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起點-第1759章 貴人黥烙分享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那一场战争,我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从各种侧面传说也知道了,海里的鱼,海外的民,都遭受到了很大的灾祸,死伤无数。
这样下来,渔民连海都下不了,谁还给那个“三水仙官”上香去?
“三水仙官”饿肚皮,不高兴。
可饶它触手虽长,也长不到江南,正生气呢,赶上许多水族慌忙把幼小的后代往东海外面赶。
水族们自己是要给水神尽忠的——可也还是希望自己的后代能活下去。
繁衍,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当时这个大章鱼一看直呼好家伙,这么多幼崽,你们不是精准投食吗?本仙官就笑纳了。
它就在三水交汇的地方,堂而皇之的吞噬了很多小水族。
送孩子逃命的大水族把它恨的跟什么似得,可东海大战,谁都是筋疲力尽,哪儿能斗得过这个吃过香火的?
水族们只能愤恨大骂点小人,趁人之危之类的,大章鱼觉得无伤大雅,它本来就不要什么脸面。
那些水族气的怔怔的,只能在一边祝祷,希望神灵保佑。
可两个水神都还打的头破血流呢,谁能顾的上这些子民。
不过,说来也巧——在这个时候,一个穿黄袍骑高马的,正赶往东海。
当时大章鱼也觉出这个穿黄袍的黄云盖顶看,怕是什么大来头的,出于欺软怕硬的本能,它打算给穿黄袍的几分面子,不掀穿黄袍的船,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可有些事情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那个穿黄袍的在路上,见到了三水入海口里,许多水族上下浮沉,就问这是怎么回事,手底下人就告诉他,这些水族逃命途中,蒙受了灭族之灾,正在祈祷上苍保佑呢。
穿黄袍的知道了,就有了怒意,说这个所谓的三水仙官身为吃香火的,竟然做出这种屠戮子民,趁人之危的事情,不配为神。
这三水仙官不服,我吃海里的东西,管你岸上的什么事儿?
他还想据理力争呢,谁知道那个穿黄袍的一下手,就把它那个小祠堂给掀了。
他知道穿黄袍的有能力,却没想到能力这么大——只言片语,就把它吃香火的渠道给废黜,仙官的身份,也褫夺了!
当然了,要是聪明人,知道对方身份不凡,那就别去作死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吧,反正这个三水神官的身份,是天上掉下来的,没了就没了吧。
可它不一样啊——它不光没骨头,它还没脑子。
它扑腾到了岸上,就要那个穿黄袍的给他赔罪——当时它的主意是这么打的,都说这种头罩黄云的人,金口玉言,有册封的能力,只要控制住了这个穿黄袍的,让他册封自己为三江水神,把庙立起来,修个金碧辉煌,附近的渔民,不,不光是渔民,所有的人都会来敬奉自己。
也就是所谓的“皇封”,比仙官什么的,不是厉害的多吗?没准还能当主神呢!
主意打的是挺好,它算是沾沾自喜,可它万万没想到,那个穿黄袍的面对它庞大的元身,浑然无惧色,一抬眼眸,它自己反而给震住了。
不像是——人!
对上了那个眼神,三水仙官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不光那个国君天生有震慑人心的能力,他手底下也个个不是善茬,其中几个武将,抬手就要削它。
鳳 臨 天下 王妃 13 歲
那些武将也同样不是一般人——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腥,满山煞气,比利刃更甚。
它一下就招架不住了,拼尽全力,要把那些武将打翻。
但事与愿违,没费多大功夫,八条触手全部被钉住,尤其其中一个穿黑衣,骑黑马的,最为骁勇,抬起手,就要把它的脑袋削下来,治他一个“惊驾之罪”。
它觉得,自己怕是完了。
它倏然就后悔了,这一后悔,也没人教给他,它直接就给那个穿黄袍的拜下去了。
而穿黄袍的身边有个文臣,耳朵长得有点像驴的,竟然能听懂它是什么心思,跟穿黄袍的禀告,说三水仙官后悔莫及,想求您饶过自己一条命,只要能饶命,那愿意俯首称臣,戴罪立功。
这是它生存的本能。
穿黄袍的听见了,点了点头,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也好,不如物尽其用。
怎么物尽其用呢?穿黄袍的让手下驴耳人,给它烙下来了一个黥烙——算是结下了一个灵契。
让它做个游鱼护卫,保护那些幼小的水族,免于战乱。
一旦小水族出事儿,黥烙就会反噬,让它痛不欲生。
它为了活命,不答应也得答应。
被烙了那个团龙纹,就等于还是被穿黄袍的册封了。
不过,没成神,成了个幼儿园园长。
自此以后,它哪怕不愿意,也只能保护那些小水族,把它们护理长大,一路保护。
而它心里不服,也只能卑躬屈膝的问,那这一场戴罪立功,什么时候结束?
它不能护理这些小鱼孩一辈子吧?
穿黄袍的一笑,说等我回来。
谁知道——这一去,他再也没回来。
这个三水仙官很高兴,它知道,不管多尊贵的人,寿命都不会太长,对这些有灵之物来说,短暂的如同蝼蚁。
爱情来自远方
于是它踏踏实实的把那些小水族送到了这里,保护了起来,等啊等啊,等的一路修成了人形,可它再也没见过那个穿黄袍的。
说着,它在琉璃盏里的眼珠子一滚,显然看向了我:“我,自然也恨……”
恨那个穿黄袍的,给自己留下了黥烙之后,把他遗忘了。
好比有期徒刑变成了无期徒刑。
所以,它对那个穿黄袍的恨之入骨。
它就找到了木牌,本想刻下那个穿黄袍的模样,可它又没有那个手艺,只好退而求其次,刻下了那个穿黄袍的旗帜上的纹章。
五爪金龙。
每天都焚香祭祀,做这个背香火,就怕自己有朝一日,忘记了对穿黄袍的恨意。
黥烙是身份高贵的惩罚身份低下的,当年景朝国君册封自己当神君,做出这种操作简直合情合理。
只可惜,就跟对阿四的许诺一样,他没有再回来。
我心里一动,如果我是他,也一样——绝不甘心,就这么消失。
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很多账目没清。
无论如何,也要重新回来。
他是个说话算数的人。
夏明远看着我,眼神也很复杂。
我是习惯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而我接着就问道:“你这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什么吃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