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6sd扣人心弦的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討論-第四七五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六六)分享-9bev0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三方可都没那么高的境界,是。那么都一样儿啊,在这个上面,哪个不希望己方实力强,甚至就一统了天下。哪怕在曹操和孙策他们那儿来说,那都不可能。还得说马超、是凉州军,人家能一统天下,只要解决了北方异族的问题就好。所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个是没有了。反正都想着己方好,那是。而有了实力,确实是能做很多事儿,没错。这个就是钱
差不多了。还是那话,有实力肯定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实力却是万万不能的,一点儿不错。所以说就没有哪一方想己方没实力的,确实,都想着有呢。谁嫌弃这个实力多啊,那是。都想着己方强啊,没错。不过确实,这个终究还是有限的。哪怕就是凉州军,他们实力超过
了兖州军和江东军,那都不假,可却不如北方异族,一点儿没错。所以说之前那样儿、现在这样儿,一切也都正常。如果说都一直一个想法,也不是那么现实、关键没有与时俱进啊,那是,这个没有还是不好、不行的。马超之前没那样儿,他没想到、想那么多,统一战线,
可人家曹操就想到了。这个也得说是经验,至少后者比起前者来,在战场的经验,那绝对多。这个一样儿是曹操超过马超的,那也是。不过是超过了不假,但却绝对比不是说太多,终究是有限的,那没错。要一下超过一大块儿,那其实也不现实,是啊。因此,前者超过了后者不假,在这个上面那确实。不过终究是有限的,并非就是无限的,那都不错,所以说这
个……曹操和兖州军知道、马超还有凉州军,他们也都清楚,这个一直也都那样儿,那是。这点超过了,自然是好的。不过他们更知道,其实后者超过自己己方,那其实更多,没错。这个曹操和兖州军,他们确实更清楚了,是啊。自己和己方,那是有超过马超和凉州军的,
一点儿不假。可说实话,对方他们,其实超过自己和己方,那要更多,没错。所以说这个实力啊,那真是决定了不少。人家有实力,就说超过己方很多,那也正常不是?曹操和兖州军来看,确实是那样儿。如果说是己方有实力的话,那确实就不是那样儿了,但现实却还是
人家有实力啊。不接受现实不行,那就是事实好吧。所以说这个也都没错,那事实就是如此……接受不接受,那都是事实,没错。可以说这个是那样儿,因此,也是不用多说了。看到了实力的强弱,实在也真是决定了不少。谁都想有实力、就像想有钱那样儿,不会说嫌弃钱多。曹操军旅都三十多年了,经验自然是超过了马超,哪怕后者也是从一八几年,就已经
加入了并州军。但是和前者依旧是不能比,马超加入并州军的时候,曹操已经带兵和山贼厮杀呢,那是。所以说这个就是差距啊,可以这么说。也就是说马超还是个小兵的时候,曹操已经带兵去征战了,那是。可以说他还真是经验丰富,并且绝对是天下顶级谋士。前者和
其人一比,就是一流武将,那确实不假,但却还不够顶级谋士,这个马超和曹操比不了。他是有点儿谋略不假,但是和专业人士,尤其是那顶级的谋士,马超还是比不上比不了人家。曹操武艺也不能说太低,也是二流,不过和马超、孙策那样儿一流武艺的,还是不能比的。后者两人,那在天下,武艺也算是有那么一号,确实。这个他不会去比较什么,也没大用,
是啊。毕竟如今的马超和孙策,他们是早已过了斗将的时期,哪怕就算是两人再想上,可手下却不会有一个同意的,这个也是。这已经限制了,要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听过两人斗将时候亲自上场,这个曹操也不是不知道,马超就和己方将领单挑过,他更是带兵攻过城。但是显然,这事儿这个时候是再也没有了,别说带兵攻城,就是斗将都没了,是啊。孙策也
那样儿,不过曹操所听到的,其人好像没带兵攻城过,但是斗将是有,这个确实。不过如今,马超和孙策,他们可都没有了,实在属下也不让,那是禁止的。一想也是,所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话怎么都有道理。反正曹操是早就不怎么动手了,这个一点儿没错。
可以说有人攻击到,没到边儿上,就已经被兖州军士卒、或者他的亲卫给解决了,那是。如今的情况,还轮不到曹操亲自动手,并非说就永远没有,可是太少了,那没错。漏网之鱼,真跑到他面前的也有,但是有几个?而且直接被曹操给咔嚓了,所以说他还能惧能怕什么?
毕竟只是普通士卒的话,那武艺如何能与曹操比?是啊,那比不上比不了。别说是普通士卒了,哪怕就是三流武将,那武艺可都不如他啊,没错。不过显然,兖州军的士卒、还有曹操的亲卫,怎么都不可能说让敌军的将领接近自己主公的。再说了,保护曹操的,那可不光只有兖州军士卒,还有将领呢,比如说许褚,那就是曹操第一号保镖。反正用一千八百多年
之后的话来说,那就是其人最得力的保镖了,没错。如果说从历史上来讲,典韦应该是其人第一保镖,之后被咔嚓了,就成许褚了,那是。不过如今这个时代,典韦早加入了凉州军,给马超做事儿,再也没有宛城之战什么的了,他没事儿,还活得好好的。曹昂也是啊、曹安
民也挺好,还有那大宛马……但是兖州军没有典韦,曹操的第一保镖还是许褚,那没错。而后者的武艺,那也是一流上等,并且在天下也是有那么一号的,是啊。别看也是突破不了,到不了吕布那样儿超一流武艺,可却也是有数的那些个之一,一流上等的武艺,那一共也没
多少个将领啊。马超、崔安、典韦、关羽、赵云、张飞、黄忠、许褚、文丑,这些都是一流上等武艺的,确实也没多少,没到十个呢。吕布武艺超一流,是超过那九个,没错。加一起也不过就十个而已,真心不多啊,那是。毕竟整个大汉,不说其他的地方,就一个大汉,那有多少武将?真心是太多了,一流武将、二流武将、三流武将,那真是一个比一个多,是。
反正就马超的话,他是没统计过,其人连自己一方有多少将领都不知道,更别说是没事儿统计那个了,真心都没大用啊,真是。所以说确实也没有,那不错,就知道很多、太多。就己方一方,那都不知道多少。知道名儿的,他印象中,几十个知道名儿的。那么不知道名儿
的,只能更多。几百个都少说了,马超的记忆中,己方上千了,就将领的话,这个他还是知道的,是啊。当然了,就兖州军也不少,至少不会说比己方少,这个肯定是。就只有江东军,他们实力在那儿摆着呢,势力也只剩下一个扬州了,所以说还能有多少将领?都不过百了,马超想法中,几十个?可能再多点儿,将近百个,也许吧,比起己方和兖州军,那还是
比不上比不了的。这个毕竟也都是实力,那一点儿没错。如果说江东军有了那实力,那倒是变厉害了,是啊。可惜,没那样儿,确实。哪有那实力,可真没有。就得说是他们也想有,可惜势力就一个州,还能多说什么?关键现在不是历史上的三国,这个大不同。历史上,刘大耳朵和孙权的联合,确实能对付北方一段时间,事实也证明了,那确实是有用的。可如今
呢,哪怕孙策和曹操兖州军联合,就差跪舔了,可最后却依旧改变不了后者他们的想法,没错。这个就没办法了、或者说没太好的办法。毕竟历史上的情况,刘大耳朵和孙仲谋,可以说他们都清楚,就只有说联合、联盟,那么一条路。那么做了,可以说两方都不会被灭,
基本上几十年都不会。但是不联合、联盟,一方被北方曹军灭,那么剩下一方,绝对也是坚持不了多久、十年、二十年,那样儿了。所以说他们自然都知道、也很清楚,该怎么去做。如今和历史可不同,哪怕曹操和孙策他们也知道,这个联合、联盟,是两军的最好出路。可
哪怕那样儿,凉州军却依旧有那个灭了两军的实力,这个是根本……确实,凉州军实力强,很强,那是。曹操兖州军,肯定超过历史上的刘大耳朵;而孙策江东军实力一样儿超过了历史上的孙权。但是现实也是,马超凉州军的实力,一样儿是比历史上曹军强、强很多,可以说两个曹军的实力也比不上一个凉州军,就是如此。所以说他们是有那个灭兖州军和江东军
的实力,哪怕他们依旧在实力上不如北方异族,那一点儿没错,一直都那样儿,确实是。那也超出大汉的地界了,不是大汉的地盘儿啊。在大汉这儿,那怎么都是凉州军实力最强、那第一可不是吹出来的,是实实在在的。因此,就是如此了。如今比起历史,后者还比不上
比不了前者,没错。不管是多少人物,还是很多百姓,都是这个时代多,架空的多,历史少了,那是。如果真说起来,这个如今的时候,是历史加上演义再加上架空,合一起的,不是历史能比的,确实。应该说如今这个时代,那可比历史复杂多了,这点马超是很有发言权
的,不错。虽说他也没经历过历史,那都不错。可马超毕竟是听了那么多、也看过史书,那绝对不是白听、白看的,不错。所以说历史上大概一个,至少几百年的事儿,马超还是了解不少的,那是。他不敢说是多了解历史,可确实,绝对也知道不少,那是。至少该知道、该了解的,那确实都知道、了解了,没错。就像很多人、很多事儿,主要的历史人物、历史
事件,基本上都知道,那是。确实,马超肯定不是全知全能的,可他确实是知道很多,比这个时代的人都强,在这个上面。一想也是,好歹其人也是穿越来的,要是在知道、了解历史方面,再不如这个时代的土著,那可真是,直接回家种田去吧,真的。毕竟这个时代的土
著,那最多只了解之前、大汉之前的历史而已,没错。可马超对之前之后的,可以说他都有所了解。真心不敢说什么博古通今,那还没有。可基本上是知道不少,那也没错。所以说这个确实,至少他来看,也是个优势?毕竟这个都可以说是以史为鉴了,那一点儿都没错,
所以……对马超来说,不管是大汉之前的、还是之后的,那历史绝对都可以说是前车之鉴了,没错。他想法其实也简单,那就是多学习古人一些好的,这个能学到多的话,那还是要的。而一些不好的,尤其是比较失败的,那绝对是前车之鉴啊,一点儿没错。而比起这个时代的土著来说,他们能借鉴的,确实只有大汉之前的历史了,那些是他们的前车之鉴。可马
超却不同、大不同。其人能借鉴的却是所有知道了解的历史,没错。至于说那些发生不发生,说起来早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借鉴太多,而在这个时代发生与否,真心不影响什么。对马超来讲,知道、了解,还能借鉴,其实就都够了,那是。当然了,如果说自己要是知道
更多的话,那怎么都是好事儿,确实。可惜啊,自己不敢说对历史怎么怎么了解,就只是知道多那么一点儿罢了,这个也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