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rmi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笔趣-第三百五十五章 羣魔是你也是我讀書-unsjs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穹天。
夜幕苍茫。
宁西城之外,浩瀚沙丘上,裴楚负手而立,遥遥望着远处在夜幕之中漫滚而来的沙尘。
呜呜——
风中似有无数呼嚎嘶吼之声传来。
苍凉悲壮,浩瀚无疆。
裴楚抬手轻轻一指,漫卷的夜风从身后而起。
呜咽、咆哮——
将那漫天而来的沙尘龙卷抵住,不得寸进。
倏忽间。
滚滚的沙尘里一个身影从中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着约莫像是老年又宛如中年的道人,一身紫金华服,双鬓斑白,目光有神,气质脱俗。
这道人从沙暴一步一步走出,清澈的眸光落在了裴楚身上,冲着裴楚作揖行礼:“瀚海凌巨子,见过道友!”
裴楚并未回礼,只是眉头微蹙,淡淡道:“苍狼得道?”
“然也。”紫金华服的道人笑着颔首,“道友好眼力,贫道本是瀚海草原一头苍狼,因缘际会得了高人点化,在此瀚海已有三百五年矣。”
“那这么说……”裴楚目光在这道人身上瞥过,“这瀚海大王也是你?那你此来是为了白日子嗣被我铲除之事?”
“不敢当大王之称。”凌巨子笑道,“不过是庇护流离事件的人、妖,得一清静之地。小儿之事,嗯,他既无知冒犯道友,贫道焉能计较。道友法力通玄,所施展雷霆法术,贫道叹为观止,心中叹服,若道友能去我韩海之国做客,指点一二,贫道扫榻相迎,喜不自胜。”
“嗯?”裴楚面露讶色,面前这妖魔倒是并非他此前所见,倒有一些在玉京时所见的大妖气度。
这种感觉和大周境内他所见的妖魔不同,没有那般的赤裸,如凌巨子这样的,看着倒向是真正修炼有成的大妖之流。
今夜这狼妖妖气弥漫,他有所感应出城,还当对方要与他做过一场,为之复仇,但面前狼妖这话里话外,对于裴楚斩杀了他数千妖兵妖蛮,还有一个子嗣,都完全不在意,颇为让他惊疑。
裴楚也懒得理会对方所说的这些,只是嗤笑道:“你那韩海之国也算清静之地?”
“道友不信?”
凌巨子似听出了裴楚话里的意思,笑着继续说道,“这瀚海大漠,生人难存,昔年不论是人族还是妖族多有避居于此,可这瀚海艰难,贫道庇护于他们在此艰难求生。
这方地界是大周和蛮荒之地的交界缓冲所在,多有来自其他各处的妖族,欲要在中土掀起风浪,便是贫道阻他们在此处。又有人族之中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者,贫道皆收容于此,如今我这韩海之国有人族修士三百七十五人,宗门七家,鬼道之士也有数十,皆是我韩海之国的座上之宾。”
“如此说来,你这瀚海大王之名,可谓名副其实?”裴楚脸上笑容更冷,“那妖魔吞噬人类,圈禁人族为血食,屡次犯边劫掠人口也是有假?”
“咦?!”凌巨子脸上露出古怪之色,惊异无比,“道友说的是甚胡话,我等修行之人,如何与寻常的凡人相比较?道友可会怜悯那些为人所圈养的牛羊猪马之类的牲畜?”
说着,凌巨子又说道,“我辈乃是修行之人,如何能与凡夫俗子畜生禽兽相较,我这瀚海之上,共有人族宗门七家,都是昔日受那恶龙威迫,不得已不撤出中土之地。如今孽龙已毙,合当再复前朝。贫道东进五百里,亦是想抢先一步,拔一个头筹,庇护这瀚海沙漠的一方生灵,若是再等到蛮荒各大宗门大妖前来,贫道再想寻此机会,可不容易了。”
“原来如此。”
裴楚无声地吐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悲怆之意。
到了此时,他算是终于发现明白了面前这名苍狼得道的凌巨子想法。
在他法力修为渐渐高深之后,看待万事万物的看法其实某种意义上有一定的升华,乃怕他誓荡群魔,可心中却也明白,世间有情众生,并非绝对都是恶的。
但从凌巨子口中,他算是真正明白了其中的不同。
魑魅魍魉妖魔精怪,其中确实不乏良善之辈,甚至面前这位狼妖凌巨子,某种意义上,他自觉都算是心善之辈。
只是这种“善”,与裴楚所理解的决然不同。
他在这一刻也彻底想明白了此前那些宗派修士异人,对待这世间苍生百姓的看法。
此前,那蝎子精一副视瀚州五百里为自己后花园,驭使巨蝎食人如放牧,那种理所应当的口吻,让裴楚颇为奇怪。
在大周境内,妖魔食人,或残暴、或凶厉、或嗜血、或惊惧,不论是为了夺取精血气机,还是饥饿难耐,某种意义上都会有所顾忌,遮遮掩掩。
但此刻见了这瀚海大王凌巨子,他方才知晓其实是他想得差了。
道法显圣的世界。
凡人若不知修行,就和牲畜野兽无异。
蝼蚁而已,血食而已。
只有迈入修行,那么不论是人是妖,都可称之一句“道友”。
其中或有正邪区别,或有恩怨纠葛,但这些都与凡人毫无关系。
裴楚穿越而来,对于大周二百年的统治,他一直觉得更像是封建王朝世界,虽有妖邪袭扰,但整体而言,还是以人道为主。
如今看来,其实这些不过是他的一种错觉。
这种“错觉”是大周二百年用人道气运,祭炼龙虎气对抗群魔,使得底层百姓获得了,在裴楚看来如同他所知的正常的封建王朝百姓生活。
然而,在诸多宗派,整个大周不过是一个大的宗门而已,这个宗门实力最强,所以占据了最大的地盘。
又或者于凌巨子这样的狼妖来说,其实整个大周十九州,就是周太祖姜重以人称龙,圈出来的一方领地。在对方的领地之中,不论是宗派妖魔全部被涤荡清理出去。
如今这条气运之龙已殁,大周混乱,剩下的地盘自当被瓜分。
“难怪当初我斩杀峄山山神和越江之主时,他们皆有冠冕堂皇之语。”
回忆起往昔,裴楚算是真正有些理解大周境内被他斩杀的害人妖魔,还有浮罗邪教的妖女等人。
所有人似乎都自觉大义在自身,是自身在护佑一方。
这一点甚至包括周太祖姜重也是如此。
牛鬼蛇神,修士异人,高踞其上。
生民百姓,不过就是蝼蚁,是草芥,是猪狗,是牛羊,割了一茬,再长一茬。
如此而已。
人道之中的聪慧豪侠之士,其实不是看不到这一点,如张万夫、兰颇,甚至还有儒门一整个体系,大概其实都看到了这一点。
但这方世界便是如此,术法显圣,妖魔食人。若想保全自身,就不得不加入其中。
这也解开了裴楚的一个疑惑,那就是周太祖姜重收天下气运,成气运之龙,为何会那般的顺利,几乎未曾遭受太多的反对。
因为,凡人需要庇护,需要可借助能够抗衡的力量。
“道友可是懂了?贫道东进五百里,乃是为了保全此间人类生灵。这宁西城之中的军卒,如那哥舒和诸多老卒,贫道与之打交道数十载,也觉其可贵,不可多得,胜过我养育的妖兵妖蛮。”
站在裴楚身前,裹挟风沙而立的凌巨子神色淡淡地笑道,“是以,贫道只想将他们收服,入我瀚海之国,为我奴婢臣子,也算得以保全。再过上一些时日,蛮荒那些大妖再来,可不会如贫道这般好说话,他们饥饿已久,非得痛痛快快杀戮、吞食一番,方才肯作罢。”
“我确实是懂了。”
裴楚站立虚空,双目平静地望着前方的凌巨子,身周环绕的夜风渐渐褪去,继而是一道道雷光缠绕。
“只是我与你,我与这世间妖魔鬼魅、修士异人,皆非同道。”
“我即在此,誓荡群魔,这个魔,是你——”
“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