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2ju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醫品至尊 txt-2556 拜師看書-oua2h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丁宁本以为还要花费好一番口舌才能说服他们呢,没想到他刚开口这群整天闲的蛋疼的家伙就唯恐他反悔似的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个个眼睛放光的兴奋模样弄的丁宁心里好生的不踏实,疑神疑鬼的暗自揣测,这些家伙是吃错药了吗?连福利待遇都不问就直接答应了下来?这不合乎常理啊。
他哪里知道,龙落等人亲眼目睹了天泽宗开宗大典上发生的一切,不说那伪人皇为什么会突然落荒而逃,光是来捣乱的三大势力折戟沉沙大戏,以及三大神殿的两大殿主不知道被丁宁用了什么手段收服改投在了天泽宗的门下,就让他们对丁宁敬若天人。
就算丁宁不请他们担任供奉,他们都要想方设法留在天泽岛多玩一段时间呢,现在丁宁主动的找上门来,傻子才会拒绝呢。
开玩笑,在天泽宗当供奉,可比在安都浴场里看场子刺激多了,这样的好事他们又怎么可能会错过。
丁宁稀里糊涂的就收下了十六名半神级小弟的膝盖,天泽宗也多了十六名半神级供奉,呃,看他们纹龙画虎的样子,实在没有任何的高人风范,说他们是供奉实在是太抬举他们了,最多也就是一群打手的料。
完成了一桩大事,丁宁和这帮热情的有些过分的小弟们“依依惜别”,逃也似的溜之大吉。
出了龙落等人居住的地方,丁宁心有余悸的抹了把冷汗,心里充满恶意的嘀咕着:“奶奶的,这也太热情了,不会是披着半神的皮,实际上却是一群基情满满的老玻璃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人品大爆发,一向冷酷的宋钟竟然开门见山的表示想要拜他为师,弄的他哭笑不得。
不说宋钟是跟老爹齐名的四大狠人之一,光是他的年纪和江湖阅历,丁宁也不好意思收他为徒啊。
但宋钟性格却极为执拗,噗通一声跪下打死都不愿意起来。
“你怎么会想起来拜我为师?”
丁宁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不由无语的问道。
宋钟很诚实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他是个散修,曾经无意中进入了一处遗迹,却看见一杆燃烧着白色火焰的长枪和一把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箭矢交织纠缠在一起,似乎在彼此争斗。
那时候的他实力低微别说觊觎这样恐怖的火焰神兵了,就连稍微靠近一点都会被烧成灰。
他本想悄悄的退走,却不料那白色火焰枪突然摆脱黑焰箭矢的纠缠遁入了他的体内,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却因祸得福,稀里糊涂的一觉醒来后,那杆冷焰神兵就已经被他收服,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从此,凭借着这杆冷焰追魂枪,才闯下了四大狠人之一的赫赫威名。
以前的他还有个妹妹牵挂着,自身又有秘密唯恐给妹妹带来灾祸,所以一向是独来独往没有加入任何的门派。
可现在妹妹已经死了,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就一心只想追求武道巅峰。
只是他的实力停滞在神武境巅峰已经很多年了,始终都无法迈出那一步而踏入圣武境,他也仔细分析过原因,最终找到了症结所在之处。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当初他意外的收复了冷焰枪,令他实力暴涨,但也同样的带来的隐患,那就是他的根基不稳,是凭借着冷焰枪的力量才能走到今天的,想要再进一步简直难如登天,除非是自废全身修为,舍弃冷焰枪从头开始修炼,才有可能踏入更高的境界。
但他一个散修,既没有系统的修炼功法,也没有名师指点,一身的实力全在冷焰枪上,让他舍弃辛苦修炼出来的修为,他是真心舍不得。
所以想来想去,丁宁是唯一一个能够无视白色冷焰的人,或许有办法能够解决自己的烦恼,所以才萌生了拜他为师的念头。
丁宁听着他的娓娓道来,心中却为之一动,黑焰箭矢?难道是射日神弓的专用箭矢?
当即伸手凝聚出一缕寂灭天火问道:“你看到的那黑焰箭矢上可是这种火焰?”
宋钟霍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丁宁掌心正在静静燃烧的黑色火焰,吃惊的道:“不错,就是这种气息,我敢确定,当初那黑色箭矢上燃烧的就是这种火焰。”
丁宁沉声继续问道:“你所说的遗迹是不是在昆仑山?”
这下子宋钟更加震惊了,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可随即就恍然大悟般的一拍脑门道:“我还真是说了句废话,连那黑色箭矢都被你收服了,看来也你也去过那个遗迹。”
“不,我可没去过那个遗迹,也没收服那根箭矢。”
丁宁摇头否认道,眼底却闪烁着兴奋的光泽。
宋钟既然进入过位于昆仑山中的遗迹还得到了奇遇,说明他是有着大气运之人,倒是个跟随自己去参加气运之争的合适人选。
“那……那这黑色火焰怎么会……”
宋钟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却很明白,既然丁宁没有去过那个遗迹,又怎么会拥有这黑色火焰?
“那处遗迹中的寂灭天火并不是唯一的,那根箭矢是属于我的东西。”
丁宁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淡淡的说道,但却皱起眉头思索着宋钟的情况应该怎么解决,难道真要舍弃冷焰枪从头修炼不可吗?
那样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却赶不上气运之争了,这可不符合他的打算,只能另想办法看怎么才能让他在不舍弃冷焰追魂枪的前提下突破目前境界了。
事实上,蛮荒练体术就能轻松解决他的难题,但这种能够提升武者资质的逆天功法,在宋钟没有真正取得他的信任前,他是绝不会教给他的。
宋钟整个人都懵了,没听懂丁宁说的是什么意思,黑色箭矢是他啊?
开什么玩笑,当初他进入遗迹的时候丁宁恐怕还没有出生呢,黑色箭矢怎么可能会是他的东西。
只是他从来都不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丁宁不愿意说他也不会继续去追问。
反正,丁宁在他心里的感觉是越来越神秘了,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他坚定了拜师的信念。
却不知,丁宁所说的一点都不假,黑色箭矢毫无疑问是射日弯弓的配套箭矢,射日弯弓是他的,配套的箭矢自然也应该属于他了。
只是,这也让他内心充满了疑惑,当初冥帝可是说过射日弯弓已经被他炼化成为了冥宝,却从来没告诉过他射日弯弓还有配套箭矢。
那到底是冥帝自己本身也不知道,还是他故意隐瞒?
不过丁宁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应该更大一些,毕竟,射日弯弓是属于大羿的,他也是无意中得到的罢了,并非原主,不知道还有着箭矢的存在也很正常。
丁宁内心隐隐的有种直觉,如果能得到配套箭矢的话,射日弯弓的威力恐怕会更上一个台阶,若再遇到那个灰十八,只要拉开距离,凭借着射日弯弓他绝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狼狈了。
不得不说,灰十八带给他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虽不是他遇到过的最强敌人,但毫无疑问却是他遇到的敌人中最危险的一个。
以致于,让他养成了随时以灰十八为假想敌的习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敌人,他都会下意识的拿出来跟灰十八作比较。
伪人皇的实力虽然也很强,在境界上只比灰十八略逊了一筹,但论起能够带给他的威胁来,真是拍马都赶不上灰十八。
灰十八那是长期浸淫在生死杀戮中所培养出来战斗意识和杀意,能够带给他的威胁和压力绝不是揠苗助长强行把境界提升上去的伪人皇能够相提并论的。
说句难听话,若是抛却伪人皇不受天道桎梏的优势不论,他有自信最多百招内就能把伪人皇斩杀于刀下。
只可惜,伪人皇的名头前面即便再带个伪字,人皇二字却不是虚的,即便是蒙蔽了天道获得的力量,就凭着不受天地桎梏这一条,丁宁就拿他无可奈何。
这就造成了丁宁目前很被动的局面,他干不掉伪人皇,而伪人皇也奈何不了他,形成一种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僵持局面。
可问题是,伪人皇无亲无故了无牵挂,而他却拖家带口到处都是软肋,若是伪人皇对他的亲朋好朋友下手,他就陷入绝对的被动了。
更何况,距离气运之战的日期越来越近,一旦他离开,还有谁能抗衡伪人皇?
爷爷或许可以,但他的实力忽高忽低,一旦发疯实力确实是无人能敌,可同样也会失去理智而变的六亲不认,鬼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对自己人也大开杀戒?
在这种情况下,丁宁自然是迫切的渴望能够获得射日弯弓的配套箭矢,在他离开前想办法引出伪人皇将其干掉以绝后患。
见丁宁沉思不语,宋钟就直挺挺的跪在地上,那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嘴角倔强的抿着,一副丁宁不收他为徒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丁宁收回思绪,也没让他起来,直勾勾的看了他半天,才沉声道:“你非要拜我为师?”
“嗯!”
宋钟重重的点了点头,鼻腔里挤出一个单音节来确定答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旦你拜我为师,就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哪怕是我让你去死,你也不能有丝毫的犹豫,你还确定要拜我为师吗?”
丁宁再度问道。
“确定,绝不后悔。”
宋钟目光坚定的回答道。
从他的表情中,丁宁能够看出他的诚意,但他深知宋钟这种人心志坚毅,即便他真是怀着其他目的而来,也绝不会露出丝毫破绽。
可他不怕,有的是手段把宋钟变成真正的“自己人”,本还想慢慢观察他的,但距离气运之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只能采取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改造基因来签订主仆契约了。
当即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放在了宋钟的头顶:“若你真是诚心拜师,那就不要抵抗,放开全部心神。”
宋钟本能的想要抗拒,但一想到丁宁之前所说的话,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真的放开全部心神毫不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