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n14熱門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txt-第640章 白麻宣拜展示-wjmv8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戴胄得以参预朝政,还担任过一段时间转运使,杜如晦死前,还特意让他来主持吏部,于是以户部尚书检校吏部尚书,之后又曾跟秦琅一起平章国计。
到现在,戴胄的正式官职便是户部尚书、尚书左丞、谏议大夫,太子宾客,参预朝政,武昌郡公。
不过戴胄虽说才干了得,也是明经出身,但却被士族抨击为不通经史,他还喜欢奖掖法吏,抑制文士,因此也是深受温彦博杨师道王珪等名门出身的宰相们攻击。
从某些方面来说,戴胄跟秦琅很像,不学有术,办事能力极强,深得皇帝信任,可却又饱受士族攻击,反正就是跟那些名士们尿不到一个壶去的,平时也是最看不惯那些名门士族出来的手下,只会夸夸其谈,办理实事的时候却还远不如那些出身普通的吏员们。
秦琅尚了皇帝的嫡长女,而戴胄的女儿则已经许给了太上皇的第十六子道王李元庆,都是被皇家联姻笼络。
“戴公最近可还好?”
老戴胡子头发半白,一看就是身兼数职操劳过度,“三郎不在朝中,我执掌国计,有些力不从心啊。”
做为李世民的首席财务官,戴胄管户部国计还是很称职的,只是他又还要兼任数职,他很怀念秦琅做转运使、平章国计时的日子,那个时候秦琅是带头改革的,他在后面默默支持,两人配合无间,做起来来可就轻松的多。
而现在,虽说税改以来,国家财政情况很好,可自己一人主持,还是很累。
司徒、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平章政事、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在自己位置上对他点了点头,两人也就没再多说。
同中书门下平章政事李靖、平章军国重事秦琼,这两位宰相都不在京,实际上也只是挂个衔而已,两位名帅都是低调之人,早就激流勇退了。
侯君集因为先前攻击秦琅一事,也因为他资历不足,无法在政事堂立足,也已经被皇帝踢出去了。
而御史大夫萧瑀,也因为上次弹劾秦琅一案,也被皇帝再次罢免,已经三拜三罢宰相,若算上他在武德朝也任过宰相,这位在大唐立国不过十四年间,却已经是四拜四罢宰相,堪称一绝。
新任的御史大夫韦挺,同样是出自名门,来自京兆韦氏,隋朝时曾经辉煌无比过,如今也依然威风不倒,他是隋朝民部尚书、营州总管韦冲之子,北周战神韦孝宽就是他的叔祖。
韦挺跟王珪经历差不多,都是以名门子弟入选建成东宫,而且韦挺还从小就跟建成玩的好,所以他在东宫时是检校太子左卫率,总领东宫兵马。虽然玄武门之前因杨文干事件被流外,可李世民继位后,还是很快赦免并重用了他,以拉拢韦氏家族力量。
得王珪的数次力荐,韦挺仕途很不错,历任尚书左丞、吏部侍郎、黄门侍郎,再到现在的御史大夫,参预朝政。
李世民还特意为儿子齐王李祐订了韦挺的女儿结亲。
这点秦琅很想吐槽,李世民经常抨击五姓七家这些士族名门,喜欢搞联姻,可实际上李世民这方面比五姓七家做的还过份,他更喜欢搞联姻,而且最喜欢跟自己的宰相、大将联姻,基本上宰相都得联姻皇族,要么子弟尚公主,要么就女儿嫁皇家。
李渊这几年退位后憋的难受,于是拼命的生儿子生女儿,李世民倒也干脆来个废物利用,把太上皇给他生的那些年幼的弟弟妹妹们,全拿来做政治联姻工具。
关系亲近一点的宰相、大将,他就用自己的儿女来联姻,而关系远点的宰相、大将,他就拿太上皇生的那些来联姻,恨不得能把满朝重臣勋贵一网打尽。
最后一位宰相是陈叔达,也是武德朝就拜宰相的了,当年因为保过李世民,所以皇帝对他还是很不错的,虽说也罢过几次,可最后还是又让他做了礼部尚书,参预朝政。
同时,也一样的跟陈叔达联姻。
一圈下来,除了秦琼、李靖两位战神挂着宰相衔,却各自出镇世封藩地,其余的宰相便都见过了。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右仆射高士廉、中书令温彦博、侍中杨师道、检校侍中王珪。
尚书左丞、户部尚书、谏议大夫、太子宾客,参政朝政戴胄,
尚书右丞、秘书监、谏议大夫、太子少詹事、参预朝政魏征。
司徒、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长孙无忌。
御史大夫、参预朝政韦挺。
太子少师,礼部尚书,参预朝政陈叔达。
再加上秦琅这个检校司空,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今日政事堂一共十一位宰相,都到齐了。
总共十三位宰相,实到十一位。
政事堂里,宰相们的位置其实也是有排位的,虽说是群相,可实际上宰相也有高低,左右仆射与侍中、中书令四人,便是排在前四。实际上是左仆射居左边之首,右仆射居右边之首,中书令居左边第二,侍中居右边第二。
而检校侍中排在左边第三,排右边第三的是司徒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因此秦琅的位置排在了左四位,他对面是右四的戴胄,而他下首左五位的是魏征。
依次排序。
当然如果秦琼和李靖来了,那么身为太尉的秦琼就要排在第一位,李靖这个司空也要排第二。
秦琅假意谦让了几句,最后坐了下来。
放眼望去,这十一位宰相,真正能代表武将的其实就是他一人,李世民的政事堂宰相里,好像给武将的位置向来很少,一般就一个位置。
最早是秦琼,然后是李靖,再是侯君集,然后又到他,虽说马上打的天下,可李世民却没想过马上治天下。
武人们出将入相的通道是留着,只是比较狭窄。
因是政事堂堂议,所以宰相们都有坐垫,坐着议事,但是最上首还是摆了一张空置的御榻,这是给皇帝留的,皇帝偶尔也是会来政事堂与会议事听政。
殿中省少监王闿进来。
“陛下要来吗?”房玄龄问。
“陛下有内制到。”
房玄龄带头,十一位宰相俱起身迎旨。
“魏征、王珪,昔在东宫,尽心所事,当时诚亦可恶,我能拔擢用之,以至今日,足为无愧古人。贞观之后,尽心于我,献纳忠谠,安国利人,成我今日功业,为天下所称者,惟王珪、魏征也。古之名臣,何以加也。为政者岂待尧、舜之君,龙益之佐,自我驱使,天下乂安,边境无事,时和岁稔,其忠益如此······”
“特进封魏征爵巨鹿郡公,官拜侍中,赐黄金十斤,御马二匹。”
“特进封王珪爵永宁郡公,官拜中书令,赐黄金十斤,御马二匹。”
“中书令温彦博进爵虞国公,改任御史大夫,参预朝政,赐绢百匹。”
“侍中杨师道进爵安德郡公,改任刑部尚书,参预朝政,赐绢百匹。”
“御史大夫韦挺,进爵扶阳郡公,改授银青光禄大夫,行黄门侍郎,兼魏王泰府事,参预朝政。”
连降五道旨意,却全是重要的宰相人事调整,政事堂一众宰相们都惊讶万分,事先没有半点风声透露。
魏征、王珪一步登天,分任中书省和门下高官官,而温彦博和杨师道却被贬黜,从二高官官,改任了御史大夫和刑部尚书,虽说还加了参预朝政,依然留在了政事堂,甚至还晋封了郡公爵位,可这还是贬黜。
韦挺在御史台也没坐稳屁股,就改授黄门侍郎了。
温彦博和杨师道二人面色惨白,谁也不知道怎么就得罪了皇帝,突遭贬黜。
秦琅在一边,倒听的有些兴灾乐祸,其实皇帝用人他是知道点方式的,政事堂宰相李世民向来是喜欢各方势力掺杂,还喜欢微操,今天这里动一下,明天那个调一下,搞的政事堂宰相又多,还调动频繁,结果就是这些宰相虽说位高权重,可总是调来调去的,难以形成很强的威望,变相的在削夺相权。
另一方面,李世民表面上政事堂里出身关陇贵族和山东士族的人有好几个代表,可实际上他用这些人为相,既是照顾各方势力,可也一样还要看能力。
如杨师道,他拜相其实是接替被罢相的兄长杨恭仁的,他也是关陇贵族的代表,只是杨师道出身豪门,却不通下情,担任宰相以来,他压制亲朋以避嫌,可任命的官员却大多都是庸才,这使的上下都不满,因此就算是李世民的亲姐夫,也一样在这次被拿下。
温彦博出身太原温氏,曾经是罗艺的幽州司马,归唐之后,因为跟家族跟李渊关系向来好,因此成为李渊心腹,武德八年随军迎战突厥时还被俘,被突厥流放阴山一年多。李世民继位后,救回温彦博,对他很是重用,温也成为朝廷对突厥政策的重要制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