
不过幸好他及时冷静下来,想起了这是在教室,而且谣言之中的主角就是自己来着。真心是造谣鬼才,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沙雕网友,脑补能力这么强,或者干脆就是别家文库派出的水军?
别以为国外就没有水军,这种网络推手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就是因为有需要他们的地方。
摇了摇头,夏冉继续滑动屏幕,浏览着信息,紧接着发现自己很久之前修改的那条动态下面的回复,尽是一些阴阳怪气和冷嘲热讽的句式,顿时就不高兴起来了。
自己明明都说要尽力创作出充满温暖和幸福的感觉的作品了,他们凭什么不相信?!
而且既不相信,还一个劲儿的要求自己尽快发布新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夏冉登陆了自己的账号,并且重新修改了一下动态,敷衍的发送了一个“已经在做了”的消息,接着就准备退出网页下线。
不过手指却在按下返回键之前,突然定格住了。
这么敷衍也不行,还是要好好说明一下才对——没错,他决定了,要尽快推进《School Days》的制作完成,让粉丝们感受自己许诺的温暖与幸福。
一诺千金,言出必行!
这么想着,他迅速的删掉了刚刚的那个敷衍的动态,转而转发了安艺伦也很久之前爆料的关于《School Days》已经开始制作的那条消息,准备为对方撑场子。
网络上的人是很恐怖的,能够让你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都是机器人,二十四小时都不用睡觉的那种,无论你什么时候发帖,都永远有人第一时间回复,无论你多么努力蹲守,都抢不到第一个签到的荣誉。
所以只是一瞬间的工夫,评论区似乎就直接炸开了。
夏冉简单的看了一眼,发现只是短短的时间内,风向就已经形成了,有人在问他是不是真的和不死川文库闹矛盾了,也有人似乎很好心的给他提建议,让他跳槽去哪家哪家文库会更加好。
不过更多的人却是在询问《School Days》的具体情况,毕竟这么久了他们就连大概内容都不了解,也没有看见有什么角色图放出来之类的,这让他们都很不满意。
于是纷纷在评论区里强烈要求夏冉爆料更多的信息,人设、原画什么的,甚至觉得这么就过去了,总得做出几个宣传视频来的了。
“宣传视频啊,这个好像还真的有……”
夏冉摸着下巴,认真的思索了一下,另外开了一个网页,然后搜索了一下关键词,接着放出了链接——
#具体内容因为比较敏感而暂时不适合提前透露,现在请大家欣赏一段法国风光,以及SKAGASTL号渡船的美丽#
做完这一切,他没有再看评论区,而是心满意足神清气爽地退出了论坛。
而就在下一秒钟,班主任已经从教室外走了进来,正好校园铃声也响起了。
……
……
中午,12点半。
算是午间休息开始的时间,也是学生们吃午餐的时间。
就像是夏冉之前预想着的一样,正午的阳光极其毒辣,蒸腾的热浪让人汗如雨下,密集的蝉鸣声阵阵,没有一刻钟是能够停歇下来的。
这天气令人心烦气闷,就连中庭也没有多少人,多数学生都是昏昏欲睡,或者无精打采,都是在教室里就取出便当盒开始吃起来了。
“夏冉同学!”
安艺伦也又惊又喜的从座位上走过来,他手里还拿着手机,大概是刚刚才按照惯例的进入网站里,准备日常的维护与打理,结果发现了夏冉的动态了吧。
既然是开始明确帮自己站台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对方已经准备答应帮忙了……
“啊,伊藤同学来得正好,呐,这些就是人设图……”
夏冉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将一沓画稿塞了过去,“桂言叶的,远坂时臣的,清浦刹那的,基本上所有女性角色的都在这里了……”
“啊?”
安艺伦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画稿,开口问道:“远坂时臣……是谁来着?”
夏冉歪了歪头,然后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搞错了,应该是西园寺世界的,一时口误,不用在意,主要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太过相似了……”
安艺伦也:“……”
那明明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啊,怎么会和西园寺世界太过相似了,这个理由还能够更加离谱一些吗?
况且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远坂时臣这么一个人……不过夏冉同学的话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微妙啊,难道又是一个新作品里的人物角色?
过于兴奋的他,也来不及顾及画稿什么的了,直接就兴冲冲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新作品啊,已经在做了……”夏冉随口说道,不过想了想,又从抽屉了取出另一个漆黑的笔记本,这是他之前专门做成这个样子的。
“这算是初稿吧,之后应该还要再修改一下才行,不过正好你可以帮我把它带给苑子编辑看一看,让她先过过目,要是没有问题的话,之后就是这个主题了……”
反正安艺伦也最近一直都在与文库那边联系,那么直接让他去帮忙转达吧,夏冉多多少少有些嫌麻烦。
安艺伦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异议,反而是高兴到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他作为铁杆粉丝,也是一直都在期待着的啊,只是担心自己的催更会惹对方不快,所以才一直很克制自己而已。
但是并不代表说,他就不盼着看到新的作品了!
在向夏冉请问过,得到应允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笔记,一目十行的迅速阅读了起来——虽然也想要慢慢的揣摩,不过现在明显不是时候。
开篇非常迅速的交代了故事背景,说是死神因厌倦了死神界的生活,故意将一本特殊的笔记丢弃在人间……
片刻之后,安艺伦也瞪大眼睛,一副无比激动的样子,好像是喘不过气来了似的。
这故事实在是太带感了!惊悚悬疑氛围十足,让他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的热血沸腾起来了啊!
“喂喂,我还没有将你的名字写在笔记本上面啊,你怎么就好像是要心脏麻痹的样子了……”夏冉有些无语的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好不容易才让安艺同学回过神来。
“啊,抱歉抱歉,是我太失态了,让你见笑了……这就是下一部作品吗?真是相当不错的故事呢!”
男生合上笔记本,脸色激动到通红。
“如果编辑没有意见的话,你帮我去问问吧,我也不知道里面的内容会不会有些问题……”夏冉随意的点点头,挥了挥手,然后就往教室门外走去。
“诶?夏冉同学,你要去哪里?”
“去上体育课。”
“诶?”安艺伦也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一个男生,“我们班上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吗?”
“不是……”
男生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翻了个白眼回答了安艺伦也的这个问题。
安艺伦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笔记收了起来,接着才将那沓画稿拿起,然后……翻着手中的画稿,他突然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好像这是今天才画的?
只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
手指的动作彻底僵住了,他有些迷茫的看着窗外正毒辣的正午阳光,莫名的觉得情况有些……
诡异。
……
……
下午13点25分,铃声响彻校园,意味着午休时间结束,第五节课开始。
夏冉慢慢悠悠的从福利社前的自动贩卖机离开,接着晃晃悠悠的向着运动场的方向走去,说起来在这种天气还要上体育课,真是有些为难人。
这个时候,运动场上已经有一群其他班的学生无精打采在集合了,他就在场地边缘的树荫底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远远的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运动服,在四周同学之中显得鹤立鸡群,又显得格格不入的黑色长直发少女。
明明是在盛夏天,艳阳高照的背景之中,也如同雪一样,冰冷的令人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