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q5c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相伴-y8mu2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陈正泰不相信两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而且就算不见了,也得势必得把人找不出!
于是立即命人继续寻访。
只是就算心急,可这等寻访,却不能大张旗鼓。
若是传出什么风声,让人知道……他可就真的要遭殃了。
最可怕的是,明日就是朝会,而这个时候,太子再不出现,怕是要糟糕。
到了次日,依旧还是没有李承乾的消息……
陈正泰一大清早起来,怀着心思,却也只能穿带好朝服,闷闷不乐地入宫。
上午的时候是大朝会,只有到了下午的时候,其余人统统退散,此时……就是小朝。
小朝的规模也是不小,足足有上百人。
几乎都是李世民在位时期的重臣。
李世民坐下,其余百官纷纷就坐,众人济济一堂。
随即,礼部尚书起身,给李世民呈上了一份关于吐谷浑的国书。
李世民今日的心情似乎还算不错,取了国书看了一眼,便道:“这吐谷浑对我大唐倒还算毕恭毕敬,他们现在遇到了难处,希望大唐能予以一些支持,若是能援助一些刀剑,亦或者箭矢,那就再好不过……”
李世民一面说着,一面目光落在了陈正泰的身上。
其实今日朝会的时候,李世民就看见太子的位置空着了,陈正泰乃是詹事府少詹事,太子不见了踪影,当然得找陈正泰。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世民却没有去问,虽然百官们也是疑窦丛生,他却像是无事人一般。
李世民随即道:“朝中对吐谷浑颇有几分争议,此事朕也是踟蹰难决。豆卢卿,你是礼部尚书,想来已和吐谷浑的使节有过接触了,你有什么看法?”
豆卢宽上前道:“陛下,吐谷浑人事我大唐犹如父母,来了长安的使节,倒是对我大唐毕恭毕敬,他们一再哭诉铁勒部对他们的侵夺,希望大唐能够主持公道。”
这态度已是不言自明了。
长孙无忌见此机会,便连忙道:“陛下啊,一旦吐谷浑兵败,铁勒部必定要一统整个大漠,到了那时,少不得要成为我大唐心腹大患,依臣之见,还是给与吐谷浑人一些支持,如若不然……吐谷浑是决计无法抵挡铁勒部的。”
李世民点点头:“过几日,将那使节叫到朕的面前,朕再问问。”
见李世民踟蹰,长孙无忌趁热打铁:“不能再耽搁了,现在朝中有些人故意从中作梗,陛下啊……一旦铁勒部吞并了吐谷浑,我大唐……势必要陷入被动啊,现在我大唐百废待举,正是与民休息之时,而一旦让铁勒部在大漠崛起,到时,唐军就不得不出击,又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长孙无忌一再苦劝。
李世民却不为所动,他还是想再看看。
对于这件事,他表现得很谨慎!
却在此时,群臣之中一人站出来道:“臣有一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众人朝着此人看去,却是御史刘峰。
刘峰这个人……据闻此前出身贫寒,是靠着长孙家的举荐,这才有了今日。
因而……百官心知肚明,此时刘峰站出来,肯定和长孙家有关联。
长孙无忌则是一副和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相干的样子,只是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陈正泰,而后又收回目光。
李世民看了刘峰一眼:“卿要言何事?”
刘峰就道:“陛下……臣察觉到……有一伙不明的商贾向二皮沟定制了不少铁器,联想到现在铁勒部和吐谷浑之间的战争,臣斗胆预计,这只怕和铁勒部有极大的关系……”
李世民听了,皱起眉来,随即看向陈正泰道:“是吗?陈正泰,可有此事?”
陈正泰心里一直在想着太子的事,他现在有点后悔当初对太子实在太放心了,不过朝堂上的话,他还是听进了耳朵的,这刘峰的话虽令他感到有些突然,不过他依旧气定神闲地道:“陛下,既然是打开门做买卖,有人来买,钢铁的作坊就卖,至于来者何人,若要细细调查对方的身份,这买卖就没有办法做了。”
“这样说来,陈詹事和资敌又有什么分别?难道为了生意,可以没有是非呢?”刘峰勃然大怒,义正言辞的样子道:“陈家在长安做了什么恶事,老夫风闻了不少,我乃御史……今日……自当具实禀奏,陛下,臣已列下了孟津陈氏十三条大罪,恳请陛下过目。”
刘峰显然是早做好了准备,他说罢,便立马取了一份奏疏来,呈交李世民。
李世民皱起眉来,这陈家一下子的,就犯了十三条罪吗?
他打开了奏疏,飞快地将上头所写的看过,里头果然有不少骇人听闻的事。
这名列头条的,就是欺君罔上,为了获取暴利,一味偏袒和纵容铁勒人,可谓遗祸无穷了。
李世民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而这刘峰话音才落下,百官之中,便又有人起身道:“陛下,臣也以为,陈詹事因私废公,实为不妥,国家大事,怎么可以因为陈氏的买卖而随意兴废呢?若是人人如此,苦的最后还是我大唐的百姓啊。”
“陛下……铁勒部兴兵十数万众,现在在大漠之中,能制衡铁勒部的,也只有吐谷浑了,突厥现在依旧内部还在相互倾轧,臣闻有大量的突厥人投奔铁勒,长此以往,我大唐好不容易解除了突厥这心腹大患,而如今,却又需面对更为强大的铁勒,此时若是不救援吐谷浑,大唐则永无宁日了啊。”
长孙无忌依旧闲坐着,像是这一切的事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可是一个个的大臣站出来,既有御史,还有礼部的郎官,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竟顷刻之间,占据了这百官之中的三成。
此时,继续有人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恳请陛下一定要三思,陈正泰为了钱,已经昧了良心,陛下对他如此厚爱,他竟无视我大唐社稷,这样的人……一日不除,只怕朝中不安。”
李世民看着一个个的人,他没有想到,陈正泰引起了这么大的公愤。
不过……
房玄龄等人依旧稳坐着,包括了杜如晦几个,都没有吭声,从房玄龄的表情来看,这件事应该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李世民不禁站起身来:“这只是无端的攻讦,并无实据,朕问策于陈正泰,陈正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何错之有?诸卿今日是怎么了?”
那御史刘峰便又立马义正言辞地道:“陛下,臣等苦陈正泰已久了啊……”
说到这里,刘峰哽咽了:“臣岂会不知陛下对他的厚爱呢,可是陛下啊……这陈正泰是如何报答陛下的……他为了私利,居然暗中资贼,无视国法,实在可恶,这陈家上下在长安城中欺男霸女,仗着的乃是谁的势?”
听到这里……陈正泰已经气得发抖。
这一次事情闹得很大,陈正泰没想到自己的人缘坏到这个地步,居然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说话。
而站出来弹劾自己的人……竟是数都数不清!
哎呀,气得心肝痛!
陈正泰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道:“这是什么话?刘峰,你这贼,我如何纵容家中的人欺男霸女了?我们陈家,但凡和我有亲的,十之八九都送去了鄠县挖煤挖铜,怎么到了你的口里,陈家子弟都是游手好闲之辈了呢?”
刘峰面无表情,立即道:“那么就更加可怕了,这些统统都是你陈正泰的亲族,你陈正泰对待自己的至亲都如此冷酷无情,何况是其他人呢?”
陈正泰:“……”
陈正泰突然发现,这个刘峰就是个专业的喷子,无论你怎么说,他都能找到喷的地方,而且永远都这样冠冕堂皇,大义凛然。
倒是长孙无忌,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他端坐着,一言不发,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正泰。
长孙家乃是皇亲国戚,又是立唐的大功臣,更何况……长孙无忌现如今还是吏部尚书。
在他的手上,不知道多少的官员从他手里选拔出来,表面上,他虽然不是宰相,地位在房玄龄和杜如晦之下,只怕很多时候……便连房玄龄和杜如晦都要敬他三分。
此时不少人蜂拥而出,显然就是针对着陈正泰来的。
这是掐准了李世民的一个软肋,李世民想要做明君,而明君的标准就是会比较注意言官们的影响,现在一下子,朝中突然数十人一起弹劾陈正泰,若是李世民全力保护,这件事传到了外朝,只怕人们要议论纷纷了。
李世民不得不注意这个影响。
这陈正泰,其他的事,长孙无忌是可以容忍的,哪怕是他支持铁勒,坏了长孙无忌与吐谷浑的约定,这也不算什么。
长孙无忌不至于在这方面和陈正泰计较,可是陈正泰这家伙,居然想破坏长孙冲和长乐公主的婚姻,这便是触犯了长孙无忌的逆鳞了。
今日不一闷棍将陈正泰打晕,以后长孙家还怎么在长安立足?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