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3ea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線上看-485屠龍刀2相伴-kndf4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何为妖邪?难道这广济南方数省水路民众生活的排教也是妖邪之辈?这位前辈,恕吾等不敢苟同。”花奇可是绵里藏针的刺了屠龙一句。
沈秀清隽的刀条脸微微一红,只是因为脸上寒气森森,倒也是没有被他人发现,只是嘴里依旧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使用邪法的都不是好人。”随后身畔再次金碧光华大量,一道长虹对着二女和排教两位长老拦腰斩去,看金碧光华来势之汹,适才披麻教七个妖人可是在一瞬间被光华破碎,就连元神都没有逃出,而二女刚才也只不过就是与光华的尾巴略一碰撞,就感到不支,此时来势更猛,却只剩下闭目等死了。
可是二女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现身上有任何的异样急忙睁眼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身前出现了一个青衣老道,背对着自己,手中却三指捻定了一柄异样的短刀,这刀看上去长不过二尺,却是如同一弯新月,筒体散发着金碧光华,在三只手指之下,依旧扭来扭去,如同活物,只是不管怎样动弹,在那人手里却是纹丝不动,只能发出阵阵轻鸣。
再看眼前那个女生男相的女冠,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显得煞是呆萌有趣,尤其是一张好像谁都欠了她钱的刀条子脸,此时更是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的来回变色,差一点就让两女笑出了声。还是排教的两位长老更会做人,知道眼前可是真正的神仙打架,自己等人一个不小心,可就是会被殃及鱼池,急忙伸手一拉毕真真二女,蹑手蹑脚的走回了排教堂口的后门,甚至还顺手把两扇木门关了个严实。
沈秀还是头一次遇到能用一双手就把自己的兵器擒下了的高人,虽然也知道排教二老并无恶迹,可是就是改不了自己的脾气,尤其是容不得小辈在自己面前争辩,要是刚才毕真真二女不说话还好,沈秀只会冷眼撇上两下,径自飞走,可是两女中竟然有人还嘴,道行又不过是散仙,很自然地就被沈秀归结为晚辈中去了,当然事实上,论辈分,毕真真二女的确是沈秀晚辈,那么自然而然地,沈秀就挥出了一刀,倒也不是要伤人,只是打算给两个小辈一点警告。
只不过,沈秀没有想到的是,她自己的确是毕真真二女的长辈,可是身边还有一个林晓,更是她的长辈呢!既然沈秀可以用屠龙刀的刀光恐吓一番毕真真两女,那么林晓就能同样吓唬她啊。
于是沈秀眼睁睁地看着在自己的刀光之前,十分突兀的无声无息地就出现了一个中年黑髯道人,然后好像看慢动作一样,看着道人抬手,伸手,探入刀光,三根手指如捡田螺一样,从灿烂的刀光中找到屠龙刀的刀身,然后捏住,然后就是屠龙刀发出了阵阵刀鸣,然而依旧无奈地这道人手掌挣扎不休,却无可奈何的情景。
那可是屠龙刀啊!乃是乃师长眉真人飞升之后,经妙一夫人之手赐下,以为临别遗宝,在自己手里可谓是杀伐绝伦,正正地喝了自己心意,只不过一月光景,就能炼的刀与神合,用起来更是如臂使指一般,斩妖破邪势若破竹,无可抵挡,就是本门许多仙剑都要躲避屠龙刀的刀锋,免得让屠龙刀的锋锐,损了自家仙剑的剑锋。
可是就真么落到青衣道人手上,如同拿捏一个不听话的顽童一样,着实地令沈秀也为之胆寒——眼前这位道人绝对是前辈大能无疑了。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位道人嘴角那意思似笑非笑的表情,真真令人可恼,只是一时间沈秀摄及此前擒刀之威,却不敢有半点不敬流露出来。
“你这好杀的性子,怪不得被逐出师门啊。怎么依旧还是不分青红皂白,随意出手呢。就算是你心中并无杀意,可是也不想一想,等闲之辈如何能是屠龙刀的对手,枉自造成杀孽,到时候可是无人救你啊。”
青衣道人一席话,令沈秀一张冷脸涨得通红,不由得开口反讥道:“左不过贫道不想杀人,才被你钻了空子,再说了,只要是妖邪,就人人得而诛之!贫道就算是将那两个妖人杀了,又能如何?!”
“呵,”青衣道人似乎是牙疼一样,嘴里轻喝了一声,“臭丫头在老祖面前竟然也人五人六起来了,就是你师父到了老祖身前,也得乖乖的,你如今可是胆子不小啊。”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咧嘴一笑“也罢,到时候有那尼姑头疼的地方,怪不得想着要你做徒弟呢,还真是物以类聚啊。”随即把手一松,任凭屠龙刀在粗化成金碧光华在自己身前身后逡巡不已,“臭丫头,赶紧滚蛋吧,你那老巢可还有人等着你呢。”说罢也不见作势,就化作一道清光不见。
沈秀此时脑袋里懵懵的,着实被道人一席话闹得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那句“你师父也要乖乖的”,更是让沈秀闹不明白眼前道人的来历,只不过眼前也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道人还有一句说是“有人在老巢等自己”,才是关系切身的事情,当下不敢停留,急忙与金碧光华合一,化作一道惊天长虹急速向着金凤山飞去。
沈秀这一世已经得会上一世的记忆,可是即使是上一世,在众多师兄弟里,沈秀也是后进弟子,且金凤山本就是前世旧居,对于长眉真人成道前的很多事情并不知晓。其实就是长眉真人的弟子中,知道林晓的也是凤毛麟角,见过林晓的,在长眉真人飞升前也不过就是玄真子曾宁一人,长眉真人飞升后,倒是多了齐漱溟和苦行头陀二人。
至于长眉真人同辈好友,也唯有极乐真人李静虚与林晓最是熟悉,当然了,这都是长居中原的道门正宗修士,反倒是海外的散仙,见过林晓的不在少数,其中与林晓交往最密的,当属枯竹和卢家老魅了,剩下的也就是当年被巨木神君从大荒山驱逐的那几位与林晓十分熟悉。
至于林晓在海外留下的道统中,首屈一指的就是已经飞升的小东溟神仙洞的申无妄一脉,毕真真和花奇就是申无妄一脉的再传弟子,其师韩仙子韩凤儿本身在海外就是大名鼎鼎,且不说出身神仙洞,就是韩仙子自家老爹大溟真人韩霄,就是横行海外的顶尖高手。
至于另一脉弟子,倒是没有给人是一门师姐妹的感觉,反倒是让海外散修以为是散修好友抱团的势力,那就是小蓬莱西溟岛冷云仙子余涡、瓢媪裴娥以及霜华仙子温良玉三位女仙了。另外就是现在返回小南极光明境的申家三姊妹的老二申无咎与寒玹、元鼍、李青、李玄霸几位,都是在中原与海外没有什么名气的。
只是林晓门下众弟子中,也是极为有趣,几乎是越没有什么名气的主儿,似乎道行境界就越远超同济,除了一个在中原海外均是鼎鼎大名的嵩山二矮之一的追云叟白谷逸例外,有名的弟子道行都比没有什么名气的低——韩仙子是第三代不说,二代弟子余涡、裴娥和温良玉都是地仙,但是即便是最后入门的三代弟子李玄霸可都是比肩天仙的高手了。要不是林晓一直压制着光明境里的这些弟子,不令飞升,这些弟子任哪个都会在人间造成轰动的。
所以沈秀猜不到林晓的来历,也联系不到白谷逸身上(谁让白谷逸和朱梅都是奉了林晓之命隐藏住了真实修为呢),也就只能独自一人闷闷不乐的返回金凤山了,不过,林晓说的没错,的确是有一个惊喜在等着沈秀。
沈秀前世轮回的时候,就因缘际会,将峨眉派的基础坐功传授给了那个惊喜,只不过两人那是缘浅,惊喜刚刚得到坐功,还没有修炼出来个结果,就被恶人逼死,这一世刚刚投生,就因为前生不昧,一出生就见到了沈秀,只是当时还不能说话,结果这一耽搁就是好几年过去。还好的是,前生所系坐功今生依旧记忆深刻,虽然不全,但也能暗中不时避入深山修炼,如今也是筋骨凝实,有了几分火候。
除此之外,对于前生沈秀的姓名到也记得清楚,只是依稀记得是有位女仙答允过转世之后,就会受自己入门,为此经常进入深山寻找金凤山的山门所在,只是从来云封雾锁,找不到半点踪迹。
这一次也是惊喜倒霉,一进山就遇到了一女两男三个妖人,不合上前问路,却被妖人随手封禁在山洞之中,正在苦苦呼喊沈秀前生姓名的时候,沈秀从岳阳赶回,因是心里想着林晓所说惊喜,就在山间盘旋,正好听到惊喜的呼喊,这才屠龙刀刀光一闪,将封洞的禁制破除,看到惊喜的同时,也想起了这个惊喜就是此前自家弟子眇姑说过的眉心有一颗红痣的女孩,姓王,因自小就身上长着一身的癞痢,故而小名叫做癞姑。
癞姑对于沈秀,倒是一向精诚专注,别看沈秀今生样貌与前生略有不同,但是癞姑生来前生不昧,刚出生就认得出沈秀,此时更是一看便知,立时扑了过去,抱着沈秀的大腿就是痛哭不已。
沈秀问完过往,也是唏嘘不已,此时突闻破空之声,而方向就是自家洞府,刚将癞姑安置到一旁躲好,就看到守洞神兽神吼负伤逃回,急忙飞身而起,立时看到一个艳丽道姑合着两个怪人一起杀到。
沈秀不知道这是以轩辕老怪弟子为首设下的圈套,就是要借着长眉真人飞升之后,沈秀在峨眉孤立无援的时候,汇集众多妖人,要将沈秀活活炼化,不过,这对沈秀来说可没有什么过不过脑子的事情,反正沈秀对敌从来就是刚,一直刚到底。所以一上来沈秀就飞出了屠龙刀,顺手还是把太乙神雷乱打。
也是追着神吼而来的三个妖人倒霉,那两个怪人就是轩辕老怪的弟子,只不过因为资质的缘故,没有成为真正的真传弟子,所以道行法力都弱了毒手摩什不止一筹,在沈秀与屠龙刀人刀合一之下,金碧光华只是一卷,就把当先飞来的老怪弟子红羽神君菇合索毕以及那个妖艳的女冠拦腰斩成两截,顺手发出的太乙神雷随即将二人的元神打成粉碎。至于随后飞来的也是老怪弟子,名叫万灵童子茅壮,却斜刺里一闪,躲过了屠龙刀的金碧光华。
沈秀的弟子眇姑也是随同沈秀一同出手,只是比沈秀慢了很多,不过,一样没有逃开万灵童子茅壮和一干同党布下的天罗地网,那就是老怪门下都要修炼的绝学玄武乌煞罗睺血焰神罡,用此神罡布下的玄武乌煞罗睺大阵。此阵歹毒非常,只要一入阵,让神罡沾身,立时得隙即入,马上惨死。即使有法宝宝光护身,时间一久,妖人必定会发动魔火血焰,就算法力再高,被困的久了,一样要被炼成白灰,就连元神也无法逃脱,只能成为血焰的燃料,使得血焰威力更胜。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要以飞剑防护,也难免遭遇暗算强攻,只要露出一瞬间的破绽,就是身死道消的结果。
眼看着沈秀带着眇姑陷入绝境,却忘了还有一个癞姑藏在沈秀的洞府里,眼巴巴地瞅着,却无能为力,可是把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憋得两眼通红。也是合该沈秀拜入心如神尼门下,就在沈秀的护身宝光只剩了薄薄一层的时候,弟子眇姑已经是支撑不住,沈秀终于想起来此前恩师飞升之后,经妙一夫人转给自己的那一封柬帖来了。
刚把柬帖取出,还不待沈秀细看,之间柬帖上突的现出一行朱红篆字,随即霹雳一声大响,电也似的化去,随即身外千重妖云血焰,亿万阴雷同时被冲散,随即头上一幢三丈高的紫焰祥光照下,脚下也升起一朵丈许大金莲,将师徒二人合在其中,望空飞遁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