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h0x寓意深刻小說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笔趣-第1138章 打劫的正確打開方式(下)鑒賞-hjhce

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小說推薦回收商的萬界之旅
流云的小伙伴罗德被惊呆了……
老大,我知道你实力卓绝,足以吊打全村,根本不不把斗圣放在眼里,可也不用在他们对峙的时候分兵吧?
面对小伙伴惊诧中又带着一丝质疑的目光,流云微微一笑,扭头撇了一眼已经被云山挡在身后的云韵。
此时的云宗主,脸上的表情跟被人抢夺了宗门重要资源的小姑娘的表情似乎不太一样。
在流云的经验中,被人抢了东西,却又没办法抢回来时,脸上除了焦急之外,还应该有一丝沮丧,甚至绝望。
可流云却没在云韵脸上找到那一丝绝望反而是找到了一丝期待……
而顺着流云视线方向搜索的罗德,似乎也发现了云韵表情的违和,眉头皱了起来……
“发现不对劲了吧?”
流云叹了口气,笑着解释道:“离开乌坦城之后,云岚宗的人开始分头行动,作为身为宗主的云韵自己一路,剩下的人又分成了六路,分别由云岚宗和墨家的斗灵、大斗师带领,对吧?”
罗德点了点头。
“我们只跟踪了云韵这一路,”流云瞥了一眼远处正在对峙的鬼千愁和云山,“剩下的六路,我们交给了小鹰和风宁的小伙伴对吧?”
“对呀?”罗德又点了点头。
“那我有跟你说过,”流云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我已经确定,丹药是在云韵手里吗?”
罗德像是遭到了重击一般,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盯着流云:“老大,你是说……”
流云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分头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七路人马,每一路都有一枚纳戒,除了云韵之外,其他六路的人手配置都差不多,要想拿下斗王还差一点,可拿下斗灵却不成问题。而且……”
“所有的纳戒,都被云韵以云岚宗的特殊手法给封印了,”流云撇了撇嘴,“如果没有云岚宗那独特的解封手法,拿到纳戒也没什么用处。”
听到这里,罗德终于反应过来:“这个云韵,搞这么复杂,只是为了掩盖丹药不在自己手里这个事实?”
“确实!”流云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场中的情况,“毕竟,所有的人都不会相信,云韵会反其道而行之。”
而云韵又遮遮掩掩,虽然没有使用斗气之翼,可赶路的速度也远远地超出了正常水平……
种种假象,终于成功地使拦截的人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云韵身上。
当然,云韵也没有想到,自家师父云山,为了家底,竟然会亲自出马……
看着云山跟鬼千愁激烈地对峙着,云韵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云韵暗度陈仓的计策固然成功了,可收尾的难度也增加了:如果她现在就暗示云山放手,狡诈的鬼千愁必定会发现其中的玄机;可如果不放手,可能会引发一场大战……
就在云韵纠结不已的时候,鬼千愁突然看了一眼流云和罗德所在的方向:“朋友,你们也是为丹药而来的吧,事成之后,我分你一半。”
“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敌不动我不动!”流云对自己布置的空间屏障很有自信。
流云这边没动,另外一边的鬼千愁开始怀疑人生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杀手,鬼千愁对于各种细节的把握还是很到位的:云韵被云山救下之后,目光曾经数次在流云两人休息的巨石附近停留。
这个细节,自然被鬼千愁注意到了。
而如果没有外力干涉,鬼千愁不认为自己徒弟能够轻易地让云韵陷入陷阱。
可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不信邪的鬼千愁,抬起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巨石。
“咦……”
鬼千愁的嘴角翘起来了。
“我就说嘛!”
看到远处鬼千愁脸上那堪称惊悚的笑容,罗德直接懵了,伸手拉了拉流云的袖子:“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流云会心一笑,一挥手,将空间屏障往前移了几十米,来到了巨石的前方。
“往下看!”
经流云这么一提醒,罗德这才注意到,巨石脚下竟然趴着这么一位。
大少爷的背一下子就湿透了:要是今天流云不在,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死呢?
趴在巨石从中的苟中王者,见鬼千愁发现了自己,不带一丝侥幸地慢慢站起来……
云山的脸直接黑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虽然不清楚对方是不是跟老鬼一伙的,可肯定不是自己这边的。
而石缝里出来这位,起身之后,背后马上就长出了斗气之翼,在石缝间跳来跳去,转眼的功夫,就来到了鬼千愁跟前。
“老鬼,纳戒里的东西,我要一半!”
见面之后,这位“石缝中苟着的王者”——“王苟石”也没客气,直接就提了条件。
“要不然……”“王苟石”扭头瞥了一眼云山,“我就帮他们收拾你徒弟!”
“阁下……”
“闭嘴!”“王苟石”瞪了正要开口的云山一眼,“不要拿我的东西来跟我讨价还价!”
云山直接抑郁了:我云岚宗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不过,事关宗门的前途,云山也只能与虎谋皮:“阁下,只要你能帮我夺回纳戒,条件随便你开?”
“随便开条件?”“王苟石”乐了,转过身给了云山一记豆腐眼,“你当我傻呀,纳戒里已经是你们云岚宗的所有家当了,而且……”
“王苟石”回过头,向鬼千愁抛了一记眉眼:“你要让我对付我至亲至爱的师弟,这价钱你可出不起!”
云山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可恶!
我云山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云山将拳头攥得咯吱咯吱作响。
“喂,我说……”“王苟石”笑呵呵地盯着咬牙切齿的云山,“要想将纳戒夺回去,也可以呀,只要你能打败我们兄弟两个!”
“王苟石”一开口,云山的气更大了,肚子都快气炸了:你这明显就是仗势欺人呀……
“抢吗?”
“王苟石”更得意了,那本就猥琐的脸上,带上了笑容之后,让云山气更大了:这张千沟万壑的脸上,加上笑容之后,怎么看怎么像幸灾乐祸。
“不抢回去是吧?”
“王苟石”回过头朝鬼千愁使了个眼色:“师弟,咱们可以回去分赃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云山欲哭无泪,可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王苟石”和他至亲至爱的师弟鬼千愁,带着云岚宗的家底和魔家四兄弟,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目送着妖魔鬼怪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之后,云韵松了口气,扭头看了看面如死灰的云山:“师父……”
“怎么了?”云山病怏怏地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瞥了云韵一眼。
“刚才那个纳戒是空的!”
“你说什么?”
云山一下子来了精神,猛地直起腰起来,一把抓住了云韵的手:“你刚才说什么?”
“师父,他们拿走的那个纳戒是空的!”
云山愣了一下,随即肆意地放生大笑了起来……
“哈哈……”
“天佑我云岚宗!”
而就在祖孙二人高兴的庆贺劫后余生的时候,流云的空间结界像水面一样波动起来……
没多会功夫,风宁带着小鹰回到了结界中。
“老大,幸不辱使命!”
说完,风宁将抢到的纳戒放到了流云手中。
流云瞥了一眼手里的纳戒,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罗德跟着笑了:云岚宗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留宿云岚山附近的流云一行人,听到了云山那充满了绝望的咆哮声……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