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pw7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十億次拔刀-第六百三十三章 結束吧,我有點累了!分享-wzb6r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望着沈侯白直视自己,那如利刃一般剐着他的双眼,南风不由得心下一颤。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遇到过很多强者,也和很多强者交过手,甚至还和自己的师傅,风雪楼主切磋过,虽然师傅会手下留情,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绪不宁。
“这沈侯白……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那装腔作势?”
风雪楼的一名大主宰,看着此刻的沈侯白,显得有些无语的说道。
“是啊!”
“南风师弟都使出仙体了,难道他以为仙体是什么路边的地摊货?”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敢这么说话。”
又一名风雪楼的大主宰不屑道。
似听到了这两名风雪楼大主宰的话,沈侯白扭头看向了他们,然后缓缓说道:“百大宗门!”
“都像你们这么狗眼看人低吗?”
“你说什么?”
听到沈侯白冰冷的话语,风雪楼的两名大主宰当即瞪大双眼的对着沈侯白喝道。
闻言,沈侯白毫不示弱的说道:“听不懂人话?”
“我问你们……你们这些百大宗门都这么狗眼看人低吗?”
几乎是立刻,两名风雪楼的大主宰,额头便凸起了青筋。
“聒噪。”
“沈侯白……别以为你的实力有大主宰就可以如此的嚣张,信不信……”
两名风雪楼的大主宰,其中一名声线压低中,尽显杀意的说道。
但是……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就在这时,沈侯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
“啪”一只大脚往前一跨,同时俯身之下,双眼杀机立现中……
这名大主宰级连一丝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咔’沈侯白握住神霄的手,拇指已经顶开了刀格,伴着沈侯白充满杀机的双眼闪过一道寒光,无影已经出鞘……
出鞘的同时,沈侯白心下喝道:“剥夺。”
随即,这名大主宰级身上的仙气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手中的无影已经掠过了这名大主宰级的脖子,然后沈侯白便支起了身子,接着手中无影刀花一挽……
“咔”无影入鞘,沈侯白便转过了身躯,而就在无影入鞘的同时,这名大主宰级的双眼已经瞪圆,瞪圆中他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向了沈侯白,但是……他虽然努力的不断蠕动喉结,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直到……他的头颅从双肩上滚落,在场的人才明白,他为什么说不出话来……
“师……师兄。”
看到这名大主宰级的头颅滚下,另一名风雪楼的大主宰级本能的叫喊了起来。
而就在这名大主宰级震惊的时候……
沈侯白微微转头,然后用着充满杀意的余光看了一下滚到自己脚下的,这名大主宰级的脑袋,接着喃喃说道:“我之前说主宰级连给我拔刀的资格都没有,但不要以为大主宰级可以让我拔刀,就以为大主宰级有多么的了不起!”
“对我来说,大主宰级也只是可以让我拔刀……”
“仅此而已。”
说到这里……
沈侯白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语气森冷中说道:“各位大人,如果还有人觉得沈侯白是天尊级就可以随意侮辱……”
说到这里,沈侯白停顿了一下,然后“轰”,沈侯白的身上……一股比较刚才更加强劲的仙气在这个时候涌现了出来,涌现的同时,他的身上比南风更加闪耀的金光爆发了出来,爆发的同时他冷声又道:“沈侯白会让他永远的闭上嘴巴。”
“仙……仙体。”
远处,赤阳仙君的一双眼眸仿佛要夺眶而出了似的,瞪的犹如铜铃一般。
“沈侯白这小子……已……已经凝聚出仙体了?”
什么叫惊喜,什么TM的叫TM的惊喜,赤阳仙君现在明白了,这就是惊喜。
“我想起来了,三戒之前有和我说话,沈侯白在凝聚仙体!”
“当时我还以为三戒在胡言乱语。”
“没想到……这……这竟然是真的。”
就在赤阳仙君震惊的时候……
“赤阳……他……他……他……”
一旁,一元宗主此刻的震惊并不比赤阳仙君少多少,因为他无法想象,沈侯白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可以凭借天尊级凝聚出仙体。
如果说南风凝聚出仙体已经让他惊为天人了,那么沈侯白凝聚仙体,直接就让他呼吸都感到了一丝的困难。
他很羡慕,甚至嫉妒,嫉妒赤阳宗竟然有沈侯白这样的怪物,而这个怪物……在此之前应该是一元宗的。
“这……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一定是做梦,对……我在做梦……”
比起一元宗主,元烈此时心下翻江倒海中,满满都是苦涩,他竟然将沈侯白这样的可怕存在生生把他推出了一元宗,将他推向了赤阳宗。
此刻,元烈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像沈侯白这样的天才,那就是十个他,不……百个他,万个他都比不了的。
不过三四息的样子,沈侯白已经将自己的仙体给释放了出来。
然后……沈侯白看向了南风,接着说道:“我这个是不是仙体?”
“你……”
听到沈侯白的话,南风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随着沈侯白释放出仙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南风的逆天天赋已经被沈侯白完全压制了。
因为在天尊级凝聚出仙体,那即便是南风都不敢想的事情,事实上也从未有人做到过……
“砰”。
飞船改造的观礼台上,风雪楼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并且一屁股坐到了身后的太师椅上,他没有因为沈侯白杀了他一名大主宰级的弟子而愤怒,因为沈侯白凝聚仙体比杀死他一名大主宰级的弟子更加的让他感到震撼。
看着风雪楼主一脸骇然的坐下,他的身旁……邻座的神格强者虽然没有他那么夸张,但也是一脸震惊,震惊中他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叶天骄……
“天骄,你觉得这个沈侯白怎么样?”
叶天骄没有回应,但从她微微皱起的黛眉来看,她的吃惊未必会比她的师傅少多少。
“副宗主,我们还有多少仙格碎片?”
释天宗,百大宗门排行第四的超级宗门……
此刻,释天宗的宗主,一只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哒哒哒’轻轻叩响台面的同时,对着身后的副宗主问道。
听到宗主的问询,副宗主低下了头,然后来到宗主的耳畔轻声说道:“还有两块,不过……这两块已经有归属了。”
闻言,释天宗宗主直接说道:“取消。”
“取消吗?”释天宗副宗主双眼微微一眯道。
“取消。”
“等这场战斗结束,你立刻去找这沈侯白,用这两块仙格招揽他。”
“务必把这沈侯白招揽进我释天宗。”
……
“宗主,释天宗好像已经开始行动了!”
仅隔了三四米,一名女性对着身前坐着的另一名女性话道。
闻言,坐着的女性朝着释天宗宗主看了去,然后说道:“我们还有多少仙格?”
闻言,站着的女性说道:“禀宗主,我们只有一块仙格了。”
“只有一块了吗?”
坐着的女性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虽然释天宗主和副宗主的对话很轻,但作为一名神格强者,仅三四米的距离,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呢?
如此……一块仙格对两块仙格,想要知道她的优势并不大。
不过,她还是说道:“你拿一块仙格去招揽沈侯白。”
“一块……可释天宗……”
站着的女性微微皱眉道。
“一块怎么了,以他的天赋,需要用得着两块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站着的女性似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她立刻说道:“弟子明白了。”
确实,以沈侯白的天赋,天尊级就可以凝聚仙体,那仙格想必一块也够了,如此……一块两块又有什么区别了,所以真正招揽沈侯白的还是其他的附加条件,而附加条件的话,她们广寒宫可不会比释天宗差,因为她们广寒宫乃是百大排名第三的大宗门,比他帝天宗还高了一个名次。
除此之外,她们广寒宫还是一个全女子组成的宗门,宗门里可谓美女如云,是无数男子的天堂,圣地,想进入的男人可谓数不胜数,其中也包括很多强大的男性。
如此,这样一个地方,相信在招揽沈侯白上会获取一点优势,一句话……谁不想成为万花丛中一点绿呢?
不仅是释天宗,广寒宫,此刻……观礼台上,几乎所有的百大宗门都在行动,都在窃窃私语着……
“还真是仙体……”
虎头峰上,天星的一张小嘴已经张成了一个‘o’字。
“我都说了,师兄也有仙体,这下你们信了吧。”
三戒高抬着下巴,显得牛b哄哄的说道。
然而……不管是天星还是邪月,亦或者赤少君都没有在听他说话,因为他们完完全全的沉浸在了沈侯白带给他们的震撼之中。
“混蛋……杀我师兄,我宰了你。”
悲痛之中,另一名大主宰级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沈侯白,为了给自己的师兄报仇,他在看了一眼沈侯白后,捏住了自己身侧的佩剑,然后双眼爆发出杀意的同时,伴着脚下一沉,另一只手已经拔出了佩剑的剑柄,待大吼一声后,长剑直指后脑勺而去了。
其实,除了为自己的师兄报仇,他还有一个念头,便是逆天的天才有一个就够了,那就是南风,不需要第二个……
所以比起为自己的师兄报仇,杀掉沈侯白这个在天赋上碾压南风的人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只是……
沈侯白会是那种把自己的后背给敌人的人吗?
显然……沈侯白并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是故意的……
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把他一起杀掉的理由……
现在……他有这个理由了。
就在对方的剑即将要来到沈侯白的脑袋时……沈侯白身影一晃,他已经避开了对方的剑尖,然后冰冷的目光看着对方持剑从自己的面前掠过……
确切的说应该是半个身躯掠过……
然后……沈侯白居高临下中,双眸的视线已经来到了对方映入他眼帘的脖子,接着……
“咔”,随着沈侯白手背凸起青筋,无影已经被沈侯白拔出了刀鞘,然后声线无比冷酷的说道:“我等你很久了。”
说完,无影已经毫不留情的一刀斩下。
“轰!”
一声巨响……
斗战峰上瞬间便出现了一道宽约数十米,深却不见底的沟壑,而沈侯白的面前,这名大主宰级的存在,‘砰’双腿已经跪倒在了地上,而他的头颅,睁着惊恐的眼眸,滚了几下后才堪堪面朝天的停了下来。
“哗。”
众目睽睽之下,再次斩杀一名大主宰级后,沈侯白单手一挥,随即他的周围,一道半圆形的血迹线由无影甩在了地面上。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面色狰狞中,凶光毕露道:“不自量力。”
“好强。”
叶天骄……
一直未曾说过话的她,此刻不由自主的便脱口而出道。
因为如果换成是她的话,她绝对无法像沈侯白这样,轻易的就将两名大主宰级斩杀,也就是说……在她说出‘好强’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已经认输了。
听到叶天骄的话,她的师傅……不禁瞪大起双眼,然后充斥诧异的看向了叶天骄,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有‘好强’的评价。
回看此时的沈侯白……
脖子一扭,然后冷酷的双眼看向了天际金光闪耀中,浮浮沉沉的南风,接着伴着双眼寒光流光一闪中,沈侯白喃喃说道:“结束吧,我有点累了!”
话闭,沈侯白大脚‘啪’往前一踏,随着沈侯白这一踏,大地因为不堪承受而瞬间出现了一个直径三五十米的塌陷坑……
“轰!”
与此同时,沈侯白的身上,一股滔天的仙气爆发了出来,然后‘啪’右手重新握上无影的刀柄,接着沈侯白红唇轻启道:“斩天……”
而就在沈侯白喊出‘斩天’二字的时候……
“不好!”
“南风……快跑……”
感受到沈侯白此时身后所宣泄出来的滔天仙气,风雪楼主‘蹭’的便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南风喊道。
似喊已经来不及了,风雪楼主二话不说,脚下一沉,人已经冲向了南风,因为他感觉到,沈侯白的这一刀即使是他,也不一定能够接的下,更别提南风了。
“拔刀斩。”
随着沈侯白喊出‘拔刀斩’,赤阳仙君‘砰砰砰’心脏已经不争气的快速跳动了起来。
“就是这一招,没错……就是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