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6cr精品都市异能 末代駙馬 ptt-第二十四章鑒賞-q2bxp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靠着一身官军的衣着,罗虎率部轻松入城,临漳县令甚至还为之提供了粮草辎重。
但不久后,罗虎身份暴露,而那县令也只是迟疑片刻便直接选择了投降。实际上城中只有三百弱卒和少数乡勇,面对已经入城的数千精骑,他抵抗与否已没有丝毫意义。但之后他的所为却意义重大,在他的主动领路下,罗虎成功袭取了成安、邯郸。
广平守军意识到事情不对,连忙收兵入城,但也只守了半日便被罗虎攻破。而后,罗虎率部渡过沙河,直逼顺德府治所邢台。顺德知府坚守不出,而罗虎也没在那里多做停留,直接绕城而过,从邢台西侧攻破巨鹿、新河等地,兵锋直插入真定府境内。
而随着罗虎的势如破竹,很多当地的匪寇纷纷来投,使其声势越来越大。当其进攻衡水的时候,除了他手下的六千精骑外,还有近两万新近投靠的当地匪寇。他打出闯王旗号,每到一地除了没收宗室勋亲,政府仓廪及贪官污吏的家产,还通过追赃助饷,向当地富户乡绅索要钱粮。
而一切所得,除了一部分用来供应士卒外,剩余的都被罗虎分给了当地贫苦百姓。罗虎攻城略地的同时也把李自成的仁义之名传遍了北地,无数人争相来投,其中不乏一些审时度势的州县官吏和守将。
一时间京师震动,到处都传言数万闯军已经杀到京畿地区。大量乡绅携带家口拥向京师,或东逃入河间府。而在路上,不断匪寇抢劫、官府勒索,死者不计其数。罗虎就犹如进了羊群的饿狼,搅的北地天翻地覆,使本就孱弱的大明底层统治体系彻底陷入了混乱。
但罗虎此举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周显的困境。本因为周显私自出兵大名府,违背太祖之法改革土地税制而对他大加挞伐,一心想要杀之而后快的朝廷群臣突然转了方向,不再叫嚣着追罪周显,反而纷纷上奏让崇祯帝调他北上以卫京师。
当然,他们中的大部分可不是抱着忠君爱国的思想,而是闯军的追赃助饷已经触及他们的根本利益。
到目前为止,崇祯帝已经给周显下了两封奏折。但他思索之后,却以闯军进攻鲁西,隆武军侵入鲁南,自己兵力不足为由加以拒绝。只言说他已经下令抽调辽南、朝鲜、舟山之兵返回鲁地,但他们到达需要时间。
这里面有事实,但更多的是周显个人的考虑。周显虽然确实下了调兵的命令,但调回的兵力并不多,只有辽南的五千士卒。从周显的角度看,他不可能为了去救一个不可能守住的京师而放弃好不容易立足的朝鲜和辽南。
这也有稍微逼迫一下崇祯帝的意思。对于是否迁都,朝内讨论了一个多月,到目前还未有定论。而对于是否放弃宁远调吴三桂入关,也同样是争论不休。若是他再不做出决议,恐怕到时候想撤也撤不出来了。
罗虎所率的这支奇兵确实是目前最大的威胁,但随着越来越多匪寇的加入,他的进军速度必然放缓,也不能再隐藏踪迹。京师兵力虽然孱弱,但至少还有唐通所率的居庸关守军及崇祯帝强留下的白翥的那部精兵在,短时间内可确保无忧。
至于将来如何,看形势再做论断。
除了以上的这些,周显还不得不面对另外的一个重要的选择,那就是是否要在此时和萨摩藩开战的问题。最开始的时候,周显轻忽了岛津光久,或者说轻忽了他的野心以及日本国内各藩的贪婪,这是他的又一个重大失误。
岛津光久和李率泰取得联系之后,和满清达成了协议。由萨摩藩帮他们训练水师,并与之约定共同抗击朝鲜明军。等将明军驱逐出朝鲜后,萨摩藩可以得到朝鲜南部的四道之地作为报酬。
从那之后,岛津光久便不断派船运送清军到对马岛。到目前为止,岛上已有近六千清军。大部分都是汉人,但也有不少朝鲜人。朝鲜人是李率泰从勒克德浑那里要来的,他们是原来朝鲜水师的兵卒,擅长水战。而且,这个数量会继续增加。
除此之外,岛津光久还帮满清和荷兰人连上了线。而马绍愉从南洋传回的消息,李率泰已派人前去巴达维亚购置船只、火枪和火炮。荷兰人有着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航海技术及三桅帆船,而满清有着充足的人员。
一旦二者达成协议,必将带来无穷的麻烦。但这样的麻烦至少是将来的,真正使周显当前担心的是依旧是岛津光久。
他虽然年轻,但各方面的能力却远远超过了周显的预期。他不仅很好的处理了自己和满清、荷兰人、德川幕府之间的关系,还很好的激起了日本各藩的贪婪之心。
周显开展海贸,在旅顺、皮岛、琉球、朝鲜、南洋这些区域内,行驶的船只越来越多,货物的运载量也越来越大。海贸利润巨大,这也是周显即使在山东饥荒的情况下依旧能支撑起这么多军队的原因。
岛津光久显然看到了这点,他让手下武士扮作海盗四处抢掠。而他从抢来的货物中挑出最好的作为礼物送往各藩领主,请求他们允许自己在他们的领地内招募武士。重金之下,必有勇夫。散落日本各地的浪人、武士,以及那些贫穷的贱民纷纷涌向九州岛,使本来只有不到两万兵卒的萨摩藩的实力迅速扩张。
而其他各藩则抱着分一杯羹的想法,私下派遣武士前往九州,以私人武装的身份加入到他们的劫掠之中。而岛津光久
为了供应这些浪人和武士,岛津光久只能不断扩大劫掠范围。最初的时候,这些倭寇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朝鲜、琉球,现在已扩展到了整片黄海。就在几日前,几艘海盗船竟然胆大妄为到去袭击从旅顺撤回山东的运兵船。虽然最终击破了他们,但也损失了近百兵卒,这还是在有战船护送的情况下。
在这两个月内,遭劫的货船已有几十艘。一些人被杀,还有不少的大明客商和船工被他们劫掠回日本充当苦役。受创最严重的是朝鲜和琉球到青岛的航路,已经逼的有些商人不敢再出海。
周显之前让韩括派出舟山的海盗去偷袭日本和荷兰的商船,甚至劫掠九州沿海村庄,以打击萨摩藩和荷兰人的贸易。最初的确收到了一定的成效,但后来随着聚集在九州的武士越来越多,效果越来越差。毕竟日本人占据地理和人数的优势,而且倭人本就贫穷困苦,即使劫掠成功得到的也不多。
随着有关九州的情报传回山东,萨摩藩实力的扩张速度令周显感到了一些害怕。
林庆业几次派人去警告德川家光,但后者只是推脱这是岛津光久的个人所为,与他无关。实际上,德川家光虽然有自己的考虑,但他所说的也并非全是谎言。
德川家光为日本大名,但他并不能完全掌控日本各藩。各藩掌握着土地、赋税,同时保有一定量的军队和私人武士。而德川幕府之所以能统治日本,只因为他掌握着最多的军队,并且联合了最多的藩。
只要岛津光久没有在明面上反叛幕府,德川家光就不好干涉。因为其他各藩都在紧盯着他的位置,一个不慎就可能使整个日本再次陷入全面战乱。
关原之战,西军因为人心不齐而使德川取胜,但西军各藩到现在仍有很多人心怀不甘。而岛津氏当时分裂,一部出兵关原支持西军,一部则按兵不动。萨摩藩就是一个标杆,如若德川家光出手,其他各藩或许就会重新站队。
对于德川家光的无所作为,周显气愤的同时也品出了一些不对。或许他本就希望通过岛津光久来对抗大明,通过削弱萨摩藩来坐收渔翁之利。或是,他本身就有野心,只是让岛津光久来充当实现他野心的长枪。
林庆业最先表达了这种担忧。清军大部撤离,他率部占领朝鲜南部。到目前为止,南北双方都没有占据整个朝鲜的实力。但若是萨摩藩参战,与在朝鲜北边的勒克德浑南北夹击,那在朝鲜南部的明军便会陷入绝境。即使他不参战,在釜山等地依旧要滞留大量兵卒,因为谁都不敢保证。
所以他提议,趁萨摩藩还未壮大之前与之开战。此事得到了韩括的支持,岛津光久的野心太大。如若不狠狠的揍他一顿,终有一天他会将劫掠范围扩大到南洋和浙江海域。到时候主要的贸易通道受阻,所获利润降低,将直接影响到山东的局势。还有一点,他担心会再出现倭寇横行大明沿海的场景。
唯有在琉球的高奇持谨慎的态度,他虽然觉得靠琉球、舟山和朝鲜的兵力就完全可以战胜萨摩藩,但他担心的是将整个日本推到大明的对立面。同时他觉得在闯军已经开始向京师的进军的情况下,不宜再在海上与其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