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討論-第二百八十章:誅心讀書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只是这种炫耀本身,也昭示着某种忌惮。
顾临晏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盯着苏执:“若是师姐派了人前往桑融,她恐怕不会想被我知道。”
“你觉得本王在骗你?”
“所以王爷为什么要骗我?”顾临晏渐渐恢复了冷静。
被这么一问,苏执收敛了笑意,缓了一会儿他才道:“人的确是本王和阿落一同派去的,只是今日的事, 是本王自作主张。”
不知前头的话顾临晏信了没,不过听了后半句,顾临晏眼中显出些笑意来:“王爷自作主张告诉我这件事,是为了让我知道,我欠了王爷一个人情?”
苏执眯眼看了顾临晏片刻,随即摇摇头:“不全是。”
“是吗?”顾临晏似笑非笑。
这会子他全然镇定下来,甚至有闲情逸致往雅间里头放着苏执茶盏的茶案走过去,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对顾临晏的反应,苏执大约有一点意外,不过只是一瞬,他很快也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你不好奇本王是怎么知道你的吗?”
顾临晏走到茶案旁尚未坐下,他撇一眼苏执:“师姐连蛊虫的事都告诉你了,何况是我的身份?”
话音刚落,苏执紧跟着顾临晏的话浮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来。
他缓慢道:“照和十年七月,鲁王府……”
盗墓天机之霸王鬼玺 男人两个梦
说到这里苏执便停了,而顾临晏本打算坐下,听了苏执的话,他却是僵在了原地。
顾临晏没有说话,但他看向苏执,眼中是询问。
苏执接着道:“本王抱着她从冰窖里出来,她迷迷糊糊间唤了‘顾临晏’三个字…”说着,苏执自嘲一笑,“为此,本王还吃醋了一阵子。”
后头这句顾临晏没听见,他耳边回响的全是苏执说“她迷迷糊糊间唤了‘顾临晏’三个字”。
这句话像一个魔咒,明明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只因这一句话,他却好像又回到了那天。
照和十年,七月十六日晚。
他赶到冰窖的时候,好几个鲁王府的护卫正举着刀剑往冰窖入口冲过去,几乎没有思考,他第一反应就是拦人。
起初往冰窖中冲的人不过几个,他十招以内便全解决了。
看这情形,沈落的确是被困在里头的,而苏执先前朝着这个方向来了,想是已经进去救人了。
他其实没有想到,这个恶名在外的摄政王,竟会对自己的师姐这般上心。
不过他来不及想这些,因为冰窖有人闯入的消息很快就在鲁王府传遍了,随即就来了更多的人往里冲。
顾临晏站在入口,恰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位置。
庶妃来袭:极品太子哪里逃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他就站在冰窖的入口,剑上的血没凝过。
他先等到的不是里头的人出来,而是外头苏执的人马收拾完了鲁王府的爪牙,也朝着冰窖过来了。
危险已经解除,未免暴露身份,他便躲在暗处。
直到沈落被苏执抱在怀里从入口出来,他也在暗处看着,那时他只是在想,他到底是来迟了一步。
她迷迷糊糊间唤了‘顾临晏’三个字。
所以那时候他就不仅仅是迟了一步,不仅是自己对自己失望,他也让她失望了。
本以为她对自己从来没有过期许,如今他忽然知道有过,只是时隔一年多,他知道有过期许的同时,也知道了早在那时,那唯一的期许已经被抹杀了。
婚色撩人:老公,如狼似虎 蝶姑娘
隐秘的角落里照进一束光,后来那光灭了,而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
现在他知道了,可是那光呢?他没见过,他只能凭借想象,去猜那束光是什么样子,又是怎样熄灭的。
原来苏执是来诛心的。
顾临晏闭了闭眼,将所有复杂的情绪掩住,耳边随即传来苏执的声音。
“本王不管她以前如何待你,也不管你对她是怎样的心思,但今日之后,希望你记住,沈落是本王的。”
那声音顿了顿,又响起来:“彼时你既已错过,如今她过得很好,你也不必一厢情愿试图再弥补什么。你给过她的,或是你给不了的,本王都能给她。”
顾临晏没有睁眼,只听着话音落下,脚步声响起,苏执似乎是开门出去了。
皇城十分热闹,襄安楼尤是,不过这会儿功夫,那些热闹似乎都散尽了,只剩了残羹冷炙,人走茶凉。
顾临晏睁眼看着茶案上那一盏冷透了的茶水。
他明知苏执是来诛心的,甚至他根本不知道苏执说的是真是假,可是他的心中就是忽然生起些长着刺的怅然。
有些话总说不出口,他觉得苦的不过是自己,那她呢?她会不会也一直在等着自己开口?
冰窖里头,她叫了自己的名字,那时她为什么会叫自己的名字?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师弟?
这些问题他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因为迟来的答案早已回答不了当初的问题。
……
苏执上了摄政王府的马车,店家笑盈盈一路送到了门口。
马车里头,男人闭着眼,脸上喜怒莫测。
“王爷…”越休小声唤了一句:“今日的事…要是被王妃知道了怎么办?”
“她不会知道的。”
万一那个顾临晏真是忍不住问了王妃呢?越休心里这么想,但听了苏执冷冰冰的回答,他不大敢再问。
“消息传到仙子楼了么?”苏执忽然问道。
赶马的越休连忙应声:“到了到了,昨日晚上就到了。”
里头又是半晌没了声音。
马车驶上了朱雀街,主街上百姓多,马车便走得慢了些。
“王爷……”外头的越休到底忍不住,但只是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
苏执显然知道他想问什么,他隔着车帘瞥了外头一眼:“既然容庭病危,不管是为了十五王子的安危,还是为了今日的事,他都是要回南戎的。”
越休将懂未懂地点了点头,里头随即又传出声音,这回却是变了语调,似是格外温柔了些。
“一会儿路过南酥铺子,去买点栗子糕。”
越休一愣,忙应了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