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kf7精华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五十四章 聖城埃斯塔力熱推-efzfb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守书人被血洗,背后的真相是如何,某人并不知道。那些都是他从迷地口耳相传的故事中,东拼西凑后所得知的一切。正规的迷地史书,某人还没有机会看到。
而在守书人被血洗的那一夜后,盆地内除了大图书馆以外的所有建筑全数拆毁,并且禁止任何人居住在附近。同时在周围的丘陵上,又建立起五座五层魔法塔,形成一个六芒星阵型,将大图书馆彻底保护在其中。
当然,这不是禁止所有人接触馆藏知识,这只是魔法师们认为可以兼具保护与借阅的作为。之后,魔法师协会的高层们,也用自己的作为表明了没有封锁知识的意思,唯独有一些和过去不一样的规矩必须遵守。
所有负责图书馆工作的人员,都必须住在丘陵的另外一侧,工作时才能进入。而那些研究着图书馆知识的魔法师们,同样必须遵守这样的规矩。盆地内,大图书馆的周围不再允许建立起民居或魔法实验室。一切建筑物都只为保护与收藏知识而服务,否则不允许存在。
也就是说可以住人,且距离最近的,其实是守卫着大图书馆的六座五层魔法塔。
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住在里头的,或是有胆量住在里面。魔法塔在塔主的控制之下,意即在魔法塔中的其他人,生命都在塔主的掌控之下。再加上塔主在魔法塔内有绝对的权力,杀个把人也不会被问责。所以大多数珍惜生命的人,都会选择住在丘陵的另一侧。
也因此,从各地来此追寻知识的人们,以六座魔法塔为端点,朝外辐射形成了埃斯塔力的六个城区。而且发展至今,扩张的城区也已经相互接在一起,成为城市包围着六座丘陵与魔法塔,魔法塔的六芒星阵型又包围着大图书馆的城市布局。
如今圣城埃斯塔力不仅仅是作为本地斐斯特区的区分会本部,也是魔法师协会的总本部。六座魔法塔的塔主,除了一位是担任区分会的会长外,其余五人则是作为总会的五位会长。
亦即魔法师协会的最高权柄,是由五人分掌,而不是集中在一人身上。不过在实际操作上,其实比较像是五个人轮流出面管事,其他人在偷懒。
但说是协会的最高权柄,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之所以会分成那么多个分区,就是因为各区幅员辽阔,相互沟通不易,也就很少有交集往来。所以各分区大多自行其事,不需要一个上级来指导他们做事情。
顶多就是彼此间有纠纷的时候,利用魔法塔的能量池,施展查尔斯呼唤术,开起迷地风格的线上视频会议,在总会长面前打打嘴仗。
但就算是总会长下达了决断,底下的分区会长不服,老实说也没什么办法。就好像历史上曾有一位分会长,直接声明违抗总会长的决定,并且呛了一句:“不爽来打我呀,笨蛋!”
……还真没人拿他有办法,除非总会要不远千里,派出足够的人手穿越整个迷地大陆,去教训那个出言不逊的分区会长。假如真那么做,那浪费的人力物力,就算把引起纠纷的那点利益全部当作补偿,也摊平不了。所以此事不了了之。
真正的法爷们,不为了面子而行事,贵族才会如此。法爷们只考虑现实与真理。
但也不是说总会长们就挂着一个头衔,无所事事。他们一个更重要的职责,就是管理大图书馆,并且研究、整理、分类馆中收藏,或是被送来的知识。因为涉及到判定的问题,不是像他们这种德高望重的学术地位,还真无法压服其他魔法师,认可其所下的判定。
所以在圣城埃斯塔力中,最初建立的I号塔是由斐斯特区的区分会会长进驻,主要负责行政事务的工作。II号到VI号塔则是负责知识与学术的工作,但在细部职责上当然还有所划分。也就造成了圣城的六个城区,有着各自的个性,并因此侧重于不同的生活机能。
“所以,说了哪么多,你们要停在哪一区?”地精托托卡尼将席德号停在圣城的高空,如此问道。
会这么问,当然是因为圣城范围广大,六个城区有各自的飞空艇停靠港。虽然互相间没有禁止通行,但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话,就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托托卡尼虽然没几次经验,但在同为飞空艇驾驶前辈的建议下,对每一个初来乍到的旅行者,作为艇主都会有一番介绍与询问。
利用首棺打开圣城的缩图,林看起来很认真地思索着地精的问题。这副情景让托托卡尼有点羡慕,当然主要是眼馋首棺的各种功能。那玩意儿在魔法师他们离开后会一并带走,不会留在飞空艇上。那位魔法师也坦言,打得赢魔王的话,他想把什么东西留下来都可以……
好吧,做不到。在托托卡尼心中的评价,那位魔王毫无疑问是这群人之中的顶点。
排名第二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居然会认为是那个男性魔法师,而不是那头黑龙。闪现术加匣切,他没有看过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组合了。
黑龙仗着种族本身的特色,占据了第三强的地位。剩下的人,都被地精归在同样一个层级。
对于那个男性魔法师,稍微摸清楚对方个性的托托卡尼,还敢开开玩笑,或是争辩一下。但对象换成那位魔王的话,他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所以对于首棺的渴望,只能够深埋了。至于自己收集材料做一个……托托卡尼看到首棺里头的紫变级魔石后,就放弃这样的想法了。
而思考中的某人,也没花上多久的时间。反正都是人生地不熟的,林直接朝哈露米伸手说:“丫头,幸运金币。”
被点名的金发少女愣了一下,才想起那个一直交给她保管,某人特别改造过,加上矮人幸运符文的金币。因为被要求随身带着,哪怕有段时间没使用,她也习惯性地将其带在身上。所以很快地,哈露米就从一只小布袋中,拿出了那枚两面都是人头的金币,交给了自己的老师。
接过这枚很有纪念性,属于迷地南方卡尔斯鲁厄帝国的精钱所改造的金币。林将埃斯塔力的实景图缩小,并顺手在图外圈用塑型术拉起了一道临时的墙壁之后,喃喃说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观音菩萨下指引,妈祖娘娘点迷津。金币掉哪里,就往哪里去。”说完,伸指一弹。
那枚金币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弹往天空。翻转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朝着缩小的实景图落去。弹跳几下,甚至还撞到了外围的墙后弹了回来,最终金币在原地骨溜溜转了几圈后,定了下来。众人一看,那是落在埃斯塔力VI号区的位置。
有了结果,林也没再继续纠结,说道:“托托卡尼,就把我们送到VI号区吧。”
“老师,决定去VI号区真的好吗?”哈露米皱着眉,问道。
对女性同胞如此提问已经免疫的某人,拾起了幸运金币,就往哈露米的手中一塞,说:“觉得不好的话,妳就自己掷到一个妳满意的地方吧。”
除了某人以外,所有人齐看向被放回到金发少女手中的钱币。话说这一路走来,有多少回遇到岔路时,都是这么决定方向的。其他人就算想要挑剔一下,总会被用这么一句话给打发。也许新加入的人还没什么感觉,但芬和两个少女,却是对某人的不负责任有些小抱怨。但……又能如何?
看到有人已经不继续管这事儿,想管的人也似乎面露无奈的表情,没法儿继续管下去。托托卡尼当然清楚,这事情就这么定局了。也就控制着席德号下降,从云层的底端穿出。
随着高度降低,城市的范围也就愈大。低速前进的席德号,依然超越了几艘飞在空中的其他飞空艇。因为迷地还没有制空权、空域的概念,所以托托卡尼很豪迈地直接切西瓜,横越了圣城埃斯塔力的上空,直接抵达VI号区的飞空艇停靠港位置。
瞅准一个空位,左摇右摆,席德号灵活地从天空中,飞空艇与飞空艇之间的间隙穿过,来到空位的正上方。因为速度已经很低了,所以就没有开艇尾的减速伞,而是直接拉起离合器,换上倒车的档位,让螺旋桨反转,同时放下起落架。
席德号就在地精的操控下,用旁人眼中难以理解的花式降落技巧,安安稳稳地停在空地处。只不过这样的操作,在某人的眼中就是失误、修正,又失误、又修正,不断失误、不断修正的结果,才不是什么炫技的花式降落。坐在里头都快晕机了。
拉起离合器,挂上空档。引擎虽保持惰转,螺旋桨却不再继续旋转了。托托卡尼按照操作说明书,确认仪表状态一切正常后,才依标准程序停机。
圣城埃斯塔力,抵达。
所有的魔法权能收归飞空艇的能量总成中,魔法阵运转中的光芒,也随着权能消退,逐渐暗淡。唯独留下几盏油气灯,将封闭的舱内空间照得十分明亮。
作为原油分馏的产物之一,在汝拉山脉时因为便宜行事,所以油气没能够保留下来。等到在阿巴丹城进行第二次改装席德号时,特意在分馏塔旁建立了储气罐,储存这些原以为没有什么大用处的油气。
然而飞空艇上的小厨房灶台,以及照明设备,意外让油气有了用途。节省了必须要消耗权能才能进行的事情,比如说给没有开窗的飞空艇内部照明,和用魔法火焰维持炉火温度,来烹调食物。这一来一去,就让席德号的能源利用效率又增长了几个百分点。
虽然舱内有了照明,但托托卡尼还是将飞空艇的舱门打开,等待着埃斯塔力的收税官登艇检查。虽然圣城埃斯塔力实质上不属于格瓦那帝国管辖,但因为身在帝国范围内,一些行政程序也大致相同。
负责管理本地空港的魔法师,很快地就带着几个看起来很年轻、机灵的魔法学徒,登上了席德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