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oud熱門小說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35章 通天的謀略閲讀-sczz7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赵东来闻言略微点了点头,与追月二人并肩而入。
等到进去之后再略一打量,发现柳青丝已经将那枚妖丹给收了起来,与小人参精一道坐在屋子里打坐修行,看起来两人的精神都很好。
见状赵东来不由得释放出自己的神识,朝着小人参精的身上打量而去。
当神识察觉到小人参精的身上灵气充足之时,他不由得心中一喜,暗叹小人参精的修为进展果够快,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增长了一千五百多年的功力,如此一来,他的修为达到了三行多年,日后再也没有小妖可以欺负他了。
哪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小人参精也有能力保护好自己。
之后又将目光挪到了柳青丝的身上,略一打量之后,更是吃惊不已,此时他居然已经看不透柳青丝修为的深浅了,换而言之,柳青丝的功力已经超过了他。
只有功力在他之上的人,他才会看不清深浅。
“太好了。”
赵东来嘴角微微一扬,笑道:“想不到你们两人的功力都几乎番了一翻,尤其是青丝,如今功力已经在我之上了,以后咱们的安危,就全靠你了。”
“哈哈哈。”
柳青丝闻言不由得爽朗的笑道:“我虽然功力暂时超过了你,但你很快就会赶上来的,毕竟你体内有南海万年龙珠,只要你静下心来修行,那万年龙珠的功力,早晚会被你吸收的。”
“到时候我这点微薄的功力,在你面前就不值得一提了。”
“何况你还身怀玄天九变以及万毒玄经这两大神功,前途无量,我怎么敢跟你相提并论。”
“哪里,哪里。”
赵东来摆了摆手,随即与追月一道盘腿坐在了二人身边。
待到就坐之后,赵东来这才冷静的分析:“看来还是东华上仙说的对,咱们找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是正确的。”
“如今你二人的功力大增,日后遇到危险之时,咱们获胜的希望也大了很多。”
“这两三天的时间,你们两就在屋子里慢慢的消化功力吧,等到你们将这些吸到体内的功力完全消化之后,咱们再进城去查探情况也不迟。”
“也行。”
柳青丝洒然一笑,点头同意了赵东来的提议。
至于小人参精,他就更加没有意见了,自从爷爷被鳄鱼精给吞食之后,他就和赵东来相依为命,一直以来都是唯赵东来之命是从,向来不敢有任何的违抗。
如今赵东来吩咐的事情,他怎么敢不从呢?
所以在场这些人里面,他是最没有意见的。
而追月就更不用说了,他行事比赵东来还要谨慎几分,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他当然也希望能更有把握的时候再进行。
故而,在赵东来的提议下,一行四人就在这小村子安顿了下来,并没有急于进入无忧城去闹事。
而在南疆之中,此时却有人在密谋着对付赵东来等人,此人便是大巫祝。
大巫祝自从那晚被妖圣戏耍之后,心情一直都不是太好,哪怕太元子之后想了一个将计就计的办法,但还是没真正改善大巫祝的心情。
毕竟那归元珠和天文鼎,对于魔界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本来魔族就没有什么好的法宝,如今连最重要的至宝天文鼎和归元珠也被妖圣给偷走了,这事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向魔君交待。
就算魔君顾念兄弟之情,不会加害于他,但大巫祝自己也会感觉很愧疚。
所以在南疆的魔族大营中等了两天之后,他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于是又将负责跟踪赵东来的人给召唤进大营里,询问相关的情况。
恰好此时太元子也来到了大营,他其实也想了解一下赵东来的近况,所以就坐下来与大巫祝一道倾听相关的结果。
“赤影,我问你,赵东来等人进入魔界之后,有没有发现什么事情?”
“目前他们顺利到达击雷山了吗?”
“回禀大巫祝……”
那位名叫赤影的魔将略微一怔,随即有些忐忑的回应:“那赵东来自从进入无忧城之后,一直都在魔将的监视之下,他们先是在一个村子里停留了一晚,问了前往击雷山的路,然后离开了村子。”
“之后又在一个客栈里被三名魔族偷袭,但是没有成功,被赵东来等人擒杀了……”
“但是自客栈那一役之后,赵东来就失去了踪影,如今已经不知道去向了何方……”
“什么!”
“失踪了!”
大巫祝眉头一皱,当场便要发怒。
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跟丢了!
这对于大巫祝来说,简直就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你们怎么办的事?”
“怎么这么轻易就跟丢了?”
“另外,那个客栈是怎么回事?”
“为何你们不事先肃清闲杂人等?”
“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以后怎么让你们肩付起攻打天庭的重担?”
大巫祝几乎出离愤怒了,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些幸苦培养出来的手下,居然这么不中用,连一点小小的事情都办不好,简直不能忍。
再加上最近天庭那边又蠢蠢欲动,而魔界的魔将迟迟没有被输送出来,他在南疆这么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大巫祝稍安勿燥,先听赤影把话说完。”
相对来说还是太元子比较淡定一些,他毕竟是军师,看待事情可不会像大巫祝这么简单,他一般是从全局出发,而不是短视的只看到眼前的这点得失。
他的全局观绝对不是大巫祝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安静不下来。”
大巫祝生气的皱了皱眉头,继续抱怨:“若说在凡间跟丢也就罢了,到了满是魔气的魔界,居然也能把人跟丢,你们的能力未免也太差了吧?”
“大巫祝……”
那名赤影有些恐惧的回应:“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死死盯着赵东来的行踪,本来一切都好好的,但是自从他们进入客栈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等我们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妥,于是进入客栈一看,赵东来等人的气息完全感应不到。”
“本以为他们偷偷前往击雷山去了,却沿途追了一路也没有发现半点踪迹。”
“如今也不知道赵东来去了哪里……”
“难道他们没有去击雷山?”
显然,这一点也是比较出乎大巫祝意料之外的。
在他和太元子看来,赵东来除了去击雷山之外,并没有别的去处。
因为魔界对于他来说相当陌生,他不可能到处乱跑,并且为了救东华上仙,他也不可能到处浪费时间,肯定得在第一时间进入击雷山寻找九节菖蒲。
“那他去了哪里?”
大巫祝一脸诧异的侧过身去,将目光持到了太元子的身上。
此时除了太元子之外,他想不出还有谁能够解答他的问题。
“大巫祝不必惊慌。”
太元子却是摇了摇自己的扇子,冷静的分析:“赵东来不外乎就是两个选择,但一,前往击击雷山中寻找九节菖蒲。”
“第二,直接前往琴川寻找五彩蟾蜍,凭自己的法力将五彩蟾蜍活捉,带回南疆。”
“以我对赵东来的了解,他确实是一个做事出乎意料之外的人,就算是直接前往琴川捉拿五彩蟾蜍,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我的第一个猜测,他有可能直接取道去了琴川,所以咱们的人在击雷山一带的路上找不到他的踪迹。”
“但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因为赵东来虽然做事出人意表,但与他一道的蜘蛛精却是一个极谨慎的人,她绝对不可能允许赵东来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另外他身边的追月童子也非常的谨慎小人,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颇为老道,所以他们不太可能会直接取道琴川。”
“目前负责在魔界进行盯梢的魔将们,可以分出一部分人马盯住琴川那边的情况,一有情况回来上报便是。”
“不过在我看来,在琴川找到赵东来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那么第二个猜测,他有可能去了无忧城。”
“去无忧城?”
大巫祝心中一惊,随即嘀咕道:“不太可能吧?”
“赵东来又不了解魔界,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无忧城去?”
“再者说了,他身上全是仙灵之气和龙气,身边还带着两个小妖和一个仙童。”
“怎么可能明目张胆的跑到魔界的无忧城去,那不是找死吗?”
“以我对赵东来的了解,他那么小心的一个人,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你认为这是犯错吗?”
太元子诧异的扫视了大巫祝一眼,心想着此人虽然是魔族的巫祝,但智力方面未免也太差劲了些,对敌之道更是完全不靠谱。
心中对于这个大巫祝不免有些失望不已。
不过太元子也不敢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情绪来,毕竟对方是魔君的哥哥,这种血浓于水的关系,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而他太元子说白了就是一个神仙,一个神仙叛逃到魔界,能当上军师远全是凭自己的本事,但如果要论身份的话,他肯定是远远不如大巫祝来得尊贵的。
所以就算大巫祝再不堪,他目前也还不敢得罪于他。
于是当场深呼吸一口气,不急不徐的解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赵东来极有可能改道前往无忧城去。”
“而且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一步烂棋,而是一步高招。”
“一旦他在无忧城里闹出点什么事情来,那可就晚了。”
“对于他来说,这可不是犯什么错误,以我对赵东来的了解,他很喜欢反其道而行。”
“试想一下,如果赵东来因为在客栈里遭遇到了偷袭,从而引起了他的警觉,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以他的聪明才智,他还会继续按着咱们的想法前往击雷山中寻找九节菖蒲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正好反其道而行,借个这个机会进入无忧城去,一来可以打探魔族的情况,二来又可以借机闹事。”
“最重要的是,他这样做还能打乱咱们的部署,等到咱们被他玩得团团转的时候,他再偷偷前往击雷山,那样就能彻底摆脱咱们的监视,不是吗?”
“他……”
“当真有这么聪明?”
听完太元子这一番话,大巫祝几乎有些快要流冷汗了。
虽然他一早就知道赵东来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但万万也没有想到,赵东来能聪明到这个程度。
所以如果单从谋略来看,大巫祝隐隐感觉自己甚至有些不及赵东来了。
不过幸好有了太元子在身边,这才能够识破赵东来的阴谋。
当下定了定心神,反问道:“既然如此,那咱们是不是在提前告诉魔君这件事情,以防被赵东来破坏咱们的好事?”
“当然,稍晚些时候我会启动应急预案,派人进入无忧城中报信。”
“目前咱们这边除了要监视赵东来之外,也得尽快找到妖圣的藏身之地,目前应该是妖圣用他的大法力开启了归元珠,才能将赵东来给送进幽冥之渊。”
“如果想要对付赵东来和妖圣,那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妖圣的藏身之地,而他的藏身之地,极有可能就是须弥幻境。”
“等到赵东来从魔界出来的时候,咱们潜伏在须弥幻境外的人,就能找个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甚至还能借着妖圣青玄的力量,将那些尾随赵东来的魔将,一并从幽冥之渊带出来,到时候咱们里应外合,他青玄妖圣就算再厉害,也是死路一条。”
“不过……”
说到这里青玄又话锋一转,略微有些担忧的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咱们如何进入须弥幻境,进去之后又该如何出来?”
“须弥幻境也是六界中的一大禁地之中,就算是魔君进入也未必能够出得来,咱们一旦进入的话,就必须得先找到出来的法门,否则被困死在那幻境之中,那就惨了。”
“话此无需担心,我早就想到办法了。”
大巫祝却是洒然一笑,脸上写满了自信。
“哦?”
太元子似乎也有一些出乎意料之外,不由得好奇询问:“你有什么办法?”
“哼哼。”
大巫祝冷哼两声,右手轻轻一扬,顿时一个扬,一个铃铛似的物件在他手心幻化了出来。
那铃铛倒也没有多大,也就半个手掌的样子,但是铃铛本身去闪着灵韵的光芒,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好物。
“军师可认得此物?”大巫祝望向太元子那张永远不显老的脸,饶有兴趣询问。
“这是……穿云铃?”
太元子面色一喜,疾声道:“相传穿云铃有着穿越时光的力量,对于结界和封印之类的法阵,尤其有着极好的穿越效果。”
“只是此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想不到居然出现落到了大巫祝的手中?”
“哈哈哈。”
大巫祝得意的笑了笑,朗声道:“没错,这正是穿云铃,也是魔族的至宝之一。”
“自从上回三长老凌端在须弥幻境中被妖圣青玄打伤之后,我就意识到了这须弥幻境是咱们必须面对的个难关。”
“所以第一时间向魔君借了这穿云铃,想不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太好了。”
太元子忍不住笑道:“这穿云铃虽然一次只能带一百多个人穿越,但也已经足够了。”
“咱们到时候就用穿云铃还着最厉害的魔将进入须弥幻境,他妖圣青玄就算修为再强,也不可能抵挡得住咱们的进攻,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唔。”
大巫祝诡异一笑,并没有再多言其它。
不过一个阴谋却已经在这南疆大营之中诞生出来。
且说碧霄仙子在东海之滨联手天将们灭了那些魔将之后,并没有与天将们多说什么,便独自离开,回转高黎贡山去了。
天将们知道这碧霄仙子的本性并不坏,而且除魔有功,所以并没有再跟碧霄仙子。
回高黎贡山的路上,碧霄仙子其实也是感触颇多,尤其经过南疆的时候,看到尸横遍野,更是极大的触动了她的内心。
理论上来说,碧霄仙子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而且她的生性并不坏,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赵公明的原因,她们姐妹三人也不可能圈入封神大杀劫之中,她更不可能被封印在昆仑山中那么多年。
如今千年已过,她心中纵然再痛恨元始天尊,但那也仅仅只是对元始天尊的恨,而对于这些凡人,她还是有着悲悯之人心的。
所以一路上看到那么多的百姓被魔族害死,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心中其实还是忍不住反思自己目前做的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
而这次回到碣石山中,与姐姐相云霄仙子相处的这几日,她也听云霄说了很多的教诲,其实心中已经生出了离开通天教主的心思。
以至于在经过南疆的时候,她还出手杀死了许多的魔族,一时间令南疆魔族闻风丧胆,一个个都以为来了什么女杀神,被吓得见到碧霄就到处闪躲,根本不敢与碧霄动手。
碧霄回到高黎贡山之后,第一时间向通天教主禀告了自己此行的见闻,并且把南疆魔族的那些事情也一并告诉了通天。
在她的潜意识里,师傅通天并不是一个坏人,他也不过是想反叛天庭的统治罢了,却并非什么心狠手辣之辈。
所以碧霄想以一已之力劝说通天放弃与魔族合作。
但是很显然,碧霄还是太年轻了些,或者说,她们这些仙女的思想都是比较单纯的,根本没有什么心机。
以通天教主的野心,怎么可能会听她的劝呢?
所以当碧霄说完之后,通天当场便将脸沉了下来。
并且呵斥道:“你回碣石山探望云霄我没有意见,毕竟你们姐妹情深,这一切都无可厚非。”
“可是你不该杀死那么多的魔族,日后本尊还要与魔君结盟,你杀了那么多的魔将,岂不是令本尊在魔君面前很难做人?”
“这件事情你是否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没有!”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碧霄当场便反驳道:“身为修行之人,我不认为自己路见不平有什么错误的。”
“师尊,您是六界中道法最强的人,应该比我更明白悲天悯人这个道理。”
“如果咱们修行之人没有悲悯之心,那怎么可能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境界呢?”
“所以我出手杀死这么多的魔将,只是为了拯救更多的凡人,我没有任何的错。”
“如果师傅要处罚的话,就处罚我好了,我没有任何的怨言!”
“哼!”
通天忍不住怒哼一声,呵斥道:“不要以为本尊不敢处罚你,只是你所犯的也不是什么大错,本尊不与你计较罢了。”
“不过日后见到魔族之时,能不能就不打,不要再节外生枝,明白吗?”
“另外……”
说到这里通天教主又话锋一转,沉声道:“若我所料不错,十天之后,赵东来极有可能带着五彩蟾蜍和九节菖蒲从幽冥之渊出来。”
“那五彩蟾蜍虽毒,却也是一味良药,可以救治绿姬儿身上的重伤,我现在命你和鸿冥一起前往南疆,趁机夺取五彩蟾蜍,并且生擒赵东来。”
“若是没有办法生擒,那就杀死赵东来,绝对不能姑息!”
“杀赵东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刹那,碧霄心中不免一惊,暗叹这一天终于来了。
之前在碣石山的时候,她已经听姐姐云霄仙子说过,碣石山唯一的传人追月童子,如今就跟在赵东来的身边。
如果要动手杀赵东来的话,那势必会和追月动手。
一边是师命,一边是姐姐的爱徒,碣石山的唯一传人,碧霄真可谓是进退两难。
“师尊可能派其它人去执行这个任务吗?”
“我不想与赵东来发生正面的冲突!”
碧霄略微思忖之后,大胆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行。”
但通天却并没有半点要通融的意思,当场便拒绝道:“那赵东来修为非同一般,除了你之外,高黎贡山没有其它人能降伏赵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