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e6f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六百八十四章 初至東極江湖路鑒賞-chhj5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当天。
船只抵达钱塘。
而钟文他们一行三人,也随之下了船只。
护送着郭琳一行人回了祖家后,钟文他们这才告辞离去。
一路之上。
本来就使得钟文尴尬不已。
把郭琳一行人送到了钱塘,还着到了府上,再不走,难道还要留下来吃饭吗?
“哥,琳姐姐本来是要留我们住上几日的。”离开后,小花却是有些不快的向着钟文抱怨着。
“那要么你留下吧。”钟文瞧着这丫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我才不要呢,我还要跟你去东极岛呢。”小花没感受到自己哥哥的异样,根本没有感受到什么尴尬不尴尬的。
反到是一边的李山,却是偷笑着。
钱塘离着台州象山并不远。
不过。
钟文却是没有直奔象山。
而是一出钱塘县之后,就纵身往着四明山而去了。
四明山离着象山其实也并不远。
只不过。
钟文此次前往东极岛,正好要露过四明山。
而这四明山,正好有着一位他需要拜访之人。
但是钟文所要拜访之人钟文并不认识。
天黑之际。
钟文三人赶到了四明山。
“师兄,这里就是师傅说让你过来拜访之人所居住之地吗?”李山瞧着一座破败的道观,向着钟文问道。
“是的,这里就徐道长所在的明山观了。”钟文看着那座破败的道观,心中有些不得意。
据李道陵所言。
四明山上的明山观,曾经也是一处不错的道观。
毕竟。
这四明山乃是洞天福地。
而今,三人眼前的这座明山观,明显破败的不行,这哪里还有曾经的辉煌,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座被人废弃的道观。
四明山,除了有着明山观之外。
还有着不少的寺庙。
钟文他们一来到四明山,就见到了好一些建筑恢宏的寺庙。
反到是这座明山观,成了这四明山最为不显眼的存在。
“龙泉观弟子,奉家师李道陵之令,前来拜会明山观观主徐道长。”钟文带着李山和小花二人来到观门之前,大声的向着观内喊去。
明山观。
围墙都矮小,还有着不少的缺口。
基本是一眼就能瞧见观内的情形。
可钟文依然依着道门之礼拜山门,以示尊重。
而且。
钟文也听见了观中有着诵经的声音,只不过,这道声音却冒似只有一人似的。
好半天之后。
明山观的观门打了开来,从中走出一位年老的道人。
“敢问是何人前来拜山门?”老道长眼神不是很好,就连耳朵也不是很好使,瞧着台阶之下的钟文三人,小声的问道。
“龙泉观弟子九首,携师弟九山,家妹钟藜,奉家师李道陵之令前来拜会明山观徐道长。”钟文不识得眼前的这位道长,只得再一次的自报了家门。
“龙泉观?李道陵?是了,是了,原来是李真人的弟子前来了,快快里面请。”那老道长听着钟文的回报后,眯着眼睛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似的。
好半天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向着钟文他们行起道礼,迎着钟文他们入观内。
一通的道门之礼结束之后,天空之上,也挂起了一轮弯月。
“刚才听闻你说,你们是李道陵李真人的弟子,真是好啊,我与你们师傅都有二十多年未见了,你们师傅可还好?”坐在一间屋子里后,老道长向着钟文问道。
此人。
正是钟文要拜会的明山观观主徐道长。
徐道长本名叫徐德。
比李道陵要年轻几岁。
如今,也已是八十五岁高龄了。
放在普通人的世界当中,可以说是长寿中的长寿了。
“回徐道长的话,家师还好,可晚辈见徐道长这里,怎么只有徐道长一人?”钟文即回应也有所疑惑。
据李道陵说过。
明山观可不是他徐德一人。
不过。
二人已是有着二十多年未见,明山观是否有所变故,李道陵也不知道,钟文更是不可能知道了。
徐德被钟文这么一问,却是未再多言。
可他的表情,却是让钟文看出了一些问题。
即然徐德不愿多说,钟文也不好多问,只得打住。
随后。
又是聊了一些别的事情,不过大多数都是关于李道陵的话题。
在明山观挂单了一日后。
第三日,钟文他们向着徐德告辞离去。
不过。
明山观的事情,钟文却是暗暗记在心上,想着回去后,跟自己师傅通告一声。
二人即是好友,也是道友。
而今明山观出现了一些变故,身为李道陵的弟子,自然是希望自己师傅的好友能活得安稳一些。
至少,也可以安一安自己师傅的心。
离开明山观后,李山开口向着钟文问道:“师兄,接下来我们是直接去象山吗?”
“嗯。”钟文此时还在想着关于明山观的事情。
钟文昨日一日里,总是在有意无意的向着徐德打探关于明山观的事情。
可徐德总是闭口不言。
这迫使得钟文心中总是有些放心不下。
就徐德这个年纪,身子又不好,眼睛耳朵也不好使。
如此一人守着明山观,这里面总是透着一些蹊跷。
前日晚上,打钟文他们挂单至明山观,连饭都只是一些稀得不能再稀的粥,这不得不让钟文多了一些想法来。
为此。
钟文师兄弟二人在昨日还特意给徐德弄回来了一些粮食,以及其他的东西回来。
一日里。
明山观连一个香客都没有。
徐德一人独自在观中生活,估计也是穷困不行。
虽说明山观有田产,可随着钟文问及明山观的事情后,徐德总是避而不谈。
所以。
钟文总是觉得这明山观是不是有着一些问题存在。
明山观的事情。
钟文记上心头。
三人一路下了山,也不再多话,直接往着象山行去。
钟文因为有着心思,也没有动用纵身术赶往象山,到是跟别的宗门一般,步行。
“哥,你怎么一路不开心啊?你到底怎么了?”一路走来,小花瞧着自己哥哥一直皱着眉头,像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似有担心的问道。
“没事。”钟文见自家小妹还会关心自己了,心中阴郁一扫。
“师兄,明山观的事情,待我们从东极岛回来后向师傅禀明即可,师兄你也别担心徐道长了。”李山早就瞧出了钟文为何会一路无话,且皱着眉头了。
“我知道,好了,我们还是先赶到象山的东极观吧。”钟文也不再去多想了,向着二人说完话后,直接纵身而去。
小花瞧了瞧李山后,也是赶紧纵身追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
钟文三人来到了象山的东极观。
此时的东极观中,并没有几个人。
打钟文他们与着东极观的人照会,又是递上信件,又是表明向份。而东极观的道人话也不多说,派了一个道人直接引着钟文他们往着海边行去。
“三位,请上船吧,此船会带着三位前往我东极岛,如有任何需要,可以向他们言明。”那位道人引着钟文他们三人上了船,又是向着船上的人交待了几句。
随之。
那位道人离去了。
“师兄,我怎么感觉这东极岛的人不一般,刚才那位,我就感觉此人好像有着先天之境的身手。”待船行动之后,李山向着钟文说道。
“先天之境二层,却是做着一个引路人,还有,这船上的三人,其中一人也是先天之境二层,另外两个,一个乃是后天境,一个乃是圆满境。看来,这东极岛着实不俗啊。”钟文已是从那位道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感觉出了那位道人的境界。
“那我们是不是要小心一些?”李山警惕道。
“无需,平常对待即好,即然东极岛邀约,天下江湖之上各宗门也有着不少人前往东极岛,他们必然是不会做出什么出阁的事情来,安心即好。待到了东极岛后静观其变吧。”钟文未在意这些小事情。
东极岛能派出这么一些高手出来,又做引路人,又做船夫,这位东极岛的岛主,必然是有着其手段的。
要不然。
东极岛怎么会与着三荒齐名呢?
三荒两岛。
唯有这东极岛,钟文还未见识过。
而今。
有着这么一个机会,也正好可以见识一下这东极岛的实力,同时,也可以见上一见这位素未谋面的东极岛之主了。
“哥,这就是大海吗?好难受,我以后再也不坐船到海上了。”半个时辰后,小花异常难受的跑至钟文的跟前抱怨道。
“现在知道在大海之上有多难受了吧,你要是实在难受的紧,那就运转一下内气,压一压那股难受吧。”钟文瞧着有些晕船的小花,只得出声安慰道。
这海上的日子,可真不是小花能抗得住的。
而且。
此时的海面之上,还起着风,更是使得船只颠波不止,摇晃不停的。
不要说小花了,就连李山都有些难受。
其实。
船只行动的很快。
比之唐国的战船速度要快上好几倍。
钟文瞧着,这艘属于东极岛的船只,冒似是一艘特制的船只,采用的是机关加转轴。
由着那位先天之境二层的高手操控着。
有着如此高手操控着船只,不快都难。
这不。
子时前,钟文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岛屿来。
“三位,到了,还请三位下船,上了岛之后,有人会接待三位的。”随着船只抵达东极岛后,那位先天之境高手,向着钟文他们指引似的说道。
“这里就是东极岛吗?”小花看着眼前的这座岛屿,看着并不大,感觉有些失望。
“三位还请下船吧。”那位先天之境高手闻声后,也不作解释,伸了伸手,示意钟文三人下船。
钟文虽也有些不解。
就眼前的这座岛屿,可真是小。
不过,钟文心想着,是不是这里只是东极岛的接应之地,而东极岛会不会还在另外的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