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4ibt火熱玄幻小說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四百九十九章 怕不怕分享-38wxc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结婚从来都是人生的大事,能把人忙得晕头转向,不想再结第二次。然后呢,有些人过几年就忘了。
好在,田小胖背后靠着黑瞎子屯这棵大树,啥事儿都有人帮着张罗到前头。大伙儿都给他忙活着,反倒是小胖子成了闲人。
既然没啥事,就护送老丈母娘去多伦诺尔吧,婚前,怎么也得跟其其格碰碰面,商量一些具体的事情。
正好娃子们都放假呢,一听这个消息,自然不甘落后,争先恐后要跟着去。愁得小胖子直摇头:“啥时候才能把你们这些小尾(yǐ)巴给甩了呢——”
“嘻嘻,干爹啊,你这辈子是肯定甩不掉了,俺们都赖上你啦。”小囡囡笑嘻嘻地替娃子们发声。
既然甩不掉,那就带着呗,就是娃子们太多,一辆车坐不下。索性,像小雪他们几个太小的坐车里,剩下的,都骑鹿去。
于是,一大家子,就跟旅游似的,正式上鹿。惹得游客们都眼馋不已,嚷嚷着也要骑鹿转一圈。
本来就有这个旅游项目,当然没问题。所以,在田小胖他们身后,还浩浩荡荡跟了好几十头鹿,上边坐着美滋滋的游客。
当然美了:这秋高气爽的,天空高远,地上草木开始枯黄,秋风涌起,放眼望去,芦苇荡就像是起伏的波浪,简直是美不胜收啊。
小胖子回头望望,感觉挺壮观,到时候接亲,每头鹿再戴上一朵大红花,肯定更牛——肯定更鹿!
有些日子没到甸子这边转悠了,主要是黑瞎子屯的旅游业已经彻底走上正轨,基本不用田小胖跟着带团儿了。
不远处的南边,可以看到,几十个人在那里忙碌,还隐隐传来机械的轰鸣。那是大馒头屯的村民,在王村长的带领下,正在向这边清理河道,争取早点把月亮湖里的水引过去。
虽然草木开始枯黄倒伏,但是,甸子上却不乏生机。今年新繁殖出来的各种候鸟,也都为大迁徙进行着最后的准备。
最好的准备就是多吃啊,积蓄体能,到时候才能不掉队。所以,甸子上随处可见繁忙的捕食情景。
还有不少在天空中成群结队飞过,这些大多不是老鸟,都是今年的雏儿,在锻炼飞翔能力。
“干爹,我也要飞!”小雪骑了一头驯鹿,望着天空中的飞鸟,想起了干爹答应过她的事儿。
本来,刚治好病,田小胖以为这丫头要缓些日子呢。结果,第二天就彻底满血复活了,这不,连越野车里都不坐,非得跟着小囡囡他们一起骑鹿。
这里面的原因,田小胖也能猜到一些,肯定是玉髓的功效。
其实,早就可以叫沙雕驮着小丫头飞的,只不过因为原本体质太弱,所以才一直没有兑现。看到人家还记得真真的,田小胖当然也不能食言,于是,使劲打了几个唿哨,想把沙雕给叫来。
结果呢,沙雕没见影,却把一大群白天鹅给招来了,吓得小猴子骑着小霸王,就要逃跑。
好在,有龙小妹在场,天鹅群很给面子,并没有发动攻击。田小胖看到天鹅群里面,多出来不少羽毛还泛灰的小家伙,这些,都是今年在这里出生的。
说是小家伙,其实个头已经跟成年的天鹅一边大,就是看上去还有点稚嫩,带着点丑小鸭的影子。
真好啊,以后这里的天鹅肯定越来越多。田小胖满意地望着天鹅飞向月亮湖那边,月亮湖变成天鹅湖,他心中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看到死对头的大军飞走了,小白这才从小霸王的肚皮地下钻出来,将手指塞进嘴里,打了一个唿哨。声音比刚才那个响多了。
不过呢,也没啥反应,难道是沙雕距离这里太远,瞧不见?不对,小白都瞧见了,就在前方不远处的高空,有一只大鸟在盘旋,肯定是沙雕。
小猴子有点生气了:翅膀硬了是吧,连偶都不搭理,信不信把你的毛都拔了。
于是就叫小霸王驮着,向沙雕盘旋的地方飞了过去,嘴里还连连打着唿哨,催促这家伙赶紧下来领命。
这下总算是有点效果了,天空中的沙雕盘旋而下,向小猴子掠去。小白坐在小霸王背上,小爪子还比比划划的,嘴里也不忿地噢噢着,大意是埋怨对方动作太慢,以后不给你肉吃啦。
“小白,小心!”远处,传来田小胖的呼叫声。
有啥好小心的,沙雕还能反水不成,老爹你就知道瞎操心——小白满不在乎,然后就听到头顶劲风袭来,还伴着滔天的杀气。
猛抬头,只见空中的金雕张开一双利爪,正向小猴子抓来。到这个时候,小白也终于发现,这只金雕,并不是沙雕,体型比沙雕要小上很多。
即便如此,要是被它那双钢钩一般的利爪给抓到,小猴子也肯定不好过。
危急时刻,还是小霸王比较靠谱,头顶的长角轻轻一晃,就听当的一声脆响,正好挡住鹰爪。而刚才短暂的撞击,竟然发出金属相碰一般的声响。
小霸王根本都没使劲,只是挡了一下,那只金雕还是在空中打了个趔趄,差点掉到草地上。这只金雕的飞行能力还算挺强,使劲扇动几下翅膀,这才恢复平衡,重新拉高。不过却并不飞走,而是继续在小白和小霸王头顶上空盘旋,显然是记仇了,准备伺机发动二次攻击。
“哈哈,又来了一只金雕,不知道这家伙是公是母,要是母的,沙雕总算可以娶媳妇啦——”田小胖嘴里大呼小叫的,然后就看着周围的人都瞧着他,眼神有点古怪。
咋了,俺说错话了吗?田小胖有点摸门不着。
领着游客骑鹿的包大吵吵咳嗽一声:“小胖你说的对呀,沙雕总算可以娶媳妇喽——”
哈哈哈,大伙忍不住哄笑起来,田小胖也有点尴尬地抓抓后脑勺:这咋还把自个给骂进去了呢,俺可不是马上要娶媳妇吗?
于是气呼呼地朝着天上的金雕一指:“这只肯定是公的!”
不管公的母的,既然来到黑瞎子屯的草甸子,就不能胡来。从它刚才都敢攻击小猴子就能瞧出来,这家伙还是挺凶的,肯定也会搏击那些水鸟。
连海东青都能捕捉天鹅大雁啥的,就更不要说草原金雕了,这种猛禽,都敢跟狼搏斗,你就说猛不猛吧?
而以田小胖对黑瞎子屯领地的掌控能力来看,这只金雕显然也是新飞来的,估计也就是今天的事儿,否则的话,小胖子早就能得到情报了。
必须把沙雕叫来,认领这个小弟,免得在草甸子这边肆意捕猎。要是真猎杀一头黄羊啥的,那还不得心疼死?
想到这里,田小胖又叫小白赶紧呼叫沙雕。早知道,就给沙雕配个呼机好了,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传呼台啊?
“会不会是去了二师父那边呢?”有聪明的小娃子提醒大师父。
想想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沙雕也喜欢去丹珠寺那边,好几个月没看到大晃,可能就在那边多停留一阵。
于是,连忙给大晃打个电话,果然,沙雕正在他那边,冒充神鹰,从游客那混肉吃呢。
“这沙雕,赶紧叫它回来,有情况!”田小胖也哭笑不得:这一个个的,都成精了是吧?
金雕的飞行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大一会工夫,就看到一个更加庞大的黑影,向这边飞来。
明显能够感觉到,这边的金雕变得不安起来,嘴里发出一声鸣叫,而回应它的,则是沙雕更加嘹亮的鹰啼。
不用战斗,动物都能知晓对方的强弱,从而正确判断形势。这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能,要是没这个本事,冒冒失失上去送死,早就灭绝了。
这只金雕也明显感觉到沙雕的强大,无论从体型还是叫声的气势上,都远远超过它。于是不敢恋战,只能选择撤出对方的领地。
一般来说,金雕的领地也就几十公里的样子,这只金雕初来乍到,也不想挑事儿。
走是绝对不会再走的,因为它已经发现,这里的食物,简直太丰富了,刚才都瞧眼花了好不好。而且,在这里感觉还特别舒服。
动物虽然不知道熊能量的存在,但是,它们敏锐的直觉,却照样能感受到,生活在这里的益处。
沙雕看到对方不战而逃,更来劲了,猛然加速,朝着对方追了上去。它的身体经过强化,很快就越追越近,眼瞅着就要追上了。
“不要伤了人家啊——”田小胖还有点不大放心,嘴里大声呼喊,也不知道沙雕这货能不能听懂。
可是下一瞬间,小胖子大跌眼镜:原来,形势忽然逆转,追击者和被追击者已经互换了角色。
变成了沙雕急匆匆地往回飞,那只新来的金雕,则气势汹汹地在后边紧追不舍,嘴里还不时发出一声声响亮的鸣叫,估计是叫阵呢:小子,有种别跑!
这啥情况?游客也都看傻眼了:这只后来的,体型瞧着挺威猛,原来是样子货。
田小胖也气得直拍大腿:“新来的金雕,肯定是母的。沙雕啊沙雕,原来你竟然是个怕老婆的——再说了,现在还不一定是你老婆呢,你怕个什么劲,拿出你的男子汉气概,堂堂男子汉,怎么可以怕老婆呢!”
咳咳,田小胖正说的来劲呢,就听到身边有人咳嗽。斜眼一瞥,正是准丈母娘索隆高娃,笑吟吟地望着他。
小胖子立刻缩了缩脖子:“嘿嘿,正常,正常啊,瞧不出来,沙雕你还是个疼老婆的,值得表扬,值得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