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gvd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 txt-256.三十六象,跳出棋盤(第一更)看書-22so1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巨业城改名为丰京,在原本的基础上再向外扩展了一倍有余,加上外围的山水郊区,可谓极其庞大的巨型都市,比之当初大商在北方的皇都还要大上许多。
如今,这座巨型都市中有着天下第一大家族,这家族是皇后家族,亦是太子家族,其权势何其煊赫,可见一斑。
高门槛,大门庭,高悬的牌匾上写着“苏府”两个字。
“苏府”之下又写着四个字“万世荣华”。
“万世荣华”乃是大周开国之君,亦是如今的天子——姬玄所写。
只此四个字就如是保命符了,今后无论时代如何变幻,只要朝代还是大周,所有的天子都必须在以这四个字,否则就是有违先祖。
而“苏府”两字,却是“天下圣师”夫子所写,之所以他在上,而天子在下,不仅因为夫子之名,亦是因为夫子之行,大周之所以能避免更多战祸,完全是拜夫子所赐。
一刀,一局,便是定了天下太平。
何况,夫子如今已被神话,他失踪后,有不少人认为他已经仙去,故而,夫子祠的香火不仅未曾稀薄,反倒是更为旺盛了。
死了,就是成了神,所以更旺盛。
而大周上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不仅默认了这一行动,甚至还帮着宣传夫子之名。
生为威胁,死为神,自古使然。
而万剑山庄如今的庄主已成了俞珑,这等女婿当家的事并不多见,但因为俞珑有着另一重“夫子弟子”的身份,反倒是让他的地位急剧提高,夫子为圣师,他自为圣徒。
而万剑山庄得到各方扶持,地位那是蹭蹭蹭地往上涨,隐约已经成为覆笼南方的强大势力,更与苏家建立了一定程度的良好关系。
此时…
苏家这般的人间超大家族,却是一片张灯结彩。
红毯铺开,家主垂拱而立,甚至连如今的帝师,皇后,还有那八岁的太子都返回了族中。
他们在等人。
他们甚至不敢在屋内等,而是在院中站着。
良久…
府外传来了轮毂声。
声音越来越近,停在了府门前。
一名老者先从马车走了下来,然后往侧边微微站了站。
紧接着,一只玉白的小足从车帘里探了出来,踩踏在红毯上,紧接着,一个冷艳绝美、肤如流火的高挑女子裹着银纱走了下来。
老者随在她身侧,往前走去。
苏府的男子见到那红毯上女人的面容,都不禁是被惊艳的目瞪口呆。
那张脸如梦似幻,如是倒映着自己心底最美女人的模样,而她举手抬足之间,便是勾魂夺破,不少男人都低头看向了那玉色的小足,恨不得跪爬过去舔一舔那雪白的足面,哪怕减寿十年,也是心甘情愿。
但很快,这些男子意识到了这女人的身份,便是急忙低头,心底强压着那痒痒的感觉,不敢让目光显出半点放肆。
来人,正是苏月卿与即将卸任的苏家家主。
两人走到红毯尽头。
尽头的一名老者,以及皇后,太子都微微躬身道:“见过本家族长!”
苏家家主向旁边微微让开一步,让那人间如今最煊赫几人的行礼对着苏月卿而去。
只是这一个动作,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
今天是新任苏家族长巡视领土的一天。
而这个冷艳绝美的女人,就是新族长。
今后,苏家这个恐怖的超级势力,将会在这个女人的带领下翻开新的篇章。
之前心猿意马的男人们疯狂地抑制心中的异想,此时纷纷跪下,而皇后,太子,帝师,以及分家族长再次以更诚挚的态度弯腰行礼。
“见过本家族长!!”
苏月卿坦然受之。
她往里走入苏府奢华的大殿,坐于主座,然后扫视了座下的几人,淡淡道:“我想知道风南北的下落。”
帝师出列,恭敬道:“启禀家主,夫子于三年前与妙妙姑娘离开了镜湖,之后便是没有人再见过他们,世间传闻夫子已经仙去,生祠变祠堂,香火更甚,拜者无数。”
说完这句话,帝师就感到首座那如今权势滔天的女人沉默了下来。
他不敢擅自揣测苏家本家家主和夫子之间的关系,只能静静沉默着。
苏月卿问:“妙妙姑娘又是什么人?”
帝师道:“据传,妙妙姑娘本名花妙玉,曾是一名小乞丐,但后来被夫子带在身边,两人相伴二十余载。”
小乞丐?
苏月卿愕然了下,“她与夫子可有成婚?可有子嗣?”
帝师摇摇头,显然不知。
苏月卿神色有些黯然,但话已至此,继续追问下去也问不到什么信息,而之后的便是对苏家分家今后的战略进行指示了。
她目光看向远处,一时间有些恍然。
风南北…


“风南北,今天中午吃什么?”
“啊…这个问题真是难倒我了。”
“那就随便咯。”
“反正你做的菜都好吃。”
一间山中隐居的木屋里,吕妙妙应了声,她搭着绒绒拖鞋,裹着猫耳斗篷,便是开始筹备午餐了。
这里虽是火劫劫地深处,但却意外地是一片人间净土,未曾遭遇到火劫的破坏,而维持着山清水秀的形态。
因为气温的缘故,这座山不再有一年四季,而是花草长青,如若时时刻刻都是深春。
只不过这等山清水秀也只有两人能享用了。
吕妙妙搭着拖鞋跑出了屋门,远处传来溪水潺潺的声音。
她脱下鞋,穿着罗袜,踩踏过青汁溢出的长草,向着溪边跑去,她要抓一条鱼,作为今天中午的主餐。
屋门外的晾衣架上,正晾着的一些衣裤袜子正随风微动。
屋内的夏极抬起头,自三年前他们去到外围的编号城镇,在那里住了一个月,便觉得很不适应,而在一次劫地的探险过程中,发现了这样一个好地方,便是搬了过来。
也许吕妙妙无法察觉,但如今的火妖们都已经变强了,它们可以感受到黑皇帝的气息,尤其黑皇帝会无意之间隐隐散出些气息而赶走它们。
王之居所,必无杂兵。
这三年的时光里,夏极一边在吕妙妙的监督下,“努力地突破着十一境”。
一边则是融汇贯通着更多的法门。
他几乎没有丝毫的放松与懈怠,睡时看书,醒时看书,站着看书,坐着看书,外出看书,归来看书…
若不是他是夫子,吕妙妙都要把他当成书呆子了。
而去年,夏极已经领会了三十六万法,凝聚了三十六象。
之后,他便是停了下来,好像是感受到了某种瓶颈,而在静静顿悟着。
那瓶颈的感觉非常微妙,有一种当初他在登临了第九层,却始终无法触摸到第十层的感觉。
就差半步。
半步之遥。
一念之差。
但世上最远的距离,偏偏就是一念。
他合上书册,缓缓走到了屋外,坐在一处芳草菲菲的悬崖上,随意双手张开,无穷法相若是返璞归真,走完了“引发天地异象”,“天地静止”这两个过程,如今竟是使得“天地看似完全不受影响,但实则却已被他默默支配”。
不,还没有到支配,还差了一点。
三十六,是一个特殊的数字,可对上天罡三十六之数,覆笼寰宇。
就如九,乃是数之极限,而一旦突破,则可一步登天。
夏极往后仰倒,思索着。
他也许需要一战来完成顿悟。
但是…
他撇头看了一眼木屋的方向。
袅袅炊烟正在升起,带着人间的暖意浮腾于天。
他与吕妙妙相伴了二十多年,两人朝夕相处,中间不知发生了多少家长里短的事,
人非草木,岂会无情,尤其是吕妙妙的一切都如和他互补一般,让他心中平和而宁静,
少了最初的狂暴,之后的孤独,而如得圆满。
这份感情早已超脱了最初的那些事,若是去想,也记得不和吕妙妙之间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
这便如惊涛骇浪归于平静,而成了长流细水,源源不绝。
他有亲人。
小苏是妹妹。
临玉是生母。
安蓉蓉,或者说如今的苏月卿是战友与知己。
苏甜是合作者与繁衍邀请者。
但偏生真正走入他心中的,只有吕妙妙了。
没有遇到吕妙妙前,他根本不信“爱”这个东西,因为他觉得所谓的“爱”不过是种族繁衍而催生出来的奖励,当遇到了相貌上佳,品性上佳,能力上佳的异性,便是能够产生与之结合的渴求。
而这正是烙印在灵魂之中的繁衍定律。
这定律在催促着种族的繁衍,故而给予繁衍时的爽感。
在甄别着种族的优劣,以促进种族之中优秀者的结合,优胜劣汰,而使得种族整体向着更强、更聪明的方向去发展。
是的,你的另一半其实是谁都可以,只要遵循了以上定律,就会受到鼓励,且没有任何问题。
而“爱”自然是一层掩饰,与精神层面自欺欺人的谎言。
他从不信这个。
但,如今他遇到了吕妙妙,才有些疑惑了。
因为,他开始疑惑什么叫爱。
他没有觉得吕妙妙和他有着所谓的相配。
也没有觉得他想与吕妙妙繁衍后代。
但却偏偏不想分开。
这让他彻底地困惑了。
“吃饭啦!”吕妙妙从窗户里探出小脑袋,挥舞着锅铲。
夏极从思绪里挣脱出来,露出微笑。
这隐居的日子怕是他最开心的时光了。
银发狂舞之间,何见半点老态?
三十六象,隐隐环绕,玄之又玄,让他如超脱了这凡尘一般。
但这样的人还是推开了门,坐在了木桌前,深吸一口气,笑道:“真香。”
妙妙元气满满地开始吃饭,夏极也被她感染了,一起美滋滋地吃着午餐。
“南北,感觉你精神好了许多,还没有要突破十一境嘛?”
“妙妙…其实…”夏极吐了口气,“你应该明白,我这样的人是不可以突破的。”
预想中的沉默并没有出现。
吕妙妙道:“不行,你不突破,怎么活过五百年,你不活下去,我一个人也不活啦。你死了,我也死。”
夏极能感受到她话语里的真情实意。
吕妙妙又道:“我们悄悄突破,离祂们远远的就好啦,这世界这么大,你突破了,我们就跑到海外去,无尽之洋那么大,祂们找不到我们的。然后我们在海外建立自己的家园,不好吗?”
夏极笑道:“你都知道。”
吕妙妙翻了个白眼:“你当我傻呀。不过现在不行了,你必须突破,你不突破我天天哭。”
夏极道:“你到底知道多少?”
吕妙妙掰着手指道:“我知道现在的婵姐不是过去的婵姐,过去的婵姐就是傻傻的,后来忽然变化了,变得又聪明又强大。
婵姐肯定是成了什么东西的躯壳…但那个东西对我又很好。
然后我悄悄观察了许多细节,再结合家族的态度、命令,几乎就可以确定那个东西就是我们吕家的老祖宗。
既然我吕家老祖宗能这么做,其他四家,还有太上殿很可能也有这些人。
我再想了想,我们世家存在了万年,就可以猜到许多事啦。”
吕妙妙道:“你不能因为怕祂们就不突破,你若死了,我肯定也死。我不骗你。”
夏极道:“那吕家老祖为什么对你特别好?”
吕妙妙想了半天,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
忽然,她眸子一动,轻声道:“南北,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从世间消失了三年,之后只要让人看到我们往火劫深处而去,再未归来,便是可以判定死亡。
然后,我们可以冒险地穿过劫地深处,绕到北方,然后在北方你完成突破,挣脱凡人的百年寿元束缚。
之后,我们再从北方的港口出海,到海外寻找一个岛屿,建立属于我们的世界。”
夏极真的有些心动了。
如在海外建立世界,那便是直接跳出了这一盘棋局,之后便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特长,凝聚技能珠,不停进步,而同时在海外遥控中土,一旦遭逢大变,就可以悄悄返回,如此天大地大任逍遥,未尝不好。
只是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些事。
所以,他开口道:“妙妙,有人来找我们了,我们去击退祂们,才可以继续后续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