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笔趣-第九百五十三章 旅行者展示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三个小时之前,冰岛。
早晨刚刚过去,微冷的寒风从远方的群山吹来,枝头的飞鸟腾空而起。
小镇上,快餐店的门被推开了,发出叮当的声音。
柜台上的老板抬起头,推了推眼镜,看到了熟悉的客人。
门外,细微的薄雨中,带着圆框玳瑁眼镜的男人收起了雨伞,放在架子上,在垫子上踩了踩水之后,才走进来,坐在了吧台旁边。
摘下帽子之后,便露出斑白的头发。
“早啊,陆先生。”
端着咖啡壶的老板走上来,为他倒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驱散寒意:“今天来点什么,老样子么?”
“对,再来一包吐司,打包。”
被称为陆先生的男人略显苍老,但看不出具体的年岁,只是捧着咖啡杯浅浅的抿了一口,安静等待。
在这个小镇上,诸多居民们互相熟悉,看到他走进来,纷纷热情的招呼,他也都一一温和的回应。
很快,从后厨归来的老板放下了盘子和打包好的吐司,也并不急着忙碌,在点唱机的老爵士乐歌声中,和陆先生随意的闲聊起来。
反正生意清闲。
“真罕见啊,以前没有见你点过吐司。”上了年纪的店主依靠在柜台上,好奇的问:“怎么,想尝试一下新口味了?”
“是啊。”
陆先生点头,“人生漫长,总要有一点新的乐趣。”
傲世临神
在吃饭的时候,他总是不急不缓,明明是普通的炸鱼和薯条套餐,依旧拿着刀叉,斯文而平静的进食,有一种缓和的美感。
和其他人不同,他在吃饭的时候并不看手机,也并不注意电视里的画面,只是专心致志的吃饭,好像面前摆放的是什么值得严肃对待的美餐。
“今天是什么日子?”
在终于放下刀叉之后,他看了看店面角落里那几串准备挂起来的彩灯,好奇:“要圣诞了么?”
“不,还早。”
店主笑了起来,轻声感慨:“庆祝一下店面开业三十周年而已,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
“三十周年?这么快么?”
陆先生微微颔首,了然:“这么说我也在这里三十多年了啊……彼得那孩子还好么?听说前些日子刚结了婚。”
“是啊,在伦敦那样的大城市里找生活,隔得不远,但回来的时间也不多,过几个月有了孩子之后,可能回来的就更晚了。”
“什么时候退休?”
陆先生端着咖啡杯,缓慢的喝着:“你也老了吧?差不多也改换新的人来了。”
店主的表情迟滞了一下,没有说话。
好像出神的看着窗外的薄雨一样。
店内渐渐寂静。
很快,桌面上传来了震动的声音,放在咖啡杯旁边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陌生的电话号码弹出。
可陆先生却好像并不着急接电话一样。
只是静静的喝着咖啡。
那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
奇异的是,来点的号码却显示一片乱码,不断的变化着。
“电话来了。”店长说。
“不着急,等一会儿。”
陆先生凝视着咖啡杯中的倒影,轻声说:“我还想最后再安静一会儿,以后恐怕不会有这么安静悠闲的生活。”
嫡女斗:重生之妖娆皇妃
他说,“等我喝完。”
“那你慢慢喝。”
店主颔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走向后厨的方向。
步履匆忙。
只是,在转过身之后,便听见身后倒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僵硬在原地,围裙下面,握紧了手枪沉重的柄。
很快,不算宽敞的店面里再度回归沉寂,只有点唱机带着沙哑和损坏音的低沉旋律。
最终,店主缓缓的转过身,凝视着那个坐在摆台旁边喝咖啡的男人。
“没必要这样。”
他说,“三十年了,陆白砚,何必呢?”
“是七十年。”
陆白砚平静纠正:“来到这里之前,我先在监狱里服刑了九年,然后,在伦敦生活了三十多年,一个每天都在下雨的地方,每周往返报到,腿上带着定位环,生活在特定的区域里,有审查官不定时上门,像是住在廉价汽车旅馆里的观赏动物。
后来,有人觉得我老了,就让我来到了这里,从观赏动物,变成野生动物……其实都一样,只不过是笼子看不见了而已。
那一条锁链还在我脖子上,陪我过了七十年……一直到今天。”
在他身后,那些倒地的居民已经再无声息,只有面孔上无数青紫色的毛细血管浮现,迅速的蜡化。
有几个人的手中,手枪和警报器落下,生长出了一丛丛霉菌。
蜀漢 之 莊稼 漢
那些散逸的源质中携带着猛毒,令一片片诡异的色彩从地板、桌面和沙发上浮现,迅速扩散,宛如被打翻的油漆桶。
店长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捏了一下自己的领子。
“用不着去联系监控小组了。”
陆白砚说:“我来这里之前,已经去过了。”
他想了一下,轻声说:“来这里之前,我去了很多地方……”
在窗外,冷清的小镇沐浴在雨水中,再无声息。
曾经喧嚣的道路上一片死寂。
只有店长压抑的喘息声。
“你疯了吗……”他按着手枪,手背上青筋迸起:“你应该知道,你逃不出去!就算你能活着,余生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和留在这里的日子一样,都是在地狱里,没什么区别。”
陆白砚放下手里的杯子,拿起震动不休的电话,“时候到了,老朋友……我们总要说再见。”
嘭!
离别的巨响迸发,接连不断。
一个又一个的血洞从陆白砚的身体上浮现,但却没有鲜血流出,好像早已经流尽了那样。
而在他手里,电话终于接通。
但里面却没有声音传来。
那一瞬间,店长惊恐的后退了一步,终于察觉到,身旁那个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纤细身影。
是个少年。
有着酷似他儿子小时候一样的面孔,可是眼睛和头发都是黑色的,嘴角带着愉快的笑容。
那个孩子坐在吧台上,愉快的凝视着这样的场景,最后,望向陆白砚。
“似乎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什么所谓。”陆白砚最后看了一眼桌子上破碎的瓷杯,他说:“我只是想要把这杯咖啡喝完。”
“就这么留恋么,陆白砚。”
那个罗马少年乐不可支的科科大笑:“那为何不留在这个安乐窝里呢?等待罗素上门,送上迟来的清算和审判……不过,你会在乎这种东西吗?”
“其实,我并不害怕审判。”
陆白砚抚摸着咖啡杯尖锐的断茬,感受着那细微的刺痛。
“我更害怕没有人来找我。”他说,“我怕他们把我忘了。”
无人回应。
只有尖锐瓷片将食指刺破了,带来被遗忘者的孤独痛楚。
在柜台后的地板上,痛苦痉挛的店长艰难的抬起头,按下了致命的开关。
有破碎的声音从陆白砚的身体中响起,隐约的青色火焰自骸骨之下被点燃,迅速的升腾,扩散,将这一具老朽的躯壳覆盖,吞没。
焚烧成灰烬。
但是在那一具渐渐化为灰烬的骸骨头上,却有一顶古老玉冠浮现,宛如历经沧桑的古老文物,自烈火的焚烧中不改其色,焕发出隐隐的光亮。
紧接着,在骸骨之上,无数血肉再度生长,一张崭新的面孔浮现。
恰似复返青春那样。
在冠冕的加持之下,他褪去了七十年所编织的茧,重归壮年的健壮身躯从火焰里重生。
紧接着,黑色的阴影从陆白砚的脚下升起,遵循着往昔的记忆与本能,形成了一套庄严的礼服。
“真怀念啊,这个标志……”
陆白砚低下头,凝视着胸前曾经理想国的徽章,最后端详片刻,伸手划去,于是,便只剩下一片空白。
就这样,挣脱了最后的枷锁。
他缓缓起身,将旁边打包好的吐司拿起,最后环顾死寂的室内,郑重道别:“谢谢你们陪我这么多年。”
“也谢谢你的咖啡。”
陆白砚擦拭了一下嘴角,轻声说:“我要去旅行了。”
“大家,再见——”
他推门而出。
撑着伞,走向被冰冷的雨水所吞没的世界。
渐渐消失。
在陷入寂静,再无任何声响的城镇中,唯有无穷尽的黑色蝴蝶从冰冷的尸骸中钻出,在血液的沃灌之下,像是涌动的潮水。
在经历了漫长的寒冬之后,它们张开遍布巨眼的双翼,从这新生的地狱中升起。
迎来新生。
鳞粉洒落,降下了死的雨。
.
.
三个小时后,轰鸣的直升飞机上,槐诗已经接入了电话会议。
在他手中的屏幕上浮现出快餐店里的监控录像。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是半个小时前,由校务处发来的消息。”耳机中,副校长介绍道:“已经被统辖局决策室评定为重大恶性事件。”
“这是谁?”槐诗问。
“陆白砚,曾经理想国的成员。”艾萨克说:“天国陨落之后的幸存者,现在看来,已经彻底投向了黄金黎明了……要我说,早在七十年前就应该杀了他的。”
“就因为他是运气好的幸存者?”
罗素反问:“疑罪从无啊,艾萨克。我们总不能因为什么人和黄金黎明的人说过话,就要杀人吧。况且,人都在监狱里,我总不能冲进去割了他的脖子吧?”
妖娆红衣:魔女擒夫
“杀!杀!杀!”
电话另一头,马库斯的声音忽然响起,含糊嘶吼:“烧他全家!打他妈妈!”
云中歌2(大汉情缘) 桐华
“——叛徒必须死!!!!”
“行了行了,别被呛到了,慢慢说,把电话给我……给我……”
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
你们这群老头儿可真是够了!
艾萨克压抑着烦躁,继续向槐诗介绍详情。
“七十年前,他是天国陨落时,核心区域唯一的幸存者……除了他之外,所有的同事,所有的学生都死了。
因为相关的经历含糊不清,同其他人的报告有所出入,有和黄金黎明勾结的嫌疑,所以被关进伦敦塔。
到后面,内部法庭没有直接证据,不予判决,在关押五年之后,转为监控,最后在三十多年的考察之后,获准离开了伦敦——后面就一直在冰岛的一个小镇上生活了三十年,一直到几个小时前,他把所有的人全都杀光为止。”
“哈,说起来,他还是你的同行呢。”罗素忽然插了句话。
“嗯?什么意思?”
“他的圣痕同样也属于天问之路。”罗素说:“正巧,和你一样,槐诗。”
槐诗动作一滞。
“一样?”
“对呀。”
罗素说:“只不过位阶比你高一些而已,以前的时候,他可是被认为唯一一个有可能成就新一代‘东君’的升华者。
和你一样,他是天问之路的大司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