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582 討價還價的密談讀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对于鬼母的解释,我简直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如果它说的是真话,岂不是地蜂窝的每一名帮众都是它的眼睛和耳朵,那这左丘城内发生的任何事清几乎都瞒不住它了!
不,鬼母刚刚说了是在“在这蜂巢里”。想到这一点,才让我的吃惊程度稍稍降低了一些。也许它的这种“特异功能”是有距离限制的,又或者只在蜂巢内才有效。鬼母和它所创建的鬼帮地蜂窝在左丘城内,甚至在阴间都可算得上是一个异类,它能拥有这样的本事倒也不算出奇。
鬼母见我惊讶,倒也见怪不怪了。它指着自己的肚子道:“帮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所以它们天生就与我心意相连。我虽然被困在这个房间里哪儿也去不了,但我知道的事情可绝对不比你们少。”
我点了点头,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缘由。怪不得鬼母尽管自身毫无战斗力,但却能牢牢地将一个偌大的鬼帮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且让帮众对其忠心耿耿,十分团结。这与生俱来的母子感应便是一根根无形的纽带,或者说是拴住它们的绳索。
“既然鬼母已经知晓了我的来意,那晚辈就不必再多费口舌。”理清了思路,我也觉得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便开门见山地对鬼母道:“我也知道此事异常凶险,不过贵帮若是同意协助冥港联军攻破左丘城,事成之后我定会重重答谢!”
“如何答谢?”鬼母也不含糊,这是挑明了要问我所能给出的条件是什么?
我坦然道:“说实话,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冥港联军占领左丘城的局势会是什么样子的。此前石乳城、鬼农庄和水晶城都因为城破之时爆发的混乱而大伤元气,繁荣不再,百业不兴。而且,战后城内的势力范围也要经历一次大洗牌,如果我现在就承诺给你在城内划一块多大的地盘,那肯定是违心的话。”
“所以,我目前唯一能答应给你们的就是……”我突然伸手往身后的某个方向指了指,道:“奴门外的阴脉全部交由地蜂窝管理!”
这句话一说出口,便轮到房间里的所有鬼修都吃了一惊,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
我十分得意,这样的震撼效果正是我想要的。能让鬼母和白头翁都感到吃惊的,不仅仅是我轻飘飘就抛出的那块阴脉管理权“肥肉”,还有看似无意的那一指!
果然,白头翁就忍不住先于鬼母出声问道:“你居然还能记得奴门在哪个方位?”
我真不想当海贼啊 东方守
我笑道:“你太小看我的方向感了,岂不知我常年在野外洞穴里行走,早就练就了这项绝技。”
白头翁突然显得惴惴不安,急忙向鬼母解释道:“母亲,我刚才可是带着他绕了整整三圈才进来的……”
“慌张什么?”鬼母面露不快,罕见地提高声调完全压制住了白头翁的声音,“我既然同意放他进来,就不怕他摸透蜂巢里的秘密!”
被鬼母这么一训,白头翁不敢再说半个字,又诚惶诚恐地退回到一边去。
鬼母稍稍缓了缓气息,才用恢复到正常水平的语调对我道:“嗯,我不可否认,阴脉管理权这个条件确实对我们相当有诱惑力。但是,如果鬼务司那边我们没有话语权,将来别人再想收回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鬼母还需要怎样的话语权?”
鬼母沉吟了片刻,突然又将手指向了白头翁,道:“让他在鬼务司里担任主事!”
还没等白头翁再次表示惊诧,我便断然否决了鬼母的这个要求:“不行!鬼务司是左丘城的主要职司,地蜂窝又是左丘城里的一大鬼帮,我若是任命明显有利益勾连的白头翁做主事,还如何管得住其他鬼帮?”
“主事当不了,当个副主事也行吧!”鬼母随即做出了“让步”,又轻描淡写地强调了一句:“而且,我会让白头翁退出地蜂窝,不再担任副帮主的职位。”
“母亲!”这下,白头翁是真的急了,立马跪下来哀求道:“白毛忠心耿耿服侍您这么多年,为何要逐我出帮?还求母亲收回成命呀!”
鬼母第二次发了火,叱责道:“你还好意思说!当了这么多年的副帮主,怎么还耍小儿性子,也不怕让人笑话?我让你退帮,是希望你能有更大的担当,将来能为我、为地蜂窝谋求更大的好处,难道这个道理你也想不明白吗?”
“可是,孩儿真的不想离开母亲呀……”可怜的白头翁虽有一副耄耋老人的模样,此时却像个撒娇的孩童,跪在鬼母前面不肯起身,苦苦哀求。
不管它们是不是在演戏,反正我看的是哭笑不得。于是,我不得不再次表明了立场:“就算白头翁退出地蜂窝,我也不能任命它为鬼务司副主事。这就是欲盖弥彰之举,糊弄不了谁的。鬼母,你刚才不也说了,你们母子之间有心意相连,就算白头翁退出地蜂窝,不也还是你的眼睛、你的耳朵吗?”
此言一出,就连鬼母也没话说了。但它又反复提了几个类似的条件,依然不肯就此答应合作。
我叹了口气,不得已又提议道:“这样吧,我可以再给你们一个大好处。但相应地,你们也得再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什么好处?”
“条件很简单,就是在冥港联军入城主政之后,地蜂窝要率先带头释放鬼奴!”
鬼母微笑了笑,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道:“地蜂窝的帮众都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都可以算是我的孩子,我又怎么舍得奴役它们呢?况且,地蜂窝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无法扩充实力,受人压制的。不像饿鬼坑和骷髅山,它们随随便便就能从鬼务司买来成百上千只鬼奴!”
我不为所动,并没有被鬼母刻意表现出来的母爱作态所迷惑,继续追问道:“地蜂窝里除了有你生出来的嫡系帮众,不是还有像吕典这样从外招募进来的帮众吗?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地蜂窝的手里也控制着上千只鬼奴呢吧?”
“……”鬼母顿时被我问得哑口无言。
至尊痞少 深度蚀刻
我很知趣地没有穷追猛打,而是给它留出了一些考虑的时间。
鬼母沉吟了半晌,方才又向我问道:“若是地蜂窝愿意带头废奴,你能保证饿鬼坑和骷髅山也同意废奴?”
我点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一视同仁的。实际上,冥港联军管理下的所有阴城都不得蓄奴,这是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左丘城也不会例外。只不过,如果地蜂窝作为城内的一大鬼帮能率先做出榜样的话,我推行这项巨大变革的阻力就会小一点。”
“好吧。”鬼母终于松口了,“这一个条件我可以同意。那么,你现在可以说说你能给出的第二个大好处是什么了?”
我十分自信地笑了,指着鬼母道:“这个大好处就是:我可以让你晋级鬼王!”
与鬼母的谈判最后就以我亮出的一张王牌完美结束了,双方各得所需,顺利达成了密约。
鬼母被困在厉鬼的级别已经上百年,苦于没有更好的修炼方式以及本身没有任何的战斗能力,地蜂窝的实力也一直被饿鬼坑和骷髅山压住一头,十分憋屈。因此,当我抛出助它晋级的诱惑时,鬼母再也无法表示拒绝了。
当然,我之所以敢于提出这个条件,依仗的就是鬼膳门祖师爷秘籍中的高级鬼餐食谱。既然我能让七郎从鬼王成功突破至鬼煞的级别,现在帮助鬼母从一只厉鬼晋级到鬼王,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谈判完毕后,我再次被套到麻袋中,被地蜂窝的帮众当做货物一样扛到肩膀上。只不过这一次我是被它们从蜂巢里运到了地面上,当我的脚重新在平坦的地面站稳之后,头上的麻袋也同时被掀开了。
“快点离开!不要让别人看见你!”其中一名“搬运工”这样对我说道。
我耸了耸肩膀,压低头上的皮帽,迅速地朝左市的方向走去。这次冒险来到左丘城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我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赶紧返回上城的客馆去,以免中途被人发觉后暴露了身份。
地蜂窝的蜂巢距离左市并不远,我打算直接穿过左市前往上门,到那里再想办法混进上城去。可刚走到左市第十街的路口,我便听到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呼:“柳寒!”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就回头看了一眼,心道:“难道柳寒在客馆里待不住,也私自跑出来了?”
但回头之后我根本就没瞧见柳寒的身影,只有一名穿着官服的阴修在冷冷地盯着我。他的面相我看着似乎也感觉有些眼熟……
“果然是你!翟自胜!”那官员随后竟直接喊出了我的名字,接着又嘿嘿阴笑起来。这时我也终于记起来他这个人了,正是多年前阴差阳错之间曾与他打过数次交道的符捕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