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7t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歸一》-第八百六十七章 惡毒妖婦相伴-jr5es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拿住素娘之后,吴中元并没有就地审问,也没有将其送往有熊,而是将其送到了远离中土的白骨岭,白骨岭是当年穷奇的栖身之处,之所以选择将素娘送到那里是为了防止它万一冲破穴道会散功自爆,这家伙可是太虚修为,一旦散功自爆后果不堪设想。
将素娘送走之后,吴中元冲吴荻和黎别招了招手,将二人招到近前,低声说道,“先前动静闹的太大,如果这附近还有妖族余孽,很可能会赶来增援,你们先不急于回去,自此处守株待兔,以逸待劳。我先前送走的那人名叫素娘,是妖王麾下五位三灵高手之一,我马上过去审问它,如果此处有什么战事发生,你们立刻召我回来。”
“此人的名字很是耳熟。”吴荻说道。
“岷山的毒蛇名为黛娘,山羊谷的风尘女子名为绣娘。”吴中元随口说道,这时候的文字很少,还不及现代文字总数的十分之一,更何况姑,女,娘等字本就是女人常用的名字。
“可要臣妾与您同去?”吴荻出言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它们行事无所不用其极,我不确定封住了它的穴道之后它还能否散功自爆,为策万全,还是我独自审问较为稳妥。”
“圣上,我们在这里等您多久?”黎别问道,她内向孤僻,直到此时与吴中元说话还会脸红。
“看情况吧,辰时之前我应该能回来。”吴中元说道。
黎别点头说道,“那我们等到辰时,若您辰时未归,我们便自行回返,沿途也能趁机搜寻一番。”
吴中元摆手说道,“不成,谁也不知道负责搜寻的众人何时会传回消息,万一传回消息,我必须立刻能够找到你们,你们就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待二人点头,吴中元方才施展瞬移来到白骨岭。
白骨岭之所以被称为白骨岭乃是因为这里遍地白骨,而此时天色尚未大亮,整个白骨岭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不过艺高人胆大,吴中元连穷奇都能降服,自然不会在意这里是否恐怖阴森,现身之后立刻走向倒在不远处的素娘。
素娘被封住了穴道,又被吴中元以灵气将元神禁锢于七窍神府,肢体动弹不得,元神也不得抽离,见吴中元走近,只能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见素娘怒发冲冠,目眦欲裂却没有出言谩骂,吴中元这才想起先前将其哑穴也封了,于是便出手解开了它的哑穴并随手又补点了其他几处重穴。
哑穴一解,素娘气息通畅,长喘了一口粗气,“小兔崽子,你猖狂不了多久的,总有一日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吴中元没有接话,而是催发灵气为素娘疗伤,素娘的左腿被炸飞了,似这种伤势天地回生是治不了的,只能以自身灵气为其重新凝聚。
发现吴中元在给自己治伤,素娘一副恶心鄙夷的神情,“休要惺惺作态,赶紧给老娘一个痛快。”
一个二十出头的美貌女子自称老娘,这种感觉是很怪异的,不过仔细想来素娘说的也没错,它虽是年轻女子模样,却已经活了数千年,别说自称老娘了,就是自称老奶奶也不夸张。
吴中元没有理会它,而是继续催发灵气为其凝聚左腿,他虽是太元修为,想要为太虚修为的人重聚一条腿也并非易事,因为拥有太虚修为的肉身与寻常肉身有着天壤之别,需要耗费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灵气。
他之所以这么做还真不是假惺惺,而是有更深的考虑,审问一个丧失希望的人难度是很大的,得让对方有活下去的强烈欲望,对方才可能会珍惜自己的生命。
吴中元右手外探,催发灵气,发现灵气耗损严重便将阴阳长剑持于左手,借此补充自己耗损的灵气。
重聚的过程耗时三分多钟,在此期间素娘一直在谩骂不止,用词极为粗俗恶毒,彷如一个年老的泼妇,所骂的那些话全然不是一个年轻女子所能骂的出口的。
对于自己不愿听的话,很多人会选择性的进行忽视,但吴中元没有,素娘所骂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很是仔细,虽然妖王已经被他斩杀,但他并不确定妖王是不是完全死透了,他想通过素娘骂他的话确认这一点,要知道一个失去了主心骨的人和一个有主心骨的人心情是不一样的,在骂人的话上也会有所体现。
足足听了三分钟,吴中元越听心里越没底,因为素娘对他的咒骂虽然极为恶毒,却并没有类似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样的无奈和绝望,只是不停的“问候”他的先人并诅咒他,除此之外就是攻心诋毁,说他胎毛未褪,小人得志,蚍蜉撼树,死到临头尚不自知。
这些话可不像一个失去主心骨的人说得出来的,他能够确信之前杀掉的的确是妖王,但是他无法确定是不是完全彻底的将妖王杀掉了。
如果妖王没死,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素娘不会招供,想审问出有用的线索可能性不大,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因为素娘不是三缄其口,而是一直在破口大骂,只要开口说话,就容易露出破绽。
待得将素娘缺失的左腿重新聚合,吴中元收手后退,自素娘对面三步之外的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剑交右手,歪头看着素娘。
吴中元没有急于开口,只是直视着素娘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所谓面由心生也有很大一部分指的是一个人的眼睛,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他想通过素娘的眼神判断出它内心真实的情绪。
“看你老娘作甚,想让老娘与你道谢不成?我呸。”素娘虽然四肢不能动,却能吐口水。
吴中元没说话,依旧盯着它。
不是每一个好看的皮囊里面都住着一个好看的灵魂,素娘的姿色虽不是惊若天人,却也是美艳倾城,肤白貌美,凹凸有致,在任何人看来都是绝色尤物,但是这个好看的皮囊里却藏着一个丑恶肮脏的灵魂,随后骂的几句话不但辱及先祖,还有违伦常,无比肮脏,恶毒之极。
只要对方不住口,吴中元就不打岔,与五道接触越多,他越发现自己对五道的了解少得可怜,对手全是千年老妖,完全摸不到对手的路数。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并不怕敌人厉害,只怕不知道敌人究竟有多厉害,不知道对手到底在什么段位不但有低估的危险,还会有高估的可能,这是最令他头疼的。
没有任何人的情绪能不受他人和环境的影响,越是年轻人越是如此,任凭吴中元如何忍耐,素娘恶毒的言语还是令他怒气上涌,恨不得一剑砍死这个恶毒的妖妇才好。
不过收获也是有的,素娘骂他贪霪好色,多纳妻妾,却注定断子绝孙。又污蔑吴卿先前被虏之后被殭尸野猪狗熊和钩蛇蹂躏过,还骂人族朝廷都是混血杂种。
这些恶毒的言语中隐藏了很多的信息,第一,敌人已经将他的女人列入攻击的首要对象,第二,所谓人族朝廷都是混血杂种是指他和老瞎子都是熊族大吴与外族女子的私生子,由此可见对方对人族了如指掌。
最重要的信息隐藏在对吴卿的污蔑上,当日吴卿被掠是妖魔鬼龙四族同时发难所为,根据易换时的细节不难看出包括吴卿在内的被掠众人是在妖魔鬼龙四族共同掌管之下的,而素娘提到的殭尸野猪黑熊钩蛇分别出自这四族,由此可见素娘是知道当时己方被抓的那些人是处于妖魔鬼龙四族共同掌管下的。
如果素娘不在场,它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可是如果素娘在场,在他将妖王附身的寡妇杀掉之后,魔鬼龙族将原本属于妖族的那份筹码给瓜分了,素娘等妖族阵营的人绝对不可能同意。
如此一来便得出一个令他万分忧虑的结果,那就是妖王很可能没死,魔鬼龙三族随后进行的易换很可能是妖王与其他几族主事之人联手设置的障眼法,其目的无疑是为了麻痹他,让他误以为妖王已经死了并放松警惕。
这种可能性究竟有多大?的确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性好像也不是很大,有主观臆断之嫌。
但转念一想,不对,不是主观臆断,这种可能性极大,判断的依据是素娘的灵气修为,素娘乃太虚修为,它哪儿来的太虚修为?要知道素娘在五千年前是被伏羲手下的狼王给杀掉了的,它的元神肯定会被封印在妖界,在此之前妖王曾经假冒兽王自他手里骗走了一批补气丹药,但那是一颗玉虚灵丹和十二枚太玄灵丹,在得到这批丹药之后,妖王自己服用了玉虚灵丹,这一点在它前往沙谷试图抢夺辟妖麝香时已经有所显露,而余下的那些太玄灵丹必然会分发给自己的属下。
要知道妖王骗走那批丹药是在三个月前,而太玄和太虚虽然只差一阶,却是天壤之别,在三个月内素娘不可能晋升太虚,除非借助补气丹药,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它的太虚丹药是从哪儿来的?
当日在他斩杀了那个寡妇之后,敌人曾经派人前来,以老瞎子三人换走了八枚太虚灵丹,素娘服食的丹药极有可能就是这八枚太虚灵丹之一。
如果妖王真的死了,魔鬼两族还会将换来的太虚灵丹分给妖族吗?
吴中元沉吟思虑之时,那妖妇一直未曾停止谩骂,但吴中元没有再听,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想要杀掉它,而是有人正在利用他的灵气信物召唤他。
灵气感召位于南荒鬼族废城附近,不消说,是负责南线搜寻的己方众人发现了鬼族的踪迹。
现在妖魔两道已经元气大伤,鬼族的实力是最强悍的,事有轻重缓急,只能暂时将这妖妇关起来,先过去料理鬼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