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5t1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討論-第626章 有些事情你不懂讀書-q95tw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沉默了好一会儿。
李意乾突然开口问道:“你觉得如果我让意涵过来一趟,怎么样?”
成子钧怔了一怔,转头看向李意乾。
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只要意思到了就行。
成子钧能明白李意乾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李意乾居然会在这种时候把李意涵推出来,简直让成子钧意外极了。
要知道成子钧对李意乾和李意涵兄妹俩的关系非常了解,他们自小一起长大,好得不得了。
在成子钧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李意乾应该都不会拿妹妹的人生大事来做筹码,可现在……成子钧觉得自己的认知又一次被刷新了。
李意乾看着成子钧出神的眼神,似乎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让语气放得轻缓一些:“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对的,意涵的事情我一直都放在心里,不是什么人都能入我的眼的。
之前意涵和这小子相处得挺好的,要不是因为这小子的出身太低,我那时候也不会劝住意涵……
唔,现在看来,当初是我看走眼了。
这小子其实配意涵还是挺合适的,关键是意涵对他的感觉也不错,所以我才会有这么一说。”
这么一解释,似乎也说得通。
不过成子钧心里有数,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怎么解释也是掩盖不住的。
看见成子钧还是没说话,李意乾又继续说:“钧子,你就给我句实话,如果意涵和这小子成事了,事情是不是就能说得通了?”
成子钧思索了一下,回答:“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儿,表面上看就没问题了,至少在后面盯着的那些人不敢多说什么。”
李意乾点点头:“那这么说,我还真要让意涵来一趟了。”
成子钧又摇了一下头,好奇的问道:“你确定意涵愿意来?”
“什么意思?”
“不是说你们李家和云家已经有意思要结成亲家了吗?现在京城那边正在传,云家的那个小子一直追着意涵,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我在这里都听说了。”
“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云家那小子整天不干正事儿,就会到处作,意涵平时也就应酬应酬他。”
“有些事情可说不好,我过年回去的时候,都遇见过一次意涵和他在一起吃饭。”
微微一顿,成子钧又说:“云家那小子虽然闹腾了一点,可模样长得还是招女人喜欢的,又知情识趣儿,家里又和你们李家般配,我觉得意涵对他说不定也有点意思的。”
李意乾又摇了摇头:“这事儿我回头会和意涵好好聊,她自己拿主意。”
成子钧心里暗叹一声,忍不住又说:“意乾,我看还是算了吧,让一切顺其自然不好吗?”
李意乾转头看向成子钧,没说话。
他知道成子钧这么说,肯定有什么原因,他等着成子钧的解释。
成子钧索性说道:“陈牧现在的情况……我不知道你了解多少,他已经有主了,你让意涵过来,恐怕也没戏,何必呢?”
“男未婚,女为嫁,我就是让他们多接触一下,有什么问题?”
李意乾语气淡然。
成子钧苦笑道:“问题是没有问题,我就是觉得这事儿成不了,你让意涵来……以后反倒会让意涵受到伤害的。”
李意乾眉头一挑,问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成子钧脑子里转悠着陈牧和女医生、维族姑娘三个人的事儿,怎么想怎么觉得李意涵就算来了,也插不进去。
不过这事儿不好说,毕竟是陈牧的隐私,成子钧只能含糊的说道:“有些事情你不懂,反正这里面的原因……唔,我也不能乱说,我就是不好看你让意涵过来的事儿。”
“嗯?”
李意乾看成子钧这样子,知道他真的知道点什么,只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愿意和他解释清楚。
他的心里不禁狐疑起来,一瞬间猜测了很多很多,甚至猜测是不是成家也看上陈牧和他的牧雅林业了,想把手伸进来……
之后——
两个人虽然一直在闲聊,可总有点话不投机的感觉。
很快,李意乾借口一句想去睡一会儿,就径自离开、走远。
成子钧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好友的背影,心里真感觉有点堵堵的。
他虽然不求“上进”,可从小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对于这上面的许多弯弯道道都看得非常透彻。
正所谓听话听音,刚才李意乾那几句闲聊中,他已经听出对方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他家老爷子的意思了,还打听他到这大西北来种水稻的“真正目的”。
这就是已经不信任他的意思了……
李意乾的变化,让他觉得挺沮丧的,感觉就像原本和自己走得很近很近的一个人,突然一下子走远了的样子。
相互间那么多的情谊,突然说淡就淡了,真让人心里难过。
不过,独自沮丧了一会儿后,成子钧又忍不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自嘲起来:“发生这么一点小事儿就受不了,看来我还真不适合在倌场上混啊……唔,还是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才好,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喜欢干嘛就干嘛,这人才活得高兴、爽快。”
成子钧忍不住从李意乾的身上想到了陈牧,突然发现相比起来,现在自己和陈牧相处要舒服多了。
平时大家在一起,也不用打什么小心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说什么话儿就说什么话儿,这样相互交往才会长久,也才能真正交心。
家里的老头子虽然没见过陈牧,可是却总在电话里说起陈牧,夸他在外头混了大半辈子,总算叫上一个正经的朋友。
现在回心想了想,还是老头子的眼光独到啊,看行迹就能辨别一个人的心迹好坏。
“算了,别管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要怎么做我也劝不了,尽了心,顺其自然就好。”
一口气把杯子里的茶喝干,成子钧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找点活儿干干,这样才好拍几张照片,传给家里人看看自己的近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