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npy引人入胜的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 起點-第五百八十九章 廢了他看書-efcbg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怼人记数器显示配角:6,主角:2。
《三十而已》这部电视剧是围绕三个女人的故事展开的,所以真正意义上的主角只有顾佳、王漫妮、钟晓芹三个,像海王梁正贤,大儿子许幻山,老实人陈屿,都属于男配角范畴。
怼万向恒三次,木子妈妈两次(踹门破财+拍照羞辱),怼陈屿一次,共六次。
6*5000=30000。
怼顾佳一次,怼钟晓芹一次。
2*10000=20000。
短短三天时间就进账五万块,蛮好的。
不过让林跃意外的是,全视之眼的科技点数只有2500,五个人,每人500?仔细想想倒也情有可原,毕竟这玩意儿比RMB的价值高多了。
算上之前剩余科技点,现在“全视之眼”的科技点数3100多。
林跃想了想,花费1500科技点兑换了无线收发器,这样无需数据线,只要在电脑或者手机放置无线收发器,就可以通过“全视之眼”进行控制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单纯地接收数据的设备,在“全视之眼”微型计算机组件+无线收发器+【黑客LV2】的组合下,就算目标计算机没有接入互联网,他也可以骇入。
兑换完毕后,林跃取出无线收发器,放在掌心一瞧——啥也没有。
确切地讲不是啥也没有,应该说肉眼难辨,但是戴上全视之眼后,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一厘米长宽的贴纸,本以为无线收发器是独立装置,没想到和监控贴纸集成在了一起。
换句话说,只要把贴纸往目标对象一贴,既可以窃听监控,又可以连接主机——当然,前提是贴到计算机、手机、笔记本电脑一类设备上。
搞清楚科技点与支线任务的对应关系,林跃启动车子离开小区,驶向自己跟人合租的公寓。
前行未久,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猛然瞥见右前方马路牙子上一个穿牛仔裤的男人在追一个踩着高跟鞋的女人,看起来似乎在说什么好话,当他的手握住女人的胳膊时,被猛地甩开来,然后是一声大喝:“滚。”
女人的嘴唇在路灯下有一种妖艳的红。
绿灯亮起,林跃驱车前行,看到刚才一幕,他有点理解那位编号为9的观众的心情了,联系剧里所谓的最贴近平常人生活的陈屿-钟晓芹两口子的设定,这部剧播出后,如果那些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与逻辑思维的已婚女人真的相信作妖能够作来富二代小奶狗,作妖能够作到男人对自己不离不弃,那男人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在中国,男人结婚的成本太高了,高到可以一家返贫,高到可以让女人离婚致富。
对于富豪,多数女人持谦恭卑微态度,因为她们知道那是稀有资源,对方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欢歌,夜夜新郎,稍微作一点,很可能就失去嫁入豪门的机会。
对于乡下的穷汉子,他们是一群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以自身能力和财力,这辈子都娶不起媳妇,所以淡然了,释然了,得过且过。
可是对于中间占据社会大多数的男人,一旦女人作起来,那么面临的就是伤筋动骨的局面,住房、交通、养老、医疗、育儿,面对新的五座大山,维持家庭运转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根本折腾不起——从这点来看,也怪不得那位幸运观众会对编剧口诛笔伐,恨不能问候她户口本上全家老小了。
有时候想想俞先生说的话,还真有一定的道理。
胡思乱想间,车子来到他的家,一个足有二三十年历史的老小区,把车子停好,他抱着夏侯从驾驶室出来,锁好车门口往不远处单元楼走去,当他来到一处没有路灯的拐角时,旁边业主私搭的棚子后面冲出四道黑影,把他围在中间。
前面两个人扛着棒球棍,一边轻轻敲打肩膀,一边冷冷地看着他。
后面两个人手里拿着钢管,拍打得掌心啪啪作响。
在小区里堵人,虽然是没有物业和保安的老破小,也着实嚣张了点,嗯……起码他们知道选夜里动手。
“是万向恒差你们来的吧?一个成功企业家也玩这种下三滥手段呀?也是,他在柏悦的包厢里干得也不是什么正经事。”
林跃话音才落,旁边野蛮生长的花丛里亮起一点烟红。
“我要他一条胳膊。”
没有多余的问答,一上来就出狠招,很明显,对方是要弄断他一条胳膊进行威胁。
今天是一条胳膊,如果他不识趣,下次要的可能就是命了。
虽然简单粗暴很没技术含量,但是不可否认,多数情况下恐吓还是有用的,毕竟他最多把万向恒搞臭,可自己的代价有可能是死亡。
有钱人一般不干这种脏事儿,不过真逼急了,要搞死一个穷小子还是很容易的。
呜的一声。
棒球棍劈头盖脸落下。
林跃足踝一拧,以最小位移让过棒球棍,身子往那边一靠,左肘用力点在那人肋下。
咔~
一声脆响,然后是凄厉的嚎叫。
那人右手一耷,棒球棍被林跃一把夺过,完事抬手一捉,稳稳地拿住另一个使棒球棍的人的手腕,前拽的同时,手起棍落。
咯吱。
又是一声凄厉惨嚎。
第二个拿棒球棍的人手臂直接变形,看起来是废了。
与此同时,左前方单元楼原本亮着灯的窗户相继熄灭。
后面手持钢管的打手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个调查中沉溺声色的小子这么厉害……不,是狠。
这边萌生退意,林跃却不打算便宜他们。
……
啊~
……
啊~
两声惨叫过后,他把手里的钢管用力丢出去,刚才站在花丛里吸烟的大哥脚一软,人扑倒在地,没抽完的中华烟掉在地上,灰烬散落,星火点点。
林跃走过去,对准大哥按在地上的手用力踩下。
啊……
不一样的叫声,一样的凄厉。
握着的尖刀落在地上。
“是不是万向恒叫你来的?”林跃踩着他的手问。
呼哧~
呼哧~
呼哧~
那人一下一下喘着粗气,艰难地转动脖子,看向蹲在右前方的林跃。
“不说呀,好办。”
他吹了下口哨,一只黑猫由木棚跳落,走到那人脸前就是一爪子。
一道红线在夜色下延伸,血水溢出伤口,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你可以继续沉默,但是我保证,它下一次出手你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林跃说道:“我可没有防卫过当哦,弄瞎你的是一只野猫。”
大哥怂了,道上混了二三十年,什么样的狠角色没见过,可要说阴狠,对面那小子绝对能排前三。
他们拿着棒球棍,钢管过来,对方用从他们手里抢的武器要么打折手臂,要么打折腿脚,闹到派出所就是个正当防卫,不会有任何实质惩罚,假如对面那只猫把他的眼睛抓瞎了,要怎么证明是那小子指使一只猫弄残他呢?
“我说,我说,是……是万向恒叫我来的。”
……
翌日上午。
丽珠大厦。
恒发公司的员工正在聚精会神工作,猛听门口传来前台的劝阻声。
“先生,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
“先生。”
“先生。”
“如果你硬闯的话,我只能喊保安了。”
“先生……”
一个穿着长袖POLO衫的年轻人无视前台阻拦走进办公大厅,径直往总经理办公室走去,外面的员工都站了起来,一些人还离开工作岗位,满带好奇和不解看着他走到走廊尽头,嘭的一脚踹开总经理办公室的门。