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m56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ptt-第六章 羅德布洛克的醜聞相伴-f9dyf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两天的时间,三波人,同一件事。
洛伦佐已经隐隐地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妙,就像一群人在给自己设套一样。
他直接伸出手,把头顶那把挂起来的温彻斯特取了下来,拉动护手的铁圈,只听咔嚓一声清响,子弹完成了上膛。
“等会!这东西是能开火的?”
奥斯卡错愕地说道,他一直把这东西当做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工艺品,谁知道它真的是把武器。
“你说呢!”
洛伦佐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是赫尔克里强调给他的,就像鼠王真的只是个大老鼠,而这把温彻斯特真的是把霰弹枪,而不是什么可笑的工艺品。
“怎么回事?”
门口的伯劳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在看到奥斯卡后,他隐隐地察觉到了,作为亚瑟最为信任的手下,他也知晓奥斯卡的身份。
“你!你!还有你!先别说话!”
不过洛伦佐没有给他询问的时机,他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自己则思考着这一切的起因。
那个女人。
那个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女人。
洛伦佐不由地回想起了当时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清香。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并不是一个柔和舒适的味道,洛伦佐在其中能感受到的只有北境的寒风,它们卷积着锋利的雪花,雕刻着自己的脸庞。
“这么看来,奥斯卡,你们的竞争对手就是他了吗?”
洛伦佐缕清了思路,手指向了伯劳。
“北德罗与净除机关在相互竞争。”
奥斯卡没有回答自己,不过从他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来看,洛伦佐猜对了,而他刚刚如此焦急的原因,恐怕就是知道净除机关也会找到自己了。
可惜他费劲心机最后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洛伦佐你说好的!”
奥斯卡有些慌张地对洛伦佐说道,看起来他真的很怕这份生意被净除机关抢走。
塞琉反应倒不大,她本身就是为了配合奥斯卡才来的,而现在发生的这些事,可和奥斯卡之前和自己说的不太一样,塞琉有点不会演戏了。
伯劳此刻也回过神了,即使是红隼那个蠢货在这里,多多少少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亚瑟答应了你的要求,我们会重新展开合作,而这里有份工作……”伯劳试着挽回洛伦佐的心意,但被他严厉地打断了。
“等一等!”
洛伦佐说道,随后他看向了奥斯卡,一脸的自信。
“就像你说的,这是我欠你的,奥斯卡,我会帮助你的。”
奥斯卡一愣,没想到洛伦佐居然这么干脆的答应了自己,可他还来不及感动,只听洛伦佐又对伯劳说道。
“我们的合作也会继续。”
场面再度寂静了下来。
“洛伦佐你在想什么啊!”
奥斯卡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这样来看,洛伦佐与净除机关的合作应该终止才对啊。
可洛伦佐却不在乎这些,而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你们先别激动,这种事来慢慢谈,反正最后不还是要委托到我头上吗?”
洛伦佐瞒不在乎地说道。
“所以,一份工,赚两份钱,有什么问题吗?”
……
在坐下洛伦佐后,马车略显拥挤了起来,沉闷的空气里不同的气氛混杂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用塞琉的说法,她暂时地弃明投暗了,所以和洛伦佐坐在一排,对于接下来的事,她决定放弃了。
她不擅长和别人争论什么,这种麻烦事她选择交给奥斯卡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毕竟这一切一开始就是他提出的。
在她和洛伦佐的对面,奥斯卡与伯劳这两个竞争对手并肩坐在了一起,伯劳显然有些招架不来奥斯卡,脸颊缓缓抽动,就像在隐忍什么一样。
也是,伯劳向来是个严谨且严肃的家伙,而奥斯卡就像一个年老版的洛伦佐,总会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屁话,用塞琉常形容奥斯卡的一句话,大概就是“该死的老东西”。
“所以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洛伦佐。”
伯劳问道,他觉得洛伦佐的行为越发可笑了起来,他似乎是想让这双方的竞争关系变成合作关系。
“不然呢?说到底还不是你们的错?一上来就什么工作要给我,我还不能拒绝,一堆乱七八糟的事,争论到了现在,我也就知道和高卢纳洛有关,可其余的情报一无所知。”
洛伦佐把视线从车窗外挪移了回来,看着坐在一起的奥斯卡与伯劳。
一方是神秘莫测的北德罗,另一方是稍有了解的净除机关,可实际是在神秘程度上,洛伦佐反而觉得这群商人组建起来的北德罗更加可怕。
他们在英尔维格内毫无影响力,但在领土之外,谁也不清楚他们究竟有着多少的力量,而且这些庞大的财富与权力本质上还不是服务于北德罗,北德罗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用来掩饰他们存在的掩体。
筑国者。
这才是奥斯卡以及北德罗的本质。
虽然奥斯卡帮助了自己,但对于这神秘的筑国者,洛伦佐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不止如此,他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的也太少了。
旧敦灵无法代表整个世界,它只是世界的缩影而已,真正的世界在这铁轨的尽头,那里有着远超洛伦佐想象的事物。
“所以,比起到底要选择谁,不如带我去见见那位委托人,先让我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可以吗?”
洛伦佐问道。
看着洛伦佐那认真的态度,奥斯卡与伯劳都沉默了下来。
确实,这件事关系着巨大的利益,无论是净除机关还是北德罗都不愿割舍的利益,而目前能决定这利益的人似乎只有洛伦佐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件,洛伦佐已经完美地证明了他自己那极端可怕的单人作战能力,与其派遣一支军队,倒不如将全副武装的洛伦佐投入战场。
这也是为什么这份工作非洛伦佐不可的原因,没有人能代替洛伦佐,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好吧……”
两人做出了妥协了,不过伯劳看着洛伦佐,还有些不爽,他问道。
“所以,洛伦佐你确定要这样去见雇主?”
洛伦佐则裹紧了睡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怎么了?”
他理直气壮的。
……
阳光透过穹顶,落在这礼堂之内,放眼望去,一片金碧辉煌的样子。
四周的角落里,散落着净除机关的士兵,他们握着尚未点火的铝热步枪,如同雕塑一般守卫着这里。
洛伦佐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当时他面见的是以安东尼为首的新教团,那是一次糟糕的会面,也是暴风雨的开幕。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又回到了这里,去见另一个神秘的雇主。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洛伦佐四处张望着,虽然礼堂基本没有几个人,但大家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被洛伦佐吸引着,毕竟自这座礼堂搭建并进入使用以来,洛伦佐应该是第一个穿着睡衣进来的。
好在他的睡衣上没有印着什么滑稽的图案,不然塞琉真的不打算坐在他身边,陪他等待了。
“所以你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洛伦佐靠进了沙发里,把这里就当自己家的客厅一样,毫不在意形象,准确说这个家伙就没有过什么形象。
“只知道一部分,反正你也清楚,奥斯卡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只要对我说足够打动我的那部分就可以了。”
塞琉回答,她对于奥斯卡还是比较了解的了。
洛伦佐点点头,这确实是奥斯卡的样子,他会和自己谈一些奇奇怪怪的宏图伟业,又或者聊一些怎么砍妖魔比较快的话题,而面对塞琉他就会聊一些女孩子的话题,但后来他发现这个套路对于塞琉并不好使,与其聊这个,不如聊聊斯图亚特家的利益。
“奥斯卡说,这次工作成功后,维京诸国愿意开放安全的航道,要知道,虽然他们内部完成了统一,但在周边海域里,海盗依旧很是猖獗,北德罗的船只都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进行防护,甚至说干脆放弃北方的航道,转而绕远。”
“这样吗……”
“是的,并且,北德罗也愿意让我们斯图亚特团体加入贸易之中,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新的开始,虽然在英尔维格的那些贵族来看,斯图亚特团体依旧是一群新晋的贵族集团,但你要知道,洛伦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也会逐渐变成‘旧贵族’,会落入和他们相同的困境中。”
看起来塞琉在成为公爵后并没有吃喝玩乐,而是很认真地和亚威学习了不少的知识,对于整个斯图亚特团体,她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我们需要改变,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斯图亚特将会继续强盛下去。”
洛伦佐一边点头一边听着塞琉的话,他感觉自己就像个老板,塞琉就是他的助理,在跟他汇报一下公司的近况。
好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莫名的感觉,而在这时,塞琉又再次说道。
“仔细考虑下,我准备在这次合作后加入北德罗。”
“哦。”
洛伦佐依旧是满不在意的样子,可这次这个随意的样子没有持续太久,他的表情逐渐奇妙了起来,紧接着后知后觉地说道。
“什么?加入北德罗?那**商?”
洛伦佐一副才睡醒的样子,一脸惊愕地看着身旁的女孩。
塞琉和往常一样,淡金色的长发,冷漠的神情,洛伦佐揉了揉她的头,从触感上来看,也不像是被东西撞到的样子。
洛伦佐满眼都写着“你在想些什么啊”,对此塞琉声音平静地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这次合作只是一个契机,我们和北德罗之间需要更为紧密的合作,加入他们是最好的办法,而且……”
塞琉沉默了些许,和洛伦佐的眼瞳对视在了一起。
“而且,洛伦佐你也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后盾。”
“你是指什么?”
“无论是净除机关,还是北德罗,他们都是出自自己的利益,而你也只是恰好和他们的利益重叠在了一起而已,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可当利益出现分歧了呢?
就像你之前被净除机关追捕那样,合作只是暂时的,无论与谁,往糟糕的方面去想,如果下一次不再有北德罗为你提供帮助了呢?也许北德罗也会在未来的某天加入对你的狩猎呢?
到时候你该怎么办呢?洛伦佐。”
面对塞琉的这些问题,洛伦佐的神情逐渐凝重了起来,他已经猜到塞琉想说什么了,以及她想做的事。
洛伦佐想让她别这样,他不需要塞琉的帮助,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她,话到嘴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能是真的没睡醒吧,洛伦佐的脑子有些混沌,而在这时匆匆的脚步声响起,打断了洛伦佐的思路。
奥斯卡在左,伯劳在右,就像两个护卫一样,拱卫着其中的人。
那是一个维京人,从他的体型就能看出来,壮的像头公牛,脸颊被北方的寒风雕刻成冷峻的样子,胡子被扎在了一起,留成辫子。
“想必这位就是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了。”
他直接走了过来,伸出手,用力地握了握洛伦佐的手。
“海博德·阿奇拉尔。”
洛伦佐也冲他点了点头,这个维京人也不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礼节,直接拖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洛伦佐的身前。
“我这里有一份工作需要委托给你。”
他语气焦急,原来这个工作真的很急,就连雇主都急成了这个样子,也难怪奥斯卡与伯劳会是那样的反应了。
“你说。”
这发展有点出乎洛伦佐的预料,视线的余光里,那两个像门神的家伙也有点难堪,可能是没想到这个雇主这么直接,他们想拦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这是来自罗德布洛克家族的委托。”
海博德说道,这个家族的名字有些耳熟,洛伦佐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我们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处理一件事。”
他隐约地记得,那个统一了维京诸国的领袖,似乎便是这个姓氏。
“来自、罗德布洛克家的丑闻。”
语毕,洛伦佐的表情简直就要皱成了一团、愁眉苦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