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諜戰生涯笔趣-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嫂子來了熱推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高一伟被带到了特工总部,由特工总部的人负责审问,日本人不插手,但会在一边旁听。
这就是最后的结果。
路上。
白泽少坐上池上慧子的汽车,好奇的问道:“大佐,我来的匆忙,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审讯的时候,发生一些情况”池上慧子简单的将事情给说了一下。
然后看着白泽少道:“所以你一定要给我好好把握这次机会,绝对要给我挖出上海站的消息来”
“黑马身为上海站的人,既然潜伏在竹帮,那么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与任务”
“同时竹帮也不可能只有一个上海站的人”
白泽少闻言点点头,然后道:“大佐,那如果审问的话,应该进行到什么程度”
“我的底线在哪里?”
“如果真如之前说的那样不动用任何的刑罚,恐怕我们不会有任何收获的”
“所以我想知道大佐的真正意图”
听着白泽少的话语,池上慧子轻轻的一笑。
淡然的说道:“这件事情你只要掌握好大方向就好,具体的审问交给雷朋就可以”
“说好不会动刑,当然就不会动刑的,否则以后怎么会高老大交代”
“怎么说竹帮的势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非常有用的”
“再说,之前因为高小英的事情已经逼了一回高天辉,如果这次在继续逼迫的话,很可能会真的逼反他”
白泽少意外的看了一眼池上慧子,然后道:“大佐放心,我会交给雷朋的”
至于原因,白泽少没有询问。
因为他很清楚雷朋的身份,同时对于池上慧子说的讲信誉的事情,他心里冷哼一声。
日本人什么时候讲过信誉。
相信日本人会将道理与信誉的人,现在坟头草恐怕都长了一人高。
但越是如此,他对于日本人到底会如何对付高一伟就越发的担心。
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时刻监视雷朋的行动。
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人在特工总部,他能掌握最新的情况,也可以做出最快的反应。
而此刻的他也反应过来,刚才的时候雷朋会忽然提议将高一伟带到特工总部了。
或许雷朋早就有此打算。
就是不知道是雷朋自己的想的,还是池上慧子授意的。
就在这时,池上慧子的声音再次在车厢里面响起:‘你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放在刘小兵叔侄两身上’
“他们才是我们当前最为重要的目标”
“只要找到他们,我们的收获,根本不是一个黑马的价值能比拟的”
白泽少点点,犹豫一下好奇的问道:“大佐,一直以来我们对于上海站都知之甚少”
“但刘沛儒身为特务处的高层不可能什么不知道”
“为什么我们依旧没有太大的收获”
池上慧子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
车队就来到特工总部,白泽少还有雷朋等人返回特工总部,池上慧子却没有下车,直接离开。
在走进办公大楼的路上。
白泽少笑着看着雷朋道:‘雷主任好本事,刚才大佐已经亲自交代过,关于高一伟审问的事情,全权交给你负责,我不会插手’
“但是我希望我可以知悉审问的一切进展,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特工总部的主任不是”
“白主任客气,我虽然负责审问,但也是在白主任的领导下进行的”雷朋笑眯眯的说道。
“我没有客气,是雷主任客气了”白泽少说完转身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原地。
雷朋看着白泽少的背影消失,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任何减少。
只是眼底深处的冷漠却浓重许多。
而白泽少返回办公室的第一时间就命令秘书,时刻关注审讯室的情况。
他自己则开始思索起如何才能将刘小兵找到。
这么大的一个上海,想要找一个同行,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想了半天都没有太大的头绪。
很快,一上午过去了。
秘书忽然急匆匆的走进他的办公室。
“怎么,高一伟那边有进展了?”白泽少看着秘书的样子问道。
“不是,是嫂子来了”秘书回答道。
“什么嫂子来了”
“您夫人来了”
白泽少刚想问人在哪的时候,房门就再次被人推开,胡胭脂款款的走了进来。
秘书没有多说什么,很有眼色的直接退出。
“你怎么来了?”白泽少来到胡胭脂身边,问道。
“高一伟的事情到底回事,他怎么会被带走”胡胭脂低声的说道。
“没什么大事”
“那个黑马自杀了,并没有交代什么,没办法的池上慧子只能将高一伟抓回来审问”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高一伟能否扛住雷朋的审问”白泽少解释道。
“怎么是雷朋审问?”胡胭脂敏锐的察觉道其中的变故,问道。
“池上慧子的命令”白泽少继续道:“我会时刻关注这边的情况,你就不要担心了”
“万一,他……”胡胭脂道。
只是,她的话语没有说完,就被白泽少给打断:“没有万一,你应该相信我”
“恩”胡胭脂重重的点点头。
“我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总部来电催促我们尽快行动”胡胭脂出声道。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的人动起来,但是记住一点,绝对不能贸然行动”
“这次中了日本人的计,已经让我们损失惨重,所以一定要小心”白泽少沉声道。
“恩”胡胭脂点点头:“那我先走了”
胡胭脂离开以后,白泽少也没有在办公室多呆,直接朝着审讯室走去。
只是。
来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却被门口的日本人给拦住了。
“什么意思?”白泽少眯着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意。
“白主任,对不起我们只是奉命行事”门口的日本人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奉命行事?哼,我倒想知道你们人在特工总部,奉的是谁的命”白泽少声音一下高了起来。
“白主任,请不要让我们为难”守卫的语气也冷了下来。
“我就为难了”白泽少大声道:“来人,给我将审讯室的门给砸了”
一声令下,呼啦啦的一群人就朝着门口的守卫冲去。
恰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开了,雷朋走了出来。
“哟,雷主任不忙了,我还说这么大的动静,您怎么没有听见了”白泽少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白主任,都是我的错,是我下命令的时候,让他们误解了,您可是特工总部的老大,在这个地方,哪里去不得”雷朋笑着说道。
白泽少冷哼一声,直接走进审讯室。
此刻高一伟正面目呆滞的坐在椅子上,对于他的到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这一幕,不由扭头对着身后的雷朋道:“动刑了?”
“没有,就是给他打了一针”雷朋笑着说道。
“用药了?”
白泽少终于明白池上慧子为什么说不动刑了,这可比动刑要厉害的多。
随即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药物正在起作用,很快就会有结果”雷朋回答道。
“那我就等等看好了”白泽少说着直接坐下来。
很快。
雷朋道了一句差不多了,然后就开始审讯。
“你叫什么?”
“高一伟”
“你的身份是什么?”
“竹帮少帮主”
“你和黑马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心腹”
听着高一伟的回答,雷朋满意的点点头,而白泽少内心却一些紧绷起来。
随即抽出一根烟点了起来,烟雾遮掩下的他,快速的思索着应付办法。
“你是不是上海站的人?”
雷朋的问题,一下将白泽少的心给提到最高点,目光死死的盯着高一伟。
“不是”高一伟的回答一如刚才的回答,那么顺畅与自然。
雷朋不信邪的继续问道:“你和上海站有没有联系”
“没有”
“你知不知道黑马的身份”
“不知道”
………
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雷朋都没有任何收获,不得不沮丧的坐在椅子上。
而白泽少松气的同时,却在思索着高一伟是如何做到对药物免疫的。
日本人的药物效果有多厉害,他是很清楚的,所以非常的好奇。
但最后却不得不放弃,因为他暂时根本看不出来为什么。
瞥了一眼旁边的雷朋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
审讯室里面。
负责监督的日本人看着雷朋道:“雷主任,看来这个高一伟真的和上海站没关系”
“我不信”雷朋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大佐明确说过不能留下任何明显的伤痕,哪怕是内伤都不行”池上慧子的人问道。
“加大药物量,再审问一次”雷朋面色一狠,直接道。
“可是短时间内连续两次用药,很可能会摧毁他的神经系统”
“用,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雷朋大包大揽的说道。
烈火青春之情泪
看着雷朋坚决的样子,池上慧子的人没有再劝说,直接行动起来。
再一针打下去,高一伟的神态表情明显出现剧烈波动。
雷朋却没有在乎他的状态不佳,抓紧时间将刚才的问题在问了一遍,可惜答案依旧没有太大变化。
最后不得不放弃。
离开审讯室的时候,有些颓废的对着手下道:“等会把人弄醒以后,就送回竹帮吧”
本来。
雷朋还想接着此次机会,好好的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顺便在池上慧子眼前露露脸。
可惜最后的结果却不如人意,而且还和白泽少的关系弄得有些僵。
这让他之前所有的伪装都白费了。
很快。
白泽少就从秘书那里得知高一伟被送回去的消息,随即问道:“高一伟情况如何?”
“不怎么样,虽然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整个人精神状态不太好,而且上车的时候,还是被人架着上去的”秘书快速的说道。
“看来他的情况不怎么好,希望不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白泽少叹息一声。
随即命令道:“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你将特工总部的人派出去寻找刘小兵还有刘佩儒的踪迹吧”
“是”
秘书离开以后,白泽少起身来到墙壁上挂着的地图前面,猜测着刘小兵可能的藏身之所。
甚至换位思考起来,如果他是刘小兵,目前最可能会怎么做。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第一反应就是逃离,或者投靠日本人,但以刘小兵的性格来说,这么做的可能反而不大。
他不是一个甘愿接受现实的人,相反骨子里充满着反击的偏执。
因此。
最大的可能就是藏在某一处,然后伺机报复,但报复的对象到底是谁,就不太清楚了。
毕竟这里目前是敌占区,有很多的刺杀目标。
当然,这些都是白泽少的猜测,如果只有刘小兵一个人那么肯定八九不离十。
现在因为刘佩儒的存在,白泽少就不太肯定了。
叹息一声,白泽少直接下班回家,顺便将高一伟安全返回的消息给带出去。
“如此说来,日本人非常相信他们的那个所谓审讯药水”胡胭脂问道。
“没错”白泽少点点头:“不过那东西也的确厉害,但对于身体机能破损同样严重”
“希望这次审讯,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大”
“但愿如此”胡胭脂叹息道。
“有时间你问一下高一伟,看他是如何扛下来的”白泽少随意的说道:“我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别的办法”
“恩,我会找机会问的”胡胭脂应道。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竹帮里面却一片慌乱。
“没错”白泽少点点头:“不过那东西也的确厉害,但对于身体机能破损同样严重”
“希望这次审讯,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大”
“但愿如此”胡胭脂叹息道。
“有时间你问一下高一伟,看他是如何扛下来的”白泽少随意的说道:“我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别的办法”
“恩,我会找机会问的”胡胭脂应道。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竹帮里面却一片慌乱。
“没错”白泽少点点头:“不过那东西也的确厉害,但对于身体机能破损同样严重”
“希望这次审讯,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大”
“但愿如此”胡胭脂叹息道。
“有时间你问一下高一伟,看他是如何扛下来的”白泽少随意的说道:“我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别的办法”
“恩,我会找机会问的”胡胭脂应道。
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竹帮里面却一片慌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