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28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650章 自古以來展示-pyk8l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送礼还送出祸事来了,苏我仓麻吕等也没有料到,特别挑了一个出身高贵长相美丽的大和美人来送给秦琅,结果还送出来一个战争威胁。
几位倭国使者都不由的脸色苍白,汗水都冒出来了。
来中原以前,他们虽也读过汉书学过汉语,但对于海对岸的大唐,没啥太大的认识,只以为就跟对马海峡那边的三韩差不多,故此还一直自大的以为,中原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这次奉命出使,乘着自认为天下最先进的船只,依着以前使团留下的航线,在海上经历了危险重重的航行之后,才明白,大和与中原相隔很遥远,远不是与三韩那般近。
在扬州登岸之后,更是马上就被繁华富庶无比的扬州城给震惊到了,这座大唐东南的工商业中心,此时是大唐最富裕的城市之一。这里还是盐商聚集中心,是大唐淮盐的集散中心,同时也是重要的港口,特别是位处于长江、大运河和大海边,使的扬州成为最重要的水运码头。
因为近年海上丝路贸易的发展,这里还成为了海贸重要的加工区,是有名的织造中心。
不说其它,仅仅是超十万户这个人口规模,已经吓倒了倭国使团,而那繁华的码头上,千石大船遍地都是,甚至有专航行于长江中下游的超级大船,能载万石粮食。
而唐人的战舰,甚至有高达五层能载千人。
这些,都深深的震惊到了他们,也让他们头一次感觉以往对中原认识的不足。从扬州沿大运河到汴州,这运河两岸的富庶繁华,看的他们是目瞪口呆。等到了洛阳后,更加惊叹于洛阳城比扬州还要辉煌。
不过进了长安,才知道什么叫做巍峨雄城,太极宫的宏伟壮阔,更是让他们有种五体投地的感觉。
可他们也还记得自己的使命。
金殿上受冷落,跑到找年轻宠臣送美人找路子,谁知还送出问题来了。
苏我仓麻吕想了想,改口道,“我大和国······”
“停!”秦琅挥手再次打断了他,“小小岛夷也敢自称大?夜郎自大乎?难道你们也想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倭国自大的笑柄?”
“只有我中原大唐可配称大,其余者皆不配!”
这霸气的话语,让几位倭使真跟便秘一样的憋的难受,物部还想要争辫一下,结果苏我仓麻吕赶紧又改口,“我和国对大唐十分尊敬,对卫公更不敢有半分不敬之意,若是卫公不喜这个女子,我们可以换上其它礼物。”
说着,苏我仓麻吕赶紧掏出准备好的另一份礼单。
张超上前接过,直接大声读了出来,“黄金百两,银十斤。”
“嘿,就这?你们这也叫求人办事?这么点东西,你们也好意思拿的出手?”张超不屑的把那礼单丢回,“知道我们卫公前些天进献给皇后多少钱吗?一百万贯,不是一百万钱!你这点金银,都还不够一千贯钱!”
倭使们再度被震惊了。
这么大笔礼物,这卫国公居然如此嫌弃?
他们不敢想象,一百万贯的礼物,是如何的了得。
秦琅此时却摆了摆手,“好了,文远你退下。说的我好像贪图倭人的礼物一样,我乃朝廷宰相,岂会向蕃国索要贿赂礼物?这个吓人的美人,你们带回去,留着自己享用好了,这点金银呢,你们留着采买点我大唐的好东西,你们有事就直说,用不着这些!”
看到秦琅转换了态度,几个倭人使者这才心里长松口气,刚才真是让他们喘不过气来了。
苏我仓麻吕心里整理了下思路,这才道,“新罗国是大唐藩属国,可新罗无礼攻打我大,我和国任那领地,我国请求大唐能够主持正义,命令新罗停止无礼行动,并归还我和国任那被占领地,并赔款道歉。”
秦琅呵呵笑了两声。
“可是新罗王却早派了使者送上国书,称倭国先发动了战争,并说任那向为辰韩故地。”
苏我忍不住插嘴,“当年弁韩渡海来犯我和国邪马台部落,反为邪马台击败,后邪马台渡海反击,灭掉了弁韩,而辰韩却趁机夺取了弁韩大量土地。此后,弁韩灭亡,诸部邦国从此成为我和国藩属····”
他大声的争辨,说当年弁韩先攻的倭国邪马台部,后为邪马台渡海反击,灭亡弁韩,结果新罗却趁火打劫,因为新罗的从中干涉,弁韩一分为六,形成了六伽倻联盟。
而新罗与邪马台又各占据了弁韩部分土地。
此后,邪马台威服六伽,扶持建立了任那国,但后来新罗抢夺了任那许多城池,还扶持加罗国从任那脱离。
秦琅当然不会听这一面之辞。
事实上,关于弁韩、加耶、任那、加罗这些,不仅新罗和倭国各有各的不同记载,就是中原这里,其实也一直有史书记录的。
秦琅让张超却找来后汉书和三国志。
“知道这是什么吗?我中原王朝之史书,白纸黑字确切的记录着历史。后汉书和三国志这两本正史之上,皆明确的记录着辰韩,乃是秦人避役者,故称为秦韩。后自称辰韩,其实乃是从我中原避役移民过去的华夏人。”
“秦人避役出塞,辰韩割东界居之,分为六村,曰杨山,曰高墟,曰大树,曰珍支,曰加利,曰明活,各有村长。汉宣帝神爵四年,朴赫居世,以六部之推尊,即王位,建国号曰徐罗伐,筑金城居之,后世乃改称新罗。”
秦琅侃侃而谈,却比苏我仓麻吕更猛,直接就说如今新罗国本是当年秦朝时避役出塞的华夏人,当年迁到半岛上,最开始是六个村子,后来发展成六个部落,再后来建立了徐罗伐国,后改称为新罗。
“至于加罗,我中原史书亦有详细记载,称又有驾洛者,亦汉族,先有金天氏裔八人,自中国莒县,播迁于辰韩之西,人称其地为八莒,八人之裔,有分居弁韩者,时弁韩有九王,各统其众,分居山野,共尊为君,号曰驾洛,实汉光武建武十八年也,地在今金海郡。”
相比于新罗和倭国的不详不尽,秦琅可是有白纸黑字的史书证明,上面有时间有地点,有渊源有记录,清清楚楚。
不但如今新罗、倭国争夺的加罗,本是从山东的莒县迁过去的,金天氏裔八人在那边繁衍生息,到汉光武帝时建立起了加罗国,连地点都记的详细。
甚至新罗国,那也是秦朝时逃役出塞的秦人繁衍建立起来的。
“萧道成建南朝齐,加罗国王遣使来朝,南齐授加罗王为辅国将军、加罗王。”
秦琅把这一条条史料摆在面前,让苏我仓麻吕等无法反驳,毕竟倭人虽有许多传说,可史料记载太少了。他们对任那的占领,是邪马台部落做的,根本没什么文字记录。
相比起新罗百济和倭国对于任那和加罗的争议,其实中原确实还记录的比较清楚,因为这时期半岛各政权都对中原出使朝拜,故有史官专门记录这些藩属国。
在南朝宋末年,以金官为中心的安罗等亲倭联盟不同,加罗正式从任那中分离了出来,并以其为中心形成了大伽耶联盟。在南朝齐初年,百济败于高句丽,开始南迁,为弥补北方丢失的领土,于是往南夺取了任那四县,后又夺取了带沙等地。
大伽耶联盟因此与百济和倭国交恶,转而与新罗接近。
到南朝梁时代,任那被日渐强大的新罗所蚕食,而此时大致一统本土的倭国,试图联合百济,努力维持自己在任那的势力,但依然难以阻止新罗的步步蚕食。
而以加罗为首的大伽耶联盟,也被压缩的越来越衰弱。
倭国与新罗在近几十年里,为了争夺任那,数次大战,双方互有胜负损失,可毕竟任那就在新罗边上,而倭国却要在海另一端,故此在历次作战中,倭国都很费力。
加罗又一直顽强反抗倭国,使的现在倭国在半岛上势力一日不如一日,在推古女皇时期,由于圣德太子的改造,使的倭国朝廷实力大增,在圣德太子的推动下,倭国发动了对任那的反击,夺回了不少失地,并抢夺了新罗五座城池。
只是到此时,其实任那早就已经名存实亡,早被新罗吞并了几十年了,倭国的不甘放弃,一次次反击,也只是在苦苦支撑着。
新罗、百济、倭国,几百年来,都在争夺弁韩故地的任那地区,尤其是对倭国来说,任那的丢失,意味着倭国数百年来一直想要渡过海峡,进入大陆梦想的破灭,因此任何有为之君,都不愿意放弃任那。
只是如今任那基本上在新罗手中,倭国在圣德太子的主持下发起的反攻,也只是夺回了五座城池,保留了一个据点而已。
而加罗更是脱离许久。
“任那、加罗,都本是我中原莒县汉人播迁而建,新罗也本是我华夏秦人避役移民建立,如今任那已经不存,并入新罗国,加罗自南朝齐时自任那自立,内附中原,成为中原藩属,后虽被三国吞灭,可如今加罗王室后人来朝,便依然为我大唐承认,与新罗皆我大唐藩属,大唐也有责任帮助加罗复国再立。”秦琅警告倭使,“世上已无任那,故此倭国若欲出兵新罗,便是入侵大唐藩性。”
“若倭国与新罗为敌,也是与大唐为敌!”
秦琅拍了拍手里的几本史书,后汉书、三国志等,“自古以来,法理可依,若倭国狂妄自大,敢犯我大唐,虽远必诛,勿谓言之不预也!”
苏我仓麻吕脸色难看无比,面沉如水,怎么也没料到,这位年轻的大唐宠臣,居然能在任那、加罗这事上,比他还要清楚,虽然他心里不肯承认这些史料记载,可人家确实拿出来了证据,他们却只有口耳相传的传说故事。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问题关键是大唐不仅自执一词,他们还实力强劲到倭国不敢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