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門讀書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黑漆漆的环境下很难彻底分辨清对手是死是活,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每个人的脖颈上补上一刀,不管是否活着,脖子上挨了一刀再无生还的可能。
做完这一切,高个汉子带着人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屋中的血腥气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这一次高个汉子没有再走墙头,而是打开了铺子的铺门,从正门走了出去,并且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下。
那名在王家铺子外面的乞丐,随高个汉子等人一同离开了王家铺子。
离开的时候,王家铺子的铺门被重新关上。
就算有巡街的兵丁经过,也根本不可能知道铺子里面出了事。
有可能知道铺子出事的只有王家铺子一侧的邻居。
之间的打斗使瓷瓶掉在地上,摔碎了的声音可能比较大,没睡死的人有可能会注意到。
不过,就算有人猜到王家铺子出事,也很少有人会去管这种事不关己的闲事。
毕竟谁都不傻,宵禁以后还出现在街上的人,除了官府的人外,就只有那些作奸犯科的强人。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好相与的主。
高个汉子带着人,一路上专门挑着小道走,避开了巡街的兵丁,最后回到了一家虚掩着后门的院子里。
连同那名乞丐在内,所有的人都进了院子。
他们一回来,马上有人迎了上来。
“都解决了吗?”屋中出来的人低声问向一旁的高个汉子。
高个汉子点点头,道:“王登库和那些奴贼一个不剩,全都解决了,不过有兄弟受了伤,胳膊被开了道口子。”
另一边,已经有人搀扶着受伤的人走进其中的一间房间。
“怎么搞的,办这么点事还挂了彩。”来人眉头一皱,旋即又道,“进屋说。”
高个汉子和对方进了另外的一个屋子里。
来到屋中,两个人分别落座。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去了这么多人还让自己人受了伤,你这个队长要是做不好,趁早换别人来做。”回到屋中,陈武阴沉着一张脸说。
王登库和金人到宣府见了什么人,住在了什么地方,有多少人,全都被陈武手下的外情人员摸得一清二楚。
悟空传
可以说王登库和金人所有行为都在外情局的监视下。
高个汉子诉苦道:“头,这不能全怪我们,刚一进屋,我们就被屋里的奴贼给发现了,要不是兄弟们衣服里面都穿了甲,恐怕就不止是受伤了。”
“我看还是你们做事不够谨慎。”陈武语气缓和了一些。
邪 王 殘 愛 醫 妃 火辣辣
这种事情上,他不认为手下人会骗自己,只能说明奴贼比以往的对手更不好对付。
高个汉子说道:“头,这一次的对手还不是真正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奴贼,只是一些被老奴收编的汉人,听说那些真正的奴贼还要更厉害。”
“行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记得把行动经过写好交上来。”陈武对高个汉子说道。
“是。”高个汉子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当屋中只剩下陈武一个人。
他开始在心中盘算着奴贼的事情。
以前他是一名夜不收,后来加入了虎字旗,再后来成为了外情局的人,如今更是外情局在宣府的负责人。
纠缠的命运 落樱雨
奴贼这一次来宣府,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从辽东到宣府,中间隔着不少府县,而且一路上匪患频生,并不太平,可偏偏这些奴贼不远千里的来到宣府。
当然,这些奴贼来宣府的目的他早已经通过暗谍摸清楚,不然也不会制定今晚的袭杀计划。
虎字旗的几个高层,都是从辽东过来的,天然地仇视金人。
宣府商会也早就对外散播过消息,禁止山西一带的晋商与金人有生意往来,如今金人主动来到宣府,虎字旗的人自然不会再让他们活着离开。
同时,也是对宣府晋商的一种警告。
今天有王登库勾结金人,难保以后还会有其他的晋商与金人勾结。
一夜过去。
宣府的街面上重新恢复了热闹,行人川流不息,小贩推着小车来街上卖菜,屠户的肉摊也摆满了一块块切好的肉条。
街道两旁的铺面卸下了门板,开门迎客。
“死人了,死人了!”
街上突然传出尖锐的叫喊声,紧接着就见一中年人从王家的铺子里面跑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引来了街上行人和周围铺子里面的人的注意。
挨着王家铺子的几家铺子,里面的人走了出来,站到街上。
“徐掌柜,谁死了?”说话的是一家当铺掌柜。
只见他拦住了刚刚从王家铺子里面跑出来的徐掌柜。
徐掌柜脸色隐隐发白的说道:“是王家的铺子,里面死了好多的人,血流的满地都是,一个活口也没有见到。”
听到这话的当铺掌柜脸色骤然一变。
两家铺子挨得很近,中间只隔了一座院子,而这个院子的主人就是眼前这位徐掌柜。
三家离得这么近,可以说是邻居,所以对王家铺子里的情况十分清楚,王家铺子里掌柜和伙计加起来有四五口人。
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已经算得上是大案了。
“昨天我见到王东主带人去了铺子里,你有没有见到王东主?”当铺掌柜问向徐掌柜。
徐掌柜哆嗦着嘴唇说道:“我哪还敢仔细辨认,看到地上这么多尸体已经吓得两腿发抖了,也不知道王家这是得罪了哪路凶人,引来这场杀身之祸。”
“怪不得昨晚我起夜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响动,还以为是哪只猫踩掉了瓦片,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趁黑摸进了王家铺子行凶。”当铺掌柜手捋胡须说。
“你也听到昨晚的动静了?”徐掌柜看向面前的当铺掌柜,旋即说道,“半夜的时候我也听到了,不过不是瓦片掉地的声响,更像是瓷瓶一类的东西被打碎发出的声音。”
他住的地方和王家铺子只隔了一堵墙,所以听到的动静相对清晰一些。
当铺掌柜说道:“出了这么大事,徐掌柜你还是赶紧去报官吧,早一点抓到凶手,咱们这条街上的人也能早些安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