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h5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精靈降臨全球-第911章 超級賽亞壺展示-wyfuy

精靈降臨全球
小說推薦精靈降臨全球
“落石!”
在力量戏法施展完毕后,洛尘开口。
“壶壶,壶壶。”
此时的壶壶看上去气势惊人。
就像是开启了超级赛亚人形态般,壶壶的全身散发着恐怖气场。
在它的身体周围,一枚枚碎石被恐怖的气场拖起,在它身上凝聚出来的一块巨石。
手中抓着巨石,壶壶的身影跃起,对着被黏黏网困住的毒骷蛙砸去。
此时的毒骷蛙,正在使用着身上的剧毒腐蚀着虫网,感受到空中砸下的巨石后,它的眼睛瞪大。
轰!
一声剧烈的轰鸣,整个场地都是抖了三抖。
恐怖的爆炸烟尘在场中弥漫开来,让观众们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一只壶壶,此时竟然拥有了这种力量?
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就算是范雄的怪力,恐怕都没有这种力量啊!
渐渐的,烟尘散去。
此时的毒骷蛙被巨石压在了地下,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毒骷蛙。”
看着毒骷蛙那惨样,范雄有些自闭了。
他僵硬的扭动脑袋,将目光放在了壶壶身上。
这丫的还是壶壶,你确定这不是一只披着壶壶皮的神兽?
“可恶,可恶,可恶。”
“这可是世界赛啊,有多少人在看着。”
范雄低着头,眼中此时已经充满了血丝。
他忽然间想到自己出现前许下的那些壮志豪言。
现在他的亲朋好友们,肯定正围绕在电视机前看着这场比赛的转播吧?
但是他现在到底做了什么?
此时的他,竟然被一只壶壶压制的闯不过气来了。
这是壶壶啊,一种只会酿果汁,没有任何训练家会将其作为主力的精灵。
他或许是世界赛上,第一个败在壶壶手中的训练家吧?
而且,还是这样几乎碾压的被击败,面对一只壶壶,他竟然也会如此无力。
“不行,怎么可以,不能够。”
此时的范雄,冷汗抑制不住的从额头流淌下来。
它的目光落在了那只站立在巨石上的身影,整个精神都有些恍惚起来。
“不行,最少,最少,最少要击败这只壶壶。”
“当时要怎么做,一切方法似乎都对这只壶壶无效。”
“强攻,没有错只能够靠强攻了,就像之前的火焰鸡一样,不惜一切代价的进攻。”
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范雄的手在腰间的精灵球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最后面一颗精灵球上。
“去吧,去吧,去吧,碾碎它!”
剧烈的吸着气,范雄扔出了手中的精灵球。
随着一声怒吼,一个身形壮硕无比的精灵出现在了场中。
这只精灵正是请假王,精灵之中拥有着超越神兽的种族值的存在。
现在,或许是因为范雄是专精格斗属性精灵的训练家,这只请假王比起一般都请假王还要壮硕的多。
显然,此时的请假王加上他自身的种族优势,在格斗招式的威力上,完全不逊色甚至要超越了大部分的格斗属性精灵。
“请假王,终极冲击!”
范雄几乎是竭嘶底里的喊出了这句话,眼睛睁大到极限,眼中充满了血色。
“要拼命了吗?”
对面的洛尘轻轻皱了下眉。
现在的壶壶已经使用了力量戏法,防御上面可撑不住请假王的终极冲击。
“如此的话,只能正面上了。”
“壶壶,使出破壳,然后使出尖石攻击!”
看着这一幕后,洛尘也是非常果断。
“壶壶,壶壶。”
听到洛尘的话后,壶壶那绿豆大的眼睛露出认真。
在刹那间,它直接燃烧了自己的全部力量,身影猛然间从龟壳之中钻出。
在壶壶的身影钻出龟壳之后,全身的力量再度得到提升。
破壳招式的作用是,打破外壳,降低自己的防御和特防,但大幅提高攻击、特攻和速度。
在力量戏法和破壳的双重作用下,壶壶的攻击力似乎是达到了一个极限。
与此同时,壶壶体内的能量方块也是全部都燃烧了起来,化为了恐怖的能量波动缭绕在壶壶周身,生命能量流淌全身,维持着壶壶此时的身体状态。
轰!
只是依靠着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壶壶身下的地面就是开始颤抖起来,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下一刻,壶壶开始使出尖石攻击,只见一枚尖石在它身前出现,并且开始不断的凝聚着,变得越来越来,最后化为了一把长枪。
在壶壶恐怖的力量加持下,只是轻轻的一松,尖石化作的长枪猛然间激射而出,如长虹贯日般射向了对面的请假王。
此时的请假王在使出了终极冲击后,身体的周围都包裹上了一道能量护罩,整个身影顶着能量护罩前行。
轰!
在场地中央,两道攻击碰撞到了一起。
尖石长枪直接顶在了能量护罩上,恐怖的能量肆虐着。
只是片刻的僵持,一阵护罩破碎的声音陡然间响起,随后遍布整个护罩。
在尖石长枪的攻击下,请假王终极冲击的能量护罩竟然被击碎了,随后尖石长枪直接和请假王那包裹着能量的身体碰撞。
轰!
这一下子,就像是火星撞地球一般,直接发生了恐怖的爆炸。
爆炸的烟尘肆虐全场,怕打在周围立起的能量结界上,使得整个能量结界都是晃动了一下。
“好恐怖。”
看着场中如天灾般的情形,观众们张张嘴。
很难想象这会是一只壶壶和请假王的战斗,作为一只壶壶,这只壶壶早已经突破了种族极限。
“怎么回事,这种攻击。”
对面的范雄瞪着眼睛,眼前的一切有些超出他的思考范围了。
一只壶壶竟然开始和请假王比起力量来了,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壶壶那天生低下的力量,怎么可请假王这种拥有着神兽力量的精灵比!
呼呼呼~
渐渐的,一阵风吹过,场中的烟雾散去。
出现在观众眼中的,是一片残破不堪的地面。
而在场地的中央,只见请假王此时手中正抓住尖石长枪,身体前面留下一道深深沟壑。
显然为了抵挡这道攻击,请假王前冲的身影直接顿住,还被带飞了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