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bs6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ptt-第八百零一章 好久不見-08rm4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一周之后,丹波区,群山边缘新建成的技术实验室的观测室之外。
来自各方的学者和炼金术师们坐在屏幕前面,凝视着观测室内的场景,瞪大眼睛。作为技术指导而特别排遣而来的安东教授拿起了手中的对讲机:“可以开始了,槐诗先生。”
在观测室的空旷空间内,槐诗抬起手,暂时摘下了存续院的监控,右臂之上的血肉迅速浮现出钢铁的质感,繁复的机构展开,展露出其中萦绕着血色的焰光。
——锻造熔炉,启动。
就在他的手中,那一块沉重的铁原矿迅速浮现出一缕缕赤红,在监控之下,观测室内的温度开始了迅速的飙升。
好像有无形的火种在其中凶猛的燃烧一样。
五指笼罩之间,拳头大小的铁矿石里发出细碎的声音,灼红的色彩瞬间消退,完整的矿石表面已经遍布裂隙。
槐诗收回手,重新扣上了监控手环。
锻造结束。
确切的说,是‘萃取’部分的展示结束了。
当他拿起了旁边的锤子,向着遍布裂隙的矿石敲下去之后,无数石粉就簌簌落下,带着杂质的颗粒撒了一地。
而就在原本的台子上,铁矿原石已经变成了一根手指粗细的铁条,带着漂亮的雪花纹理。
“辛苦你了,槐诗先生。”实验人员赶忙迎上来,递上了饮水和手帕。
槐诗的头上已经见汗。
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休息之后,他就回身去了监控室外,加入了探讨。
这是铸造者的技艺展示和教学。
在数十道观测和记录设备之下,一切隐秘都被揭露而出,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供人探讨和总结。
“确实是同现境的思路完全不同的冶炼方式。”
安东端详着屏幕上的信息,沉吟片刻:“倒是有点炼金术的感觉,不过并不是通过矩阵进行升华,而是由旧的基础上进行再造……这就是‘铸造者’称呼的由来么?”
旁边的炼金术师颔首:“有点‘物性相吸’的感觉。”
这只是基础技艺的演示,说真的也并不出奇,同样的效果炼金术也能够达到,但两者之间的思路却有着微妙的不同。
来到这里的都是专家和精英,自然感受得到其中的差别。
炼金术所注重的乃是奇迹的蜕变和升华,从凡物之中萃取出黄金,化腐朽为神奇。
而铸造者的技艺,则更贴近于学者之间的思路,更加注重与增强锻造物体的本质,与其让铁变成更加卓越的物质,反而不如令铁更加的坚固,成为质量更好的铁,成为它在理论中最为理想的状态。
并非是高温的冶炼,而是萃取和汇集。
高温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变化更加直观和快速所施加的辅助状态,而真正关键的地方在于——槐诗通过锻造熔炉暂时赋予了锻造物一缕源质。
就好像让它得到了片面又虚假的灵魂一样,下达了命令,然后令其内部所包含的铁自然而然的向着内层聚合,形成了最终的铁锭。
和炼金术不同,并不改变物体的本质,但又和学者不同,不依赖与定律。拥有着两者之间的部分优点,同时也略微的弥补了两者之间的缺陷。
在应用上或许会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有所优劣,但对于如今的现境而言,依旧是不具备性价比的技术。
曾经再造了黄昏之乡的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其顶点,但对于如今的现境来说,并不是必要。
具备学者和炼金术师的特点,就意味着同时具备对于两者资质的苛刻要求。
槐诗靠着圈禁之手能绕路,但其他人就别想了,光是铸造熔炉的存在就绝了铸造者发扬光大的路子。
铸造熔炉只能依靠上一代的铸造者为自己的学生打造,而现在全世界唯一一个活着的铸造者就是槐诗。
还处于瘫痪状态……
现在炼个铁都气喘吁吁。
况且,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他和铸造者这样的绝佳适应性。
科技树不是越多越好,最好的往往是最适合自己的。
槐诗需要做的,不是开枝散叶广收门徒,而是通过铸造者对锻造的先天专长和优势,尽量的提供更多的数据和实际的案例,供研究中心进行分析,缩短前期研究的过程。
至于如何解构、模仿和吸收锻造者技术的优点和长处,究竟能做到多少,那就是这些专家们的事情了。
“身体还好吧?”
在午间休息的时候,安东教授端着餐盘,坐在槐诗的对面,看了一眼他手中依旧发红的手环:“没必要勉强自己,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出结果的事情,你现在应该安心修养才对。”
“待在家里都会显得长毛了。”槐诗摇头:“总要让我出来显示一下存在感嘛。”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安东教授并没有多劝,并不是冷漠或是如何,而是更加相信槐诗自身的判断,因此转而说起了本校的事情。
可在临末了,用餐结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询问起槐诗本身的状态。
“其实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奈何房客赶不走,还不交租,总是耗费一点精力。”
槐诗抬起了右手,五指活动了一下,展露出一丝金属光泽。
这是他刻意保持的状态。
得益于前一段时间的高歌猛进,现在丹波内圈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化,每一个人都能够切身的体会到未来的光芒在一点点的靠近。
大司命的神性也恢复的十分迅速,简直好像火上浇油一般。
原本两年多的时间凭空缩短了一个多月。
这并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还处于缓慢提速的阶段——可以预计,在未来的时间内缩短的速度还会越来越快。
如今的他可以说已经脱离了最危险的阶段了,此消彼长,局势只会越来越明朗。
如今,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灵魂也摆脱了深渊沉淀的侵蚀,不同担心时刻有凝固的风险,唯独创伤却很难好转。
他的灵魂已经和锻造熔炉结合在了一处,而圣痕同时也和两者融为一体。
三者无分彼此。
现在的他是一台货真价实的负能量熔炉了。
但问题是熔炉里总有块讨厌的柴火烧不完,不但烧不完,还不断的试图侵蚀他,将他同化,将熔炉重新变成血肉。
可笑的是,在之前,槐诗一直想要让钢铁的手臂恢复原状,可现在,却反过来,要努力的克制着锻造熔炉不被血肉化。
毕竟是毁灭要素,哪怕是衍生物的细胞组织也具备着如此强大的威胁。
想到这一点,他顿时就有些担心那个消失不见的秃子。
到时不担心他头发会不会掉,而是担心他的状况会不会出问题——这才是槐诗瞒着所有人的事情。
柳东黎应该自己也清楚,就算是更换了身体,分裂了灵魂,可他并没有摆脱深渊的侵蚀,只不过将灵魂中异变的部分封锁住了而已。
蜕变过程被打断了。
进度条卡死。
他依旧踩在深渊的钢丝绳上。
可担心也没用,以绿日的家底,自然能保他无恙,用不着槐诗瞎操心了。
在配合研究中心做完了基础的资料采集之后,约定了下一次继续演示的时间,槐诗就没事儿可做了。
距离晚饭还有几个小时,可其他地方又没有事情做。
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所事事起来。
干脆慢悠悠的溜达一下。
逛街。
带着一个保镖……
穿着不知道从哪儿买的花衬衫和大裤衩,雷蒙德头戴着大墨镜和剑客一样的草帽,一手拿着可丽饼,一手拿着冰淇淋。背包里还塞着一大堆特产和车辆模型,胳膊下面夹着一整套喷涂设备套装。
“哎呀,京都还真不错啊。”
他三口两口解决,挠着腿上的腿毛,好像没进化完全的大猩猩,“老板,煎饼果……你们那个什么可丽饼给我再来一套。”
槐诗看的人都傻了:“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旅游啊!”
雷蒙德震声回答,槐诗竟然无言以对。
这货玩的浪起来之后连车都不开了,每天从早溜达到晚,晚上之所以会回来,还特娘的是因为房叔管饭。
除非槐诗出门,否则绝对找不到人。
在现境玩的不亦乐乎,连无归者之墓的誓约都抛到了脑后。
反正他现在正在任务中。
什么乐不思蜀,绝对没有!
只不过是象牙之塔的任务罢了。
除了来当司机开车之外,这货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镖,在槐诗的虚弱期保护槐诗不受到意外的刺杀和袭击。
结果槐诗的虚弱期都快过了,愣是风平浪静,一点幺蛾子事情都没有,他更乐的大摸特摸了。
看他这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槐诗忍不住叹气:“究竟是你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你?”
“都一样,都一样。”
雷蒙德咧嘴憨厚一笑,正准备说什么,笑容却僵硬在了脸上,手指下意识的收缩,竟然将可丽饼捏成了泥。
酱汁飞迸。
槐诗皱眉,不知道他究竟搞什么飞机,可雷蒙德的神情却变得严肃起来。
“该回家了,老板。”
他说:“要不然赶不上六点钟的动画片了。”
长街的尽头,轮胎和马路摩擦的刺耳声音响起,那一辆巨型的货车竟然堂而皇之的闯入了闹市,自行发动,紧接着,上面怀纸商事的喷涂LOGO一阵震颤,货厢之后的重型大炮开始了预热。
而就在核心内,雷达的警报声刺耳。
高危险目标正在迅速接近!
通过雷达的讯号,雷蒙德只感觉一阵刺骨的恶寒将自己彻底吞没。
这样的警报实在过于离谱,危险估值在侦测的瞬间就已经破表。
简直说什么来什么!
槐诗这王八蛋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五阶?可五阶哪里会堂而皇之的在现境的闹市中来杀他?
只是感受着那个讯号的急速接近,他小腿上的腓肠肌就开始抽搐震颤了起来,几乎难以喘息。
他想要转身。
但是那恐怖恶寒却将他的动作冻结在原地,无形的气魄从天而降,竟然遥遥压制在了戈尔迪乌姆的车身之上!
虚无的杀意竟然带来了如有实质的痛苦。
紧接着,一只粗大的手掌按在了雷蒙德的肩膀上。
“小鬼——”
有一张简直遍布着肌肉的面孔从他的身侧探出来,回头,看着他,疑惑不解:“我只不过出门旅个游,你为什么就想用炮打我?”
“……”
短暂的寂静里,槐诗愣在原地,端详那一张得意洋洋的老脸,终于忍不住松了口气:“别闲着没事儿欺负晚辈好么,罗老师?”
“当然是因为好玩啊!”
果园健身房四十万健身肌肉佬总教头、槐诗的便宜老师、师姐的父亲、罗教练咧嘴,露出丝毫不慈祥的狰狞微笑。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