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hzx人氣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討論-第八十七章 難道看錯了?【第三更!】分享-fh4ch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是的。”
左小多完全承认。
“这八条龙,虽然位于不同方向,走势各异,但龙头的位置指向,却始终是朝着这边。”
左小多道:“所以古王城,定有说法。气运所聚,彰显无疑。不过有一点,王城在西北方向,而潜龙高武,在东南方向。”
“龙脉山形,或者偶有经过,却没有任何一条,在东南腹地经过。这一点,于地理地脉之说,虽然说得过去,但多多少少有几分怪异。”
“须知在潜龙高武校址更加东南的位置……可是有三条龙脉的龙尾山脉在彼端交缠;但是一路绵延去往西北,却尽都完美避开了潜龙高武校址所在处方圆千里地界!”
“过了这一段,龙脉龙身开始交错,龙头也在蜿蜒缠绕前进,并没有丝毫避讳彼此,但为什么尽都不约而同的绕过了这一片区域呢?”
左小多对此全然想不通,不禁疑云大作。
再凝神看着那一片区域,满目所见就只得零星的几座小山头,全然没有任何的龙脉起伏之相,甚至比起其他的地方,还多有些凹陷位置,如同盆地一般。
单从望气术的角度来说,这样的地方不要说龙脉,连蛟穴都不会有!
但龙脉纵横千万里,却就是留出来了这么一片空白,直若泼墨作画,徒留一块留白,充满了不和谐的韵味。
天地大变之后,虽有陨星之变,但丰海这片区域的龙脉并不曾有什么改变。
“八条龙脉的尽头归处……终究冲天而去,也就是说这八条龙脉,此刻已经空具其形,其间龙气虽然尚存,但本质上已经稀薄异常……需要再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孕育,才能再次成型,但现在,已经是龙去脉空。”
左小多皱着眉头,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理解,怎么琢磨怎么觉得不对劲。
至少在自己看过的那么多望气术知识书里面,里面无不清清楚楚的表明:潜龙高武这样的地方,绝不会有龙脉!
“但那样的话,与校长无意中写的字的气势,却是全然相悖的,难道是我这次看错了……”
左小多心里嘀咕不已。
左小多的目光由近而远,然后又去到了更远处……在更远的东南方向,又有拿不准的落点位置。
在那边,隐隐然间有气脉翻腾,隐约的向着这边,点滴绵延。
“校长,敢问那边……什么位置?”
左小多高高的举着手,指着东南目光不能及的地方。
“那边,就是你来的方向啊。”
叶长青淡淡的笑了笑:“你们从凤凰城而来,便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
“哦哦哦……”
左小多开始回忆。
自己与李成龙一路而来……确实是接连翻越了数座大山,那几座山尽都是绵延数百上千里的山脉,可谓雄伟至极。
一直到下了山脉,再次踏足平原上,又足足狂奔了千八百里路,才到了丰海城的地域范围……
他皱眉沉思着,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非常罕见的,在这里居然看不出脉络征兆,混沌莫名。
龙脉四纵四横,四平八稳,唯其最终归处,殊途同归,尽都向着西北而去,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按照地势和望气术来说……这也应该是……属于正常……的……吧?
但左小多就是打心眼里感觉不对劲,却又说不出违和的地方到底在哪。
“看出啥了么?”叶长青笑容很温煦。
在他看来,或许就是自己作为一个校长,看到了一个可堪造就的后辈,然后,初来乍到丰海城,自己带他看看丰海城全貌……
也无妨。
左右自己也没什么事,闲着也是闲着。
而且这孩子,言谈举止是真的很有见地,还有他的相法,倒也非是夸夸其谈,而是真的有两把刷子。
至于龙脉……
千万年来,丰海城的龙脉论断早有定说,岂能另有什么变化隐衷?
若是非要说有,那才是真正开玩笑的事情呢!
“没看出来。”
左小多迷惘的摇摇头,这会的心下很是失望,还有失落。
刚才字意之判,分明应该有龙气存在!
但是实际看来,却又分明没有!
除了这等自相矛盾的状况,实在是很打击人的!
“那咱们下去吧?”叶长青笑了笑。
“好。”左小多点头。
啥也看不出来不下去难道还能住在天上,再失落再不甘心,也得知进退,拿得起放得下。
叶长青笑了笑,又再度带着左小多平平直飞,缓缓下落。
如此横向飞出七八千米,下降了大约一百米高度;左小多兀自不甘心的回头看去。
此刻,两人已经越过了龙头位置,来到了丰海城中间的上空。
若是以龙脉计算,两人现在是置身在龙身龙腹左近。
再往前飞,左小多仍是不时的回头张望。
蓦然,身处某一个角度的瞬间,他清晰的看到了,八条龙脉,从八个方向,汇聚往西北,龙头涌涌,隐隐有一种……
争先恐后的感觉。
或许,彼端……有好处?又或者是唯有从那边才能冲天而去?
也或者……
后面有什么绝世凶兽,在追赶着这八条龙,它们尽都在亡命逃窜,急急而奔……
左小多神识恍惚,似乎在隐隐约约之间想到了什么,但灵台却又模模糊糊,难以清明。
眼前陡然一花。
两人已经从高空直落而下,落点,正是自己与李成龙居住的别墅院子,刚才与叶长青谈话的位置,居然是丝毫不差!
而叶长青下落的态势极尽轻柔之能事,正好保证了落下之余,仍旧是以原本的姿势,轻轻的坐在椅子上。
而此刻,天地之间已经完全昏暗,夜幕,正式降临!
“校长这份掌控力,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左小多情不自禁的就顺口拍了一句马屁。
一想到这个,刚才还在心中萦绕的一些模糊的念头,却是被自己驱散无余。
“小滑头!”
叶长青淡淡的笑了笑,道:“这么点浅薄手段,怎么就跟空前绝后扯上关系了,项家的那两个小家伙过来找你了,老夫就回去了。你自己加油吧。”
呵呵一笑,身子蓦然消失,不见丝毫留痕。
左小多转头,正看到门吱呀一声开了。
李成龙带着项冲与项冰从房中走了出来。
“咦?你一直在这里么?怎么我刚才来却没有见到你?”
李成龙眸子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左小多皱着眉看着李成龙:“肿肿,你啥意思,咋还带人来咱家了?里面也没吃的也没喝的,你带他俩来,是要请我吃饭的么?”
项冲与项冰一起赔笑:“班长好。”
“咦?”
左小多越发的感觉不对劲了,本能的警惕了起来。
这俩人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有礼貌?
这不对劲!
这很是不对劲啊!
所谓礼贤下士,必有所求,这俩人倒是对我有重大企图!
刹那间,左小多感觉如同到了战场一般,一股毛骨悚然被人觊觎的感觉,油然而生!
“先说好,我可没钱!”
左小多义正言辞的说道:“而且我是绝不会请客的!”
三人一头黑线。
一顿饭能吃多少钱?
你至于这样么。
就算你敛财次之,也不用省这么点小钱吧?!!
眼见三人联袂而至,对于三人的来意,左小多自是一清二楚,再明白不过的了!
转头看了看李成龙,正好看到肿肿略显躲闪的眼神,不禁更是了然。
“真是狗肚子里存不住二两香油。”
左小多叹口气。
“班长,听说你这里有上年份的兰香草?”
项冰心直口快性格直爽,一看左小多要顾左右而言他,索性便直通通的问了出来,开门见山。
“什么兰香草?我没有,没有没有,还要上年份的,讲究的真多!”
左小多更不含糊,直接矢口否认,那一脸的无辜,一脸的我真没有,我很迷惘。
项冰不禁为之气结,另一个物主李成龙都已经主动交代了,你还要在这负隅顽抗,这不就是吊高来买的节奏么?
果然是敛财能手,吝啬家伙,一有敛财的机会,便不放过?
项冲躬身一揖,和声道:“左班长,这兰香草对我们项家有大用,我们也不来虚的,您需要什么条件,尽管提。无论任何要求条件,我们都无条件接受就是。”
左小多淡淡道:“你说的那什么草我是真没有,我这里只有李成龙日前寄放在我这里的一株草药,我只是帮忙保管一下,至于这株草是不是你们所求的,乃至其他种种,关我甚事?”
李成龙的眸子中登时流露出意外,还有浓烈的感激之色。
然后便是稍有些错愕。
那兰香草是两人共有之物,但是左小多现在说这话的意思,却是将自己那份所有权放弃了,变成了全然的李成龙单独持有。
也就是将此次相助项家的所有情分恩惠全都转移到李成龙一个人的身上,这对李成龙会有多大的助力,难以想象。
李成龙心中感激,但是却也心中暗笑,这家伙不会误会了什么吧?这前后画风转变的有些快啊。
左小多面色始终淡淡,心中同样的淡然,以及一股子轻松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