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x4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有一個庇護所 txt-0729 血藥看書-nm9xy

我有一個庇護所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庇護所
乔治知道‘西弗斯特’是安息鸟,但没想到有这么牛。
那个被奈诺法利说‘有几个小家伙的确有点水平’的家伙,其中有一个恐怕就是他了。
这两个大奖,乔治是听安东尼提过的。‘阿丽雅德妮’被认为是最神秘的一个神明,揭开了‘阿丽雅德妮’的面纱,便意味着解答了世界谜题——比如证明了某某大猜想。
而点燃‘米罗修斯’(智慧之神原名)的火炬,意味着点燃了真理的火种——也就是发现了世界上还未发现的真理。比如说‘伽利略’。
也就是说,如果有个人拿下了这个奖,便意味着他改变了一个时代!
前一个奖项还算好,安东尼在21岁的时候也曾经拿到过一个——顺便刷新了罗斯格德创下的年龄记录。但这后一个奖项,却一直是安东尼的一大遗憾。因为被放逐出禁断圣所的缘故,他的所有论文都被撤掉了,提名也就没了。
至于罗斯格德,禁断圣所不承认有这个人——倒是可以拿下一个禁断圣所最为痛恨奖(研究了智慧之神的肉体),以及圣庭头号通缉犯的名誉(将圣庭英灵神殿的圣体偷来做成了黑武士,用拉斯伯恩的名字,搞定了瘟疫)。
想到这里,乔治不由点了点头,怪不得‘西弗斯特’的课程那么多人去!有关于‘言出法随’这种学术理论,庇护所还在研究,但星辰大学可是早就接触到喀什雅人的理论了,虽然那个时候,帕洛斯还不是很懂,但他的学生们,却是帮助他将这个理论搭建了起来。
而‘西弗斯特’便是摘下最后一个成果的那个人——他的研究成果,足以让庇护所减少许多年的研究时间。
而这个家伙,也足以说的上是与安东尼同样层次的人了。
在一番攀谈之后,‘西弗斯特’这名安息鸟,不由有些尴尬的对乔治笑了笑,乔治也意味深长的瞧了这个家伙一眼,随后两人便满面笑容的坐在了沙发上面。
许多事情尽在不言之中。
这个家伙是帕洛斯带出来的,但后来却加入了安息鸟这群恐怖分子的团队,还混成了头领之一。说起来是有点吃里扒外了——有那么一点给人家养孩子的感觉。
如果庇护所不打算招收安息鸟。帕洛斯搞不好会清理门户的。
不过他现在却是受到了提拔——说到底,他进入安息鸟还是为了学术研究,星辰大学提供不了那么多的恶魔素材,他直接借助其它的渠道,来实现自己的科研梦了。而如果没有安息鸟的这个身份,他也只能成为一名纯粹的科研者,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黑魔法大师。
在星辰学院中,像是‘西弗斯特’这样既有知识又有实力的人不多,但光轮知识这一块,成被称之为大佬的倒是的确不少。
巫师们的年龄都比较长,在这三百年里,这世界又处于技术大爆炸的年代,所以在世的‘诺奖’得主还是很多的。虽然大部分都在那禁断圣所(奖项便是通往那最高学府的门票)。但在星辰学院的,今天基本都过来了。
不说这些巫师,就是他们的学生,也属于这个世界上最为顶尖的博士与教授了,每一个都足以进入安东尼的核心研究团队了。
如果安东尼在这里,必定会死死的拉着乔治的袖子,告诉他将这些巫师全都给绑回去。
他的这个愿望,看来是能够实现了,因为从这些人与苏菲娅的谈论的项目中,乔治能够看出,苏菲娅不光是将这些人都绑上了庇护所的这条船,连他们的那些学生,也都给打包了。
看起来,日后这些巫师们,经常都会来庇护所出差的。
看了一会热闹之后,乔治与‘西弗斯特’闲聊起来。此时一个矮小的家伙端着食物走了过来,乔治抬头一看,竟然是阿吉。
瞧阿吉那悠悠斋斋的样子,应该是混进来有一会了。看起来,巫师们似乎都将他当做了庇护所的成员。阿吉是不知道乔治下课之后会来这边的,但想来他应该是与艾琳的人沟通了。因为学院中有不少‘自己人’的缘故,这个皇家学院对于庇护所的夜魇们来说,的确是想用哪个身份就用哪个身份,想去哪就去哪。
乔治招手让阿吉坐了过来,问起了那几个血族的事情。
“头儿,我们插进去了一个钉子,今儿个就准备抓大鱼吧~”阿吉将事情叙述了起来。
阿吉他们在尾随之后,成功的抓到了几个人。不过这几个人都小喽啰——的确就是达芙妮她们没工夫理会的小鱼。他们都是被其血族感染的,不知道源头是谁。
这对于爱搞事的夜魇们来说,显然是有些不解渴的,于是他们拷问了一通之后,发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血族们经常暗中交易一种名为‘血药’的东西。
“…这种血药似乎不只是在血族之间流传,许多巫师也是偷偷服用的。”
“血药?”乔治打断了阿吉,看向了西弗斯特。
西弗斯特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东西我有所听闻,是一种肮脏的违禁品——它能够增强人的魔力,效果比‘女妖之泪’还要好上许多。对于学徒与低阶巫师来说,是一种突破瓶颈的珍贵魔药。而且这东西在服用过后,能够让人保持青春。最为关键的是,它的价格及其低廉…”
女妖之泪也是一种违禁药物——能炼制的都是黑巫师。但女妖之泪之所以被列为禁忌药物,主要是因为它的材料是灵体。
但血药就不同了,它的炼制方法要更加的邪恶,而材料也不是灵体,是处子!因此这种魔药是绝对禁止的。
“这东西似乎能够让血族极大的满足血瘾,并且在服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血族也将变得与正常人类一样——就算神官,也无法发现这些服用了血药的血族的身份。”
西弗斯特继续说道:“与其它魔药不同,这些血药的配方被人有意的流传了出来——而且是优化版,就连学徒都可以炼制!我们(指安息鸟)曾经对这些流传出来的配方进行过研究。发现这些配方都有些问题——如果是一位大炼金师来弄,不会有副作用。但如果是普通的巫师,便无法将‘血祭’时留下的怨念和‘材料’的杂质根除。”
“这些残留的怨念和杂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它们甚至会让劣质品变得效果更好,且还会让老者容光焕发、重建雄风!所以许多大巫师甚至也是会悄悄的特地购买这些特别的血药的。但关键就在于,这些魔药中隐藏着一种极其高明的诅咒,如果不是专精于黑暗魔法研究的人,根本察觉不出这些阴险的诅咒。”
西弗斯特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这些诅咒,便寄生在那些怨念和杂质之中,它们在被服用过后,便会悄无声息的在人体内积累,当它们积累到一定程度,收咒者只要受到一点外界的刺激——比如特别的魔咒,又或者血月。那么,受咒者就会变成血族,成为恶魔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