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on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笔趣-第1186章 四分五裂推薦-g20fh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面对那天一的邀请,蔡根不由得开始多想。
说不好又是苦神挖的坑,等着自己去填,自己还是含糊点吧。
举拳难打笑脸人,人家突然这么客气,蔡根觉得再想刚才的事情,有点小家子气。
“恩恩,你好,你好,有机会一定去,有机会一定去。”
刚装起名片,又一位萨满巫师走上前来,一把握住了蔡根的手,感觉不太一样。
这是女人的手啊。
结果一张嘴确定了,果然是个女人。
“蔡老板,第一眼见你我就感觉咱俩有缘。
这头型,真是干练,一看就是爽快人。
我叫郎敏涛,钮钴禄氏的大拿,家离这里不远,有时间一定过去,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这个热情劲啊,蔡根满脑子豪爽大姐的形象。
咱俩有缘,就是你刚才想抄家伙干死我的理由吗?
现在我和天庭有牵连也不是事儿了呗?
接过名片一看,大龙省的,确实不太远,过了长白三就到了,竟然还是个什么公司的董事长,土豪啊。
“恩恩,大姐好,不远,有机会的,肯定有机会。”
郎敏涛还想再说几句话,结果被人粗暴的推开了。
“别没完没了的,好像没见过帅哥似的。”
这话就越说越好听了,而且好听到不留痕迹,蔡根心里好舒坦啊。
也不知道什么事情突然转变了他们的态度,没有一点缓冲呢。
难道是觉醒苦神的身份?
苦神对他们都那么重要吗?
“蔡老板,不用听她瞎白活,她能招待你啥好东西,胭脂俗粉而已,你怎么能看得上眼?”
胭脂俗粉啊?
其实也挺好啊,蔡根不想把问题想绝对了,太武断不好。
“对了,我叫关山勒,是瓜尔佳氏的大拿。
其实我跟你也不远,住在冰岛那边。
有时间你一定过去,老哥带你抓鲸鱼玩。
烤着吃,呲呲冒油,老香了,那才是纯爷们的休闲活动。”
鲸鱼是保护动物吧?
那玩意能用手抓吗?
姚大哥咋说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货思想觉悟有待提高啊。
冰岛不远吗?
蔡根没有出过国,但是也知道冰岛不近吧?
这萨满教还真是四分五裂呢。
“我这也没带名片,这根羽毛你收好,啥时候想去,直接烧了,我就来接你。”
这个…
蔡根拿着羽毛,都不知道咋说了。
别以为刚才给了几张名片,他们就是正常人,果不其然,正常不过三秒,就开始跑偏了。
人家都是飞鸽传书啥的,轮到自己这直接烧鸟毛吗?
别说,这鸟毛还真挺好看,足足有半米长,蔡根随手递给了自己的仓库保管员,自己口袋也放不下,总不能插脑袋上吧。
第四位萨满巫师就比较有深沉了,不紧不慢的和蔡根握了一下手。
“你好,蔡根是吧,我叫马庆阳,是佟佳氏的大拿。
家在南方春城,做点木材生意,这是我的名片。”
蔡根接过名片,一看确实算是大陆的最南边了,那边的气候也确实适合做木材生意。
刚才就是他跟佟爱国叫的二叔,难道有什么实在亲戚?
嗯?
不对啊。
为什么马佳氏的叫佟爱家,而佟佳氏的叫马庆阳呢?
这个小细节对于蔡根这个室女座来说,是天大的违和感啊。
只是第一次见面,直接问也不太好,含糊过去吧。
“蔡老板,我大爷说您能办,就一定能办,一会您多费心,我在这谢谢您了。
以后有机会到我那边玩,我带你体验异域风情。”
哎呀我去,蔡根脑子一下就乱了。
这群货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又是胭脂俗粉,又是异域风情的,他们是如何做出的判断呢?
相比较来看,还是抓鲸鱼更正规一些。
佟爱家不像佟爱国,相对正经一些,自己的小辈跑偏,他必须得管教。
“庆阳啊,你别扯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蔡老板成家了,和你二叔不是一类人。”
“大爷,您这话说得,好像我和二叔是一类似的。
再说了,成家了咋地?大丈夫三…
算了,这都是后话,以后蔡老板去了就明白了。”
第五位萨满巫师,相对的就不那么热情了,好像不愿意过来,只是怕落下,强迫自己一样。
也没和蔡根握手,只轻轻的抱了一下拳。
“我是齐佳氏的大拿齐明普,我家那边啥也没有,鸟不拉屎的戈壁滩,咱们也不熟,我就不邀请你了,以后事儿上见吧。”
戈壁滩?
蔡根一下就想到了大西北,咋就啥也没有呢?
不是有葡萄干和羊肉串吗?
难道也出国了吗?
“我也没有名片,还是加一下好友吧,我扫你还是你扫我?”
说着,齐明普掏出了手机,露出了二维码。
蔡根一看,说话一点不实诚,手机信号都有,还想要啥?
麻溜的掏出了手机,加了好友。
看到网名的时候,蔡根差点没笑出来。
史塔克的小狼…
恩,权游粉啊,只是啥也没有的戈壁滩上,能看权游吗?
蔡根等了一小会,还有俩萨满巫师没有动地方,也没有上来自我介绍的意思。
估计是对佟爱家的话有所保留,想先看看再说。
恩,不认识就不认识吧,自己也不是那么感兴趣。
“佟大爷,要不咱们先办正事吧,接下来咋整?”
蔡根话音未落,看着小二和胡小草走了过来,原本高大的按巴,也缩小了体型,只是被骑的命运并没有改变。
小二恢复了人形,拉着胡小草连跑带颠的到了蔡根身边。
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何奈子,又看了看这一圈萨满巫师,没有说话,老实的站在了蔡根身后,静观其变。
按巴被解除了束缚,正想发火。
可是恢复视力的一瞬间,就惊呆了。
萨满教今天开年会吗?
自己也没接到通知啊。
那咋来这么全呢?
萨满大拿全来了不说,这飞禽走兽的,全是自己的老熟人啊。
尤其头辈太爷都在,这可好些年没见到了。
点头示意,刚想说话,在人群中看到了被大黑熊按住的何奈子,按巴一下就急眼了。
“牙亲娄夫,你给我松开,虎爷我不在,你翻天了吧?”
大黑熊连看都没看按巴,好像他是空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