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360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穹頂之上-855.愛麗絲歸來閲讀-xpnz9

穹頂之上
小說推薦穹頂之上
“如果这个逻辑真的成立。”
“那么,假设堂堂现在选择自杀……”
有时候,谋略上的太过智慧与敏锐,好像也不是什么可喜的事情。只要有效和有利,任何残忍和缺乏道德束缚的办法,都会第一时间冒出来。
温继飞当然不会做这样的选择,他相信青子也一样。
想了想,倒是贺堂堂本人不一定。
那家伙一旦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做,就可以彻底保住他们,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绝对的机会之下,可以直接干掉Ne,从此与陈老头并肩记于史册,说不定脑子一蒙,真的马上就掉转刀口对准自己。
“这娘们真的是Ne?!”贺堂堂隐约听见身后的对话了,一边战斗,一边大声问了一句。
“现在是!”温继飞回答,答完担心影响堂堂的斗志和心态,还准备再补上一句:但是他现在搞不过你,放心。
“草!”贺堂堂手上没停,但其实脑子停了一下,嘴巴骂完脏字也闭上了两秒,没听温继飞补充,直接说:“好的,我搞定。”
“……”这家伙竟然连一点困惑和自我怀疑都没有,好吧,这样看来,如果佩格芒特的那个特性属于堂堂,大概也差不到哪去。
当末日的厄难来临,这个世界果然是属于小部分非正常人类的。温继飞不由自主感慨了一下。
武器破风,狂妄的叫嚣声从前方传来:
“不要担心,你们就躲在我身后,没人动得了你们,就算是Ne,也一样不行。”
“看我一对一切了他!”
“跑你大爷啊跑,你不是Ne么?有本事跟老子正面互砍!”
“……”
贺堂堂的话突然开始变多了,语句拗口的同时,声音也变得更大,整体给人感觉似乎有些刻意。
“他,为什么突然这样啊?”
锈妹抬头困惑问了一句,她从没见过有人是这样战斗的,包括以前的贺堂堂自己,也不是这样的。
这不会是什么战术吧?她想。
“大概因为怕这个世界,还不知道他对面的人是Ne吧。”温继飞神情有些无奈,笑着说:“1995年秋的南极极点,溪流锋锐贺堂堂,一对一单挑雪莲Ne,战意如潮,全面优势,这件事怕是必须出现在历史课本上才行的。”
“……哦。”脑子一转,锈妹懂了,而后一样笑着点了点头。
“真实地,明明依然是在很危险的环境下啊,为什么要弄得这么不严肃,又为什么真的会觉得好笑?”
心里想着,锈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铁甲。
它现在依然是完整存在的,只是已经裂纹密布,仿佛随手一揭就能揭开,看到自己的身体……
“那样可不行啊,好多人呢,又不是只有带着小镜子的某人一个。”
“哎哟,还好我受伤不能战斗了,要不然打着打着,铁甲突然一下全部碎开……呸,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沈宜秀!”
“明明是很危险的情况啊!专注一点,沈宜秀。”
新世代的天才们,第一次正面挑战Ne最强王座的战场,在想象中,应该是残酷而绝望的,然后就算战败、战死,也轰轰烈烈,值得敬佩……它被贺堂堂完全带偏了。
以至于整个世界,目前都处于一种集体宕机,努力接受全新讯息的状态中。
Ne竟然变成了女人!
然后,他打得过青少校和吴恤中尉联手,打不过贺堂堂!
所以溪流锋锐核心团长传说中的最弱体,贺堂堂,其实比青少校和吴恤中尉更强?!
不会他比陈军团长更强吧?
可能差不多。
人间两无敌?
人类双战神?
…………
“哈!”贺堂堂突然猛地喊了一声,不是笑,而是那种,我突然吓你一跳的前扑大喊。
大尖文明好像没有这种游戏存在。
尼科拉猛然间被搞得有些发懵。
主观警惕,当成是一种特殊攻击,胡乱挥刀防御了一波后,才发现压根什么都没发生,当场神情有些茫然。
它现在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状况中,一方面还不甘心,想要带走锈妹,另一方面被贺堂堂纠缠住了,空间不足,腾挪不开,独自主导这副身体的时限,又已经越来越接近。
趁着这不足一秒的工夫,贺堂堂快速切换了背后金属匣里的源能块。
源能块用光了。就这,还是幸亏他回来后,换了一名蔚蓝顶尖超级的源能装置和浓缩源能块。
“咔哒!”死铁碰撞的声音传来,但是贺堂堂的左手,依然停在身后,着急扒拉着。
“完了!卡住了!”
“你们小心!”
眼神惊慌而恐惧,贺堂堂转头大喊。
机会?尼科拉偏头看向锈妹,身形刚动……
“嗤啦!”
一柄快到几乎成虚的死铁战刀,笔直刺向它的前进路线,预判位置。
以贺堂堂现在巅峰超级的实力,如果对方实力也在伯仲之间,百分之九十躲不过这记精心设计的偷袭。
但是,就算操纵的是爱丽丝的身体,尼科拉本身,毕竟是Ne级的实力。
它躲过了,稍有些惊险,但是看起来并不很费力。
“哎哟,果然有点实力啊!”贺堂堂以一种同等级,甚至稍有些居高临下的姿态,夸了Ne一句。
金属匣当然没有合不上,刚才是他演的。
就算是成了巅峰超级,贺堂堂在新兵时期就表现出来的战斗狡猾,包括许多上不了台面小伎俩,依然都保持了下来,而且时不时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
这次,可惜,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偷袭被轻松让过,夸奖的同时,贺堂堂顺势横刀拧身,继续朝Ne追斩而去。
这一斩的目的不是击杀。刚偷袭都捅不中,这么明显的跟斩,又怎么可能会中?
贺堂堂想的是逼身位,重新把Ne堵在对角,保障身后青子几个没有危险。
说起来,他其实也不知道,这样奇怪的战斗会进行多久,持续到什么时候。
“当!”
死铁交击的声音传出。
而后嗤啦一声,作战服挑拨的声音传来。
只是战刀在碰撞后的一次惯性上挑,按说应该完全没有威胁的一击,中了,挑破了作战服的同时,还划开了Ne的肩膀。
“……”这特么,贺堂堂心说要是知道能砍中,老子刚才就直接上特性了啊。
“死!”不管还来不来得及,贺堂堂一声大吼,特性爆发,再次挥刀朝Ne身上劈去。
而此时的“Ne”,站在那里,竟是像完全没有察觉贺堂堂的攻击一般,偏头愣愣地看着地上一身是血的刘世亨。
眼神交汇一霎,刘世亨定住,回过神来,“不要啊!堂堂!”
只凭这个眼神,刘世亨就知道了,现在的这个,是爱丽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