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3whm超棒的都市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易傷秋者-第三百三十八章 大鼎銘文與夢境呼喚-febrg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并不严谨地说,这世间诸多变化总是存在某些微小的前奏亦或是那些毫不起眼的堆叠。
就在易春怀着某种长者的恶趣性,去揣测那属于余行的故事的时候。
莫名的,他感觉到了一种呼唤……
那呼唤颇为熟悉……
是的,他想起来了……
易春的记忆,回到了某个颇为遥远的一天。
有人在召唤他,而他也如期予以了回应……
只是在那之后,便不再用人在呼唤那已经逐渐被他所淡忘的名讳了。
玄鸟……
易春停下了拨弄糖人的心思。
他静静聆听着,那不知从何处的夜风中吹来的呼唤。
那呼唤声并不焦急,而是夹杂着些许年轻的欢声笑语。
有人在向玄鸟许愿?
弄明白了是什么事情之后,易春微微摇了摇头。
他自然没有理会,那些年轻崽子们的胡闹。
但是,通过这声呼唤,他得到了一些新的讯息。
他在此世,亦或彼世的玄鸟概念,已经强化到了一定的程度。
以魔法世界的用语来说,就是他的名讳已经与玄鸟完成了足够紧密的羁绊。
这倒是颇为令人意外的收获。
易春并不了解,他的名讳究竟是如何传出的。
但很显然,必然有某个承载其中关键的事物。
或者是,人?
易春想了想,他开始凝神去回应刚刚本来已经决定不再理睬的呼唤。
随着易春意志的投入,世界逐渐变得寂静……
一切都在沉浸中,在坠落……
易春熟悉这种体验。
梦境?
随后,他从现实的物质世界脱离,坠入了梦境的深处……
…………
…………
“好累啊……”
女孩感觉到了从身体内部传来的疲惫。
她很努力地想睁开眼,却只觉得眼皮无比沉重。
周围异常昏沉,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女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眶。
她的手被什么阻挡了,她却变得舒心起来。
眼镜还在……
这是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好像足以影响五官的正常发挥。
“我在哪?”
浑浑噩噩中,她这样说着。
不知觉,便走到了一条小路上。
也许是刚下了雨,小路上很是泥泞。
掺和着水的烂泥,让女孩的鞋都隐约传来一种湿冷的感觉。
小路的尽头似乎有一些光芒。
并不像阳光般刺眼,而是一种温润的、却又寂静的红光……
就像趋光的飞蛾一般,女孩踉踉跄跄地朝着那里走去。
小路虽然狭窄,但她不时也能遇上一些人。
她不认识他们。
她很努力地眯着眼睛想要看清他们的脸,却只看见了一片模糊不清的阴影。
眼皮变得更加沉重了……
好想睡一觉……
女孩这样想道。
但小路似乎不像是睡觉的地方,或许红光处可以……
就在她蹒跚着,逐渐靠近红光处的时候,有人猛然在前面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了小路之外!
下一刻,女孩猛然睁开眼睛!
她看到了火光,一群人正围着篝火在跳舞。
“怎么睡着了?”
有人在她耳边问她,女孩却听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语气。
只知道,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人说了一句话。
然后,她看到了那篝火的火光随着人们的起舞而变得晃动。
恍惚间,她看到了一只鸟的影子在那火光中一闪而过。
“那是玄鸟。”
又有人说。
不知为何,女孩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火中的鸟儿。
穿过熊熊的火焰,她感到了滚烫,她感到了焦灼……
那痛楚愈发变得清晰。
这个时候,她才看清楚他们的脸庞。
僵硬而发白,而无论他们舞动着怎样的动作,他们的眼珠子都在死死盯着她!
“快回去!糊涂的崽子。”
就在这时,女孩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是如此真切,它透过熊熊的火光和人们冰冷的凝视,犹如摩西分海一般将一切彻底地割裂开来!
…………
…………
“呼!”
楚葵猛地睁开眼,她只觉得全身燥热,后背湿漉漉的。
好像进行了高负重锻炼一样,氧气有些跟不上的节奏。
心跳得异常快,像是在打鼓一般敲得楚葵都有些疼痛。
明晃晃的天花板上,荧光灯正稳定地释放着令人心安的光明。
旁边作为刷手机背景音乐的电视机,还在放着不知道又是哪个资本准备鱼目混珠的劣质网剧。
但她,却不知怎么突然就睡着了。
明明只是做了场梦,楚葵却感觉自己仿佛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一般。
她表情恍惚地跑到厕所里洗了一把脸。
满是汗水的手触及到冰冷的水之后,楚葵才感觉某种隐痛消失了。
就好像,她刚刚真的被什么东西灼伤了一般……
楚葵开始冷静下来,她开始努力修复有些断片的回忆。
我从学校回来之后吃了一个饭,很普通的一顿饭,没有新鲜的尝试,期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
然后,我回到了宿舍公寓……
之后,我准备干什么来着?
楚葵一边思索着,一边到桌上将已经息屏的手机打开。
随后屏保一闪而过,一篇正翻到一半的论文出现在她的眼前。
对,就是这个!
楚葵猛然想了起来。
回到宿舍之后,她准备刷一会儿b站下奶茶。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自己的同学群里有一起实习进行古文物考察的学长发了他新出炉的论文。
作为一个正面临着毕业论文和发量双重选择的大四学生,楚葵自然点开了那篇论文。
准备看看,有什么能够借鉴或者引用的地方。
然后,看着看着,她好像就有些困了……
再然后……
就是那条小路、篝火,还有那只鸟……
“那是玄鸟……”
突然,楚葵的脑海里浮现了某个场景。
她记不清是谁说的这句话,但就在梦里,她知道有人告诉了她那只鸟的名字。
那位学长的论文,就是关于一系列非典型古代文物系列猜想的课题。
其中,就有一篇记载着玄鸟的文章!
那是一篇烙印在某个大鼎上的残章。
由于那个大鼎经过了多个违法分子和文物爱好者之手,受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性损害。
所以,即便是那位学长在他的论文里也并未过多地提及。
而当楚葵打开手机之后,上面正显示着那篇论文中关于这段残章的翻译。
而且已经翻页到了其中接近较为完整段落尾部的部分:
“玄(补)鸟中有异者其名……”
下面是大鼎上关于这部分文字所对应区域的图片。
楚葵睁大了眼睛,只看到在那对应着“名”字的后面,是一片模糊不清的斑驳痕迹。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像是触发了某个用于恶搞的软件。
她那原本显示的异常清楚的jpg图片,突然变成了gif一般!
那大鼎上斑驳的痕迹逐渐褪去,一些新的文字在上面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