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v1d人氣玄幻小說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愛下-第十九章: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熱推-55414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咳咳!
咳咳!
听着熟悉的咳嗽声,大妖们在坐着最后的准备,而宫殿之中,秦五世嬴稷则是在交代最后的遗言。
“我儿,今夜之后,你便是这大秦的主君,秦侯……”
说到这里,五号工具人嬴稷便脑袋一样,元神前往阴间龙庭。
吟!
吟!
吟!
黑龙!
黑水神龙再次现身,这一次似乎更加强大,更加像是真的,在阵阵龙吟声之中,南京城的百姓们听到了秦六世嬴政的开场白。
“诸位,从今日起,朕便是秦侯,嬴姓赵氏名政。如今的人族,已经分裂的太久了,即便是三皇五帝,也不曾实现人族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朕将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将天下定于一!”
“之后朕将会书同文、车同轨、量同衡、行同伦,自朕以下,秦法之中,人人平等,此誓天地人神共证之!”
祖龙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
这个流传久远的传说,又一次充满了整个南京城百姓们的内心,只不过这一次百姓们大都欢呼雀跃,兴奋不已,和当年非子死后,这个传说第一次出现之时的表现,完全不同!
“祖龙!”
“祖龙!”
“祖龙!”
“定于一!”
“定于一!”
“定于一!”
“好气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要是真让他做到了,这岂不是不逊色于三皇五帝的伟业?”赵公明感慨道。
他就是三皇年间得道的,所谓的得道,就是成为天仙,凝练出一颗属于自己的天仙道果。
所以,他完全可以用一个过来人的语气诉说此事,而玄灵更是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天下定于一,书同文、车同轨,统一货币度量衡,甚至是秦法之下,人人平等,这是连修士也不放过,这才是大气魄,这才是祖龙该有的气魄!此等伟业,焉能没有我玄灵的身影?”
“这便是玄灵师弟念念不忘的祖龙?光是有此理念,便已经超越了古往今来的九成君王,如若能实现一二,那边是真正的明君,若是可以全部实现,恐怕我们都将见证一位新人皇的诞生了!”云霄笑着道。
“自颛顼斩断建木,绝天地通以来,人间便和天庭相离,如若祖龙真的实现了这一切,那么从此以后,修行之人要么彻底加入人道,成为人族的一份子,要么远离人道,彻底加入天道,对于人族而言,这确实是一大进步。”
“人族炼气士虽然在人族崛起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少的功劳,但是时至今日,他们已经成了人族发展的阻碍,不仅仅这些炼气士是这样,某些火云洞的人祖先贤也是!”
说到这里,广成子激动的走来走去,他虽然是阐教十二仙之首,还是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但是他也是一个人族先贤啊,当年还曾教导过黄帝基础修炼呢。
“哎,太可惜了,如此盛事,老夫却不能参加,不过玉鼎师弟你可以代替我们阐教,前往大秦辅佐这位祖龙。”
“至于秦法之下,人人平等之事,老夫是赞同的,我们阐教之人,讲究的便是顺天应人,炼气士本就是人族的一份子,也不比谁更高贵,只要秦法没有刻意针对炼气士,那就不必管它。”
“只不过这些年来,很有一些炼气士,在修习了三招两式之后,便觉的自己很不一般,自动就飘了起来,一个二个的眼高于顶,看不起人族,看不起没有修炼过的人族,也不想想,他们修炼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这些老夫早就看在眼里,可惜的是,老夫却有心无力,因为很多阐教弟子都是这样,而老夫却是阐教首席大弟子,不忍心处理他们。这回好了,有了大秦,有了秦法之后……”
就有人背锅了!
“好,秦侯死了!”
“秦侯终于死了,动手!”
“不错,我就不信,这位新的秦侯,对于人道法网的熟悉能和老秦侯相提并论,他一定会出错的,那时便是我们的机会!”
“儿子,爹来救你了!”说完,这位大妖便化作一阵风,冲向了大实验室。
在人道法网的压制下,许多可以摧城灭国的法术,威力被压制到了鞭炮听个响的地步。
许多空间系的法术,诸如瞬移、须弥芥子、两界分割等,更是全部失效。
不过,尽管如此,大妖们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出来,因为这几乎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甚至要不是嬴稷刚死,他们的法术连此刻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至于会不会彻底死亡乃至于永久性的留在这里,许多妖怪也不在乎了!
因为半数以上的妖怪,和大秦之间都有着血海深仇,他们的家人,他们的朋友,他们的亲人,或许都死在了某场大秦围剿之中。
面对血海深仇,有的妖怪选择逃离,逃离江南之地这个让妖伤心的地方。有的妖怪则是选择自爆一波,老子死了,你大秦也别想好过!
甚至这些妖怪们,还受到了不少好心人的资助。
这些好心人之中,有的来自于西岐,有的来自于大商,有的来自于人族的某个家族,至于这些好心人之中,有没有黑冰台的暗线,这个肯定是没有的,我们黑冰台个个都是好人,从来不干坏事儿,你们不能冤枉好人!
总之,除了这群妖怪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暴露之外,大秦知道了,嬴政知道了,姬昌知道了,帝辛也知道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这一夜,朝歌城内满城素缟,帝辛披麻戴孝,在帝乙的尸体面前,在闻仲等重臣的见证之下,继承了王位。
这一夜,嬴政终于正式的以本来的身份踏上了天下的大舞台!
这一夜,嬴稷身死之时,跳梁小丑一样的妖怪们冲了出来,和这些妖怪们一起造反的,还有某些人族宗派之人。
“东郭律?你为何会和妖族勾结在一起?为何会甘愿做一位人奸?你身为人族的自觉呢?你辛辛苦苦修炼的这一身本领,就只是为了和妖族勾结,然后成为一名人奸?”风逸直接问道。
如今风逸还叫风逸,只不过他现在的身份,不是太守也不是州牧,而是黑冰台的负责人之一。
“呸!”
“我师兄、我师妹、我师父,他们个个都是反抗妖族的豪杰,可是他们没有死在和妖族的交手之中,却死在了秦国的围剿之中,从那一刻起,我便和秦国不死不休,哪怕是和妖魔鬼怪们合作,哪怕是献祭自己的元神,也在所不惜。”
“唔,我知道了。不过你是否知道,你的师父、师兄、师妹他们,为何会被帝国围剿呢?”
“哼!当然是秦国贪婪,看上了宗门的驻地,师父他们不同意,便被秦国栽赃陷害,说他们意图自立,妄图造反,甚至还在宗门之中,找到了西伯侯姬昌的信物,简直是瞎扯!说到底,宗门不过是成了暴秦的牺牲品,所为的就是为了诬陷西伯侯罢了!”
看着陷入激愤之中的东郭律,风逸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你已经陷入了偏执之中,许多线索你视而不见,真实的事实你却主观的认为那是假的,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可是眼睛是会骗人的。”
“无论我此刻如何解释,你也不会相信我的话语,不过我还是要说,你的师父他们,在江南之地逍遥的久了,野心比较大,被西伯侯姬昌一个允诺,便急匆匆的充当西伯侯在秦国的探子。”
“啧啧啧,真是利令智昏。其实你师父他们确实一直活跃在抵抗妖族的第一线,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是英雄,但是他们也真的被姬昌一个诺言便收买了,而反贼素来只有一个下场!”
“你们根本就不是玩政治的料,人家姬昌付出了什么?不过一枚姬家嫡系的制式玉佩,这样的玉佩有很多,甚至都不足以作为证据来指证姬昌。”
“除此之外呢?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几句好听话,再加上西伯侯一脉的名声做保,再加上姬家的名头,他们就被忽悠的找不到北……”
如今天下间秦国之外的舆论都掌握在八大家族之中,姬昌又是姬家的家主,天天让人给自己吹嘘,名声能不好吗?
就像三国时期,杨家、袁家、荀家、陈家、钟家……这些世家的名声有不好的?
除了袁术这个玩意儿,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之外,其余的任何一位的名声,都很不错。
可实际上呢?
不过是互相吹捧,天天吹嘘罢了!
“住口,无耻小人,竟然敢污蔑西伯侯?当今天下,谁不知道西伯侯的礼贤下士,连我这样的无名小卒,西伯侯都愿意以礼相待,你果然是走火入魔了,暴秦就是暴秦!”
听到这里,风逸心里开心的都快要笑出来了,因为东郭律的话下意识的承认了,他见过西伯侯。
你一个无名地仙,连天仙都不是,甚至连天仙战力都没有,凭你的实力,甚至都不可能一路顺风的横穿大半个天下!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怎么见到姬昌的?
如果你是在江南宗门附近见到的,那姬昌没事儿到江南这里干什么?
看风景?
很多时候,怀疑就够了,哪怕没有证据,光是刚才的这些说辞传播出去,其他人看待姬昌的眼光也会发生变化。
实在是太没有挑战性了,如今的天下,灵气充沛,天材地宝到处都是,但是这里的百姓却比较纯真,弯弯绕更是少得很。
继续无奈的摇了摇头,风逸甚至开始面露苦色:“你真是魔怔了,好不容易宗派被灭逃了出去,也一直想要报复大秦,也不知道动动脑子,一个地仙带着部分血海的海水,竟然能一路顺风的来到了南京城!”
“哪怕是脑子长在屁股上也能知道这不正常,可有的时候,身在局中,是不会想那么多的。比如,你就不愿意承认,这血海其实是西伯侯早就安排好的。否则,以你的实力,凭什么降服血海海水之中所蕴含的杀道意志,那可是血海啊!你知道这些血海海水给帝国造成了多少损失吗?”风逸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看到这里,东郭律虽然法力被束缚了,也动弹不得,可却忽然有些小兴奋,你这该死的秦人,也有气急败坏的时候?老子最喜欢看到这一幕了!
“哼,暴秦!又在污蔑西伯侯了,这血海乃是我无意中获取的,至于其中的血海意志,虽然强大,但是人和人是不能一并而论的,修士和修士也不一样!”
“虽然这血海意志极为强大,可是当时我急中生智,一个滑铲,不对,是一咬牙便降服了其中的血海意志,那一瞬我想到了死去的师父、师兄、师姐,或许是他们的在天之灵在帮助我也不一定!”
嗯!
风逸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其实,你师父师兄还有师姐,他们的灵魂既不在天上,也不再冥界,应该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所以在天之灵什么的,不过是你的臆想。”
“暴秦不得好死!”
“对了,还有一句忘了说,血海海水意志什么的,其实是我胡诌的,如果你真的接触过这些血海海水,如果这些血海海水真的是你机缘所获,那你为什么连这一点都不清楚呢?”
“我!我……我……”
这一刻的东郭律忽然就急了起来,至于风逸更是露出了一脸奸笑,看上去就好像是偷果子的贼得逞了一般:“哈哈哈,我可没有对你用刑,也没有对你施展术法蛊惑你,有了刚才的这些资料,西伯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说起来,这还多亏了你的配合。如果不是你坚贞不屈,如果不是你不知道血海海水根本就没有意志一说的话,兴许你就蒙过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奸笑,看的东郭律着急不已,风逸则是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仿佛很有收获的样子,可是如果东郭律冷静一点便会发现,风逸此刻的动作其实是很慢的,一步一步的。
“我是骗你的!之前不过是我故意骗你的而已,你们暴秦如此残暴,老子骗你们一次怎么了?”
“骗我的?你竟然敢骗我?”风逸顿时就失声了。
“哈哈哈,当然,和你这秦狗有什么好说的?老子骗的就是你!老子当然知道血海海水没有任何意志,可是老子凭什么要和你实话实说呢?”
啪啪啪
用力的鼓了鼓掌,看着一脸真诚的风逸,东郭律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又中计了。
“多谢你的配合,其实,血海海水,真的拥有意志。”风逸认真地道,这一刻的他真的非常诚恳,他可以用曲大的体重来保证,自己这一刻说的话都是实话,如果是假话的话,就让曲大一个月体重猛增百分之十好了!
“你?你?你?”这一刻的东郭律有些明白了,但又有些无奈,因为他已经无法判断风逸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