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oy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txt-第九百五十三章 蝰魚獸膽展示-stbjm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送别了鸑鷟蛟蛟还有涂山酋长,整个羲城仿佛更冷清了。
这份清冷也有一丝染上了叶羲的脸庞。
有天窝在叶羲怀里的沧雾歪头看了叶羲好一会,突然一言不发地回海里了,直到三天又忽然出现,笑盈盈地捏着一颗墨绿色的肉团对叶羲:“我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语调颇有种邀功的骄矜味道。
叶羲视线投向沧雾手里颜色诡异的肉团,迟疑地说:“我……想要的东西?”
沧雾哼了哼,拉着叶羲来到交易区的悬赏石碑前,指着排行第一的那条悬赏任务。
“——寻找能使断肢重生的奇物或者消息。提供奇物者,可以获得一枚大荒真种兽核或其它等价物品。提供正确线索者,可以获得一枚大荒遗种兽核或其它等价物品。发布者,叶羲。”
叶羲霎时明悟,高兴又不可思议地看着那颗绿色肉团:“你是说,这东西能使断肢重生?!”
沧雾含笑颔首:“嗯。这下高兴了?”
这肉团是蝰鱼兽的胆,蝰鱼兽数量极其稀少,又爱钻在海沙深处一动不动,十分难找。这次她找了很久才在海沙深处找到一条蝰鱼兽。
叶羲由衷道:“高兴。”
斐尔那只缺损的翅膀一直是他的遗憾。
眼下有了能修复的奇物,他一刻也不想等,兴冲冲地就去后山找斐尔。
冰山顶上的石屋旁。
布偶大白猫慵懒地卧躺,斐尔正坐在一只矮石墩上,非常专心地打磨一支骨箭的箭头,两只巨大的雪白翅膀垂在背后。
看到叶羲来,斐尔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
布偶大白猫懒洋洋地睁开一只猫眼,见是叶羲,翻了个身把肚子袒露出来,示意叶羲快过来摸。
叶羲心不在焉地撸了两把猫毛。
他刚才太高兴忘了问沧雾,也不知道翅膀不知属不属于断肢范畴之内,会不会吃下去后翅膀没有修复。
为了不使斐尔失望,叶羲没说这鱼胆的作用,只是让斐尔将这个吃下。
“斐尔,你将这个吃了。”
斐尔瞥了一眼颜色诡异的黏糊鱼胆,又看了眼叶羲,缓缓皱起了眉,俊美绝伦又冷漠无波的脸上,头一次出现近似于苦恼的表情。
叶羲笑呵呵地说,表情活像是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吃吃看,味道很不错的。”
斐尔看着叶羲期待的目光,最终还是抓过鱼胆,像吞药一样一口吞了下去。
叶羲惊异地盯着斐尔的脖子,他第一次发现斐尔的食道竟堪比鸬鹚,拳头大的鱼胆整个吞下后顺利滑落到胃中。
叶羲紧张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斐尔奇怪地看了叶羲一眼:“什么感觉?不好吃的感觉。”
叶羲噎住,想了想,决定再回去问问沧雾。
翡色石屋里,沧雾靠着壁炉懒洋洋地对他说:“没有那么快的,长一条胳膊要三十几天,长一条大腿要四十几天,翅膀嘛……大概十几天吧?”
叶羲回去后将这个消息告诉斐尔。
果然,蝰鱼兽胆渐渐发生作用,斐尔感觉自己缺损的翅膀微微发痒,像有什么东西要长出来似的。
半个月后斐尔的翅膀彻底修复。
不仅如此,它们变得更加有力,每一片羽毛洁白似雪,又锋利得像刀刃。斐尔试着飞了一圈,重回天空的感觉好极了。
又过了几天,斐尔带着布偶大白猫来找叶羲。
叶羲看到布偶大白猫脖子上系着的行囊,怔住:“你们不会也要去凶兽海吧?”
“不,我们回极地。”
“为什么?是……在羲城待得不自在?”
斐尔苍青色眼睛被阳光照得晶莹剔透,他简短道:“不是,我是想回羽人族争夺族主之位。”
“为什么突然想争夺族主之位?”
斐尔没有回答。
叶羲沉默半响:“……决定了?”
“嗯。”
叶羲呼出口气,拍了拍斐尔的肩膀。
他们虽然是朋友,但他不会强迫对方改变决定。
叶羲抬手,郑重地为斐尔在眉心画了一道祝福巫纹。
“喵嗷~”
我也要!
布偶大白猫挤了过来,它在叶羲面前低下毛绒绒的大脑袋,细细嫩嫩百转千回地喵叫个不停,表示它也要画这个。
叶羲浅笑道:“自然不会忘记你。”它可是他的救命恩喵,如果不是它把自己从冰河里钓上来,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叶羲一手持着骨杖,一手翡色曦光弥漫,为布偶大白猫画上祝福巫纹。
“族长之位没有性命重要,如果打不过,记得逃。”叶羲认真地对着他们说,“羲城永远是你们的后盾。”
送走斐尔和布偶大白猫之后,叶羲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些天他一直在道别。
送别族人,送别长辈,送别战兽,送别朋友,他们去了凶险的战场,回了危险的族群,有可能一去不回。而他无法与他们并肩作战,只能眼睁睁地留在羲城,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单薄的巫术祝福。
沧雾摸了摸叶羲怅然的眉宇,神情也跟着忧郁起来。
好不容易哄好的,怎么又不高兴了呢?
叶羲怕沧雾再一声不吭跑掉,朝她露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
遥远的凶兽海。
鸑鷟展开双翼毫不犹豫冲向一头祖兽级别的极乐鸟,和它正面对悍,阳光下鸑鷟的每一根羽毛都散发出绚丽的耀紫色光芒,不仅凶悍程度不弱于极乐鸟,连美丽程度也不输于极乐鸟。
高空中朔风凛冽,两头庞大凶禽陷入缠斗,极乐鸟避过鸑鷟喷吐的白焰,给了鸑鷟一爪子。
碎羽飘落,鸑鷟的翅膀多了三道血淋淋的深邃爪痕。
“唳——!”
鸑鷟发出穿金裂石的尖锐鸣叫。
受伤没有让它畏惧,一双凤眸熊熊燃烧,战意越来越沸腾。
它从来没有对抗过这么强悍的对手,也从来没战斗得这么痛快过。
因为鸑鷟越来越凶猛,极乐鸟渐渐沦落下风,又有一头祖兽级极乐鸟也过来加入战局,在两头极乐鸟的包围下,陷入生死危机的鸑鷟体内轰然爆发出一团翡色光芒,光芒震伤了两头极乐鸟。
在到达战场的第一天,叶羲为鸑鷟画下的守护巫纹的力量就这样被消耗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