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txt-第三百七十八章 你心真大(第二更!)閲讀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血火之门内。
夏至盘膝坐于求道路顶端,转眼便是千年过去。
体内世界中。
“轰隆隆~~~”
广袤世界狂风呼啸,无数的金色沙尘让这里成为了一座沙之世界。构成这些金沙的‘沙神之力’每一丝都足以让天地境大能者变色。
“沙之道。”高空中显现出一巨大的头颅虚影,正是夏至的面孔模样。看着体内涌动的无尽沙尘,还有无穷时空破灭之力,“《沙界》第六篇第一转成了……”
第五篇圆满境界的沙神之力,此时那座蕴含一整座物质世界能量的‘世界金沙’已被全部吸收殆尽,能量和物质的结合,让夏至成功开辟出第二条道——‘沙之道’。
《沙界》绝学共分六篇,第五篇想要达到四转完美之境,对普通真神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一般都得跳出天地囚笼,开辟出道凌驾于天地规则之上才能四转大成,修炼到最终的第六篇。
那是引导修行者将自身开辟的道成就永恒主宰地步的法门。
“沙之道好说,有‘世界金沙’辅助,至少可看可参悟,还有法门指引,可心力开辟出道,该如何去做?”
夏至微微摇头,丝毫没有为再次开辟出新的道而兴奋。
“心力归真,所有心力汇聚识海,当心力足够强时,会干涉真实,形成一虚实交汇的‘点’,这一点便内含一世界。”
夏至眉头紧皱,思绪已经从绝学《沙界》转移到《心剑》上。
想要达成入室弟子的考验,就要练成《心剑》第四层‘心界’,靠心力开辟出心之世界。这不同于虚界,不同于幻境,似乎仅仅是靠想象,但难得是如何用心力具象呈现。
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做到心力圆满一体,构建完整的心之世界规则体系。
悟性也是要磨砺的,研究天地规则,宇宙运转大道,乃至深奥绝学,都是对自身悟性的一次次磨炼。
再次开辟一条道,对灵魂的孕养补益极大,夏至只觉灵魂思绪都更加灵动,心底不断浮现出更多新的想法。
论创造世界,甚至肆意改造世界,最轻松的无疑就是幻境!
因为幻,不是真实的,所以改变起来更容易。
“先利用幻境来构造演化,创出雏形,再用心力尝试。”夏至从无数个灵光中作出选择,决定还是结合虚界、幻境来参悟《心剑》。
吞噬世界中本尊传递过来的老师黑暗之主的《黑暗国度》秘法,也让夏至一起结合参悟。
“《心剑》虽强,《黑暗国度》是老师自原祖绝学领悟而来,都不简单。”夏至暗道,“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只有最符合自身的绝学,才是对自己而言最强的,别人的领悟创造,始终是别人的。”
时空破灭之道、沙之道、《心剑》、《黑暗国度》……一门门绝学、秘法以及自身之道和各种感悟萦绕在夏至心头,被他不断推演尝试。
盘膝坐着的夏至,周围虚空出现半透明的虚幻世界,无数秘纹在其中流转,好似在创造一个真实世界,九大世界运转的基本法则所化的九门一品神心的种种玄妙也不断被融合,让人惊惧恐怖的气息渐渐散发弥漫。
……
资源帝国
时光飞逝。
旁边的广场上,中年男子模样的墨祖同样坐在不远处的悬崖边,目光注视着空中永远笼罩着的血雾。
在湖心岛内,除了那些同样受困于此的士兵、战儡们,只有他自己永远寂寞的生活在这。
他已经活的太久太久了,外界的宇宙都已经又经历了五次破灭重生。
能看到一个新的面孔来到血火之门内,为了自己的信念去拼搏,这是他寂寞日子中为数不多的乐趣。
“上次来这的还是庞依那个小子。”墨祖思绪回忆着,“虽然未能将慧行兄弟的‘慧剑’修炼成,却受到触动,开辟了一新的修行体系雏形。这一宇宙纪元,最有可能踏出那一步的应该就是血刃和庞依这两个小子。”
“都快八千年了,夏至这小子也不知到底领悟到何种程度了。”
“外界的分身应该在时间加速中推演吧,八十万年看似悠长,可对修行者来说,也不过是转瞬即至,湖心岛主人留下的绝学传承……”
墨祖正在出神,陡然被身旁迥异的气息吸引,他不由转头看向旁边的夏至。
夏至坐在那,整个人却若隐若现,似真似幻。
明明是真实的,却仿佛和周围的无数虚幻世界融为一体。
那些虚幻世界,有高山峻岭,有无尽沙漠,有浩瀚海洋,还有日月星空……
每一座世界都像是虚假的幻境,可一股无形玄妙的力量在其中,似是能让这些世界真正显现出来。
“又开辟了一条道?”墨祖有些不敢确定,数千年前夏至开辟成沙之道已经让他深受震动。
困扰着无数天地境真神,甚至到宇宙终结,要进入大破灭时都无法明确自身之道,在这小家伙身上就像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
墨祖仔细看着,他生前就是开辟境,数万亿年开辟了三条道都推演至仅差一步就到达最终完美永恒的境地,对于生命达到开辟境的场景算是十分熟悉。
“算上这条新开辟出的道,这小家伙已经成功开辟了三条道了吧……”墨祖喃喃道,“这悟性,简直……”
多久没有这种受打击的感觉了,虽然墨祖现在早已不是真正的生命,更像是器灵般的存在,可有着生前记忆的他,依旧有些被打击到了。
“这就是心界之道的感觉?”夏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结合《黑暗国度》,领悟着《心剑》,近五千年的不断推演,分身那里时间百倍加速下,就是五十万年,加上之前的三十万年修炼,他进入血火之门内,这次潜修的时间,是之前所有修行加起来的上千倍还多。
心界之道,凌驾于天地规则之上,由心力构建的庞大心之世界。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心之世界甚至可以包容一个个正常的世界。
在心之世界笼罩下,可随夏至意念,凝真可镇压无穷时空、世界,虚幻可让对手在面前都无法触碰丝毫。
独立于天地之外,完全由夏至心力构建的世界,不是境界更高或是保命手段超强的对手,夏至可以轻易将对方戏弄至死。
嗡!
随着奇异的规则之力降临,整个血火之门内的空间,被无尽沙海覆盖,空中的血雾都变为翻腾的金色沙尘。
“嗯?”夏至双眼睁开,看向一旁,在他心之世界笼罩下,原本用无形屏障遮蔽隐藏自己的中年男子顿时露出身影,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墨祖前辈。”夏至见到墨祖,浮起一丝笑容,那笑容中为自己得道后的单纯喜悦,更是有着超凡的感染力。
“练成了?”墨祖怔怔地开口道。
“成了。”夏至轻轻点头,笼罩着整座空间的心之世界陡然一变,无形的心力化作万千剑光,悬于天际。
一股肃杀之意充斥天地,让人心底不由自主地震颤发寒。
夏至站在那,周围空间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让他着迷。
“似乎与湖心岛主人当初所用有些不同。”墨祖感受着空间中的奇异波动,有些疑惑地道。
“我还开辟了时空破灭之道和沙之道。”夏至这才从感受着力量的迷恋感觉中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三种道我在将它们试着融合,这才刚开始参悟,还未功成。”
“不到八千年就练成,还想着更进一步融合自身之道……”墨祖有些无语,妖孽变态也应该有个界限吧……
“你现在心之世界能覆盖多大范围?”墨祖问道。
“多大范围?”夏至站在那,无形心力催动,周围的世界开始朝四面八方延伸。
在扩张到血火之门空间内的极限时,受到无形的影响被压制了下,墨祖微一挥手,顿时解除压制。
呼!无形的心力无限延伸。
很快,整座湖心岛,乃至外围的银白色水流都被笼罩,直径超十八万九千亿里的银白色水球,在他心之世界感应下,犹如化成一座庞大阵图。
环顾周围,阵图内除了中心区域有一片混沌无法看清,其余地方都在他心之世界笼罩下清晰可见。
上亿颗蕴含着奇特波动的星辰围绕着湖心岛缓慢旋转,每一颗都在时刻变换位置,奇妙的轨迹有着特殊的美感。
心意再聚焦,这范围内所有战儡,所有正在闯荡冒险的修行者们都在他观测之下。
夏至看到那位白须白发的摩雪国主,正在一处寒冰洞窟内逃窜,后方则是数个黑甲士兵在追击。
还看到九阳宫主盘膝坐在一处被厚厚冰层覆盖的巨石上,手中抚摸着一块玉佩,似是等待着确定摩雪国主位置后再行追杀。
狱龙皇、红浮女皇、泽诺君王这几位之前一起进入湖心岛的都还尚在,枯树老母正和一身穿紫袍的男子低声交谈着。
……
“心力无形,不同于能量波动,看到也只是类似被心眼观测,不会让旁人感知。”夏至面上露出一丝笑容。
心力再次迸发,将整个湖心岛遗迹都笼罩的心之世界瞬间向外无限延伸出去。
他‘看’到了万神殿疆域中的一座座城池,‘看’到了熟悉的血刃神廷,甚至于‘看’到了神界外的无尽虚空中,一个又一个庞大的凡人物质界。
庞大的太阳星,皎洁的月亮星,仿佛一根扭曲的肠子般的黑暗深渊……
除了一些强者所经营地老巢有着强大法阵或是有着洞天宝物阻隔的地处,整个神界、深渊、物质界几乎都被他心之世界所笼罩。
这一刻,夏至感觉自己就是这方宇宙的主宰。
“嗯?”两道极暗淡,却又带着血红色怨念的因果线被夏至感知到。
他心念一动,‘目光’贯穿了整个神界、深渊。
“巫神,大魔神达尔豪?”夏至眼中掠过一道冷光。
当初在夏族世界,侵扰自己夏族无数年的两个界神,竟然还有与自己的因果存在。
“那就拿你们祭剑吧。”夏至心念一动,无形的心力凝聚成两道璀璨剑光,顺着冥冥中那两道因果线,破开无尽时空而去。
……遥远的黑暗深渊内。
一座恢弘的殿厅中,穿着黑色甲铠的大魔神达尔豪坐在那,正享受着他深渊强者的乐趣。
数十个貌美的魅魔、幻姬在下面跳舞,不时向王座上的大魔神娇媚笑着。
“来来来,都到我身边来。”达尔豪坐在那,哈哈笑着,他头上有着一双黑色的巨大弯角,脸型瘦俏,面上满布细密的鳞甲,血红的眸子中散发着无尽凶戾气息。
那些在跳舞的魅魔、幻姬摇曳着动人的身躯,来到达尔豪身旁,开始伺候起他来。
有魅魔按摩,也有幻姬喂酒,一时间娇声艳语,让达尔豪尽情享受。
他心情极好,尤其是刚刚透过因果联系,和躲在物质界的巫神炫耀过后,心情更是极佳。
与巫神相比,他已经突破成为了三重天界神。
“巫神那家伙,即使是物质界领主又如何?他在自己的世界是无敌,可大能者意念降临击杀,依旧会死。”达尔豪暗道,
“我如今跨入三重天界神,听君主说,就算主宰也要透过誓言因果才能将我击杀,只要我躲在深渊,夏至毕竟不是我深渊生命,应该不至于冒然来到深渊吧。”
想到当初为了红石山,自己不得不忍气吞声地与那个一重天界神级的巫神联手,却是在那个妖孽超凡面前最终功亏一篑,随后自己还被血刃酒馆派杀手灭了一具分身。
直到后来,他小心查探下,才知道夏至被血刃神帝收入门下,成为亲传弟子的讯息。
而没过多久,夏至更是打破界神修炼最快速度的记录,被封为五方帝君之一。
从那时起,达尔豪就陷入深深地恐惧之中。
他怕啊!
他怕夏至有一天会想起自己在夏族世界所做的一切,万一请动血刃神帝那样的主宰意念降临,二重天大魔神也只有死路一条。
数千年来处在这无形恐惧之下,达尔豪竟然侥幸突破,跨入了三重天界神境。
“如今,我在陛下的麾下也算是排在前列。就是在三重天大魔神中,我也算是年轻的。”达尔豪喝着幻姬娇唇喂过来的美酒,心里不断盘算着。
“现在我的领地扩张,好些大魔神都投靠过来。也许再拼一把,能拼到四重天大魔神,到时我也能找处深渊,当个君主。”
达尔豪心头恐惧一朝散去,此时想着未来,着实有些志得意满起来。
“嗯?”
一道剑光凭空出现在殿厅内,
让达尔豪顿时脸色大变。
他宫殿外围的重重法阵就是四重天大魔神都无法轻易破开,此时竟然丝毫无用。
来不及细想,他瞬间从王座上往一边猛扑逃窜。
空中的剑光看似寻常,可其中蕴含的恐怖威势,让他心底本能的生出无尽恐惧,丝毫没有抵挡的想法。
“饶命啊。”达尔豪边闪躲边连声高喊道,“尊上饶命。”
仅仅是他躲闪时身体迸发的气劲,就让原本服侍他的魅魔幻姬们直接身体碎裂,当场殒命。
可在普通魔神眼中仿若是无敌的大魔神,尚未逃窜出十米,就被那道剑光直接刺中。
“嗤!”
锋锐至极的力量,轻易贯穿他的识海,达尔豪一点反抗力量都没有,体表的鳞甲都没有任何伤痕,可本尊神心已经瞬间湮灭,生命气息泯灭。
与此同时,距离这座殿厅只有万里距离的一处隐秘地下宫殿内,达尔豪的本尊正在这里潜修。
他分身被灭,本尊刚欲要逃跑,面前虚空同样再次出现那道剑光。
“陛下,陛下……救我啊。”惊恐绝望之下,达尔豪只能疯狂地向他的主人传讯。
可随即,在他主人的感应下,这份因果已然断绝,达尔豪的气息从这个世界中彻底消失。
……空荡的殿厅内,很快出现一道怒气冲冲地金甲身影。
看到殿厅内身体完好,没有任何伤痕却已是本尊神心溃散,死的不能再死的达尔豪,金甲男子面色不由一变。
“是谁?来我的领地杀戮我的属下,竟然都不说一声!难道是哪位擅长灵魂攻击的深渊君主?”金甲身影目光看向虚空,时光回溯下查看之前发生的情景。
当他看到是虚空中一道剑光凭空出现,顺着因果联系将达尔豪的本尊和分身瞬间击杀后,金甲男子原本还有些怒意的脸上顿时一片惨白。
“意念降临击杀……这难道是哪位主宰?”
“不管是不是主宰,能单靠意念降临透过因果击杀三重天的大魔神,这都不是我能管得,赶紧走。”
金甲身影不敢多待,生怕那位存在击杀达尔豪后还在关注此处,连忙转身瞬移离开。
……不止是深渊,物质界内的巫神世界里。
几乎在同一刻,一道剑光降临,将巫神本尊分身一并击杀。
神界湖心岛遗迹,血火之门的空间中。
夏至感应着那两条因果线断开,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心剑的确与普通尊者的意念降临不同,威力大的太多了。”
若是修为再高,达到第五层‘主宰’境,就是天地境大能者都可动念间击杀。
练至最高第六层,修心境界达至‘我心为天心’,更是能轻易斩杀主宰,那时才是真正无敌般的存在。
“怎么样?”墨祖见夏至面上露出微笑,追问道,“你心之世界能将神界覆盖吗?”
“能。”夏至点头,并未隐瞒,“深渊和物质界也都能覆盖笼罩。”
武动山河 新鲜的白豆腐
“还真是个变态!”墨祖呆滞半晌后,不由惊叹道,“你的心可真大……”
夏至闻言,不由无语,暗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既然练成了《心剑》。”墨祖说道,“走。随我去拜师。”
“拜师?”这下轮到夏至吃惊了,“湖心岛主人还在?”
打 醬油
“他自然早就不在这方宇宙了。”墨祖瞥了夏至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既然学了他的传承,完成了考验,自然要拜师。快跟我走,去了就知道了。”
说着,墨祖一挥手,空中血雾降临将他两人笼罩,随后化作一道血光,冲向高空中。
那里,已经出现了一道扭曲的空间门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