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44w人氣都市小說 神級選擇系統討論-第八百五十三章 入五樓,救人-lg1ro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五十三章入五楼,救人
“过来。”
王小亚抓着赵吏的手臂,将他拉到了五楼的门口。
“你看。”
“感情这小王八蛋心里早就想好了啊,身在我这儿,心在别处,找着下家了。”
赵吏抱怨道。
“不是……不对劲儿,我今天眼看着他进去的,后来我一打听,那里面的人说,根本就没有人来过,我给冬青打电话,本来是通的,但是后来就关机了,”
“赵吏,之前你和叶晨不是说,这个五公子是什么饕餮吗?会不会是他对冬青下了毒手?”
听到这话,赵吏脸色有些难看。
原本他以为叶晨之前的话只不过是猜测,现在看来那位五公子怕是真的是饕餮,还盯上了夏冬青!
想到这,也是有些脸色凝重道。
“你昨天跟我说,咱们店关东煮的汤底换了,哪儿来的?”
“冬青说是五公子给的。”
“糟了!”
听到这话,赵吏的脸色彻底黑了。
自己的人,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骗走,偏偏他还浑然未觉,这要是让冥王知道了,至少也是一个办事不力!
“叶晨呢?”
在得知夏冬青消失竟然是和五公子有关,赵吏也是知道夏冬青肯定是被对方盯上了,也是想到了去找救兵。
而眼下最方便联系到的,也是最有可能出手的人,自然也是叶晨。
“在这呢……”
却见叶晨也是带着翡翠缓缓而来,脸上带着一抹捉摸不定的笑容。
“怎么,想通了?要去和五公子交手?”
“没办法,谁让他抓走了冬青!”
有王小亚在旁,赵吏自然不能说的那么详尽,却也是点出了夏冬青的重要性。
“那可是冥王都要亲自关注的人!”
能不关注吗?
夏冬青体内的是蚩尤残魂。
而蚩尤是谁?
第一代的原人头领,茶茶的哥哥!
“你们俩快点吧,别在这里墨迹了……”
王小亚也是催促道:“我们赶紧进去救冬青吧,他已经进去好长时间了,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你我联手,应该能跟他抗衡一下。”
赵吏估测着。
“说不好,龙生五子的饕餮虽然不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饕餮,但在这人间界之中,也是难逢敌手……”
叶晨也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拼吧,拼不过我在下面给你谋一个好差事。”赵吏嬉笑着。
“这么危险?”
翡翠有些担心道。
“没事,咱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叶晨瞥了一眼五楼,也是若有所思道。
…………
“别挣扎了,没有用的。”
五公子赶走赵吏之后前来查看他的盘中餐,夏冬青被布条束在餐桌上。
“放开我!”
夏冬青大吼着。
“我刚才去沐浴焚香去了,对待你这样的美味一定要慎重。”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
“你想干什么?”
“我要吃你的眼睛。”
五公子坐下来,拿起刀叉一脸的笑容。
“你吃人?!”
“我很早以前给你们人起过一个名字,叫两脚羊,我吃过很多很多人。”
“连人你都吃!你也太残忍了吧。”
夏冬青不可思议地说。
“我残忍,你们人类就不残忍吗?你们为了吃新鲜的鹅掌,把大鹅赶到烧红的铁板上去,然后活切下来……你们为了吃驴肉,从活驴身上刺肉吃,哎呀,那惨叫声,十里之外都听得见呐,你们还把猴子的脑壳敲开,往脑子里浇滚油吃脑髓……”
“你们还吃刚生下来的小老鼠,活着吃,拿筷子一夹老鼠,小老鼠吱叫一声,往酱里一沾吱,又叫一声,最后往嘴里一放,吱,还一声,你们还给这菜起了个名字,叫……叫三吱。”
“它们就不可怜吗?它们也是父母生养的,如今我吃你们,就跟你们人类吃鸡鸭鱼肉一样,食物链,弱肉强食,没什么对错,不过我比你们可要仁慈,起码我吃你们,不会让你们感觉到痛苦,所以你没资格喊冤,你要是更强,你也可以来吃我啊!”
五公子摆弄着刀叉,夏冬青吓得急忙把眼睛闭了起来。
“没用的,一会儿我会用刀把你的眼皮割开,用叉子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五公子吓唬道。
忽然,五公子敏锐地感觉到,五楼有一些非人类的存在闯了进来。
“我的美味,稍等片刻我再来享受你。”
叶晨,翡翠,日月,赵吏,王小亚五人摸进了五楼,赵吏去纠缠五公子,王小亚去寻找夏冬青。
而叶晨带着翡翠,日月准备在暗中支援。
“鬼差!”
五公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到了赵吏的身后。
“五公子,久仰大名。”赵吏转身说道。
“赵吏,是你?”
五公子看到赵吏的脸直接喊出了赵吏的名字。
“你认识我?”
赵吏有些惊讶。
“当然。”
五公子上下打量着赵吏,似乎在回忆:“那时候你还是人,还是一个和尚。”
“你知道我的过去?”
赵吏语气有些急迫地问。
“你不记得了?”
五公子看着赵吏,恍然大悟道:“哦对……我忘记了,你们灵魂摆渡人的灵魂都交给了冥王,冥王还拿走了你们心中最珍视的东西。”
“是什么?”
“你想知道?”
五公子坐了下来,高高翘起了二郎腿:“偏不告诉你,马上滚蛋,别打扰我享用美食。”
“你说的美食就是人吧。”
“不不不。”五公子摇着头道,“我以前吃人,现在已经不吃人了。”
“可你现在吃灵魂。”
“现在的人啊!也只有灵魂能吃了,不过依我看,不久之后,灵魂也要变味了。”
五公子感慨着。
“把今天你抓的那个男孩交给我,我就当没见过你,也不会上报冥王。”
赵吏沉声道。
“交给你?凭什么,那个男孩的眼睛,很不一样,他的身体里面藏着一些东西。”
“你要是动他,冥界和昆仑的神都不会放过你的,你的父亲龙王也保不住你。”
赵吏威胁着。
“你威胁我?你以为我不知道,无论是冥王,还是昆仑的那些神,他们都来不了人间,当年原人和天人一战,最后天人斩断了通天柱,自此神的力量便被人间规则所排斥。”
五公子不屑道:“就凭你们这些灵魂摆渡人,抓我?再说一遍,赶紧滚蛋!”
“好,我走。”
赵吏无奈地摊了摊手。
…………
偏厅中
“冬青。”
王小亚蹑手蹑脚、左张右望地来到被捆在桌上的夏冬青旁边。
“小亚!”
夏冬青惊喜地道:“你们终于来救我了。”
“嘘——”
“小亚,五公子要吃我。”
夏冬青轻声地说。
“赵吏和叶晨都来了,赵吏去找五公子拖延时间了,叶晨在暗中支援,赵吏让我把这个喂给你含在嘴中,一会儿找机会喷在五公子的身上。”
王小亚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拿的装着黄色不明液体的吊水瓶。
“这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是赵吏交代的,不会害你的……”
王小亚说着就喂夏冬青一口。
“一会儿你见机行事。”王小亚交代着,随后偷偷藏进了长条形的餐桌下面。
五公子驱赶走赵吏之后,又回到了偏厅,准备享用他的美食。夏冬青一看到五公子,立刻一脸的惊恐。
“你别怕,刚刚我是吓唬你的,要是沾了刀子,那味道可就全变了。”
五公子靠近看着夏冬青的眼睛,感叹着:“真好的一双眼睛,它马上就是属于我的了。”
夏冬青趁着机会,将之前含在嘴中的液体一口喷出,五公子“啊”的一声惨叫,捂着脸坐倒在地上哀嚎着。
听到声音,王小亚立刻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割开了夏冬青身上的布条。
看到自己的美食要跑,五公子忍着痛忙起身要去追。
而赵吏和叶晨也是及时出现,拦在了他的身前。
“你拿这么个破玩意对着我有什么用。”
看着赵吏手中的枪,五公子也是露出了不屑之色道。
“还有我呢?”
叶晨也是开口,脸上带着几分玩味之色道:“之前我已经在五楼布置了阵法,五公子……你跑不掉!”
“呦,还找了一个道士帮手,刚刚你们往我脸上喷的是什么。”
“龙尿。”
“龙尿是什么?”
缩在最后面的翡翠问。
“收集了十个属龙的孩子的尿……哦,蒸馏过,纯的很。”
“什么!”
夏冬青惊讶地道,顿时腹中一阵翻涌。
“呕。”
“你们,你们这些人真卑鄙。”
“我同意你的想法,但是我不是人类,你能拿我怎么办。”
赵吏戏谑道。
“抱歉……我似乎也不能算是人类!”
叶晨也是幽幽道。
毕竟他的本体已经算是半只脚迈入圣人的存在,已经超脱了生命的界限,自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人类!
“别看我,叶晨说了,我是夜郎族人!”
翡翠也是弱弱的说道。
“……”
“听,这是什么声音!”
赵吏看了看上空,阵阵雷声轰鸣,大喝道:“我告诉你,你吃人我管不着,但是你吃灵魂就坏了规矩,我已经通知冥王上传三界,龙王派人来抓你了。”
一阵电光在窗外闪过。
“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五公子不屑道。
随即化成一道光,向着楼外冲去。
追到门口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五楼一震,叶晨和赵吏身子不由踉跄了一下。
“看样子,这阵法还是有些靠不住……”
“算了。”
赵吏也是摇头,幽幽道:“如果真要把五公子留下,也是麻烦事,毕竟我们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斗得过他……刚才的雷声,其实是你弄出来的吧?”
说着,也是用一副“其实我早已看穿”的眼神,看着叶晨。
“是啊!”
叶晨也是点头,有些惆怅。
他的这具分身,实力并不够,如果是本尊在场,别说小小的饕餮,便是龙王亲至,也不过是一条爬虫而已。
“好了,别发愣了,我们该走了。”
就在这时,叶晨也是忽然开口道:“算算时间,警察差不多也该来了。”
“警察?!”
夏冬青奇怪道:“警察怎么会来?我记得我们之前根本没有报过警啊?”
“我也没报警。”
叶晨转眼看向赵吏,口中淡然道:“不过我相信,这家伙来之前,一定以及报过警了。”
“对吧,赵吏?”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赵吏也是点头道。
“那她怎么办?”
夏冬青似是想到了什么,当即指着长桌之前那还身陷在陶醉指着的女子出声问道。
“警察来了,自然会帮她叫救护车的。”
叶晨说罢,当即转身便走。
至于翡翠,虽然也是觉得这一幕有些渗人,却也是紧随其后。
而赵吏呢。
虽然是他报了警,但也不想与警察打交道。
“冬青,该走了。”
王小娅连忙拉着夏冬青跟着一起离开。
这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哪怕五公子已经逃走,但她只要一想到,有好几个人在这里被自己吃掉,就忍不住有种想要反胃的冲动。
而五楼之中,那个负责接待的旗袍女子,自然也是被姗姗来迟的警察当做了替罪羊。
之后的电视新闻之中,也是宣告了这一起碎尸案的破获!
至于真相,究竟是如何?
也是没有人想去知道……
…………
“这是关东煮!”
夏冬青指着眼前的热气腾腾说道。
“我要卤煮!”
一个老头站在夏冬青的眼前强调着。
在旁人的眼中,夏冬青正对着空气说话,这个老头是一个鬼。
“这老头干嘛的?”
赵吏瞥了一眼一直站在店里面的一个浑身鬼气森森的老头。
“非要吃卤煮,不吃卤煮还不走。”
夏冬青解释着。
“赶紧滚蛋,别在这碍眼,信不信我削你。”
赵吏挥着手,威胁道。
“我不走,我就要吃卤煮。”
老头倔强的说道。
“嘿,你这个老头,真以为我不敢动手是不?”
赵吏说着就撸起了袖子。
老头一见这个样子,突然往地下一趟,然后哀嚎着:“救命呀,鬼差打鬼了,还有没有鬼法了。”
“你跟我这儿耍无赖是吧!”
赵吏指着老头没好气道。
“你跟他置什么气,他都是一个快要上路的鬼了……”
夏冬青连忙拦在赵吏的身前,给他一个台阶下,劝道:“你在这看一会儿店,我去给他买卤煮,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