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6aw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268章 上位的機會熱推-kyexe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邹辉明白了。
他明白了李云逸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作为叶向佛身边最受信任的人,可以说叶向佛任何一个计划和动作他都知道,并且绝大多数都是由他来完成的,例如——
毒杀芈安!
所以,要说谁对整个南楚如今的大势最为了解,还真不是叶向佛和楚贤王,即便是叶向佛,也需要邹辉和楚玉阁作为他的眼线探查各种情报和讯息,第一时间必然是传到他耳中,而非叶向佛。邹辉比叶向佛更理智,因此他也更能明白,若是李云逸这计划真的实施起来,成功的可能性——
超过六成!
不仅如此,李云逸的这一计划,一旦完成,要说结果的话,恐怕也是整个南楚最愿意看到的。但即便想清楚了这些,邹辉仍然紧锁眉头,作为一个大宗师,他的身体和四肢都在忍不住的颤抖,如同陷入惊恐之中。
李云逸看到这一幕却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知道,邹辉不是被他的计划吓到了,只是,这完全是叶向佛既定之外的计划!如果后者选择了自己,必定会违背叶向佛的本意,并且是……极大的违背!
邹辉向来是忠于叶向佛的,不止是叶向佛身边的人知道这一点,整个南楚都知道,他是叶向佛手底下最忠诚的一条狗。并且,这份忠义完全不是来自任何外界的利益地位之类的,完全源自于邹辉的本心!而现在,自己让他“背叛”叶向佛,李云逸当然知道其中对他的困难程度。
面对这种内心的挣扎,李云逸也没有好办法。
外物不可诱,唯有攻心!
“首尊大人应该清楚,李某之法,当是解决当前大势的最优选择,不仅叶公的声誉不会受到任何的损失,未来于我南楚的地位必然也会水涨船高,压楚贤王一头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至于最终如何,那就看叶公事后的筹谋了,但到那时,就和李某没关系了。”
“只要楚京的局势缓和,叶公当可徐徐图之,李某人的这计划也算是为叶公开辟道路了。最重要的是——”
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道:
“这样不会死人。”
“叶公麾下,首尊大人的朋友,一个都不会死。”
邹辉闻言身体一振,垂着头,长发因刚才的爆发早已披散,遮掩双眼,让李云逸看不到他的面色表情,但是李云逸知道,自己的建议,他已经听进去了。
这是一个好的兆头。
没人比李云逸更了解如何攻心,尤其是像邹辉这种,肝胆义气,出身军旅的“直男”,任何弯弯绕绕的计谋都不可取,唯有最为直接的结果,才最能撼动他们的心。
果不其然。
甚至不等李云逸再加一把火……
“好!”
“我答应你!”
邹辉终于抬起头来,双目被血色染红,满是血丝,脸色苍白,眼底迸出无尽的煞气。其中固然有刚才遭受反噬的原因,也能看出,就在刚才区区数十息的时间,他的内心到底承受了何等的纠结与困扰。
但好在,终于有结果了。
“但如果输了,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面对邹辉的厉声威胁,李云逸眉头一扬,脸上不见悲喜,道:
“理应如此。”
“首尊大人明理。”
李云逸没有道出太多的承诺,因为他知道,对于邹辉这种人而言,就是再多的承诺也没用,唯有亲眼看到结果才是真理。
果不其然。
听到李云逸这么说,邹辉深深看了他一眼,再也没有说话,转身朝门外走去,只是当他的身体靠近木门,后者无风自动的前一瞬,沙哑低沉的声音传来:
“东西,我会在一个时辰后送来。”
邹辉走了。
在福公公邬羁惊讶的注视下,后者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纵身跃入阴暗的夜色中消失不见,邬羁还好,只是惊讶于邹辉进去和出来时的状态大变,当感知到邹辉的气息变化,福公公脸色大变,如一道青烟瞬间进入李云逸的卧房,一眼就看到了李云逸整个被汗水打湿的后背和屋里狼藉的一切,更是一惊。
“殿下,您没事吧?”
邬羁这才上来,同样看到了屋内的一切,脸色大变。
“他刚才动手了?”
一屋之间,邹辉对李云逸动手了,李云逸竟然还活着?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邹辉走了,李云逸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听到福公公的询问,余光更看到了门外一道娇小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无奈和暖意,摆手道:
“没事,只是略有波折,但结果还好。”
“出去吧,我要洗个澡。”
“邹辉等会还会回来,不要为难他。”
波折?
只是波折这么简单么?
看着屋内狼藉的这一切,福公公邬羁等人当然不会相信,但既然李云逸这么说了,他们也没有办法,见后者已经在赶人了,只好无奈退下。
看着房门重新关闭,李云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足足在椅子上躺了一刻钟,这才缓缓起身。
一个宗师近在咫尺的压迫,实在是太恐怖了!
李云逸知道,自己这算是好的了,倘若换成其他人,不是身负重伤也得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当然,他受到的刺激也不小。
李云逸站起身,眼底精芒烁烁,望向南方,暗叹一口气。
“看来等此事过去之后,有必要出一趟远门了。”
“没有宗师战力,只怕以后会越来越难走啊!”
李云逸暗叹了几句,晃晃身体,感觉关节各处没有那么刺痛了,这才朝浴室走去。身上黏黏糊糊的,总归不好。
而如果刚才有人在这里听到李云逸那番自语,定然会惊讶万分。
宗师战力!
李云逸想拥有宗师战力这很正常,宗师,虽然不能说最强,但应付大部分凶险应该没问题了,更何况,李云逸一旦凝聚罡气,必然也会给自己打造一件趁手的神兵,战力绝对可以直接达到寻常宗师的巅峰层次。但是——
只是出一趟远门就能做到?
你莫不是在逗我?
实际上,对于自己的武道修炼,李云逸早在自身气海宝穴充盈,发现开辟出第二个命宫宝穴竟然比气海穴足足大了一倍时,他心里就已经有了计划和安排,只是碍于南楚内忧外患的震荡无法脱身而已。
数年成宗师?
对于东神州的其他武者来说,这已经堪称奇迹了,但对于在中神州见多了各种武道天才的李云逸来说,这真的不算什么,更何况,江小蝉甚至比中神州上各大顶尖宗门的最强天才还要夸张,李云逸又岂会自傲?
此事暂且搁下,李云逸好好的泡了一个澡,终于洗去一身的疲惫,换上崭新的衣裳重新坐在长椅上喝了口热茶,这才感觉整个人像重新活过来一样,只是还不等他再休息一会……
“啪!”
一个黑色包裹从房梁上落了下来,直接砸在李云逸身前的木桌上,把他都吓了一跳,下意识抬头看,上面哪有人的影子?只有一个不知何时打开的专供仆人修缮屋顶的天窗。
李云逸眉头一扬,也不在意,他知道这包裹从何而来,也知道对方为何如此匆匆离去。
“是怕待久了后悔么?”
李云逸轻轻摇头一笑,打开黑色包裹,从里面掏出一沓一沓的纸张,有些都已经发黄了,明显是年数太久的缘故,但收藏的颇为珍惜,不见一丝灰尘。
其中信笺居多,李云逸轻轻将其打开翻看,固然对当年之事早有判断,可是当李云逸看到这些信笺里的内容和邹辉为当年之事奔走搜集的一些证据,脸色还是不由凝重起来,关键时刻,甚至连双手都有些颤抖。终于,当李云逸把这些看完。
“砰!”
李云逸双手放下最后一封信笺,狠狠落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青筋隐现,脸色凝重,看不出悲喜,眼神却分外复杂。
“君臣……呵呵,好一个君臣之道!”
这是叶向佛相关的旧事,李云逸看到这些切实的证据只是心有感触而已,甚至让他更理解叶向佛为何行如此凶险之事了。如果一件事落在他身上,李云逸相信。自己只怕会比叶向佛更狠!
不过只是一会儿功夫,李云逸就恢复了平时的淡定,身子舒服地躺在椅子上。捧起了一杯热茶。
当年旧事,无需多说,说到底和他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略有感触,李云逸把思绪重新撤回当前,眼底闪烁着点点精芒。
证据到手了。
并且证据确凿,几乎无懈可击。毫无疑问,这对他行使接下来的计划相当有利,几乎算得上是补全了他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但这并不代表李云逸不用再做其他筹谋了。恰恰相反,他此时思索的问题一样重要。
“证据到手了,谁出面比较好呢?”
如果福公公等人在此听到李云逸这句自言自语定然会相当惊讶。如此重要的计划,李云逸竟不打算自己实施,要交给他人?
是的。
实际是,就在李云逸想出这计划之时,他就已经决定自己不出手了,至于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
没有好处!
在李云逸看来,只要出手,必然要胜,他对自己的计划也有这个自信。但事成之后呢?虽然就像他说的那样,此事一成,或许没人会死,但也必然会得罪人,并且不是一个两个那么简单,叶向佛和楚贤王都在其中!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枪打出头鸟。
没人比李云逸更懂得这两句话的意思,而无论是现在的他还是景国,都完全没有必要经历这样的波折,大局稳定下的暗自发展才是王道!所以,李云逸并不打算冒险,更何况哪怕计划成功实施,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对自身的好处也并不大。
李云逸清楚,对当前的自己和景国,稳住南楚大局,能从这场皇权之争中出淤泥而不染,就足够了。
“诸葛剑……云菲……”
一个个面孔从李云逸眼前划过,突然,当某人的脸映入眼帘,李云逸眉头一挑,笑了。
“就是你了!”
紧接着,没有过多的思索,李云逸走出大门,福公公邬羁还在门外候着,似乎不知道中间邹辉已经来过一次了。
“福公公,麻烦你帮我去请一个人。”
李云逸向福公公说了一个人名,福公公闻言很惊讶,但还是照做了,一去一回,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是因为那人不在城外,就在四方馆中。当福公公回来,邬羁惊讶看到,福公公身旁多了一人。
满是惊讶和好奇的脸甚是娟秀,简直比世上大部分绝色美人都要好看,连昏暗的火光夜色都无法遮掩他的美满。各大诸侯国,也唯有一人的容貌能令邬羁都感到惊艳了。
鲁冠侯!
李云逸让他来做什么?
在邬羁惊讶的注视下,鲁冠侯去见李云逸了,福公公随后关上门继续在门外守候,却不知道,鲁冠侯进门之后,甚至还没等他说话,李云逸已经开口了。
“鲁侯爷。”
“本王这里有个上位的好机会,只是不知侯爷是否敢做?”
上位的好机会!
鲁冠侯闻言一惊,视线立刻落在了李云逸身前桌子上的那黑色包裹上,双眸一下子亮了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甚至连过问都没有过问,径直点头。
“做!”
鲁冠侯答应之爽快,连李云逸都是微微一挑眉。
“呵呵。”
李云逸摩挲着手边的黑色包裹,轻笑道:
“侯爷也不问问李某说的是何事,就答应的如此爽快,难道就不怕李某把你坑了?”
坑?
鲁冠侯闻言一怔,似乎也为自己刚才的果断直接有些后悔了,但只是瞬间,他又抬起头来,脸上露出清澈的笑容,摇头道:
“不怕。”
“既然逸王殿下深夜相邀,定然不是小事。而逸王殿下只邀请鲁某一人,也证明,殿下在邀请在下之前,肯定已经做过了深思熟虑,认定在下是最合适的。既然如此,鲁某又何必拒绝呢?”
“正如鲁某先前所言,在下,愿以殿下唯首是瞻。”
当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鲁冠侯已敛去脸上的笑容,化为严肃与郑重,令人不由想起北安城芈虎太子令降临的那一夜,如同呼应。
李云逸闻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这鲁冠侯,果然是个聪明人。
自己,也没看错!
……
PS:最近很多章节都是四五千字一章,一章等于两章,能多写,老妖会多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