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官企 參天雲-第303章 她的好消息讀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金兰的准老公周介回到家,脸上喜洋洋。
“你升职了吗?”金兰窝在沙发中看电视。
她的怀中抱着一个大枕头。用她的解释,这样暖和些,还能增加安全感。
对于金兰的发问,周介摆了手,“NO。”
“你买的股票大涨了吗?”
“NO、NO。”周介摆着手,脸上继续喜洋洋。
“不要卖关子,好不好。”金兰有了好奇。
周介过去,伸出手,在金兰的脸上抚了一下,咽了口水,说:“亲爱的。你得奖励我,才是啊。”
金兰明白准老公周介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说:“你不把话说明白了,想,只是白想。”
“我要是告诉你,你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你会奖励我什么?”
“真的吗?”金兰抱着枕头跳起来。
明白了。她问:“是不是程颂立案了?”
“不是。”
“感情,你耍我。”金兰用怀抱里的枕头打了周介。
周介就手把金兰揽到怀里,告诉,“远峰有麻烦了。”
哦。金兰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对于远峰的恨,远没有对程颂的强烈。
虽然,她恨程颂,是由于程晓君。
金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相信你老公嘛。作弄一个人,对于我来说,就不是一个事。动动嘴,就好了。”
得瑟。
金兰从周介怀里挣脱出来,甩了这个男人一个脸色。
对于一个副局长来说,手上多少应该有点权吧。用这点权来交换一些东西,应该可以吧。
金兰欣赏时下流行的那句话: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他们怎么处理远峰?”金兰现在关心的,就是结果。
周介告诉,“这还要走程序。但就我弄到的一些信息,初步判断,他那个董事长也就当到头了。”
“你是说,远峰不可能再当董事长了?”
“宝贝。你想他怎么样?”
“就这样,挺好。他老婆特别在意丈夫是不是董事长。”
周介的眉头皱起,问:“你不会告诉我,吃他老婆的醋吧?”
金兰明白周介问这话的意思,就又甩了这个男人一眼,说:“你想哪去了。我才不稀罕他呢。”
“可你的脸红了哇。”
“刚才用枕头打你,出力气了。”
“给你带来这样一个好消息。今天夜里,是不是要奖励一下。”周介把话头又扯到这上面,而且涎着脸,嬉笑。
金兰说:“这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我没做晚饭呢。”
“今天晚上这一餐,我来做。”周介说着,赶紧去拿围裙。
……
次日。
金兰给花可南打了一个电话。
这是她上午醒来后,想到的一个计划。
接到金兰的电话,花可南可是懵了。这个神经病女人,找他干吗?
在远程公司,有不少人知道,金兰患上抑郁症。对这种病,有人认为这就是神经病。
因为有一种抑郁症病人,有时候,就是脾气相当的坏,野蛮不讲理。甚至,发飙时,喜欢动粗。
花可南有点疑惑,这个女人,怎么想到给他打电话。
金兰请了长期病假,不来远程公司上班,花可南是知道的。
要说呢,两个人之前是上下级关系。那个时候,他认为金兰是一个不错的女人。
程颂为金兰量身定制出来一个多种经营办公室,不可能一开始就让她当主任。
为了掩人耳目,程颂让两办主任花可南兼任了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以花可南为人的圆滑,又成天在程颂身边伺候,还能不明白这个一把手的意图。于是呢,他竭尽所能,等于手把手教会了金兰怎么当领导。
领导还用教吗?
有句民间流行语,谁都可以当领导。只要背后有人罩着,干不好,干坏了总可以吧。
正如花可南判断到的,三个月后,金兰接替了他,升任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自从程颂离开远程公司,金兰就开始萎了。
近来,又弄出了一个长期病假,说是患上了抑郁症。
能够理解,职位没有了,人面前抬不起头,这就患上了抑郁症。花可南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个抑郁症病人,怎么想起来,打电话过来。
“有什么事吗?”花可南耍起了官腔。
如今的花可南,已经不是程颂执掌远程公司时的两办主任。而今,他可是远程集团的总裁。
嘻嘻,嘻嘻。金兰在电话那头乐起来。
果然是个抑郁症病人。听人说,这样的病人,有时候,就是一个神经病。
“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金兰在电话那头,口气轻松地向花可南发出了邀请。
“吃饭。省了吧。”花可南没有说出来的话,还有,就是:让别人看见,好说不好听了。
金兰对花可南应该是了解的,知道这个男人需要什么。于是,她抛出诱饵,“有一个关乎你前途的消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这确实是花可南的软肋。
“能先告诉我消息来源吗?”
“当面告诉吧。放心,我不会吃了你。”
花可南想想,也是,虽然是一个抑郁症病人,但在有人多的地方,不应该出什么事吧。
这个时候,花可南想到的,是如何防范这个神经病人而保护自己。
“你说吃饭的地点吧。”花可南妥协了。
这是中午。在一个叫上礁咖啡的地方,两个人吃着煲仔饭。
中午,准老公周介在机关食堂吃饭。在这个时候段里,金兰要多些自由。
金兰向花可南提出一个要求。
“我想结束病假,回远程公司上班。”
“你休病假,挺好的。工资全发。”
“我要回多种经营办公室。继续当我的主任。”
这个女人,脑子彻底糊涂了。
花可南说:“这个办公室,已经不存在。”
“你可以让它存在。”
“开什么玩笑。我没这个权力。”
“你是总裁。”
“这个,要董事长发话。”
“如果,你当上董事长,是不是就可以让我当这个主任了?”
“你有病吧?”花可南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咽下去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可不,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病人,脑子不健全的病人。
金兰说:“你不要这样看我。我知道的,你曾经喜欢过我。”
“不要乱说。”花可南赶紧回头,害怕有人听见了金兰说的话。
不灭妖皇
金兰却嬉笑了,说:“金总。你不够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没有错的。只是,那个时候,我是程颂的儿媳妇。你不敢,而已。”
花可南可是如坐针毡。
“哦。我还有事。”花可南起身。他后悔,自己晕了头,怎么就答应了这个女人,到这个地方来。
金兰伸手花可南的衣服,说:“坐下。”
花可南还就听话地坐下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