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dcs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31-大叔救我!閲讀-rpjte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惶惶如丧家之犬,匆匆似漏网之鱼。
说的就是这会让追的没有一点皇帝陛下威严的姬贼。
他手中满打满算也就是一百五十人,要对付上万野人,那等于说开玩笑。
漫说这些野人防御高,就算是他们和六号岛上的野人一样,那这一百人打阵地战也灭不了这么多野人。
没办法,姬贼只能跑。
跑是跑了,这几天因为与野人的战斗,大家甚至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不少的族人都累的站不起来了,更是有几个,战斗中因为精神恍惚的原因被野人抓伤了。
跑出山谷到沙滩这五天来,军战部族人连带姬贼加起来也就是休息了八九个小时而已,经常的都是大家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藏身休息,没多久,那些野人准就追了上来。
对此,姬贼大骂不止。
就连一贯好脾气的泰和狩两个人,都因为得不到休息而眼珠通红,脾气暴躁无比。
姬贼更别说了,他差点没气死。
NM的从自己出道至今,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Tnnd就是獠,就是小天,也没有让自己这么惨过。
因为缺少休息,姬贼双目充血,整个人看起来杀气腾腾。
甩开向前狂奔的双腿,姬贼都觉得有些飘乎乎的,不像是在地上奔跑,更像是在云端里行走相似。
就在姬贼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抬头瞧见远处沙滩营门大开,黑藤率领着黑石庆山二人,统领军战部留守精锐杀出。
当即,姬贼虎目放光,大喝一声:“大叔救我!”
黑藤一道风的冲到了姬贼跟前,领着手下人拦住了那些野人,口中大喊:“陛下您先撤退,这里我挡着!”
有黑藤这股子生力军帮忙,姬贼终于是撤回了营地之中,进了营门,姬贼和泰还有狩阿观他们这百十号子人,就跟被抽空了力气一般,一个个扑通扑通跌倒在了地上,虚弱的再起不能。
大家全都喘着粗气,彼此看着,一个个哈哈大笑。
阿石慌张走过来参见姬贼。
姬贼则摆着手,脸上浮现出来凶狠:“妈的终于让老子回来了!长毛牲口们,看爸爸怎么收拾你们!”
嘴里头放着狠话,黑藤与手下也狼狈不堪的退了回来。
他们退回放下了营门,不留神截断了十多个野人进了营地。
正巧这时候姬贼刚放完狠话,一看到那十多个脸上带着懵逼表情的野人,用手一挥,指了过去:“给我宰了他们!”
姬贼话落下,被追了一路的族人憋着的恶气终于有撒的地方了,泰第一个跳起来,手拿着水火无情棒,过去了一棒一个,不一会儿,十几个野人全都敲死在了当场。
这么会,木墙上防守的军战部族人回头来报告野人正在冲击木墙。
因为木墙加高的缘故,所以之前能跳进来的野人这会全都撞得七荤八素。
他们掉下来之后看着那木墙还怀疑人生,看哪个样子,就好像是在说之前可以跳过去,为什么这次跳不过去?难道是自己退步了?
赶上这会姬贼带着人上了木墙,一看到这些野人冲击木墙时就气不打一出来:“孙子,追了爸爸这么久追的很痛快吧?”
黑藤无语,问姬贼道:“陛下,您这都是什么辈儿啊。”
姬贼摆摆手:“什么辈不重要,去,把咱们武器都拉出来,让这些畜生好好尝尝咱们手段!”
黑藤答应一声,就吩咐族人拽起弓弩。
姬贼挥手给拦住了:“弓弩就算了,把床弩来过来,普通弩箭破不开他们防御。”
搁在之前黑藤肯定会质疑一番的,但是现在他相信了。
没别的,刚才他冲出去和野人战斗的时候见到了,铁刀劈过去在野人身上,只是让野人疼的嗷嗷叫唤一阵,并未曾对野人造成什么实际性的杀伤。
姬贼这一说,黑藤也反应飞快,立刻改口让人将床弩调集过来,对齐了野人。
本来床弩从船只上卸下来的时候就装在了木墙上,开始黑藤还觉得姬贼这么做是在浪费大家的力气,可是这么会,眼瞅着外面野人如蚁群一般看不着边际,黑藤觉得姬贼太有先见之明了。
当即一声吩咐,四艘船上拆下来的八十架床弩纷纷调转炮口,对准了木墙外面的野人。
随着黑藤一声令下,床弩开始呼啸。
那将近两米长的弩箭携带着破空之势就飞了出去。
有野人胆子大,觉得床弩射出的弩箭和弓弩射出来的弩箭差不了多少,撑死了,也就是比普通弩箭大一些。
这不是,这些个野人也不知道躲避,相反的,还异常有种的挺直了胸膛来硬抗。
结果便是,敢这么做的野人全都被床弩穿胸而过,弩箭所过的地方,这些野人身体上纷纷被钻出来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当场野人尸体倒地。
不只是如此,弩箭飞出的方向,还带起来了不少野人飞在半空中,尸体一个接着一个,有的弩箭,甚至连续穿起来了三个野人方才力竭。
本来追的姬贼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嚣张野人们,在面对床弩的时候,就跟纸糊一般。
他们赖以为傲的防御力对床弩而言,就是摆设。
每一次床弩齐发,都至少有上百野人死在当场。
运气好一点的,或许只是被床弩轰炸碎了手臂或者肩膀,运气不好一点的,那就是被床弩炸开了胸膛。
三波床弩齐射,野人哄乱成了一团,所有野人嗷嗷叫着向后退,都不敢再向前了。
可床弩射程足有一千五百步,从沙滩营地到林子距离也就是一千步左右,而野人又是漫山遍野而来,等于说,你就是闭着眼睛射,也绝对不会射偏了。
这就跟一板砖闷下去,绝对会砸中人是一模一样的。
越发多的野人倒在血泊之中,越来越多的野人产生了恐惧。
仿若每一次野人的死亡,都会让剩下的野人士气衰退一分。
营地前扔下了数百野人尸体,剩下所有的野人全都退回到了林子里面。
姬贼伸出来一只脚踩在了木墙上,冲着林子方向破口大骂:“来啊!特么的你们不是很有种么!来啊,继续来追我啊!”
泰狩阿观三个全都松了一口气,一擦脑门上的汗珠子:“你别说,还是床弩厉害。”
黑藤这会也反应过来了,问姬贼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野人追姬贼,不是说去救虎皮了么?
姬贼撇了撇嘴:“就是因为去救虎皮才被这么多野人追的。”
黑藤很纳闷,姬贼就把救虎皮的过程给说了一遍。
当然了,他隐去了壁画的事情。
狩因为答应了姬贼不和外人说,所以狩也没有说。
比及黑藤听完了,这才恍然大悟,回头扯脖子问:“虎皮,虎皮,虎皮人呢?”
有族人架着虎皮上了木墙,黑藤这一瞧,这还是虎皮么,都成人干了?
先是对虎皮一阵心疼,紧跟着,黑藤深吸了一口气,问虎皮道:“你说说你,弄成这样你对得起谁?还让陛下冒险去救你,呸,要点脸不了你还?”
虎皮惭愧不已,磕头只是认错。
黑藤气呼呼,姬贼看不过去了,就拉着黑藤说消消气。
黑藤很不爽:“陛下,不是我不饶他,而是这混蛋做得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你说说,这家伙做这么没有良心的事情,眼里还有我这个军战部统领么?”
姬贼幽幽的看着黑藤:“大叔,您说的这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么?你是怪虎皮没叫上你?”
黑藤老脸一红:“陛下您这话说得的,我是那样的人么。”
姬贼摆了摆手,没有继续跟黑藤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