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2hl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成了一個神 起點-第三百八十四章,調整推薦-rahwv

我成了一個神
小說推薦我成了一個神
然后,在战斗结束过后,雷文调令,让某某骑士后退,再让某某骑士上前,替代他的工作,在战场上进行岗位更替。
在这其中,肯定会有人不服,但服不服那是他的事,调整岗位是雷文的事。
随着骑士团的前进,这个庞大团体所带来的动静也逐渐吸引来了更强的敌人,也带来了更加剧烈的战斗。
在战斗中,一些本就存在的问题不断的暴露出来,比如骑士与骑士的配合问题,主骑与副骑的信任问题,这都是问题。
这种战场中的信任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建立起来的,而是在一次次战斗磨砺出来的。
雷文一直秉持着他的行为方式,让各个性格的人去适合他性格的岗位。
观察细腻的,可以做骑兵斥候,侦查敌情,战斗偏莽的,可以做冲锋主骑,性格谨慎的,可以做副骑。
同时,他用高出这些骑士不止一筹的眼光看出了他们的不足,缺陷。
比如,有的骑士在劈砍斗杀的时候死笨而缺乏灵活。
比如,有的骑士轻灵有余,爆发不足,在战斗的时候难以做出实际功效。
所以,雷文针对这些骑士,在战斗完结过后找到他们,同时给他们讲解他们所需要避开的问题,并附上了相应的呼吸法或者锻炼法,用来弥补缺陷。
又有的骑士拥有优势,但发扬不太明显,雷文就会以导师的架势指点对方,让他发扬自己的优势,弥补自己的劣势。
正说着,这大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剿灭类龙生物的行程也走过了近半。
按理说,骑士们应该是疲惫不堪,但是实际上他们神采奕奕,状态好的不能再好了。
——————
“将这片山岭杀过去,大概就过了一半吧?”
山脊上,三个被临时任命的骑士大队长凑在一起,做着交流。
虽然他们都来自于不同的领地,但对于对方也是早有耳闻,或者说之前都并不陌生。
毕竟,骑士也有自己的圈子的。
没想到他们没能先成为敌人,而是先成为了战友,世间的事也是奇妙。
“嗯,这里过去,就到了中梁山脉了,更深处的地方,就是流陨掉落的地方。”
他们站在这里,展望着那已经被黑红色尘埃淹没的山脉,看着那鼓动的云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那天,流陨降临的时候,军团长大人是不是斩杀了一头强大的怪龙?”第一骑士大队的大队长侧过头,突然说道。
“嗯,没错,那怪龙恐怕只有军团长大人这样的巅峰骑士才能对抗了。”另一个大队长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之前的路程下来,他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不管是几个骑士共同被他指点,在骑士们的记忆中,他们都说雷文骑士在对自己进行指点,根本没有空余与停顿。
但是在外人眼中,军团长就是在对着众骑士进行逐个指点。
从这个场面上来看,恐怕这位军团长大人已经琢磨到了圣灵的境界,要么是用自己的意志影响了骑士们的思维,要么就是用自己的存在影响时间与空间。
两相比较,不管是哪一个都十分恐怖。
“前方发现大量类龙怪物,传奇怪物三只,剩下大量骑士级怪物。”
骑乘着轻马的骑士快速的从山下返回,向着三个大队长汇报着情况。
三个传奇级的骑士对视一眼,让他归队,不多时,另外几个侦探情况的骑士也都归来,汇报的情况统一起来后,得出结论,冲锋。
山坳里,一众长着龙鳞与龙爪或者龙尾的怪物正在厮杀,激烈的王龙之力正在刺激着他们的生长。
这就是类龙的成长之路,厮杀,成长,聚集的类龙越多,所汇聚的王龙之力也就越多,厮杀之后的胜出者也就越强,越接近真龙。
在曾经的精灵帝国时代,精灵们面对这位邪神的时候,只要是生物,上到高等精灵传奇泰坦,下到水虫蚯蚓史莱姆,到大树古树神树,到小草种子海藻,一切拥有生命的都会被扭曲成龙的形体。
至于现在的邪神之力为什么会这么弱,有两个原因,第一,是那时候精灵面对的是邪神本体,现在落下的只是曾经被邪神栖身的物质碎片,本质不同于以往。
第二,秩序与文明之神成就伟大神力,将已知的一切都变为我知,将未知的邪神变成已知,在邪神成为已知之后,也就成了世界树宇宙的一分子。
当祂把握平衡的时候,邪神的力量也就变得不再极端与恐怖,而是在这个世界的容忍范围之内,也就是被世界限制,收纳,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形成了一个平衡与循环。
来了,震荡于山岭的洪流。
在山坳里,数十个类龙生物厮杀着,脱落的带血鳞片,掉落的无根鬃毛,还有滴在地上的血液成片成片的,王龙之力随意弥漫,更大力度的促进了那些正在厮杀的类龙生物向真龙演化。
一头由原林地霸主蜕变而来的类龙已经很接近四足有翼巨龙种,青绿色的麟甲厚厚的覆盖在身上。
它嘶吼着,凶残的目光扫视着整个战场,将自己的对手,一头比自己稍稍差一丝的类龙撕碎,嫣红的血液带着磅礴的热气撒在草地上,惊人的能量散逸让那里的空气都为之扭曲。
它成功了,消灭了与自己相当的竞争对手,获得了更上一级的资格。
这时候,来自于山谷中的洪流粉碎了沿途的荆棘,从那已经扭曲的密林中冲了出来。
轰隆隆隆——
这是一道由三个箭头组成的铁骑洪流,向着山谷下厮杀搏斗的类龙们垂下长枪。
“杀!”
在震天的吼声中,一道道斗气的光芒弥漫,这些骑士分割两侧,组成了一道锋锐的刀刃。
在由传奇骑士打开缺口的刹那间,这些骑士长大骑士沿着前面的破口一路轰鸣,刺过那些沿途的类龙。
那凶残至极的霸主类龙张开巨口,眼中的猩红色彩一闪而逝,一道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毒气洪流从它的口中吐出,那巨口两侧的肌韧都拉出粉红的色彩,在墨绿色的雾气中隐隐可见那个正在剧烈收缩的毒囊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