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sc4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激盪年華 txt-第735章 回京展示-whyju

重生之激盪年華
小說推薦重生之激盪年華
不是每个人都像温晓光一样没有被金钱支配,事实上他也深受影响,尽管已经算是头脑清醒的人了。
对于孙梦洁来说,由穷乍富的经历对于她整个人的改变更加巨大。
还记得她最初来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带有某种程度的自卑,性格内向也不怎么说话,几年之后的现在就开朗多了,外面朋友多,男朋友嘛,温晓光虽然没关心过,但肯定不止就之前的那一个。
温春景看着她总有劝导的话落在嘴边想要说出来,但是想想她也没到特别该是成熟的年纪。
“怎么了,姐?”
“没什么,就……你能不能分清哪些人是要和你交朋友,哪些人是要和你套关系?”
孙梦洁现在也不太愿意被说,“我知道的,因为晓光嘛。很多人为了这点,不过这也很正常,现在不就是互相帮帮忙吗?”
“别乱用那些社会老油子的话,互相帮帮忙,也要分具体情况的。”温春景叹息一声,“我是怕你真心错付,都说女人现实,其实现在男人也现实,你不要真的觉得爱情来了。”
“我知道的,我又不傻。”
温春景心想那可不一定。
但好在,因为温晓光所以那些圈内的买点好东西骗小女孩的手段过不了孙梦洁的关。
但是人的心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其实她不算特别好看,也没什么特别的能力,但是被人捧着捧着就会觉得自己很美,
客观准确的认清自己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
所以相亲才各种料频出,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在别人眼里你就和被介绍的那人差不多。
孙梦洁现在身边就聚集了一帮马屁精,每天都喊着梦洁姐太美了。
不过话说回来,温晓光自己身边也有这样的人群,天天说他决策做的怎么正确伟大,所以有时候能说真话的人会让他形成某种依赖,比如刘以琦。
虽然都知道她出身不好,但是温晓光在羡州事了之后,还是考虑着要给她一个更能发挥的岗位。
8月份,刘以琦也北上赴京,特意挑的这个大热天,因为温晓光肯定懒得外出。
关于她履新职,这事儿也是要和她本人聊过之后才能确定,
不过这两人私下一见面,话都还没说几句就开始搞些有的没的,谁叫在家不在公司呢,门一关就跟被按了启动键一样似的相拥。
很久没见的异地恋是这样的,或许是他动作也有点稍粗鲁,致使刘以琦不习惯的叫了些以往陌生的声音,最后还是偏头对着后边的人微笑说:“你若每次都这样……我才相信你在北京是老老实实的……嗯。”
……
……
“……之前不知道哪个企业家和我提过一句话,其实也可以问问你。”
温晓光没有抽烟的习惯,不然这时候非得叼一根不可。
刘以琦瘫软如泥,“什么话?”
“就是在20多岁就把钱都赚了,接下来要干什么。咱们俩都是,没有那些大户人家从小培养的各种爱好,因为要奔生活,于是全部的力气都用来赚钱,现在钱赚到了,你要用接下来的时间做什么?”
“对于女人来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尤其对一个有心中所爱的女人来说,这个问题几乎不算问题。”刘以琦回答的很迅速,“我用接下来的时间一生追随你,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做什么,我做什么。”
“你是要让我感动吗?”
“不是啦,当然感动也很好。”她摇了摇头,“但这只是女性思维决定的,有一部分的女性就是要锚定一个男人,我锚定你,其他人都不如你。”
温晓光搓着她白壁的肩头,“这样想来,对你来说这个问题的确是非常简单。”
“你又觉得难在哪儿?”
“和大多数人一样。人们想要拥有金钱,不是想要拥有它本身,而是要它带来的东西,不过那些通常会摧毁一个人,比如你,身体都给你搞坏了。”
刘以琦捏了他一下,“说什么呢,还是你更厉害些的。”
“其实啊,我就是架在两边的矫情人,想要放纵又不敢真正放纵,有时候踌躇满志,但又会想混吃等死,真的去混吃等死又觉得无聊无趣,和这世上的普通人一样。”
“是看哪个小公子在外面玩的野,羡慕了吧?”
温晓光不否认,不过嘛……“在女孩子方面,我是被定了原则的,不会胡来。”
嘿嘿,刘以琦拍了拍他,“好了,少在那装深沉了,不行你就出去旅游一趟,去之前告诉我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去?”
“你想干什么?”
“我?嗯……”她还认真想了想,最后笑骂道:“我想干什么你就让我干什么嘛,我还想干董事长呢。”
温晓光说道:“董事长不可能了。你去微支付吧。”
“啊?我这水平,那些我不懂的啊,付与萱都做不下来。”
“不懂就学,我不是要你去管技术的,我要你去管人的,你是元老,最懂我的目的,而那里我觉得需要整顿整顿,现在发展太慢了,一个个觉得时间不着急似的。”
“那蒋凡呢?”
“他好像不太适合领导一家相对独立的公司,我会调他进入微拓协助黎文博。”
刘以琦还是很惊讶,“可是我这个半吊子……”
“你想说付与萱都不行,你为什么行是吧?”温晓光解释道:“与萱那个人呢,她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什么能力,而是脾气,你看她永远像个知心大姐姐一样,但是你不一样,你在工作中特别受不了笨人,待人可不算温和。”
领导什么特性都好说,就是不能软,耳朵根子软、心软,好说话,这些好人标签其实都非常致命。一个好说话的领导就等于冤大头,不知道多少人忽悠你,吸你的血,涉及利益哪有那么温情脉脉。
刘以琦则比较强势,其实她学东西也很快,这几年啥都干,小脑袋聪明呢,所以来回换几次其实能力增长很多,她自己都不知道。
当然这份工作的确具有挑战性,而她依然年轻,所以温晓光没有让她任一把手,更关键的人是上次陈贤儿帮忙介绍的金融系统的大佬,算时间也差不多要来找他了。
推动小微支付和一些银行展开合作、合作细节这些事肯定是由专业的人做。
听了这样,刘以琦也渐渐放下心,但同时也很有压力。
“天……我看还是让我当个家庭主妇吧。不管是擦地还是擦枪都简单多了。”
温晓光望了她一眼,这都……什么用词。
“继续?”姑娘挑眉问。
“不了,春景大姐回来了,我得去商量事儿。”
她单手一撑下巴,“那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