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b8h精华都市小说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笔趣-第六百五十九章 悽慘的勇士們閲讀-ydukt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要知道现在可是全场直播啊……
伊凡看着怀里的小女巫,面色有些古怪,也不知道待会上岸之后赫敏看到那些水晶球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大脑中的思绪不断闪过,伊凡手上也一刻都没闲着,轻轻挥动魔杖在巫师袍上一点,袍子便再度转化成了黑“翼”的形态,然后用力一震,两人便飞速的朝着来时的方向涌去。
穿过人鱼村落,伊凡重新进入危险的湖底丛林。
由于之前在那座人鱼雕像前与赫敏墨迹了很久,一小时的比赛时限已经过去一半了。
不过让伊凡感到意外的是,他返回的一路上迟迟没能见到其他几位勇士的身影。
是迷路了?还是说已经退出了比赛?
伊凡皱了皱眉头。
别看几天前,他将那些人鱼给忽悠了一番,指挥它们布置场地,尽可能骚扰参赛的勇士们,但在伊凡看来,这些人鱼太过胆小,打两下就怂了,所以整场比赛的难度并不高。
和原时空相比,变化无非就是人鱼会主动集群攻击勇士,水草丛林里埋伏着十几只格林迪洛,以及偶尔遇到一些游荡巨型乌贼罢了。
都是一些非魔法生物,只要勇士们手里握着魔杖,能够冷静应对,驱逐它们应该没问题才对。
“哈尔斯!”
伊凡正想着时候,一道微弱的呼声突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赫敏一眼。
小女巫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侧后方的水草丛,示意声音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伊凡握紧了魔杖考虑着该不该过去,因为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
这样水草密集的地方最适合偷袭,而他现在又是第一个救出人质的勇士,指不定会有勇士为了夺冠藏在这里埋伏他一手。
耽搁的这一会,呼喊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甚至到了杳不可闻的地步。
“去看看吧,伊凡……也许是有人遇到麻烦了。”赫敏轻轻的拉了拉伊凡的衣角,低声的说道。
伊凡犹豫了片刻,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还是点了点头,给赫敏加持了一道铁甲咒后,便靠了过去,高举着魔杖释放了一道照明魔法。
幽蓝色的荧光渐渐驱散了四周的黑暗,前方的景象远远的出乎了两人的预料。
“芙蓉?”
赫敏很是惊讶的看着眼前陷入昏迷布斯巴顿勇士,大量黑色的水草正扭曲、纠缠的捆缚在芙蓉的身上,将她牢牢的束缚住,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腰腹间隐约还能看到几块淤青,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出来的。
伊凡轻易就看了出来,这应该是人鱼们布置的陷阱……
他猜测芙蓉是在摆脱人鱼追击的时候受了些伤,又刚好倒霉的一头撞进了这个陷阱里,导致第一时间没能将其挣脱,水草越缠越紧,最后耗尽了全部体力昏迷了过去。
赫敏望着昏迷的芙蓉又转而看向伊凡,欲言又止。
她想要出言恳求伊凡出手解救对方,但也清楚现在正在比赛之中,两人互为对手,伊凡没有任何帮助对方的必要,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赫敏纠结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的出言询问道。“你会救她吗?伊凡?”
“救!”伊凡没有多少犹豫,昏迷过去的芙蓉已经不再具备和他竞争的可能。
更何况现在还是全场直播,救下芙蓉大概率是能够加印象分的,不救的话场外看着这一幕的学员和裁判们多半会误认为自己非常的冷血。
“Diffindo~(四分五裂)”
想到就做,伊凡果断的挥动着魔杖将捆住芙蓉的水草纷纷割断,然后又用愈合魔咒帮她治愈伤口,免得芙蓉流血过多,死在半路上。
不过出乎伊凡的预料的是,就在他靠近到身前治伤的时候,芙蓉一直紧闭着的双眼突然睁了开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伊凡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短短一瞬间魔杖就已经顶到了芙蓉的脖颈上,前端隐约的闪烁着红色的微光。
深入骨髓的寒意令芙蓉感受到了死亡临近的滋味,但她不管不顾,仍旧紧紧的抓着伊凡的手臂不放,哀求着说道。
“求你帮帮忙……哈尔斯!我可以放弃这场比赛,求求你了,帮我救救加布丽……她不能留在这里……”
芙蓉的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她虚弱无力的不断低喊着,面上再没有了之前的高傲之色,满是卑微与无力感。
听着芙蓉的话语,伊凡很是无语,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应该知道,魔法部和邓布利多是不可能坐视人质出事的,会遇到危险的只有勇士而已。
可惜伊凡还来不及解释,强撑着的芙蓉就已经再度昏迷了过去,唯有一双手还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甩都甩不掉。
“真是麻烦,早知道就不管她了……”伊凡叹了口气,小声的嘟囔着。
一旁赫敏将芙蓉深切的哀求看在眼里,多少有些于心不忍,她想了想后,转头看向伊凡,出言建议道。
“要不然我们帮帮她吧……现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些时间,其他勇士们都还没到呢,就算我们现在回去救加布丽也肯定能第一个完成比赛。”
“哪有那么容易……”伊凡摇了摇头,再加上加布丽,他可就要带三个人回去了,这会大大的拖慢他的前行速度。
就在伊凡考虑着的时候,前方黑色的水草丛里再度传来了一阵响动,伊凡下意识的挥动魔杖指向那里。
片刻之后哈利的脑袋便从水草丛里钻了出来,他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手臂和大腿上被划开了几个小口子,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
最引人注目的是,哈利的背上还背着已经变成半人半鲨鱼的克鲁姆。
对方和芙蓉一样似乎已经晕了过去,即便哈利一时不慎磕到了克鲁姆的脑袋,他也没有醒来的意思。
“哈利,你背着克鲁姆做什么?”伊凡十分的意外看着他。
“他和那些人鱼打晕过去了,我总不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哈利艰难的喘着粗气,湖水不断的从他的嘴里涌进去,然后又顺着脖颈上的腮被排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