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wkp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ptt-2554-下半場絕殺推薦-48k42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阿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赶上这会周围全都是自己人,全都是统领级别的,就算阿良不说,那大家也知道目前己方处在一个什么局势。
“咱们守方都伤了这么多,作为攻击一方的列山,肯定比咱们损失更多。”小姬焕倒也是会安慰自己。
阿良瞅了一眼小姬焕:“小姬焕大人,您可真能说,列山在外围,就算伤了他还能找到伤药救,咱们只能自己扛。”
“那怎么办,总不能不要连峰郡吧?”
“在连峰郡打了五个月了,差不多也该撤了。”
“不行阿良大叔,撤了的话,虎豹郡就危险了,到时候,咱们铁矿丢了可就难了。”小姬焕立刻拒绝。
阿良摇摇头:“你先听我说完,我的意思是,咱们先撤退,撤进青蛇郡和列山打消耗战,现在正面击败不了列山了,咱们能赢,就剩下了和他打消耗这一条路了。”
阿良话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打消耗?”
看着众人,阿良点了点头:“没错,打消耗。”
所有人面面相觑。
阿良左手托着右手手肘,右手捏着下巴颏:“我这些天都想了,列山发展这么快,他的后勤肯定不稳,咱们发展了十多年了,跟列山打消耗,他一定扛不住的。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安稳的办法了。”
虽然阿良说的都是好话,可是其他人不这么想。
其他人一个个脸上露出为难神色出来:“阿良,虽然你说的没错,可问题你刚才说了,咱们都发展了十多年了,结果被发展了四五年的列山逼得只能打消耗,这说起来不好听啊。”
阿良耸耸肩没有言语,只是转头去瞧小姬焕,那表情就好像是在说小姬焕大人,您做个选择吧,是继续硬扛着在连峰郡和列山死磕,还是撤退转进青蛇郡,和列山打消耗战。
前者会落一个好名声,但是战斗结果无法预料。
后者的话,名声虽然有些难听,但胜在胜率高,稳妥。
小姬焕自然明白两者差距,这不是,他陷入了为难,开始思考要怎么办好了。
众人也全都沉默下来,瞧着小姬焕,等待着小姬焕的抉择。
这会你说什么都不好,你是要名还是要利?
名利双收那是不可能的,在场又没有人是姬贼这个级别的。
若是姬贼在,兴许能盘活这场局,可眼下不是不在么。
小姬焕思索半天,最终,一咬牙,一跺脚:“好,阿良大叔,就按照你说的去做,所有人,放弃连峰郡进青蛇郡,反正地就在这扔着,早晚会再打回来的!”
说这句话的,小姬焕心如刀绞,足可见做出来这个选择,让他何等的为难了。
众人相互瞧了一眼,尤其是阿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行,既然小姬焕能分得清楚利害关系就行。
所谓名声,难听就难听一点吧,反正能笑到最后,那才是真正的赢家,到时候,谁还敢嘲笑你的名声?
这不,在阿良建议下,小姬焕立刻就要吩咐诸人撤退事宜,张开口,要说话还没等说话,大厅外面一阵哗乱,似乎有人在争吵一样。
嘴巴张开的小姬焕听到声音很是纳闷,闭了口,去看阿良。
那表情像是在问出什么事了。
阿良也很好奇,这他不知道啊。
当下里阿良站起来,走到门口冲外面喊:“怎么了,乱成这样,列山又打···”
下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也不知道阿良看到了什么,站在门口浑身抖动就宛若是筛糠一般。
殿上其余大王统领回头瞧见了,都各个纳闷,心说阿良这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着?
不只是如此,门口的阿良也不知咋回事,竟然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随着后退,还有声音响起。
“这个办法不错,放弃连峰郡进青蛇郡和列山打消耗战,的确是眼下最好的选择,反正地丢了还能抢回来,可人死了就回不来了。”
是阿良在说话么?不对啊,声音不像。
所有人都纳闷,就抬头往声音来源处瞧。
可入目所及,只看到阿良的后背。
这下子,大家更纳闷了,心说刚才那话难道是阿良说的不成?
正纳闷呢,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但是呢,你们刚才说得有一句话没错,咱们联邦发展了十多年了,要是让发展不过四五年的列山逼的打消耗战,的确是挺没面子的事情的。”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说这话的人也上了大厅,比阿良高一头。
这会,大家终于看清楚了来人是谁。
那一瞬间,全体起立,张开嘴喉咙之中发出呵斥呵斥的声音出来,一个个用力揉着眼睛,就好像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一样。
阿良让开了身子,赫然看清楚来人全貌,不是姬贼,又是谁?
这会姬贼一脸轻松写意的笑,身旁边,是泰,狩还有阿观他们三个。
姬贼眼望着视线中这些老熟人,看着大家身上血污狼狈,轻声一笑:“各位,好久不见。”
话落下,一道黑影直扑姬贼,一下子就钻进了姬贼怀中,大声的嗷嗷叫唤:“阿贼,你怎么才来啊!”
姬贼被扑的差点摔在地上,亏是狩在后面给扶了一把才站住了。
姬贼一边忍受着怀中黎娅冲击,一边轻拍黎娅后背:“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了么,虽然晚了一点,但总算是赶上了,黎娅,听话,好好的,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众人眼角湿润将头撞过去,纷纷道:“陛下,我们看不到。”
姬贼大笑,黎娅则羞涩的下来了,站在了一旁边。
姬贼抬头瞧,这会桌案后面的小姬焕也激动的站起来了身子,看着眼前姬贼,张口干结巴就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姬贼把脑袋一歪:“咋了儿子,见了老子连话都不会说了?”
小姬焕用力摇头,绕开桌案,蹭蹭跑下来,往地上一跪,声音中都带着一丝的委屈:“爹爹,对不起,我把联邦管理成这样,让您失望了。”
姬贼嗨了一声,把儿子给扶起来:“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你满打满算这也是第一次上阵执掌大局,能跟列山打成这样就已经很厉害了。爹爹第一次上阵的时候,打的对手可没有列山厉害。来来来,别哭了,告诉爹爹,列山是不是欺负你了,我给你撑腰。”
姬贼这一说,小姬焕彻底绷不住,嗷嗷的哭。
到底还只是个孩子,姬贼没回来之前,小姬焕就是一军之胆,不管多大的委屈,他都得扛着,还要摆出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样族人们才不会担心受怕。
眼下姬贼来了,委屈了一年多的小姬焕可算是找到了发泄的地方,那还不哭个痛快。
姬贼一边哄儿子一边上了桌案后面的主座位上。
这会各个大王统领全都转过身来,向前来一步,对着姬贼跪拜而下,口中高呼一声陛下。
姬贼也是好说话,把手抬起:“好了各位,咱们都谁跟谁,别这么客气,来来来,都起来,都起来说话。”
大家站起来,各个臊眉耷眼的低下去头,有些不好意思瞧姬贼。
姬贼看了还很纳闷,问大家这是怎么了。
众人都惭愧不已:“陛下,您出海的时候让我们照顾好联邦,我们,我们,我们对不起您啊。”
姬贼很大度挥手:“谁也没想到列山这么强势,跟你们没有关系,能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抗住没让列山打进联邦腹地,你们已经很强了。”
众人眼角湿润,一个个含情脉脉的喊:“陛下···”
姬贼听着有些别扭,转过去头,深吸了一口气,嬉皮笑脸立刻消失不见,转而一副虎踞龙盘:“上半场游戏已经结束,现在,由我来下半场绝杀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