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voq火熱都市小說 踏星-第兩千零兩百三十七章 轉移閲讀-9kde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所有人看向乌尧,包括白苏,他茫然,隐瞒?他们隐瞒什么了?等等,不会真是自家宗门做的吧,要开战了?那他怎么办?先找好躲得地方,他可不想死,他只是个代理宗主,实在是主家无人才让他上位,他不可能在位多久,还不想死,只想踏踏实实活着。
一瞬间,白苏想了很多,脸色不断变换。
乌尧脸色沉重,“其实做这一切的,很有可能是忘墟神”。
众人脸色大变,“七神天之一的忘墟神?”。
木邪也脸色一变,“忘墟神?”。
乌尧点头,肃穆道,“有件事为了防止引起猜忌,我们始终没说,但现在不说不行了”,他看向王家人,“忘墟神早已出现,并且多次出手发展红背,被我寒仙宗察觉踪迹,龙轲族长被控制很有可能就是她出手”。
“狡辩,既然忘墟神出现,你寒仙宗为什么没有明言?而且凭什么确定就是忘墟神出手?分明是你寒仙宗假借忘墟神的名义出手,妄想一统树之星空”,龙天开口了,作为白龙族嫡系,尽管修为远远比不上半祖,却也有开口的资格。
乌尧看向木邪,“木祖,我寒仙宗之所以没有说明忘墟神出现,因为顾忌王家颜面,但事到如今,有些事不得不说了”,说完,他再次看向王家众人,“七神天之一的忘墟神,真正身份是,王家老祖,王淼淼,来自天上宗时代”。
众人震惊。
木邪也大惊,他不知道这件事。
整个王家,即便老祖王凡都未必知道这件事,当初第五大陆战争,王祀也不知道忘墟神就是王淼淼,而王祀在王家的地位已经仅次于王凡老祖,她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你胡说,我王家确实出过红背,是王小雨,是她引起了当初第五大陆与第六大陆的战争,是她让辰祖死拼第六大陆,除此之外再无红背”,有王家高层怒喝。
乌尧道,“我没有胡说,其实当初困住四少祖的坐忘之墟就是王淼淼的手段,否则就凭王小雨,凭什么让祖境强者为难?她只是半祖,控制龙轲族长使用的也是王家坐忘功”。
“你有什么证据?”,王家众人不信。
其他人也不信。
这片星空并不像第五大陆那般历史消失,他们清楚道源宗时代的事,对于天上宗时代也有些了解,而王家自然也清楚王淼淼这个名字,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会牵扯到王淼淼这个古老的存在。
木邪看着乌尧,“寒仙宗可有证据?”。
乌尧昂首,“自然有,证据来自陆家,王淼淼的身份,正是来自陆家的陆天一老祖,当初陆家被放逐,有些文献被我寒仙宗得到,其中就有陆天一老祖亲手所写关于七神天的一些事,王淼淼就是七神天之中的忘墟神”。
无论王家信或不信,乌尧既然敢说,自然有决定性的证据。
半天后,神武天,王家,白龙族皆散去,紧接着,四方天平一众高手前往中平界阴山区,将疯狂搜索乌尧说的忘墟神。
寒仙宗山门内,白苏看着乌尧,“真是忘墟神做的?”。
乌尧没有回答,白苏只是傀儡,有些事没资格知道。
四方天平宗主失踪,谁做的乌尧不知道,他将一切推给忘墟神,来自白仙儿的指示,他没想到会接到白仙儿指示,点出忘墟神此人。
神武天三方联合压向寒仙宗,他们并没有完全牟定是寒仙宗做的,只是猜测,既然是猜测,就给他们一个更合理的猜测。
七神天抓走四方天平宗主,留下痕迹,引起四方天平内斗,这个就是最好的猜测,谁都会相信。
至于证据,其实也不算证据,只是证明忘墟神是王淼淼,仅此而已,从未有证据证明忘墟神出现过。
白仙儿让乌尧造了个忘墟神扛下了一切,而这,化解了一场矛盾,至于神武天三方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敌对的目标被转移,除非有证据证明四方天平宗主失踪就是寒仙宗做的,否则他们永远只是被怀疑,而不是被确定。
话说回来,乌尧看向中平界,究竟谁做的?白仙儿知道吗?还是说,真是她做的?
神武天三方猜测最多的就是白仙儿。
远在忆贤书院的陆隐并不清楚寒仙宗危机暂时解除,他可以营造误会,白仙儿也可以转移误会,就看怎么做。
他在忆贤书院等,等着四方天平来找麻烦,当然不是跟王正他们失踪有关,而是山海,忆贤书院的山海。
四方天平那么在意忆贤书院的山海,他们的山海出现了,四方天平就算再内乱,也不可能无视。
但等了几天,他都上了两节课,四方天平依然没有动静,所以他决定找白腾他们聊聊,尽早套出禁制。

谁人想到有一天,四方天平宗主齐聚,都被关在一座山上。
陆隐看着前方被微困住的白腾,又看了看夏邢分身,王正,龙轲,一股豪情在心中蔓延,今日他可以抓住四方天平宗主,明日,未必不可以抓住四方天平老祖。
曾经的陆家可以执掌第五大陆,点将台点死人,封神图录册封活人,他也可以。
随着微缓缓散去,白腾恢复自由,睁眼,看到了陆隐。
此刻的陆隐并非本来面目,如果他以自己本身身份跟白腾谈,什么都谈不了,他对白腾有杀子之仇,白腾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告诉他禁制,所以他又伪装成一个陌生人,很普通的陌生人。
白腾望着面前的陌生人,目光闪烁,不断回想在哪看过此人,想要探查此人身份。
“不用看了,我从未在你们情报中出现过,不过今后,我与你们四方天平应该经常打交道”,陆隐缓缓开口。
白腾面色阴狠,“你是什么人?是你抓得我?”。
陆隐背着双手,“有没有听说过,断易会?”。
白腾目光陡睁,“你是断易会的人?”。
原本陆隐想冒充断易会的人与白腾对话,既然要得到禁制,当然要有个理由,白腾毕竟是寒仙宗宗主,不是普通人,陆隐就担心白腾把他的身份往陆家遗臣方向联想,那就麻烦了,他没能力再抓一个寒仙宗高层,白腾是唯一一次机会。
但看白腾这样子,他貌似知道断易会,那就不行了,谁知道他对断易会了解多少,尤其断易会背后肯定有人支持,不会就是白腾吧!想到这里,陆隐赶紧道,“我是受断易会所托,抓你”。
白腾脸色一变,“断易会让你抓我?”。
陆隐平静,哪怕断易会真是白腾在幕后控制,这么说也没问题,哪还没有叛徒?
白腾面色难看至极,“谁让你抓我?”。
“不知道,一个叫左山的年轻人来找我,付出代价,我才冒险抓你,现在外面已经大乱,寒仙宗疯狂找你,可你也别抱希望,他们找不到”,陆隐淡淡开口。
白腾目光阴冷,左山,断易会内确实有此人,左令主的侄子,陆隐猜的不错,他确实很了解断易会,但并非幕后掌控,而是合作。
作为寒仙宗傀儡宗主,白腾无时无刻都想掌控寒仙宗,断易会便是他合作的对象之一,他要想尽办法提高影响力,而断易会那么容易在背面战场控制部分物资,与他的支持分不开,但他没想到断易会居然让人抓他,为什么?
“断易会只是让你抓我?到底为什么?如果是因为四方天平对他们的剿灭,那我无能为力,神武天从无界得到他们的资料,我帮不了他们”,白腾问道。
陆隐道,“断易会想知道,星盟的禁制”。
白腾脸色大变,“夏邢分身也是你抓的?”。
陆隐嘴角弯起,“聪明”。
白腾不解,“断易会竟敢打星盟的注意,他们疯了”,他原以为断易会是因为被四方天平清除,才做这种事,但现在看他们是早有计划,夏邢分身被抓可是在无界总部被摧毁之前的事。
“这与你无关,也与我无关,总之,告诉我禁制,我不杀你,不告诉我,立刻死,这就是断易会的原话”,陆隐道。
“我要跟裘老对话”,白腾道。
陆隐目光一闪,裘老?背面战场第五阵基的阵眼?原来他就是断易会的执掌者,“断易会不会出面,与你对话的只有我,说出来吧,不然,你就得死”。
“我死了,你们断易会更不可能得到禁制”,白腾道,“你们既然先抓夏邢,对于禁制肯定志在必得,寒仙宗知道禁制的也就那么几人,除了我,你们还能抓谁?”。
陆隐看着白腾,“你说错了,不是你们,是他们,我,跟断易会无关”。
白腾目光一亮,“断易会给了你什么好处?我可以给你双倍,只要你能放了我”。
陆隐挑眉,佯装感兴趣,接近白腾,“你给得起?”。
白腾不屑,“断易会能给得起,我白腾身为寒仙宗宗主,当然给得起”。
“可你只是傀儡宗主,如今的代理宗主,是白苏”,陆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