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93h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冠冕唐皇 ptt-0582 號令諸族,討滅不臣閲讀-j43ar

冠冕唐皇
小說推薦冠冕唐皇
听到契苾明这斥问声,在场众人神情无不流露出几分尴尬并惊悸。
契苾明却不理会众人感受如何,继续说道:“九府十八州都督、刺史,几人在场?”
河曲诸州众多胡族,势力各有强弱,这其中部众最多、势力最大的,则莫过于铁勒。一则铁勒本身就是众多部落联盟的一个统称,所谓九姓铁勒、但事实上铁勒诸大大小小部族远不止九个这么少。
像契苾明所出身的契苾部,本身就分成数个部落。
在这一点上,这些胡人部落的内部结构其实比较类似于大唐国内的诸世家大族,虽然共享一个姓氏、郡望,但内部里又分成诸多的房支,契苾何力、契苾明父子在唐为官,其部族就类似于契苾部的定著房。
其次,在大唐崛起的过程中,铁勒诸部本身就是大唐在诸胡当中最为重要的盟友。无论是覆亡东突厥,还是远征高句丽,包括在西域的霸权竞夺中,铁勒诸部都对大唐助益良多。
可以说如果没有铁勒诸部的帮助,崛起于隋末乱世废墟的大唐帝国,也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便确立区域之内唯一的霸权地位。
也正因此,大唐对铁勒诸部可谓是投桃报李,将此联盟视作主要的羁縻对象。单单针对铁勒诸部所设立的羁縻州府,便足有九府十八州之多。诸如回纥部所领导的瀚海都督府,不仅仅只是羁縻其部,更代替大唐维持贺兰山周边秩序。
听到契苾明此言,在场便有十多胡酋起身拱手见礼,但数量却远远达不到九府十八州之数。
眼见到这一幕,契苾明脸色顿时一沉,语调也变得更加不善:“药罗葛家有无人在场?”
铁勒诸部当中,除了已经被大唐攻灭的薛延陀之外,便以回纥势力最盛。特别是在贞观时期,回纥首领菩萨统率部族,更使回纥能与薛延陀分庭抗礼,乃至于龙朔时期竟敢起兵反唐。
回纥同样也是一个小的部落联盟,其部分为九姓,或许还要更多、但大唐臣子或是钟爱‘九’数,仅仅只记录了回纥九姓。这其中,药罗葛便是回纥中的可汗王姓,在回纥内部中地位便等同于突厥阿史那家族,世代担任回纥的首领并大唐所册封的瀚海都督府都督。
“卑职瀚海都督府左设统军,天山县令独解支,叩见契苾总管!”
契苾明讲完这话后,席中一名三十多岁虬髯壮丁便站起身来,自呼身份入前叩见。
至于这个官职,也极为绕口,其中瀚海都督府乃大唐所立,而回纥又受突厥官制的影响,都督府大都督下加设左右设以统率人马。而天山县则就是在大唐龙朔年间平灭回纥逆乱后,以其祖地所设之县,天山县令由朝廷授封,基本上就等同于回纥的储君。
“独解支?”
契苾明看了一眼这个回纥储君,眸光闪了一闪,然后抬手道:“把他给推出堂外,我缚上刑架,鞭刑二十,再来听训!”
听到这话后,那独解支脸色顿时一变,来不及开口争辩,便被唐军壮卒拉出堂外,很快大堂外便响起鞭打声以及那独解支的惨叫声。
在场诸胡酋们听到这声音,一时间不免更加的惶恐。而那个独解支被鞭打二十记后再入堂中,衣袍凌乱、鞭痕渗血,甚至都不能凭着自己的力量站稳。
契苾明端坐堂上,垂眼望着独解支冷声道:“在国而言,我奉雍王殿下所命,北进治乱杀贼,瀚海都督竟不来见,单此便可治其不恭之罪!在私而言,若非我父受命抚定旧乱,药罗葛家早已不存。你父比粟旧年便说要为我家奴仆,主君入境却不见下奴,同样该惩!鞭你二十,服不服?”
“卑职、奴恭服主上惩戒,不敢存怨!但、但我父所以不至,确是年事渐高、出行不便,更兼年前受丰州州府召令,率部前往河套备贼,劳苦甚巨,至今仍在休养……”
独解支遭受鞭刑后,却不敢流露出什么不满,只是敬拜在地叩首说道。
回纥部落虽然在如今的铁勒诸部当中最为势大,但面对契苾明同样不敢失礼。若仅仅只是势力,契苾部在这个铁勒部当中都算不上强,九大都督府无占一席,仅仅只拥一州。
但契苾明父子却在唐为高官,特别契苾明之父契苾何力深得大唐太宗皇帝信重,功封凉国公,乃是大唐朝廷真正的肱股之臣。
旧年回纥也有女主祸乱,独解支的姑祖母率领铁勒几部背叛大唐,一战而败,若非当时契苾何力奉诏镇抚,并力保药罗葛家,推荐独解支的父亲比粟继任瀚海都督,只怕药罗葛家也要如薛延陀夷男家族一样亡族灭种,所以药罗葛合宗都奉契苾氏为主家。
至于契苾明同样是将门虎种,在铁勒诸部当中威望甚高。旧年突厥骨笃禄占据郁督军山建牙复国,契苾明只是率领百余军众远上郁督军山,一次便招降足足两万多帐的铁勒部众,于此可见契苾明在铁勒诸部中的威望之高。
眼下契苾明还仅仅只是鞭打独解支,就算他号召回纥诸部抛弃药罗葛家,扶立新的回纥首领,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所以独解支非但不敢抱怨,还要连忙解释。
“引部备贼助战,难道不是你部该领的职责。比粟年老昏聩,还能否控御部众暂且不说,你部瀚海都督府镇守贺兰山东麓,竟然放任突厥贼众南来,能免于罪?”
契苾明讲到这里,脸色更为严肃,拍案怒声道:“大唐天恩,授你良土养息壮大,而你部竟不能守。既然如此,归告你父,整顿部众,准备迁移,瀚海都督府不再为药罗葛家世领!”
“求、求主上饶命!我部今次的确有罪,但罪不至死啊……朝廷要如何惩罚,我部都甘心领受,惟求能够留守故土!若再遭变,就算捐尽全族能战之力,绝不敢放纵突厥贼徒继续南来!”
独解支听到这话后,神情惶急、更有将要崩溃之貌。
他们回纥虽然主体仍是游牧为主,但却并不意味着就能随便转移。事实上绝大多数游牧民族,若非逼不得已,往往都不会大规模的进行部族迁徙。
他们的生活环境本就脆弱,牧民少有储蓄,一旦迁徙,对于人力物力的损耗都是惊人,不独大量牲畜死去,甚至往往数年间都不会有新的族人诞生。
大漠南北有许多部族,往往都是在迁徙的过程中遭遇天灾人祸多重打击,最终消散于无形,或是整个部族都死亡,或是融入别的部族中。
因此如果不是情势万难、在故土中几乎看不到族群生活下去的希望,这些部族们也都不会举族迁徙,实在承受不了如此高昂的代价。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贞观年间大唐朝廷开放西北河曲边州供这些胡族内附生活的时候,诸族也多感恩戴德。即便没有别的优抚政策,单单提供这样一处养息地,就让这些部族们生存几率增加数倍。
现在听到契苾明居然勒令回纥整部迁徙,这对回纥而言简直就是一大打击。甚至都不需要大唐再另作惩罚,单单这一消息传扬出去,可能那些回纥部众们都要放弃掉药罗葛一家对他们的统领。
“既然甘心领受,那就无复再言。或许你部自认较之突厥还要更加强盛,但我既奉雍王殿下所命,能筑得起一座京观,便能筑起十座、百座!”
契苾明讲到这里,语气中已经满怀威胁。他之所以宁可付出极大代价,都要全歼突厥贼众,就是为了要获取眼前这种威慑力。
如果没有这种威慑,他想要勒令回纥举族搬迁,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在逼着回纥脱离大唐的统治。
可现在,突厥入寇精军都被大唐消灭殆尽,甚至就连可汗都被追杀成一个亡家之犬,能否活下去回到大漠都未可知。未来漠北的形势也是变幻莫测,回纥即便是背弃了大唐,也根本没有强者能够给他们提供庇护。
当听到契苾明对回纥人的处罚后,在场众胡酋们也是纷纷胆寒。
铁勒诸部是河曲周边势力最强的胡部联盟,而回纥在铁勒诸部当中又是势力最大,其部族民众足有数万帐之多,换言之回纥便拥有多达数万名能战之士。
可现在,仅仅只是契苾明随口一句话,回纥即便没有亡族之忧,也将要元气大伤,或许未来几十年都难再发展到如此声势,还有可能被其他部族落井下石的穷追猛打。
独解支听到契苾明心意已决,已经悲怆的涕泪横流。三十年前,回纥反唐便已经受害严重,至今都还不能恢复。那时候幸得契苾何力的保护才存续下来,可现在契苾明却要将他们回纥赶入绝境,他们也完全无力抵抗。
回纥虽有数万能战之士,但却分属于九大氏族,药罗葛家能够直接统率的仅仅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在如今突厥新败的情况下,他们如果敢反唐,或许连祖地都冲杀不出来,内部或就要厮杀内乱起来。
当然,契苾明也并没有完全不给回纥机会,接着便又说道:“突厥南下寇掠,九府十八州难辞其罪。你等奉令来见,可见还恭谨稍存。但那些不恭不见者,概不能留,允你诸部戴罪立功,明日随军出征,讨灭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