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qfw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第九百七十五章 當庭訓斥讀書-nxz1o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东厂抓人,还只是其一。
朱厚照这边交代完了东厂之后,另一边就开始联系三司,派人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和自己这边所搜集到的证据一一告知之后。
就让三司准备,择日开始重审此案。
当年的郑旺妖言案。
同样是三司会审。
可是因为后续证据难以寻到,再加上弘治皇上仁慈的缘故,事情发展到了最后,结果成了一个虎头蛇尾的局面。
若是当年弘治皇上心狠一些,不由分说,直接将这郑旺斩杀于午门之外,雷厉出击,估计此事也就不会引来那么多的非议。
但是错就错在,弘治皇上一时心软,对这郑旺夫妻萌生可怜之心,一个判了天牢拘禁,一个直接赶回老家。
否则皇家之名声,又怎能轻易被人撼动!
弘治皇上的一时心善之举,可是在天下人的眼中,却成了欲盖弥彰之举。
原本还对这郑旺所言嗤之以鼻的众人,在这件事情过后,顿时开始变得摇摆不定起来。
接下来郑旺被大赦放出,更似为其提供了佐证一般。
今日朱厚照重新提起此事,亲踏三司,移交相关证物之时更是明言。
君权天授!
皇权威严!
此案必须当众审理,广而告之。
既然弘治皇上并未临幸郑金莲。
自己也根正苗红!
又何苦再来承担这些本不属于他们的非议。
三司的众臣,听到朱厚照的厉喝,见到其勃然大怒的模样。
谁还敢上前多言其他,纷纷磕头接旨,表示差事定当办好。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三司的众人,已经按着谷大用所提供的一应证据,将诸般证人证词全部整理完毕。
郑旺妖言案。
时隔三年,又重新审理。
大堂之上,郑旺身带铁镣,大步走来。
观他那气度昂然的模样,真还有那么一点点贵人的气质。
此刻的郑旺,对于二临公堂,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畏惧。
站立在大堂正中的他,微扬脖颈,神情淡然的看着坐在上首的三司众位官员。
冷漠淡定的模样,就仿若已经笃定此次审理的结局一般。
紧随其后进入大堂的,则是他的妻子赵氏。
不过和郑旺相比,这个赵氏则是明显害怕了许多,刚刚被衙役推上大堂之后,就被四周这威严的氛围,吓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一旁趾高气昂的郑旺,正在他双目环顾,四下扫视之时,忽然听到身边传来的动静。
转头看见自己的夫人已经跪倒在公堂之下后,顿时横眉厉目,对着赵氏就厉声喝道:
“跪什么!跪什么!
我们是皇亲,得他们冲我们行礼才是!
你跪什么!丢你的脸也就算了。
把咱姑娘的脸也全部让你丢进了!”
郑旺厉喝完赵氏,接着横眉厉目,转头朝着四周望去,一脸凶相,大声喝道:
“来人!把我的手镣脚镣打开!”
一旁的衙役之中,在郑旺的厉喝之后,突然走出一人,上前不由分说,直接一脚就将郑旺踹倒在地。
就在郑旺还要在继续开口怒喝之际,这人手中所拿的杀威棒,瞬间搭在对方的肩膀之上,大有郑旺再继续叫嚣,就直接棍棒伺候的模样。
突然的举动,吓到了跪倒在地的郑旺。
一旁的赵氏,更是开始对着出手之人讪笑起来。
谷大用见到郑旺安静下来后,这才收起棍棒,慢慢的退了回去。
作为这一切证据的提供之人,再加上和朱厚照一同去法华庵的经历,已经没有人比谷大用更为了解这其间的缘由。
所以在庭审当天,朱厚照虽未亲至,可是却把谷大用派到了此处。
除了担心那些三司的小吏弄不清楚证据证言,让他在旁帮忙外。
谷大用还负责着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押送今天最为重要的证人——郑金莲。
自从朱厚照那日从法华庵离开之后,郑金莲就被谷大用带走,寻到一处僻静安全的所在,名为保护,实则是将这郑金莲暂且拘禁起来。
直到今日,方才被谷大用带到了三司会审之处。
谷大用撤回一边之后,将手中的棍棒还于了一旁的衙役,接着静静站在一旁,默默观望起来。
而与此同时,方才被惊吓住的郑旺,终于回过神来,眉毛一挑的他,转头就要朝着谷大用的方向厉喝,可是还没待开口,就被一旁的赵氏拦下不说。
坐在上首的三司众位官员,也终于开始行动起来。
啪!
“升堂!”
“威……武!”
一阵杀威棒敲地的声音过后,大理寺卿杨守随横眉厉目,对着堂下的郑旺厉声喝道:
“郑旺!抬起头来!”
此时的郑旺,被四周的官威所迫,神情已经不如之前嚣张。
不过即便如此,听到大理寺卿杨守随的厉喝之后,眉宇之间依旧有些桀骜,看着上首的杨守随,就要大放厥词。
可是他的话语还不待出声,杨守随的厉喝,就开始在大堂之上回荡:
“郑旺,你一直自认为是皇亲,你所言一切,可有证据证人作为辅证?
如若有的话,直接告知本官,本官自会帮你明辨十分,辨别真假!
如若没有的话,那你现在所为,就是欺君罔上,胡言乱语,妖言惑众!
此案也就没了继续审理下去的意义,直接按律问斩就是!”
跪在堂下的郑旺,原本还想顶撞几句,可是话语还未待出口,就听到了后面这番言语。
如此一来,郑旺停下顶撞的心思,待其话音刚落之后,高声答道:
“我自认皇亲,怎么可能无凭无据!胡言乱语!
当年我初入京师之时,还曾托太监刘山,和我女儿联络。
只不过后来刘山被皇上下旨杀之,死无对证罢了!
再说证据,之前我女儿所送出宫来的东西,每一样我都保留完好。
是否为宫中所用,诸位一看就知。
尤其一些违禁之物,若非皇上身边近人的话,又如何可能拿到?
这些都暂且不论,我就问一件事情。
如若我真是假皇亲的话。
为什么我上次被抓没有被直接问斩?
而且就算是被抓,也没有被判死刑,关了几年之后就又将我放了出来。
这里面的缘由,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就不好好想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