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8cb精品言情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第1646章鑒賞-g64gg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没有让星霸多等时间,龙天的身影很快就出现这件房子里面。
看了一眼古争的身上伤势,还有躺在角落的黑鲲,立马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
“对不起,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龙天一上来就朝着星霸道歉道。
“现在不是道歉的问题,而是古争怎么会这样,你家公子怎么会下死手,最后一幅入魔的表现。”星霸的脸色一缓,但也是快速的说道。
“我儿子已经死了,这个他不过是躯体,不过容我先逼问一番。”龙天简单的说了一下黑鲲的事情,这才上前把黑鲲单独拎了出来。
在他弑母的那刻,真正的黑鲲就已经死去,变成这样的他,无论如何,龙天都不会承认。
被从昏迷中叫醒的黑鲲,有些茫然看着面前的龙天,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束缚,下一刻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压根不在乎有外人,声泪俱下的说道。
“父亲,之前我不知道为何变成这样,就像突然间一股黑气从身体内部涌上脑袋,自己虽然能感受看到,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请相信我啊!”
这边一副痛悔的表情,连一旁的星霸都觉得对方说不定遭受温天候的阴谋才会变成那样,不过他并没有看口说话,继续看着。
“那好,现在这个人被你用所伤,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龙天脸庞绷紧,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黑鲲连忙的点头,又抛出一个重宝消息“在之前的记忆中,我知道一切,而且温天候根本不是自己,早就被人替换了,就是为了打开一个缺口,好像有一些东西想要出来。”
星霸听到这里眼瞳微微一缩,温天候竟然已经早就被人替换了,那本身的他去哪里了,难道从最初的战争,就是另外替换人准备,怪不得自己感觉对方就像变个人,自从战争开始,几乎不再露面。
“那就去吧,事情过后,面壁百万年。”龙天面色一缓,这才说道,随手把他身上的禁锢给去掉。
“我一定会悔改!”这边黑鲲立刻做出保证,同时朝着古争那边走过去。
为了防止误会,整个人的动作都是缓缓进行,一旦自己有了他心,这样他们随时可以及时禁锢自己。
来到古争面前,看着那柄依然黑雾弥漫的匕首,他缓缓的伸出手,在空中一点点勾勒出一个诡异的符号,落入他的手掌中,这才缓缓的朝着下面抓取。
“噗”
随着匕首上面闪过一丝幽光,被黑鲲拔出的匕首腹部,猛然喷出一股黑血,直射空中。
这边注意的星霸,心里一松,随着匕首的拔出,古争脸色几乎同时好看了一些。
不过就在这时,风云突变。
身后的龙天毫无征兆的伸手一抓,而黑鲲手中的符号也几乎同时一亮,再次没入古争的体内。
下一刻,黑鲲的身体就被龙天给抓住,拽了回来,重新下了封印。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虽然我把武器拔出来,可是对方被我下了单独咒术,这不属于洪荒世界,你们谁也解不开,你敢拿我怎么样,对方就是大罗也难逃一死。”黑鲲看着自己被束缚起来,反而兴奋的说道。
“看来你是想吃些苦头了,赶紧给我解开,我还可以让你死的安稳,要不然你就等着生死不如吧。”龙天看着黑鲲,冷冷的说道。
“做梦吧,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我当儿子,你..”这边黑鲲似乎看的开了,还是身后有着把柄,直接对着龙天大骂起来,把自己的不如意统统数落出来。
气的龙天身体颤抖不已,却无法拿着对方无法怎么样。
“嗡”
就在这时,空中响起一阵颤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他们纷纷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却发现是古争身上传来,一个明亮的光芒从怀中亮起,下一刻,一个可爱的女童漂浮在空中,手中的灯笼散发着幽幽的绿光,照应着房间惨绿一片。
“你们是谁?我家公子怎么了?”那个女童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现的小莹,环顾一周看到古争昏迷不醒,这才焦急的说道。
她在下面和段尘分离的时候,就已经被吩咐过了,要她跟随着古争,只有这样才能安稳在外面继续生存下来,单独一个人很危险,毕竟她的形态总归来说还是鬼物。
“对方受了暗算,现在好像只有他才能解。”星霸清楚看到一个卷轴一角,从古争怀中露出,而刚才的响动也是从这里传来,看来应该是古争得到的东西。
“我告诉你们,除了我谁也不能接触,这可是来自那里的独门法术,你们强行也无法破解,哈哈!”这边黑鲲仿佛拿捏住众人的弱点,有些傲然的站在那里,仿佛自己是个胜利者一样。
小莹看着龙天和星霸那副怒而又无能为力,似乎明白什么,然后转身飞起,在半空中看着下面的古争。
手里灯笼的绿光猛然大亮起来,一道绿芒从灯笼上落下,缓缓的在古争身上开始罩着,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呼,吓我一跳,原来是血影咒。”
过了半晌,小莹这才脸色一松,舒了一口气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血影咒,这根本不属于这里的法术。”这边黑鲲猛然一愣,随即有些不可思议的惊道。
“你是幽魂,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幽魂,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不是下面出来?你还竟然认了别人为主。”这边黑鲲根本不管别人的表情,带着惊讶的表情,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连串的说道。
“不对,不对,你不是下面上来,你是在上面的世界诞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边黑鲲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眼中的惊讶已经变成了巨大惊赫,似乎知道点什么东西。
“给我老实点!”龙天重重往着黑鲲身上一拍,在上面又添加一层法术,黑鲲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和说话。
“你能否帮助你家公子治好伤势。”龙天这才朝着小莹说道。
“能,这是一种低级的咒语,在我的记忆本能中就有这道法术,确实不好解开,不过需要的时间很长,在此期间我会非常脆弱。”小莹把手中的灯笼扔出去,悬浮在古争头顶,滴溜溜的打转。
一丝丝绿光从上面缓缓落下,不过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缓解。
“这位小友,他的安慰一切就交给我们,谁也不可能伤害到他。”星霸在旁边稍微泄露自己的一点气息,这才说道。
“那好,一切拜托给你们了。”小莹从星霸身上感受到星彩一样的气息,从面貌来看应该是父女两个,这点让他很放心。
说完,小莹手掌一抓,古争怀中的画卷就“嗖”的一下飞了出来,在半空猛然一涨,整幅画卷足足占据了大半个房间,唯一遗憾的是其中的一角依然黑漆漆一片。
小莹身子在空中化为一团绿光冲入上面,在画卷中化为一个小人,随手一挥,灯笼上面突然张开一个口子,冒出大片的绿光把古争给笼罩下去。
古争平躺的身影开始缓缓悬浮起来,跟随者灯笼缓缓没入上面的画卷之中,也同样在里面露出古争的身影,躺在草地上。
随即小莹整个人挣扎的盘坐在一旁,手中来回几次法决之后,一条条绿色水流从远边的小溪上从空中飞来,落入灯笼之上。
灯笼一闪一闪,统统把溪水给吸收进去,在身下撒花般朝着下面落下,恰好均匀落在古争身上。
做完这一切,整幅画卷开始慢慢缩小起来,最后化为正常般大小,落在古争之前的床上。
整个画卷只有水流在不断的流动,其余看起来和一副平常的画卷没有什么区别。
“这下有救了,要是真是有三长两短,我可是对不起那一帮兄弟,在我眼底下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龙天此时舒了一口气。
既然是古争身上的东西,不过如何看起来还是比较可靠,而且星霸似乎也听星彩无意说过,中间有她的存在。
“别说是你,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上达天庭,下达黄泉我也要救他,索性是吉人自有天相。”星霸也笑呵呵的说道,感觉浑身轻松不少。
不过时间长短,只要古争体内的咒术被解开,那些时间也等的起。
“嗯,我先处理这个不孝之子,她的母亲还在外面等着我,既然你们可以摆脱那些黑气的困恼,那么接下来就按照你们的计划走吧,我会带着我这边妖重新找个地方,以后如果有机会再会吧!”龙天朝着星霸拱了拱手说道。
“如果有什么事情,看在古争的份上,拿着这个就能找到我,无论什么,只要我能帮忙,定能全力以赴。”龙田扔出一片黑色的龙鳞。
仅仅是黑龙夫人的复活,就已经欠下一个大人情,可是他悄悄一算,却发现自己无法演算对方一丝一毫,看来想要还清很难,干脆就给星霸。
在怎么说,古争这个临时岳丈,他还是有着一层关系,他可是明白其中的原因。
有了古争在中间,这边龙天也对星霸热情了许多,和以前那冷冰的态度完全不同。
这一次从黑龙城跑出来的妖族也不少,他们肯定不会在一起,从这里分离的时刻,也是他们彻底飞开的时机。
“嗯,再会!”星霸点点头,看也不看那面若死灰的黑鲲,至于怎么处理,也是他们内部的事情。
龙天没有说什么,下一刻带着黑鲲的身影消失在这里。
星霸小心拿着那副画卷走了房间,至于庆功会继续举行,来宽抚所有人的心。
至于古争的事情,就被悄悄的压了下去,除了一些人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古争在其中到底做了什么。
庆功宴过后,庞大的队伍开始缓缓行动,其中这个时候龙天他们也彻底离开这里,甚至连幽皓他们一行人也同样离开了这里。
在看到半梦夫人之后,他们残存的意志决定效忠对方,在他们看来,黑龙大人已经彻底无法从世上消散,而继承大道结晶的半梦夫人就是最为正统,反正他们也是黑龙所化。
只有莫老头一小群人留在这里,除了他的人之外,就没有什么人存在。
仅仅是半个月过后,他这边静养之中,忽然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有些狼狈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师傅!”
“你没事就好,我都以为你死了。”来者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看到莫老头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之后,整个人也轻松不少。
“拖了一个人的福气,你也认识,要不然我真就回不来了。”这边莫老头立马恭敬地说道,想起自己一路的事情,有些唏嘘道。
“不过这边漏洞已经被彻底补上,但是师尊你给的东西没有盘上用场,我没有找到对方隐藏的地点。”这个时候莫老头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这才说道。
“嗯,只要被封堵上就行,对方又会少一个突破点,让天下苍生又少受一点灾难,如果真的出来,我们离得最近,也避免不了受到牵连,不知道到底是谁那么厉害?”莫老头的师尊结果随手一抛,化为一团金光消逝在远边。
“就是帮助我的小友古争,也是那枚白色的缔造者!不过他此时已经受伤,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莫老头立马说道。
“他吗?你不用担心,对方身上的福缘足够闯过这一次,看来还欠对方一个人情,除了他那一处地点依然设立我们据点,接下来我们要封闭我们那里,所有都撤回,回去之后,开始让想要出去的出去,我要细细整合一番。”
“师尊你这是?”莫老头惊喜的说道。
“想多了,只是心有所感而已,想要走到极限,至少差的很远,好了我们一起回去,回头再指派一个人和那里联系即可。”
随即莫老头他们朝着远处飞去,也同样消失在这里。
……
时间转瞬间就过去了三千年,许多事情已经被遗忘在历史中。
在离着曾经的云梦沼泽上万里之外,一个新型的城市已经建立,他仿佛建立里洪荒单独一个地方,离着附近其他人类国度,普通人想要出去,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接近对方的边境。
这座城市后面不远处,是一片巨大的森林,资源丰富,引一条地下水半绕着城市,足够他们用度。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城市,容纳着上百万的人口,据说有着仙人的存在,而且周围风调雨顺,越来越多的人跋山涉水,穿过来,定居在此地。
在这座城市的中间,有一个七层高的密檐塔楼,并不是佛塔的造型,反而更像一座祭坛。
在下面周围数千米都是空无一建筑,每天都有络绎不江湖在下面祈祷,期待自己能被选为城市护卫的一员。
据说可以修炼一种神秘的力量,让许多人非常渴望。
而他们所祭拜的就是在上面熠熠闪闪的一个护罩,每时每刻都散发让人心畏的气息,让人敬畏有加。
“我们该走了,剩下就交给你了。”此时在最上面,有几个人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口,其中星霸有些不舍得说道。
经过几千年的艰难发展,曾经的一切都已经过去,现在这里的人,经过好几戴的传承,几乎都彻底忘记以前的事情,只有那些悠久寿命的人还知道,仿佛就在眼前一样,不过大部分都已经离开这里,去了海边星彩的岛屿那边。
“我知道,一切我在这,公子绝不会受到任何侵害。”满天点点头,郑重的说道。
在和人类世界接触之后,他们冥冥之中,就知道无法很下面交集太多,就是要把自己手中的权利放给下面的人类,他们这个修为不允许真正参合进去。
现在这个已经设立城主府,而他们已经隐居在幕后,基本上大部分也早就离开了这里。
有着下面莫老头那边源源不断的粮食支援,这边在加上自己种植一些东西,也过的自娱自乐,俨然是外人面前人人向往的桃源圣地。
“这封信给古争,到时候他自然会如何选择,那么就告辞了。”星霸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想到星彩有些叹息的说道。
“我会留在他苏醒的那刻!”满天接过来再次表示道。
星霸点点头,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上面。
满天往前几步,看着极远的地方,十几个黑点朝着这里看着自己,叹了一口气之后,朝着下面走去。
在下面一层,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在一面墙壁一幅很普通的画卷挂在墙壁上,上面的场景已经三千年没有变化,周围密密麻麻刻印着一道道引灵阵,全部聚集在上面的画卷上。
在其中的另外对面,只有一个看起来生性淡泊的老者坐在地上,看着他到来,也只是眼皮子一抬,继续闭目冥想起来。
满天也没有在意,对方是下面留守这里的使者,修为只有金仙中期,只是为了看管下面的入口,还有训练一些简单守卫,其实就是曾经的信徒战士,来当作这里的守卫。
曾经的守卫,在上面一段时间过后,许多纷纷又重新回去,毕竟在上面没有丝毫寸进。
他只知道下面发生了一些变故,但不是坏事,其余也没有打听。
看着面前的画卷久久不语,良久之后,满天叹了一口气,然后整个朝着外面飞去。
他也有计划开始闭关起来,那枚古争给他的赤魂丹,他准备开始服用,突破一下自己。
这个城市,从此开始再也没有他们的痕迹。
不到危急关头,他们也不会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